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82章這塊地我要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82章這塊地我要定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窮小子,好不容易脫貧,事業剛剛起步,他居然來看價值上億的地皮這樣的事情,別說是在場的這幾個土豪不相信,就算是稍微有點常識的小學生都不會相信。這個大話,說得未免也太搞笑了吧

黃一虎還真就笑了,大笑。隨行的兩個老闆也笑了起來,還有他們的保鏢。他們的笑聲里充滿了嘲諷和鄙夷的意味。

等到他們都笑夠了,夏雷才出聲說道:「怎麼只允許你們來看地,我來看地就不行嗎」他看著梁思瑤,又說道:「思瑤,我記得這塊地還沒拍賣吧」

梁思瑤也配合,她說道:「是啊,這塊地還沒有拍賣,無論誰都可以來競拍。」

李玉蘭冷笑道:「夏先生,你別逗了,就你我看你連保證金都交不起。」

夏雷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競拍政府的土地還需要交保證金嗎」

「哈哈哈」這次,黃一虎一伙人里就連最冷靜最機敏的李玉蘭也笑了起來。

姓周的老闆說道:「這小子是窮瘋了嗎」

姓王的老闆說道:「八成是窮瘋了,這塊地口岸這麼好,鐵定上億,他那個樣子像是上億的嗎路邊的國產車大概是他的吧,開輛十幾萬的國產乞丐車,居然也敢競拍上億的地皮扯蛋」

李玉蘭說道:「小子,聽見了嗎沒人相信你。」

剛才還保持著半分客氣,稱呼一聲夏先生,現在連半點客氣都沒了,直接叫小子了。

夏雷笑了笑,「價值上億我看就值一兩百萬而已。你們買這塊地需要花上億的錢,我一兩百萬就能搞定。」

黃一虎等人又笑了起來,之前的緊張氣氛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在他們看來,夏雷彷彿是上天特意派來演小品的,是來搞笑的。

「不信」夏雷看著黃一虎,目光轉冷,「黃一虎,我告訴你,這塊地你想都別想,我要用它蓋廠。」

黃一虎冷哼了一聲,「小子,別以為你有兩個朋友你就能辦成這事,這塊地除了我黃一虎,誰也別想拿到。我不怕告訴你,這塊地沒有競拍,就算有,也只有我黃一虎一個人舉牌」

夏雷說道:「要不我們打個賭,這塊地要是你能拿到,我給你跪下,磕三個頭。要是我拿到了,你到我朋友的墳前跪下,磕三個頭。」

「好我和你打這個賭」黃一虎同意了賭約。

「口說無憑,我們立個字據。」夏雷說。

「立字句可以,不過我得加一條。」黃一虎說道:「如果我拿到了這塊地,你得當著古小姐的面給我磕頭。」

夏雷說道:「好,我同意。」

夏雷明白黃一虎這個時候提出古可文的用意,三個用意。一是讓周姓老闆和王姓老闆知道他背後的后.台,給周姓和王姓老闆吃一顆定心丸。二是用來震懾他的,讓他明白他是在與誰為敵最後一個目的便是討好古可文,因為如果他當著古可文給黃一虎下跪的話,曾經在他這裡丟了面子的古可文會很高興。

如果沒有這三個好處,黃一虎會跟夏雷打賭嗎顯然不會。

周姓老闆從公事包里拿出了紙筆,夏雷書寫了兩份內容一樣的賭約,然後簽下了名字。

黃一虎也在賭約上籤了字,然後將其中一份扔給了夏雷。

夏雷將賭約收了起來,「我會讓你兌現的。」

黃一虎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意,「小子,這塊地一個星期之後就會啟動競拍,你先湊夠五千萬的保證金再來跟我談什麼兌現賭約的事情吧。我倒是會選一個熱鬧的地方,等著你給下跪磕頭。」

「我們走著瞧吧。」夏雷說道,然後帶著梁思瑤離開了13號地皮。

目送夏雷和梁思瑤往停在路邊的長城h6走去,黃一虎恨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媽的,剛才我真想一槍崩了他」

「老公,你的火氣怎麼還這麼大你現在是正當商人,打打殺殺的事情交給手下去做就行了,何必親自動手」李玉蘭說。

夫妻倆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卻是故意說給周姓和王姓老闆聽的。

「算了,不要讓那個混小子影響我們的心情。」黃一虎換了話題,「周總,王總,我們還是談談合作的事情吧。你們打算投多少錢」

一行人邊走邊聊,只有李玉蘭回頭看了夏雷和梁思瑤一眼。她的眼神里隱隱帶著一絲擔憂的神色。

上了車,梁思瑤才出聲說道:「雷子,你怎麼會和黃一虎打那樣的賭這塊地這麼之前,很多開發商都盯著他,你沒聽見嗎,僅是參加競拍的保證金都要教五千萬,萬一你的那兩個朋友沒法幫你拿下這塊地,你真的要去給黃一虎跪下磕頭嗎」

夏雷笑了一下,「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梁思瑤不解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黃一虎那樣的人沒有半點信用可言,就算他輸了,他也不會兌現我和他的賭約。」

「你明知道就算你贏了他也會耍賴,那你還跟他賭」梁思瑤更想不明白了。

夏雷笑道:「同樣的道理,要是我輸了,我也不會兌現賭約。」

梁思瑤聳了一下肩,苦笑道:「我真的被你搞糊塗了,既然你們雙方都不會兌現賭約,那還打什麼賭」

夏雷說道:「我要的是有黃一虎簽字的賭約。」

「它等於是一張廢紙,你要它幹什麼」

「以後你會知道的,總之,我不是閑得無聊跟他打賭。他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就從這張賭約開始。」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帶著點神秘的意味。

「算了,我也不想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我今天來,其實是想勸你放棄你的事業,跟我爸學詠春的,現在看來我是不用提這事了。」梁思瑤有些失望的樣子。

夏雷打燃了火,一邊講車子慢慢轉入車道,一邊說道:「這樣不是很好嗎我有空的時候就來拳館學拳,事業留住了,詠春也會學得很好。」

梁思瑤說道:「你學的不過是皮毛,真正的詠春你連見都沒見過。」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你爸不教嗎」

梁思瑤說道:「我爸教的都是強身健體的詠春,我家先祖嚴詠春開創詠春一門,當然有祖傳的東西。你也知道的,武林有武林的規矩,一些門派的絕學甚至是傳男不傳女,就連自己的女兒都不傳,更別說是你這樣的學員了。」

「你家的祖傳詠春,你爸連你都不傳嗎」夏雷有些不相信,梁正春就梁思瑤這麼一個女兒,如果連她都不傳,那豈不是沒得傳了

梁思瑤皺起了鼻子,「不告訴你。」

夏雷笑了,「那你告訴我,我要怎麼才能讓你爸傳我呢」

梁思瑤說道:「拜我爸為師,成他的關門弟子,然後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教你真正的詠春了。」

夏雷說道:「我其實很想學,可是如果讓我在事業和學詠春之間做選擇的話,我肯定選擇事業。我手下有還幾個靠著我吃飯的工人,我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你這個人就是愛替別人著想,為你自己著想的卻少。」說到這裡,嚴詠春笑了一下,「不過,正是因為你是這樣的人,說以我才想讓我爸收你做關門弟子。人品不好的,就是在我爸面前跪三天三夜,我爸都不會收呢。」

夏雷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暫時就這樣吧,我這輩子是沒福分做你爸的關門弟子了,我只有抽空來練練。」

梁思瑤看著夏雷,沉默了半響才說道:「也不一定,如果我能說服我爸,改變他的傳統觀念,讓你兼顧你的事業的同時又跟他學詠春,做他的關門弟子,你願意拜我爸為師嗎」

夏雷想了一下,「這樣的話我當然願意,梁師傅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我會把他當我親爹一樣對待的。」

梁思瑤的臉頰忽然升起了一抹紅暈,「你說什麼呢你」

夏雷這才意識到他的話能讓人會錯意,他跟著解釋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父母都不在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拜梁師傅為師的話,我我就把他當成我爹來伺候。」

「好了好了,我又沒讓你解釋。」梁思瑤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還有條件什麼條件」

梁思瑤說道:「你知道的,我是因為我爸年事已高才回來的,我辭掉了我在美國那邊的工作,我在這邊還算是一個待業青年,你正好處在創業的階段,身邊缺少一個助手,讓我當你的總裁助理,怎麼樣」

「總裁助理」夏雷呵呵笑了,「我算什麼總裁氨

「雷馬製造公司就上再小,你也是總裁埃」

「好吧,你說我的總裁,我就是總裁吧。不過,你這樣的高級人才來我的小廠裡面工作,不委屈嗎」

「你就說答應不答應吧,我懶得跟你客氣。」梁思瑤的身上有一種習武女人的果敢爽快的氣質。

夏雷騰出了一隻手伸了過去,「歡迎你加入雷馬製造公司。」

「夏總。」梁思瑤笑著與夏雷握了手。

夏雷說道:「別叫我夏總,聽著彆扭。」

梁思瑤卻說道:「你以後就會習慣了,作為企業的管理者,你應該有你的威嚴,我是你的總裁助理,如果我有人沒人都叫你雷子,別人就會認為你的管理能力不行。」

夏雷想了一下,「是這個道理,嗯,我們去喝酒,你多給我講講你以前的那些老闆是怎麼管理企業和員工的,我正缺這方面的經驗。」

「好啊,師弟。」梁思瑤說。

這是梁思瑤第一次叫夏雷師弟,在她看來,她老爹梁正春收夏雷做關門弟子的事情似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ps:新書期就要過去了,我也兌現了我的承諾,這個月里每日三更。朋友們,把你們的票給我吧。另外,故事已經展開,各路牛鬼蛇神紛紛登場,你們有什麼建議,請在書評區留言。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