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84章老領導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0084章老領導駕到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人想調查他龍冰又會怎麼調查他夏雷想不明白這兩點,但他卻一點都不擔心,以為他的能力隱藏在他的眼睛之中,別人根本就不可能發現。而就那些神秘的能力,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龍冰又從何查起呢

第二天一早夏雷便給龍冰打了一個電話,但龍冰的手機卻處在關機的狀態中,無法打通。他早就習慣了這種情況,也沒多想,吃了早飯便出了門。

他剛走出樓道沒兩步,一塊西瓜皮就嗖一聲直奔他腦袋而來。聽到風聲,他趕緊下蹲,那塊西瓜皮嗖一下貼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他一扭頭便看見了站在陽台上的江如意。

江如意氣呼呼的樣子,抓起一塊西瓜皮又砸了過來。

夏雷跳著躲開,一邊說道:「如意,你幹什麼啊大清早的,我惹你了嗎」

「你沒惹我,但我高興打你,你能怎麼樣」江如意一揮手,第三塊西瓜皮又飛了過來。這次她的手卻失去了準星,西瓜皮砸在了她身旁的牆壁上,西瓜汁濺到了她的臉上,胸口上。雪白的胸口,紅紅的西瓜汁,非常醒目。

夏雷哈哈笑道:「你看,你做壞事,老天都要懲罰你。」

「要你管」江如意不會扔西瓜皮了,她試探地道:「昨晚上那個女人是誰」

夏雷說道:「她叫梁思瑤,我師父的女兒,我的助手。」

「你師父」

夏雷擺了一個詠春的問路手起手式,笑著說道:「你還不知道吧,我現在在學詠春拳。我師父是嚴詠春的嫡系傳人,名叫梁正春。」

「得瑟。」江如意撇嘴,「那女人是你師父的女兒,是你師姐吧,怎麼又成了你助手了」

「人家是美國留學的高材生,學商業的,人家願意幫我創業,是我的運氣。」夏雷說。

江如意忽然抬腳,操起脫下的拖鞋,一揮手就向夏雷砸了過去。

夏雷慌忙躲開,「你犯病啊幹嘛又打我」

江如意罵道:「找那麼年輕漂亮的助手,我一看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你這麼不要臉,以後別跟人說你認識我。」

夏雷,「」

江如意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哦,對了,我正在和你絕交,我不想跟你說話,走開走開。」

夏雷無語地聳了一下肩,轉身向他的長城h6走去。

「喂」江如意兇巴巴地道:「把拖鞋還給我。」

「你不是不跟我說話嗎還讓我給拖鞋」嘴上這麼說著話,夏雷卻還是將江如意的拖鞋撿起來給她扔了回去。

江如意穿上拖鞋,氣呼呼地道:「我告訴小雪,你變壞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又轉身向他的車子走去。

「晚上回來給我帶點菜,我冰箱空了,多買點牛肉羊肉紅酒什麼的,錢你先墊著。」江如意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夏雷,「」

這就是江如意的絕交,二十來年,這種風格就被變過。

夏雷驅車來到雷馬工作室的時候,梁思瑤已經在工作室里與周小紅等人聊天了。

「雷老闆,你什麼時候請了這麼漂亮的助手也不告訴我們,真是的。」陳阿嬌最先看見夏雷,跟著便埋汰了起來。

「什麼助手啊,叫助理。」周小紅糾正了陳阿嬌的錯誤,跟著又甜甜地叫了一聲,「雷子哥,早。」

來的時候夏雷本來想打電話讓梁思瑤過來,然後介紹她與雷馬工作室的員工認識一下的,卻沒想到她居然找到了這裡,還與工人們聊成了一片。

夏雷笑了笑,」看來我已經用不著跟你們做介紹了。」

梁思瑤說道:」夏總,我今天就開始上班,你看怎麼樣」

當著工人的面,她就叫夏總,沒人的時候就叫師弟或者雷子,她顯然已經進入了她的師姐加助理的雙重角色。

夏雷說道:」好,沒問題,你暫時用我的辦公桌吧。」他有些尷尬的樣子,」只是讓你在這裡辦公有點委屈你了。」

」沒什麼委屈不委屈的。」梁思瑤笑著說道:」我先給你做一份計劃書吧,公司籌建階段,你需要一份系統化的計劃書。」

」好啊,謝謝。」夏雷正需要這樣一份計劃書。

梁思瑤很快就進入了工作狀態,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著,十根蔥白的指頭就像是一群蝴蝶在飛一樣,讓人眼花繚亂。

」瞧瞧,梁小姐好厲害。」周小紅也學過電腦,但她打字的時候用的是一指禪,跟梁思瑤比差了可不止十萬八千里。

」不會是未來老闆娘吧」在鋼板上畫樣的陳阿嬌搭了一句嘴。

周小紅說道:」阿嬌姐你還別說,梁小姐要是和雷子哥在一起,那還真是挺般配的呢。」

陳阿嬌湊了過去,小聲地道:」小紅,你和雷老闆也挺般配的,你屁股大,又翹,一定能生兒子。」

周小紅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打了陳阿嬌一下,嘖道:」阿嬌姐,你要是再胡說,我可就不理你了。」

陳阿嬌嘆了一口氣,」哎,要是小安還在就好了,他肯定很喜歡新來的梁小姐。他是個好色的人傢伙,我知道」

周小紅的神色頓時一黯,心裡的一點害羞的心思眨眼便被悲傷所掩埋了。

夏雷看在眼裡也黯然神傷,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他本想給神州工業集團加工零件的,卻想起神州工業集團還沒有將原料送過來,他想開工也開不成。

」不知道神州工業集團什麼時候送原料來,我要不要給周偉或者姜鑫打一個電話問問呢順便探一下他們的口風,問問地皮的事算了,我現在打電話去,他們會覺得我沒他們不行,我得沉住氣,讓他們來求我。」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雷馬製造公司籌建在即,地皮是一個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其次是員工,新廠建立起來,僅僅只有陳阿嬌和王有福等員工顯然是不行的。可是這兩個棘手的問題他卻沒有可行的解決辦法,想起就頭疼。

萬事開頭難,就算是在街邊擺個地攤都有這樣那樣的困難,更別說是開公司了。

夏雷走到了梁思瑤的身後,看著她在敲打計劃書。

梁思瑤察覺到身後有人,她回頭看了夏雷一眼,然後說道:」地皮的事我們暫且不管,想管也管不了。不過我們不能就這麼乾等下去,我們得干點別的事情。招工和訂購設備,你覺得我們應該先做哪一件事」

夏雷想了一下,」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招工,人才是一個企業的根本,沒人,什麼都幹不成。」

梁思瑤笑了笑,」你能這樣想就對了,我也是這麼想的。我這就草擬一份招工啟示,然後發出去。」

」發到什麼地方去」夏雷有些好奇地道。

「技校和理工大學。」梁思瑤說道:「在技校,我們能招到基層的熟練工,而在理工大學,我們能招到更高級的人才,這些人才能增強我們在市場上的競爭能力,甚至為我們設計屬於我們的產品。」

夏雷笑了笑,「原來你把什麼都計劃好了。」

梁思瑤說道:「當然,昨晚把你送回家之後,我回到家裡便梳理了一下我們公司現在的情況。對了,昨晚上那個女人」

夏雷已經知道她要說的是江如意了。

「算了,我不想說那個沒禮貌的傢伙了。」梁思瑤將話題回歸到了工作上,「現在大學生的就業情況並不理想,這也給了我們招工的便利。不過即便是這樣,我們還是要制定一些吸引人才的福利什麼的,這樣的話才能招到優秀的人才。」

夏雷說道:「這個你看著弄就行了,你比我擅長。」

「那好,我就負責招工這個版塊,你就負責地皮和建廠的事情,你看怎麼樣」梁思瑤說。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們就這麼辦。」

梁思瑤又轉過了頭去,在鍵盤上敲打招工簡介。

看著認真工作的梁思瑤,夏雷的心中一片欣慰。他的心裡其實也很清楚,倘若不是梁正春覺得他是一個習武的好苗子,可以將正統的詠春拳發揚光大而收他做了關門弟子,人家梁思瑤這種海歸高精人才,人家會來他這個近乎空殼的公司里上班做夢。

這時一輛紅旗轎車停在了路邊,兩個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是姜鑫,一個是生面孔的老者。老者年近六十,髮鬢斑白,臉龐清瘦,一雙眼睛很有神,整個人也很有氣質。

姜鑫和老人下車之後,一輛小型集裝箱車也停在了路邊。

「多半是送原料過來了。」夏雷心中一動,跟著迎了出去。

「雷先生。」姜鑫老遠便笑著打了一個招呼,「來之前我本想給你打一個電話,可木老不讓,所以我們就直接過來了。」

雖然不知道「木老」是個什麼身份的人物,夏雷卻也能猜到來頭不簡單,他客氣地道:「木老好。」然後他主動伸出雙手去與木老握手。

木老與夏雷握手的時候,姜鑫介紹道:「這是我們神州工業集團的老領導,木劍鋒。」然後他又說道:「木老,這位便是我跟你說的夏雷夏先生。」

就這樣,夏雷和木劍鋒便算是認識了。

木劍鋒仔細打量了一下夏雷,然後又移目看了看夏雷贍雷馬工作室,半響才說道:「小子,你就這麼一個街邊工作室,你居然敢讓我們神州工業集團給你買地建廠」

夏雷微微地僵了一下,神色也頗為尷尬。他很想猜到木劍鋒此刻的心思,可木劍鋒面無表情,十足一個老油條,他根本就猜不到。

卻就在夏雷感到很尷尬的時候,木劍鋒又笑道:「不過,拋開你的能力不談,就沖著你敢要挾我們神州工業集團這種膽識和勇氣這一點,我就不得不給你點個贊。行啊,小子,你是個人才,前途不可限量埃」

夏雷這才暗暗地鬆了一口氣,「木老,你過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