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86章土地拍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0086章土地拍賣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神州工業集團送來了原料,夏雷也就有得忙了。神州工業集團要的零件只有他一個人能加工,工作室的人想幫忙也幫不上。好在地皮的事情有木劍鋒和姜鑫在操作,無需他操心。另一邊,梁思瑤也負責著招工的事情,也無需他操心。不然的話,他一個人得掰成三個人來用了。

龍冰出現了一次就離奇地消失了,夏雷只給她打過一次電話,那之後便再沒有打過她的電話。這倒不是他不想見她,而是她正在調查他,一個被調查的人去給調查的人打電話,約吃飯什麼的,那不合適。

就這樣,轉眼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夏雷加班加點地加工神州工業集團所需要的精密零件,除了住在工作室里的周小紅,他是每天第一個來到工作室的人,也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人。

半個月的忙碌,當初與周偉簽訂的閌峭瓿閃恕R蝗縞弦淮撾東方重工加工的零件一樣,這一次也是提前並超質量完成訂單。

半個月的時間,梁思瑤那邊也有了收穫。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她去了好幾家技校,簽了差不多一百個即將畢業的技工。

沒有工廠,沒有宿舍,但這並不妨礙她做成這件事。她的處理方式非常簡單,每個簽約的技工在雷馬製造建成生產之前都能領到五百塊的生活費。一個月僅五萬的開銷便解決了人力儲備的問題,她的聰慧是顯而易見的。

至於更高級的人才,梁思瑤也有她的處理方式。她在海珠理工學院去找她中意的應屆畢業生,用理想和高出別家招聘單位的薪酬待遇去吸引人才。實在不行的話,她就拿出夏雷與神州工業集團所簽訂的訂單的複印件給對方看,吹噓一下雷馬製造公司的實力。這一招對那些技術宅縷奏奇效,原因很簡單,雷馬製造居然能加工目前只能從歐美進口的精密零件,在這樣一家新興的公司里上班,肯定有前途

半個月之後,海珠市政府也啟動了土地交易市場,將好幾塊土地放在一起進行招標拍賣。

夏雷和梁思瑤一早就來到了拍賣大廳。

拍賣大廳里早就坐滿了人,來的多是地產開發商,也有一些需要用地擴建的企業老總。這些人西裝革履,帶著年輕漂亮的女秘書,意氣風發,一個個都是人生贏家。

「木老怎麼還沒來」一眼掃過大廳,梁思瑤沒有看見應該到場的木劍鋒,她有些擔憂地道:「他會不會不來」

夏雷卻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可能是堵車吧,放心吧,他回來的,我昨天交貨給他的時候,我們是約好了的。」

梁思瑤苦笑了一下,「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我總是會擔心,會往壞處想。」

夏雷笑著說道:「有什麼好擔心的,以木老的身份和關係,他來這裡也只是走個過程而已。」

就在這時,大廳門口走進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黃一虎和李玉蘭夫妻倆,夫妻倆的身後又跟著幾個老闆和四個保鏢。保鏢是黃一虎的保鏢,夏雷一眼就認了出來,他在漁村別墅里見到過四個帶槍的保鏢。

夏雷的視線跟著就移到了四個保鏢的腰間,假如黃一虎的保鏢帶著槍進來的話,那真就給了他一個報仇的機會了。在這種場合帶槍進來,他只需要一個報警電話就能讓黃一虎吃不了兜著走。

可惜,他的視線掃過四個保鏢的身上卻沒有發現他們帶了槍。黃一虎這樣的人就算再猖狂,他也不敢在政府的面前猖狂。

黃一虎和李玉蘭夫妻也看到了夏雷,然後走了過來。

「夏先生,你來看熱鬧嗎」李玉蘭譏諷地道:「剛才我問了登記處,他們說沒有一個叫夏雷的老闆交保證金。」

黃一虎也嘲諷地道:「老闆連五千萬保證金都交不起的人也叫老闆」

夏雷說道:「我確實交不出五千萬保證金,因為我不會坑蒙拐騙,我要是學你一樣去偷去搶的話,我大概也能交上五千萬保證金,然後人模人樣地來參加競拍。」

黃一虎的四個保鏢涌了上來。

黃一虎一個瞪視的眼神,四個保鏢跟著又退了下去。

黃一虎看著夏雷,「小子,我還等著你給我下跪磕頭呢,拍賣結束之後你先別走,我會告訴你下跪磕頭的地點。」

夏雷說道:「我也正想提醒你,拍賣結束之後別忙著走,我帶你去我朋友的墳前給他下跪磕頭。」

「哼」黃一虎冷哼了一聲,帶著人走了。

梁思瑤氣道:「這傢伙,我真恨不得揍他一頓。還有他身邊的女人,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那麼賤的女人。」

夏雷說道:「犯不著為這種人生氣,我們也找個地方坐吧。」

夏雷跟梁思瑤挑了一個角落裡的位置坐下,等著拍賣開始。在等待的過程里,梁思瑤從她的電腦包之中拿出了她的筆記本電腦辦公。夏雷也掏出一個小本子,用鋼筆在上面寫字。他寫得很認真,寫完一篇又翻過一篇繼續寫。他也沒有寫特定的內容,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拍賣大廳里,老闆與老闆之間寒暄,一點都不安靜。夏雷和梁思瑤卻是一個例外,兩人很安靜很專註地干著自己的事情,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

一個時間裡梁思瑤斜眼看了一下夏雷和他手中的小本子,看到了他寫在本子上的亂七八糟的內容,好奇地道:「你在寫什麼呢」

夏雷笑了一下,「沒寫什麼,只是練字。」

「練字」梁思瑤看著本子上的歪瓜裂棗的漢字,更加好奇了,「我看過你寫的字,很清秀,可你現在寫的字這麼差,就像是一個小學生寫的字。你是想把你的字越練越差嗎哪有你這樣練字的」

夏雷湊到了她的耳邊,低聲說道:「這不是我的字,是別人的字。」

梁思瑤頓時愣了一下,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你在模仿黃一虎的字」

夏雷點了一下頭。他練的確實是黃一虎的字跡,經過這半個月的模仿練習,他不僅能完全模仿那份賭約上的黃一虎的簽名,還能用黃一虎的字跡書寫別的內容。

「你模仿他的字跡,你想幹什麼」梁思瑤有些擔憂地看著夏雷。

「沒事,你別管。」夏雷不想她攙和進來。

梁思瑤說道:「我知道你想給你的朋友報仇,可是你小心一點,最好不要做違法的事情。」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梁思瑤沒有繼續追問夏雷為什麼模仿黃一虎的筆記,她將膝蓋上的筆記本電腦轉向了夏雷,說道:「你看看,這是我根據我這段時間所招募的員工所草擬的人事安排計劃書,工廠建成之後我們需要一些中層幹部,還有我們的產品研發部。這上面我已經根據一些人的特長做了安排,你覺得可行的話,我就這樣執行。」

夏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下邊笑著說道:「我說過,這些事情你負責就行了。」

「你不怕我騙你嗎」梁思瑤笑盈盈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你不會騙我,不過,就算你騙我,我也無所謂。「

梁思瑤的玉靨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我們是一家人,這句話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會有不同的含義。

就在兩人說悄悄話的時候,主持土地拍賣的政府工作人員上了拍賣台。他試了一下話筒,然後說道:「請大家安靜一下,本次國有土地招標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各位那好你們的號牌,遵守會場的秩序。」

整個拍賣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

梁思瑤下意識地望了一下大廳的門口,卻仍然沒有看到木劍鋒的人影。

夏雷的心裡也有些納悶了,他暗暗地道:「昨天說得好好的,難道他是在放我鴿子不可能啊,木老是那種一諾千金的人物,說好的事情,他怎麼會爽約呢」

不管夏雷和梁思瑤的心裡是怎麼想的,拍賣大廳的門口還是空蕩蕩的,不見木劍鋒和隨從的人影。

土地拍賣很快就開始了,支持人用幻燈片向在場的人展示被拍賣土地的情況,然後各路老闆紛紛舉牌報價,競爭各自看中的土地。

一塊又一塊的土地被拍走,一個小時后,主持人便從一號土地拍到了十二號土地。

夏雷和梁思瑤已經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大廳的門口了,可是木劍鋒一直都沒出現。

坐在前排的黃一虎回頭看了夏雷和梁思瑤一眼,那眼神里充滿了嘲諷和輕蔑的意味。他似乎是在對夏雷說你輸定了

梁思瑤鬱悶地道:「看來木老是不會來了,我們被他騙了。」

如果是半個小時之前梁思瑤說這樣的話,夏雷還會勸她放心,可是現在他自己都放心不下來了。

十二號土地很快就被一個老闆以一億兩千萬的價格拿走,主持人在幻燈片上播放了13號土地的幻燈片,然後說道:「現在開始拍賣第十三號土地,這塊土地位於三環路東側,面積二十一畝,周邊有學校、醫院,位置非常好。這塊土地的標價是八千萬,現在開始競拍。」

舉牌競爭的環節開始了。

黃一虎第一個舉牌,「八千一百萬。」

全場只有黃一虎一個人舉牌,沒人與他競爭。

黃一虎就是何老七,何老七要的地,誰敢搶

「還有人報價嗎沒有的話這塊土地就會被這位先生以八千一百萬的價格奪標。」主持人催促著別的老闆舉牌,可是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等了一分鐘,他無可奈何地道:「八千一百萬一次,八千一百萬兩次」

「等等」一個老人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