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87章分分鐘滅了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0087章分分鐘滅了你!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個聲音把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便在眾目注視之下,木劍鋒在姜鑫的陪伴下從大廳門口走了進來。

「那老頭是誰氨有人低聲說道:「他居然敢叫停黃會長的舉牌真是不知死活埃」

「沒見過這個老頭啊,他是什麼來頭」有人說。

「這下有好戲看了,黃一虎放出消息,誰跟他搶十三號地就是跟他過不去,現在這老頭擺明了就是沖十三號地來的,我倒想看看黃一虎怎麼收常」有人小聲地道。

「哎,多半是一個弄不清楚情況的外地客商吧,居然敢搶黃一虎的地,他慘了。」有人嘆息。

大廳里一片嚶嚶嗡嗡的議論聲,之前的安靜氣氛一下子就不見了。

木劍鋒對周圍的議論聲充耳不聞,他的視線飛快地掃過坐席,很快就發現了坐在角落裡的夏雷和梁思瑤。他向夏雷和梁思瑤點了一下頭,然後大步向拍賣席走去。

還沒等木劍鋒和姜鑫走近,主持人試探地道:「這位老先生,你是來競標十三號地的嗎如果是的話,請找座位坐下,按規矩舉牌報價。」

木劍鋒說道:「我還真是為這塊地來的,坐下就必須了,我簡單說兩句就走。」

這是多麼牛逼的派頭

就這麼一句話,鬧哄哄的大廳竟然離奇地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視線又不約而同地聚集到了木劍鋒的身上。

這時黃一虎終於沉不住氣了,他轟地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走出巷道,擋住了木劍鋒和姜鑫的去路。

「你是誰」黃一虎的語氣很沖,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木劍鋒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你又是誰」

李玉蘭也站了起來,大聲說道:「主持人,你是怎麼回事剛剛不是要定錘了嗎怎麼停下了」

一塊被業界公認價值上億,甚至更多的土地,黃一虎採用打壓別的競拍人的手段報價八千一百萬,這其實是對政府資產的非法侵佔。主持人當然很清楚其中的原因,可他似乎也敢怒不敢言。恰好一個老頭出現,打斷了拍賣,他當然樂意暫緩進行了。

主持人說道:「這位老先生好像也要拍這塊地,我沒有理由不讓讓他參加埃」

李玉蘭有些著急了,「他也要拍這塊地他有交保證金嗎有競拍的資格嗎拿出來看看」

「你們給我讓開」木劍鋒生氣了。

黃一虎卻沒有退讓半步的意思,「你沒聽見嗎把你應該拿出來的東西拿出來看看,如果你沒有競拍的資格,那你就是跑來搗亂的,那就請你出去」他指了一下大廳門口。

夏雷快步走了過去,「木老,有狗攔路嗎」

木劍鋒說道:「還真是有狗攔路,不過也是螳臂當車而已,這樣要是也能阻止我的話,我這輩子也算是白活了。」

黃一虎卻沒把木劍鋒的話放在眼裡,他看著夏雷,面色猙獰地道:「果然是你這個小子在搗亂,自不量力」

「讓開。」夏雷說道。

黃一虎沒動,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意味。

夏雷突然一把抓住黃一虎的衣領,猛地往座椅方向一推。黃一虎頓時被推倒在座椅上,摔得非常狼狽。

黃一虎的四個保鏢涌了上來。

會場的保安和值勤的警察跟著也沖了過來,整個大廳頓時亂套了。

「安靜安靜吵什麼吵」拍賣台上突然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個聲音威嚴,充滿怒意。

混亂的場面暫時安靜了下來。

「那不是胡厚胡市長嗎他也來了。」有個人認出了剛剛走上拍賣台的中年男子。

夏雷看了站在拍賣台上的白白凈凈的中年男子一眼,心想,「原來他就是市長,他看上去像一個教書的,但說話卻這麼有威嚴。」

黃一虎從座椅上爬了起來,他滿腔怒火,可當著胡厚的面也不敢造次,只得隱忍下來。不過他看夏雷的眼神卻滿含殺氣,恨不得捅夏雷幾刀的樣子。

「木老,真是不好意思。」胡厚對著話筒說道:「我因為臨時有事耽擱了一下,沒能提前趕過來。」

木劍鋒這才往拍賣台走去,一邊笑著說道:「我也是剛剛才到,你們海珠市太繁華了,一路塞車。」

胡厚與木劍鋒在台上握手,畫面顯得很親切,很客套。

台下卻是另外一種景象了,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測木劍鋒的身份,也有一部分人開始猜測剛才將黃一虎摔倒在座椅上的青年是誰。

「小子,他是誰」看到胡厚市長與木劍鋒親熱握手的場面,黃一虎的心裡終於心虛了,也有了一絲怯意。

夏雷冷笑了一下,「怎麼,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這個時候知道害怕了」

「害怕」黃一虎說道:「我黃一虎從來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

「是何老七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吧」夏雷說。

「你會死的。」黃一虎的語氣里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夏雷笑了笑,「我當然會死,但肯定只你後面,你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這時台上的木劍鋒走到了話筒前,打開姜鑫遞給他的一份文件,慢吞吞地念了起來,「海珠市十三號土地因為位置特殊,暫時取消競拍,這塊地現被神州工業集團徵用,用於修建與國防建設有關的製造企業」

全場一片靜默。

國字型大小大型企業用這種理由拿地,誰擋得住

別說是黃一虎,就算是古家也得靠邊站

木劍鋒還沒有念完那份文件,黃一虎和李玉蘭的臉色卻已經面如死灰了。為了這塊地,夫妻倆與好些海珠地面的老闆撕破了臉皮,前期也投入了相當的資金。原以為這些投入會帶來一筆豐厚的利潤,可現在看來都打了水漂

黃一虎和李玉蘭都盯著夏雷,夫妻倆現在最想乾的事情恐怕是吃夏雷的肉,喝夏雷的血

夏雷卻是一副輕鬆的樣子,他笑著說道:「黃老闆,你可別忘了我們的賭約,我還等著帶去我朋友的墳前給他下跪磕頭。」

黃一虎的牙齒咬得咕咕響。

這時木劍鋒念完了那份文件,他對著話筒補了一句,「夏先生,請你過來一下。」

夏雷跟著走了上去。

梁思瑤跟著夏雷走了兩步,卻皺起了眉頭,尷尬地道:「夏總,你過去吧,我去趟洗手間。」

「去吧,然後過來。」夏雷說。

梁思瑤往洗手間方向走去。

黃一虎忽然給他的四個保鏢遞了一個眼色,他的四個保鏢跟著就尾隨了上去。

夏雷走到了台上,客氣地打了個招呼,「木老好,胡市長好,什麼事」

木劍鋒笑了一下,「還是小胡你跟他說吧。」

胡厚將一隻厚厚的文件袋遞到了夏雷的手中,然後說道:「這裡是十三號土地的使用憑證,它現在是你的了。待會兒,你去土地局繳納一百萬的費用,然後你就可以在那塊地上蓋廠了。」

一百萬買下價值上億的地,夏雷做到了。

「謝謝,謝謝木老,謝謝胡市長。」夏雷很激動。

木劍鋒笑了笑,「謝什麼謝,那塊地你只有使用的許可權,沒有出售和轉讓的許可權。你要是想轉手賣了他,發一筆橫財,我饒不了你。」

夏雷呵呵笑道:「不會出現那樣的事情,絕對不會。」

胡厚看著夏雷,語言親切,「夏先生,我聽木老說了一些關於你的事情,真是後生可畏埃當時木老跟我提起要這塊地的時候,我其實是不同意的。可一聽是本地一個青年要用來建製造公司,而且還是加工目前只能從歐美進口的精密零件,我一口就答應了。我想過,如果我把那塊地賣給開發商蓋樓,帶來的只是財政上的一點收入,但如果我交給你建廠,卻能帶來持久的利益。我很看好你,年輕人,努力,爭取把你的公司發展成世界級的大企業。」

這番話滿滿都是正能量,夏雷的心中一片感動。如果胡厚和木劍鋒這樣的領導更多一些,華國的騰飛之夢又何止是一個夢

「小子,去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吧。」木劍鋒說。

「嗯,再見木老,再見胡市長。」夏雷客氣地道。

胡厚說道:「對了,夏先生,如果你有什麼困難記得來找我。」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謝謝胡市長。」

夏雷走下拍賣台,胡厚笑著說道:「這小子不錯啊,謙虛有禮。」

木劍鋒卻癟了一下嘴,「那是你沒見到他固執的一片,我看他啊,就是一隻不知天高地厚的牛犢子。不過,我們這個國家缺少的就是他這樣的牛犢子,哈哈。」

土地拍賣會繼續進行,黃一虎和李玉蘭卻已經沒有心情繼續留下來了。夫妻倆離開了坐席,順著走廊往大廳門口走去。

夏雷快步走來上去,「黃一虎,站祝」

黃一虎回頭看著夏雷,惡狠狠地道:「小子,現在你最好別惹我。」

夏雷說道:「你忘了我們的賭約嗎你沒有拿到十三號地,依照我們的賭約,你得跟我去我朋友的墳前下跪,磕頭。」

「賭約」黃一虎冷笑道:「我和你確實簽了一份賭約,但那是我開玩笑簽的,你不服你可以去法院告我。」

李玉蘭插嘴說道:「我勸你識趣一點,不要太自不量力。哦,對了,你應該去看看你的女朋友,她上洗手間有一會兒,該不是遇到什麼意外了吧」

黃一虎冷笑連連。

夏雷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他一把抓住了黃一虎的衣領,「你要是敢動她,我要你的命」

「鬆開,再不鬆開我報警了。」黃一虎瞪著夏雷。

夏雷鬆開了黃一虎,快步向洗手間跑去。

黃一虎和李玉蘭對視了一眼,也跟著走了過去。

穿過一條走廊,走過拐角,突然進入視線之中的畫面卻讓夏雷呆住了。

黃一虎的四個保鏢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梁思瑤正在洗手池裡洗手,很平靜,彷彿倒在地上的只是幾顆盆景而已。

「你來了。」梁思瑤看到了夏雷,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你沒事吧」

梁思瑤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四個保鏢,不屑地道:「就憑他們他們還不夠格。要不是看在這裡是政府機構,我敲碎他們的狗牙。」

夏雷,「」

這時黃一虎和李玉蘭從拐角處出來,乍一看到倒在地上的四個保鏢,頓時面無人色了。夫妻倆看著乖巧可人的梁思瑤,那眼神卻像是在看著美女蛇,哥斯拉什麼的怪獸。

梁思瑤走了過去,指著黃一虎的鼻子說道:「我姓梁,名叫梁思瑤,你記住了。我爸是梁正春,詠春第十代傳人。別人怕你,我一點都不怕你。你以為你人多嗎我爸一個電話,一條街都是他的弟子你敢擺戰場嗎分分鐘滅了你」

黃一虎什麼都沒說,但流了很多冷汗。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