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88章傳授絕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0088章傳授絕學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梁家,一老兩少圍衣著吃飯。

桌上擺著一盤糖醋排骨,一盤迴鍋肉,一盤魚香茄子,還有一盤素炒萵筍片。這幾樣菜收是夏雷炒的,這也是他拿地的慶祝,簡單卻實實在在。

「師父,你吃塊排骨。」夏雷夾起一塊糖醋排骨放進了梁正春的碗里。

梁正春眉開眼笑,「吃吃,你也吃,不用給我夾菜。」

「爸,雷子給你夾菜你就吃吧。」梁思瑤笑著說道:「雷子不止一次跟我說過,他就是他爹。」

「這話他能說,你可不能隨便說。」梁正春笑得又點而神秘,話里似乎也有點別的意思。

梁思瑤的玉靨微微紅了一下,埋頭扒飯去了。

夏雷也有些尷尬,低頭吃飯。

梁正春卻沒有放過梁思瑤的意思,他用筷頭敲了一下樑思瑤的腦袋,責道:「你看人家雷子一個大男人都炒得這麼一手好菜,你一個姑娘家卻只是泡麵,你羞不羞啊學學人家雷子,以後你嫁人了,你總不能每天給你的老公和孩子吃泡麵吧」

「爸」梁思瑤的臉更紅了。

「好了好了,不說你了,吃飯吃飯。」梁正春不說了,眉宇間卻難掩喜色。夏雷一百萬能拿下價值上億的地,這件事讓他這個當師父的也倍感有面子。

吃了飯,梁思瑤主動就去洗碗去了。梁正春也將夏雷叫到了他的書房之中。

這其實還是夏雷第一次來到梁正春的家裡,梁正春的書房裡的藏書讓他感到驚訝。在他的視線里,好幾排書架上滿滿地放著書。不僅有武學方面的,還有自然科學,文學名著什麼的,很是全面。

夏雷說道:「師父,你這麼愛看書,下次我給你帶些好書來。」

梁正春笑了笑,「行。我不練武的時候就,寫寫畫畫什麼的。看書好啊,你也能教人知識,也能教人做人的道理。」

夏雷說道:「我記住了。」

梁正春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師父把你叫到這裡來可不是教你這些道理的,我覺得是時候教你一些東西了。」

夏雷心中頓時激動了起來,他知道梁正春是準備教他詠春拳的絕活了。

每一個華國男人似乎都有一個功夫夢,但見過真功夫的人少之又少,更別說是學到手了。這樣的機會就擺在面前,夏雷又怎能不激動呢他此刻的感覺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小時候,剛剛看完李連杰所主演的英雄,正憧憬著拜一個武林高手為師,這個武林高手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指點迷津。

這種感覺真的很棒

「雷子,你對丹田這個概念是怎麼理解的」梁正春沒有教拳術,卻提出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問題。

夏雷想了一下,有些尷尬地摸了一下額頭,「師父,我只在武俠小說中看過有關於丹田的描述,它是儲存內力的地方吧」

梁正春搖了搖頭,然後伸出一指,分別點了一下夏雷的眉間,心口,還有肚臍,最後說道:「我所指點的都是丹田,上是上丹田,中是中丹田,下是下丹田。你在武俠小說中看到的,多是說臍後下丹田。」

夏雷點了點頭,這並不難理解。

梁正春接著說道:「丹田並非虛構的概念,而是實在的器官。黃庭外景經上部經上說:呼吸元氣會丹田中。丹田中者,臍下三寸陰陽戶,俗人以生子,道人以生身。這話,你明白它的意思嗎」

夏雷心裡默默地理解這這句話,可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他對武學的了解實在是太少了。

梁正春笑了一下,「其實很簡單,丹田是人練氣養生的器官,你練它,它則讓你身強力壯,萬事通達。你若忽略它,就像是人體肌肉萎縮一樣,慢慢就枯萎了。道家養生的高手能活到一百四五十歲還能健步如飛,神思敏捷,便是這個道理的體現。」

夏雷似懂非懂,他好像明白了一點什麼,可要他說出來,他卻又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梁正春又說道:「吸氣存田,鍊氣化神,神是精神,也是精力。」

夏雷苦笑了一下,「師父,這些知識太深奧,我聽不懂。」

梁正春說道:「很簡單,練武就是練精氣神,體魄在其次。掌握呼吸的韻律與奧秘,與自身的精神達到一致,你就能獲得更強大的力量,也就是武俠小說之中的內力。」

這一次夏雷好像又聽懂了一點,可腦袋裡還是一團漿糊。

「看著。」梁正春走到了一面牆壁下,也沒什麼準備的動作,只是吸了一口氣,突然一拳擊在了牆壁上。

轟一聲悶響,牆壁上赫然多了一枚淺淺的拳印

夏雷頓時驚呆了,因為梁正春擊打的不是一堵泥巴牆,而是混泥土打造的承重牆

當初,夏雷用透視的能力窺探到了梁正春發力的竅門,他便以為學到了詠春的絕活,可現在梁正春露了一手,他才發現那個時候的他實在是井底之蛙

「師父,你好強」愣了半響,夏雷才回過神來,眼裡充滿了崇拜。

梁正春說道:「只要你肯下苦功夫,你也會變得這麼強。」

「我要怎麼練」夏雷躍躍欲試。

梁正春走到了書桌邊,隨手拿起一張宣紙,那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一片毛筆字。他將宣紙遞給夏雷,「看看吧,記住上面的內容就跟我說一聲,我教你入門。」

夏雷看了一眼,「師父,我記住了。」

「氨梁正春訝然地道:「這麼快」

夏雷笑道:「不信我背給你聽。」他清了一下嗓子,一字一字地背誦了下去,「吸氣應如鯨吸水,吐氣應如風吹沙」

夏雷果然是一字不漏地背誦了出來,梁正春一臉欣慰,「果然是塊好苗子,好吧,我現在教你入門。今晚你就別回去了,待會兒你去找思瑤,讓她和你一起練,她可以指導一下你。」

夏雷點頭,「嗯,我就不回去了。」

夏雪去了京都讀書,家裡也沒人,夏雷回去不回去沒什麼區別。

梁正春便在書房裡教夏雷詠春的絕活,這些都是嚴詠春一家世代相傳的秘密,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也匯聚了十代人的心血。現在,夏雷成了第十一代傳人

一個小時后,夏雷離開了梁正春的書房,找到了梁思瑤。

梁思瑤正在給夏雷準備客房,夏雷看到了擺在床上的女士睡衣,還有擺在床下的女士拖鞋,他頓時就無語了,「思瑤,這是」

梁思瑤卻大大方方的樣子,「我的。」

「你的」夏雷不敢相信他床上樑思瑤的睡衣睡覺的樣子。

梁思瑤笑著說道:「我爸從不穿睡衣,拖鞋也沒多餘的,你就湊合著穿一晚吧。我不說,你不說,別人不會知道的。」

夏雷苦笑著點了點頭。人家一個女人都不介意,他一個男人家表現得扭扭捏捏的話,那反而不合適了。大不了,不穿睡衣就是了。僅僅是穿一下拖鞋,那倒無所謂了。

「我爸很嚴厲吧」梁思瑤說。

夏雷說道:「不啊,師父很和藹,很細心。」

梁思瑤頓時皺起了眉頭,「偏心,以前教我的時候,他可沒少揍我,比老虎還凶。」

夏雷笑著說道:「那也是師父愛你,對了,師父讓我向你請教,你有沒有空」

「好啊,我和你一起練,你有什麼不懂的話,你問我。」梁思瑤很爽快地答應了。

兩人便在客房裡練了起來。

夏雷扎馬,吸氣握拳,吐氣出拳,有板有眼。借著呼吸的韻律,他感覺他的拳頭比以往要更強一些,力量如此,硬度也是如此。

梁思瑤在旁邊指點,不對的地方便糾正。

「這裡有點不對,你吐氣太快了。」梁思瑤站到夏雷的身邊,一手扶著他的小臂,一手按著他的肚臍,「你在做一次。」

她的手柔柔的,也很溫暖,再加上按住的部位靠近敏感的區域,夏雷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了。

梁思瑤卻沒有發現夏雷的變化,她的小手輕輕按了按夏雷的小腹,一邊催促道:「吸氣,吸氣呀,你在幹什麼呢」

夏雷趕緊吸氣,然後吐氣出拳。可他的腦海里全是梁思瑤的秀美的臉蛋,傲人的山峰和翹臀的曲線。他緊張地閉上了眼睛,生怕他的左眼做出什麼錯誤的事情來。

梁思瑤卻又繞到了他的正面,換了一隻手輕輕按著他的小腹,「再來一次。」

夏雷的反應不由變得遲鈍了起來,動作也僵硬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梁思瑤的視線忽然落在了稍微下面一點的地方,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跟著就繞到了夏雷的身後,一邊假裝鎮定地道:「嗯,那個就學剛才的樣子再做一次就行了。」

夏雷尷尬得很,可這是沒法控制的,誰讓她的手摸他的小腹呢

一男一女,又都是單身的狀態,兩人在一個房間里學武,難免會有一些讓人尷尬的事情出現。不過,梁思瑤卻表現得很有耐心,有時候明明很尷尬,但她卻還是能克服下來,細心地指導夏雷。

這一練就練到了很晚的時間。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再練。」梁思瑤也累出了一身汗,薄薄的體恤衫貼著她的肌膚,胸前的尺寸更顯巍峨,雙腿的曲線也顯得更加修長玉潤。

「晚安。」夏雷不敢看她的身體。

梁思瑤離開之後,夏雷抓起了梁思瑤放在他床上的睡衣,撲鼻一股淡淡的芬芳。那是梁思瑤的體香,剛才他便從她的身上嗅到了,那是一樣的味道。

「下次不能再和她這樣練了,難受埃」夏雷有些鬱悶地看了一眼他的褲子。

ps:感謝拔劍胸和籽木霜花兄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