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94章一次性解鎖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4章一次性解鎖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按照人的輸入習慣,密碼的第一個數字往往是按得最重的一個,然後依次遞減,而最後一個數字也往往是按得最輕的一個數字,因為再按最後一個數字的時候人的大腦差不多已經在想輸入密碼之後的事情了。那麼,按得最重的數字,按鍵上的痕肯定最多也最明顯,按得最輕的按鍵上痕便最少且不太明顯。

夏雷使用這種方式,很快就梳理出了密碼的開頭數字「1」與密碼結尾數字「2」。那麼就只剩下了四個數字,分別是「9、7、3、5」。

這四個數字會怎麼組合呢

夏雷的腦海中浮現出了當初在北拱區警察局的檔案室里所看到的一份資料,在那份資料上寫著黃一虎的出生年月,1973年12月9日。

黃一虎的出身年月上有「9」、「7」和「3」數字與鍵盤上的痕相吻合,可又不全吻合。夏雷的心中暗暗地琢磨道:「難道他使用的不是他的生日號碼黃一虎那種人,他會用什麼樣的秘密呢」

夏雷的腦海中忽然又浮現出了黃一虎的兒子黃旭的出生年月2000年5月1號,這組數字中有「2」、「5」和「1」吻合一連串的數字組合在他的腦海之中變換組合,他的左眼也將鍵盤上的痕一一比對梳理,大約2分鐘后一個密碼數字串便在他的腦海之中誕生了973251。這個密碼是黃一虎和他兒子黃旭的生日組合。

用這種方式排除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剩下的也就只有四個數字的順序了。

夏雷伸手在鍵盤上輸入了973251,電子密碼鎖里頓時傳出了的一聲輕響,解開了

「你怎麼知道密碼」秦香驚訝地看著夏雷,不敢相信他所見到的詭異事情。

夏雷沒有解釋,伸手抓住了轉盤鎖的轉鈕。

卻就在這時,門外走廊里傳來了腳步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大哥也真是的,凌晨還讓我們來公司看看,那個叫夏雷的小子有那麼厲害嗎搞得大哥居然也神經兮兮的。」一個男人的聲音。

「夏雷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你難道忘了嗎他居然用一百萬拿下了大哥一心想要拿下的地,你應該知道,就算是我們大哥,他要拿下拿塊地也要八千一百萬。」另一個人的聲音。

「那是他有人罩著,你說,這個時候他會來這裡偷東西嗎」

「這我倒不覺得,他大概連這個地方都不知道吧。」

兩人的腳步聲和對話的聲音往黃一虎的辦公室這邊而來。

夏雷與秦香對視了一眼想,夏雷還好,秦香的的神情卻變得緊張了起來。

秦香拔出了一把刀。

夏雷按住了秦香的手,伸手給他指了一下休息室。

秦香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夏雷躲進了休息室。在離開辦公桌的時候,夏雷並沒有忘記將辦公桌的櫃門掩上。他雖然已經解開了保險柜上的電子鎖,可那根本就看不出來。

兩人剛剛躲到床下,辦公室的門就開了。有人開了燈,看了一下然後又往休息室這邊走來。

「我就說嘛,沒有情況,大哥偏偏不聽。」一個男人抱怨地道:「這不,我們又白跑了一趟。」

「還是小心一點好,秦香那個賤人背叛了大哥,他是一個飛賊,偷東西很厲害,大哥防的是秦香那小子聯手來偷東西。你忘了嗎,大哥的手裡有那小子的把柄。」另一個男人說。

「活該那小子的美髮沙龍被燒,只可惜沒燒死他。」

「早晚的事情,和我們大哥作對,哪個又好下場,秦香活不了,那個姓夏的小子也逃不了。」

兩人在休息室的門口說話,視線也在休息室里搜索。不過他們並沒有趴下來瞧一下床底,畢竟辦公室和休息室看上去都很正常。

夏雷和秦香趴在床底,秦香看上去很緊張,似乎擔心黃一虎的手下會突然走到床邊,趴下來,然後用黑森森的槍口對準他。夏雷的感覺要好很多,因為雖然隔著一張床,但他依然可以看到黃一虎的兩個手下的情況,他隨時都掌握著黃一虎的兩個手下的情況,可以先發制人,所以他並不是很擔心。

左眼的視線穿透了木板、床墊和被子,夏雷一眼就認出了站在休息室門口說話的兩個黃一虎的手下。他們是黃一虎四個貼身保鏢之中的兩個,身上也都帶著槍。黃一虎凌晨讓他的兩個貼身保鏢來他的辦公室守保險柜,僅憑這一點就不難看出那隻保險柜里的東西有多重要。

「這裡很安全,沒有任何情況。」一個保鏢說道:「不如我們喝一杯吧,大哥的酒可都是上等貨,平時他都不讓我們進他的休息室,今天是個機會。」

「呵呵,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我早就想喝一杯大哥的拉菲了。」另一個保鏢笑著說道。

兩個保鏢走到了酒櫃前,取了一瓶價值不菲的拉菲葡萄酒,還有一瓶飛天茅台,然後拿了杯子喝酒。

「媽的,居然喝上了。如果他們不離開這裡,我就得找個機會弄暈他們了。」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就算驚動更多的人,他也打算冒一下險,畢竟機會只有這一次。

兩個保鏢在沙發上對飲了起來,先喝了紅酒,然後又喝起了白酒。華人喝紅酒只是湊湊熱鬧,趕個時髦,真真管癮的卻還是白酒。

夏雷喝秦香就靜靜地趴在床下等著。

一個保鏢打開了電視,放起了碟片。碟片是島國的碟片,愛情動作片,滿屋子的撩人叫聲,還有斷斷續續的日語和一些奇怪的聲音。夏雷能聽懂那些日語,哥哥輕點什麼的,再加上身邊趴著一個不男不女的秦香,他的感覺糟糕透了。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酒好,人就不免貪杯。兩個保鏢先是幹掉了一瓶拉菲干紅,然後又幹掉了一瓶飛天茅台,白酒喝紅酒混合下更能使人醉。前後也就半個多年小時的時間,兩個保鏢便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夏雷小心翼翼地從床下爬了出來。

秦香看不到床外面的情況,他有些擔心,猶豫了一下,直到夏雷爬出床外也沒什麼動靜發生的時候他才爬出來。

黃一虎的兩個保鏢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茶几上放著被他們喝空了的拉菲干紅和飛天茅台的酒瓶。他們的鼾聲也很響亮,沒有半點醒來的跡象。

夏雷給秦香比了一個手勢,然後躡手躡腳地離開了休息室。

出了休息室,夏雷直奔黃一虎的辦公桌而去。

「你幹什麼」秦香緊張地拉住了夏雷的手,小聲又小聲地道:「電子鎖的密碼你還能蒙對,可是轉盤鎖是沒法蒙對的啊,你錯了,它就會響起警報,休息室里的那兩個傢伙身上肯定帶著槍」

夏雷說道:「你難道不想擺脫黃一虎的控制錯過了這次機會,我們恐怕就沒有機會再偷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了。」

秦香鬆開了手。他當然想偷到黃一虎用來要挾他的視頻證據,可是他非常了解這種從德國進口的保險箱的性能,轉盤鎖的密碼才是開啟整個保險箱的關鍵,剛才的電子鎖其實只是解開保險箱的准許開啟的模式而已。而一旦弄錯轉盤鎖的密碼,保險箱就會自動拉響警鈴這便是他阻攔夏雷嘗試的原因,可是夏雷的堅決和自信卻又讓他迷糊了難道夏雷真能打開這隻保險箱

夏雷蹲了下去,拉開了辦公桌的木櫃門,然後抓住了轉盤鎖的轉鈕。就在這一剎那間,他的左眼微微一跳,視線猶如鑿子一般鑽進了合金鑽鈕之中。鑽鈕之上有鎖齒,它在他的手下緩緩轉動,很快就來到一個凹槽之中,與之咬合。隨後,他又轉動轉鈕來到下一個凹槽之中,與之咬合。就這樣,就連三次操作,保險柜里傳出了一個的聲音,解開了

秦香瞪目結舌地看著夏雷,彷彿看著一個怪物

要知道,這樣的從德國進口的dottling品牌的保險柜別說是他,就連他最崇拜的師父也無法打開。可夏雷卻就這麼輕輕巧巧地打開了,就連聽診器都沒有使用

夏雷卻沒有留意到秦香的驚訝反應,他伸手拉開了保險柜的門。保險柜裡面的東西呈現在了他的面前,他將裡面的牛皮筆記本、移動硬碟和一些紙質文件全部拿了出來,只剩下了外幣和金條,還有黃一虎的證件沒有拿走。

夏雷將這些東西裝進背包里,然後關上了保險柜的門。然後起身向窗戶邊走去。

秦香這才回過神來,追著夏雷的腳步也來到了窗戶邊。

兩人從原路返回到了地面,然後翻牆離開了新月地產公司。

上了車,秦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驚訝與好奇,他出聲說道:「雷子,剛才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能一下子將dottling品牌的保險柜打開」

夏雷說道:「以後再告訴你。」他打燃火,駕駛這長城h6緩緩地向小巷外駛去。

「不,你一定得告訴我。」

夏雷說道:「以後再告訴你。」

秦香不滿地白了夏雷一眼,「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其實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大盜,是不是」

夏雷本來還沒想好怎麼給他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秦香卻主動想到了這個方面,他也懶得再動腦筋去想什麼故事了,於是點了點頭,「好吧,既然被你看出來了,我也就沒必要隱瞞你了。不過,你得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我就知道」秦香打了夏雷一拳,「你隱藏得真好」

夏雷的心中卻是一聲苦笑。車子駛出小巷之後,他轟了一腳油門,車子快速竄入主道,往前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