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95章你想幹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5章你想幹什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回到家裡,夏雷用他那台老舊的聯想台式機接上移動硬派,看到了裡面所儲存的東西。

移動硬碟里儲存著很多視頻,大部分是黃一虎或者李玉蘭行賄某些官員的視頻。行賄的手段很多,有的是直接給錢,有的是送古董文物,名家字畫什麼的。還有一些是直接安排年輕的女人陪.睡,內容不堪入目。

夏雷很快就找到了黃一虎用來要挾秦香的視頻原件,在那個視頻里秦香潛入一家金店,雖然蒙著臉,但從視頻里還是很容易認出他來。他喜歡穿偏女性化的衣服,尤其是勾勒臀部曲線的緊身褲,這真的是挺讓人無語的。

「刪除它」秦香很激動,「那個畜生以後再也威脅不到我了」

夏雷刪除了那個視頻文件,然後說道:「你來看這些視頻,然後給我整理出一份名單出來。另外這些視頻都拷貝到我的電腦上去,這隻移動硬碟要毀掉。」

秦香訝然地道:「這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要毀掉它」

夏雷說道:「現在的技術很發達,就算我們刪除了黃一虎用來威脅你的視頻,警方的技術人員一樣可以通過軟體修復那個視頻,你想去坐牢嗎」

秦香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笑容,「我倒沒有想到這一點,好的,我照你說的做。」

要想從移動硬碟上的視頻中整理出一份名單出來並不難,因為無論是黃一虎行賄還是李玉蘭行賄,夫妻倆都會稱呼對方的官職。憑藉這些官職,只要在政府的官網上一查找就能找到那個官員的信息。

秦香整理受賄官員的名單。夏雷則翻看起了盜回來的紙質文件。他帶回來的紙質文件大多是一些商業合同和工程承包合同,還有幾份工程驗收報告。

幾份商業合同和工程承包合同看上去很正常,可那幾份工程驗收報告卻都有問題,幾份驗收報告上都有這樣那樣的質量問題,比如使用劣質的建材,不達標的鋼材什麼的,存在著很大的安全隱患。他拿這幾份驗收報告比對了一下幾份工程承包合同,結果這一比對全都對上了號。

「黃一虎名下的新月房地產公司用劣質的材料蓋樓,卻以高價賣給老百姓,這些工程驗收報告都被他鎖進了保險箱里,想必已經通過賄賂的手段搞定了吧他留著這些檢驗報告,多半是想用來要挾那些收過他賄賂的官員。有了這些工程驗收報告,你就等著跳樓吧」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拿起了那本牛皮封面的筆記本,翻開看了起來。

這一看,夏雷自己都被裡面的內容嚇了一跳。

這本筆記本是一本真正意義上的「黑暗賬本」,上面記錄著他從黑道上賺取的每一筆資金,以及是怎麼洗白的。這些資金有些是地下賭場的資金,有些是某個市場的保護費,有的是色.情場所的資金,除了毒品,他什麼都干碰,什麼都敢做。這些資金一筆筆匯總,然後通過他的合法產業進行洗白,都變成了他的正當收入。

賬本里還記錄著他一些賄賂過的官員姓名、職位還有次數以及金額和行賄的具體日期。現在看來,移動硬碟上的行賄視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賬本上所記錄的都是早期的行賄記錄,移動硬碟上所記錄的都是這兩年的行賄記錄。時代在發展,黃一虎保留證據和把柄的手段也與時俱進,換方式了。

夏雷原以為筆記本上可能記錄有黃一虎與古家的什麼內容,可是直到看完整本筆記本都沒有發現與古家有關的內容。

「雷子,名單我已經弄好了。」秦香對夏雷說道。

「視頻也都拷貝下來了嗎」夏雷問。

秦香說道:「都拷貝下來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夏雷走到了電腦桌前,「讓我來吧。」

秦香起身讓了坐。

夏雷坐到電腦桌前,挑了幾個內容還算「健康」的視頻上傳到了幾個視頻網站上。視頻的名稱都是以第一人稱來取的,「我要舉報某某某」。

秦香看著夏雷操作,皺著眉頭說道:「恐怕沒人會相信是黃一虎自己舉報的吧」

夏雷笑了笑,「你瞧著便是了。」然後,他取來鋼筆與信簽紙,開始寫舉報信。

看著夏雷書寫在信簽紙上的文字,秦香很快就瞧出了端倪,他驚訝地道:「你的字跡怎麼和黃一虎的字跡一樣呢這不可能,我見過黃一虎的字跡,這完全就是黃一虎自己寫的字氨

夏雷繼續書寫舉報信。信中的黃一虎聲稱被某個大人物迫害,有生命危險,請求檢方提供人身保護。一旦他得到人身保護,他將轉作檢方污點證人,曝光手裡的所有的犯罪材料。隨後,夏雷又在舉報信中抄了一部分筆記本之中的內容。

「你是想讓警方抓他」秦香問。

夏雷卻搖了搖頭,「警方肯定很想抓他,可有人卻不想。」

「你是說那些被舉報的官員他們拿黃一虎根本就沒有辦法。」秦香說。

夏雷笑了一下,「黃一虎是古家的狗,這條狗現在開始亂咬人了,你說最先出手的會是誰」

「你是說」秦香張大了嘴巴,「古家」

夏雷將舉報信裝進信封,「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秦香迫不及待地道:「我現在就去寄信。」

夏雷將信封遞給了他,叮囑道:「寄信之後你找個地方躲起來,這幾天最好不要露面。兔子被逼急了都會咬人,更何況是黃一虎這樣的惡狼。」

秦香點了點頭,「你也要注意安全。」

第二天一早,夏雷便敲開了江如意的門。他還沒來得及張嘴說話,江如意一把便抓住了他的手,拖著他就往廚房走。

「幹什麼氨進了她家的門,夏雷才有機會出聲說話。

江如意笑得很甜美,「雷子哥,你來得正好,幫我炒兩個菜吧。」

夏雷將手中的牛皮封面筆記本抽在了她的腦袋上,「我是你的廚師嗎大清早的,你讓我給你炒菜,炒你的頭啊,我是來和你談正事的。」

江如意摸了一下腦袋,瞪著夏雷,「這樣打我,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什麼正事你要不說清楚,我摁死你」

夏雷說道:「當然是很重大的事情,你看看這隻筆記本上面的內容吧,看了你就知道了,這是我白送給你的立大功的機會。」說完,他將牛皮封面的筆記本和一隻優盤放到了江如意的手中。

那隻優盤裡面裝著從移動硬碟之中拷貝下來的行賄視頻。

江如意打開筆記本看了起來,一張櫻桃小嘴也張大合不攏了,「我暈,開發局的李科長,前天我還在一個展銷會上碰見他,穿得可樸素了,吃飯也只吃工作餐,我當時心裡還想這人一定是個清官,卻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收了黃一虎兩百萬的賄賂」

「還有呢,接著看吧。」夏雷說。

江如意一邊看,一邊嘰里呱啦地說個不停,興奮得很的樣子。

夏雷揉了揉耳朵,然後向她的廚房走去,「算了,我還是幫你炒菜吧。」

夏雷在廚房裡炒了一個番茄炒蛋,一個土豆絲,然後端著兩樣菜來到了飯廳。這個時候江如意已經看完了那本牛皮筆記本,正用一台筆記本電腦看優盤上的視頻。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選的第一視頻居然是黃一虎用女人行賄的視頻,視頻一點開,那個女人的叫聲便在她的客廳里回蕩了起來。

「氨江如意的一張粉臉頓時羞紅一片,「你個壞蛋,大清早的居然讓我看這樣的視頻」

夏雷說道:「是你自己點開的好不好裡面還有別的,你換一個看吧。」

江如意卻沒換掉那個視頻,而是放下筆記本電腦走到了餐桌邊,直盯盯地看著夏雷,「盛飯。」

那個女人的叫聲還在迴響,越來越激烈的趨勢。不可否認,黃一虎找的女人在那方面的功夫很強,僅僅是叫聲就能讓人興奮不已。可問題不在這裡,問題在於在這樣的聲音里,江局長居然理直氣壯地讓他給她盛飯

「盛飯。」江如意又催道:「快點,我肚子早就餓了。」

夏雷有些無語地給江如意盛了一碗飯。

江如意坦然地往餐桌前一桌,夾菜吃飯,那個女人的聲音好像是窗外的鳥叫聲一樣,對她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

夏雷自己也盛了一碗飯,坐在江如意的對面吃了起來。來之前他也沒吃飯,在江如意這裡蹭飯吃也沒什麼,更何況他還炒了菜。

「吃了飯,我就帶人去抓黃一虎。」江如意邊吃邊道:「那傢伙居然還是商會會長,我呸簡直就是個人渣」

夏雷說道:「我這次又給你送了這麼大一個立功的機會,你怎麼謝我」

江如意笑盈盈地看著夏雷,「你個壞東西,大清早的讓我看那張視頻,還說怎麼謝你,你想暗示我什麼氨

「當我什麼都沒說。」夏雷趕緊埋頭扒飯。

江如意卻脫掉了腳上的拖鞋,悄悄地前伸,將裹在絲襪里的腳放在了夏雷的腳背上。

夏雷頓時微微地僵了一下,「你幹什麼」

江如意笑道:「雷子,坦白講,你想幹什麼」

她將穿著絲襪的腳放在他的腳背上,動呀動的,還問他想幹什麼,這樣的話恐怕也就只有江如意能跟夏雷說了。

就在那一剎那間,夏雷突然管不住他的眼睛,坐在對面的江如意頓時變白生生的了。

「你倒是說呀,你想幹什麼」

夏雷再也忍不住了,他慌忙移開視線,抽身便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你要是想抓住黃一虎的話,待會兒你就帶著你的警員來我的工地。記住,要帶槍,黃一虎的保鏢有槍。」

「喂,你回來把碗洗了再走行不行」江如意再後面叫道。

這句話之後,夏雷已經在門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