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97章一步殺一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7章一步殺一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黑色的邁巴赫商務轎車裡,李玉蘭一臉的憂色,「我心裡不安得很,你還是把那些小弟招呼回來,我們出國躲一們這一去,不知道鬧出一個場面,要是死人了,我們想躲都躲不掉了。」

黃一虎冷笑道:「你的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了躲我壓根就沒想過要躲。我從街頭廝殺到現在,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啊,那些證據都在網上曝光了,警方遲早會介入的。」李玉蘭說。

黃一虎滿不在乎地道:「你怕什麼你忘了我們的后.台是誰了嗎要動我,得古家點頭才行。這些年我為他們古家做牛做馬,臟事做了不少,他們肯定會保我沒事的。不就是一些行賄的證據嗎,多大個事只要把夏雷和秦香抓住,我就能搶回那些證據,我們甚至不用古家出面也能擺平這件事。」

李玉蘭嘆了一口氣,還是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黃一虎拿起了放在駕駛台上的望遠鏡,眺望工地上的情況。

工地上,夏雷呼喊他的人逃走,但那些人沒有一個離開的,反而撿起棍棒和石頭向夏雷跑去。唯一躲開的只有森林人新型建材公司的人,黃一虎的人一出現他們就驚慌地躲開了。

本來,夏雷的用意是讓他的人逃走,他往相反的方向跑,引開黃一虎的人,可是他的人沒一個人逃走,他就更加不能跑了。

夏雷苦笑道:「你們這是幹什麼我讓你們跑,你們卻回來。」

拿著一根小木棍的管靈珊扶了一下鼻樑上的新眼鏡,緊張兮兮地道:「我們我們不怕他們。」

尹浩、韓波等人也紛紛點頭,他們很緊張很害怕,卻不後退。

梁思瑤什麼都沒說,只是伸手拍了拍夏雷的肩膀。她雖然什麼都沒說,但這個動作卻是並肩戰鬥的意思。

心中的計劃被打亂,夏雷忍不住看了一眼路口的方向,江如意那傢伙怎麼還不出現

「夏雷你給我滾出來」一個染金毛的小青年用手中的砍刀指著夏雷吼道。

夏雷只是看了金毛小青年一眼,視線跟著就移到了黃一虎的四個貼身保鏢身上。那四個保鏢正分成兩路,一左一右地夾擊過來。他們的身上帶著槍,這才是他所擔心和畏懼的。如果沒有黃一虎的四個帶槍的保鏢,眼前這群小青年,他和梁思瑤聯手不消十分鐘就能搞定

黃舒雅上前一步準備動手,夏雷一把拉住了她,低聲說道:「小心,左右兩側的四個人是黃一虎的貼身保鏢,他們的身上都帶著槍。」

「帶著槍」梁思瑤頓時緊張了起來。

夏雷說道:「別亂動,拖延時間,等江如意帶人過來。」

梁思瑤點了點頭。

「媽.逼的,你慫啦」金毛小青年罵道。

「嘴臭」秦香一手掐腰,一手指著金毛小青年的鼻子,「你媽要是沒逼怎麼生的你」

夏雷拉住了梁思瑤,卻忽略了秦香,這句話就像是一瓢潑在油鍋中的冷水,頓時炸鍋了。

「媽的,還敢囂張,給我打」金毛小青年揮舞著砍刀就沖向了秦香,誰罵他他砍誰。

沒等秦香有所進攻或者躲閃的動作,夏雷突然一腳踹在了金髮小青年的小腹上,那傢伙一聲慘叫,往後飛出兩步,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黃一虎的四個貼身保鏢突然切過來,幾乎在同一時間拔槍,指著了夏雷的頭。

槍一出現,即將進入群毆的場面反而一下子暫停了。

「跟我們走。」一個保鏢陰冷地道。

「去什麼地方」夏雷表面上一片鎮定,但心裡卻已經非常緊張了。

「廢話讓你走你就走,不然崩了你」一個保鏢上前,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準備帶走他。

另一個保鏢上前抓住了秦香的手。

夏雷和秦香不敢妄動,因為另外兩個保鏢一直拿槍指著他們。

「你們想幹什麼」梁思瑤擋在了夏雷的身前。

「媽的找死」一個保鏢突然將槍口移向了梁思瑤。

砰突然一聲槍響。

所有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聚集到了梁思瑤的身上,槍聲響起的那一剎那間,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梁思瑤被槍擊中了。可是,倒下的卻是黃一虎的保鏢。

一顆子彈命中了那個準備開槍射擊梁思瑤的保鏢的腦袋,一槍爆頭

腦袋中彈的保鏢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直到死也沒弄清楚究竟是誰殺了他。

整個場面彷彿被一股零下數十度的寒流吹過,一下子就凍住了。

最先回過神來的是夏雷,他的視線移向了子彈飛來的方向。他看到了一個穿著風衣的女人,帶著墨鏡拿著槍,宛如好萊塢槍戰片之中的冷麵女殺手一樣。

江如意沒有出現,龍冰卻出現了。

夏雷忽然覺得,他這輩子恐怕都無法忘記她大步走來,一步殺一人的畫面了。

「媽的」一個保鏢也發現了龍冰,突然調整槍口,準備射殺龍冰。

砰沒等那個保鏢將槍口調轉過來,一顆子彈便射穿了他的額頭,鮮血和腦漿飛濺起來,又是一槍爆頭

砰第三聲槍響在第二聲槍響的零點五秒之後。

用槍指著夏雷腦袋的保鏢也倒在了地上,額頭上多了一個彈孔,但腦後卻多了一個大窟窿。

一眨眼,黃一虎的四個貼身保鏢就死了三個。

剩下一個丟掉了手中的槍,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幾十個黃一虎的手下瞪目結舌,剛才的囂張氣焰一下子全滅了。他們木頭樁子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一個個冷汗直冒。

無論是黃一虎的貼身保鏢,還是黃一虎的手下弟兄,平日里欺軟怕硬,對付普通老百姓他們比誰都狠,那是因為他們相信沒人能把他們怎麼樣。現在,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女人,眨眼之間就連斃三個,這樣的氣勢,這樣的雷霆手段,他們何曾見過

一個小青年忽然扔掉了手中的砍刀,轉身就往停在路邊的麵包車跑去。

砰不等他跑出十米遠,一聲槍響,一顆子彈便飛射而來,擊中他的大腿,將他掀翻在地。

一些正準備逃跑的小青年頓時被嚇破了膽,沒人敢跑了。想跑,能跑得過子彈嗎

龍冰一聲厲喝,「都給我趴下」

嘩啦一下,除了夏雷這邊的人,所有的人都趴在了地上。

幾百米開外,黑色的邁巴赫商務轎車裡黃一虎恨恨地摔了手中的望遠鏡,破口罵道:「媽的那個女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她竟然敢隨便開槍殺人她眼裡還有沒有王法了氨

「老公,快走」李玉蘭著急地道:「我們的人都被那個女人抓住了,如果她知道我們在這裡,她肯定會追過來的。」

「我一定要查出她是誰,她完蛋了」黃一虎叫囂著,手上的速度卻不慢,他打燃火,將車子駛入車道準備掉頭離開。

兩輛警車突然從后而來,截斷了黑色邁巴赫的退路。

黑色的邁巴赫跟著打正方向準備從另一個方向逃走,可它剛剛調轉車頭,從另一個方向也駛來兩輛警車,頓時將它包圍住了。

一輛警車的車門打開,江如意從副駕駛座上跳了下來,用車門充當掩體,大聲吼道:「你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投降」

一個隨後下車的警員拍了一下江如意的胳膊,小聲地道:「局長,你的槍沒開保險。」

江如意的神色頓時一窘,慌忙將手槍的保險打開,又兇巴巴地吼道:「黃一虎你被捕了,下車」

黃一虎從車裡走了下來,雖然舉著雙手,但神色卻充滿了不屑的意味,他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抓我哼,你們用什麼罪名抓我行賄嗎我告訴你,要保我的人一大堆,你們誰也奈何不了我」

李玉蘭也從車裡走了下來,她的臉色蒼白,人也顯得很緊張。她終究不過是一個女人,膽子再大也大不了哪裡去。

兩個警員走了上去,給黃一虎和李玉蘭戴上了手銬。

「局長,那女人是誰氨提醒江如意沒開保險的警員好奇地道:「我們這麼多人對付兩個人,她卻一個人對付幾十個人。」

江如意沒好氣地道:「我都不夠級別問,你還有資格問嗎你們跟我來」

一群警察跟著江如意往雷馬製造公司的工地走去,黃一虎和李玉蘭也被推著前行。

工地上仍舊一片冰冷的氣氛。夏雷這邊的人都緊張兮兮地看著龍冰,心裡也都在猜測著她的身份。

夏雷向龍冰走了過去,試探地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龍冰淡淡地道:「我在調查你,難道你忘了嗎」

夏雷苦笑了一下,以龍冰的能耐,她知道這件事又什麼好奇怪的呢他甚至懷疑龍冰知道他和秦香去新月地產公司偷東西的事情。不過他並不擔心這一點,如果龍冰要制止他的話,當時就制止了,根本就不用等到現在,而且還為他殺了三個人。

「那個謝謝。」夏雷硬著頭皮說道。

「今晚我去你家找你。」龍冰收了槍,轉身就走。

夏雷早就習慣了她的這種風格,他說道:「那你早點來,我炒幾個菜請你吃飯。」

龍冰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她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龍小姐,龍小姐」率隊趕到工地上的江如意老遠叫道,想和龍冰說話。

龍冰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加快腳步離開。

江如意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的樣子,「大姐啊,你殺了人啊,你就這樣走了,我很面子你知不知道」

這話,她也只敢在這裡悄悄說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