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98章我給你下跪磕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8章我給你下跪磕頭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快點走」工地上,一個警員又推了一下黃一虎。

黃一虎回頭怒視著那個警員,「小子,我記住你的樣子了,你要是再推我一下」

沒等黃一虎把話說完,江如意一巴掌就抽在了黃一虎的後腦勺上,「黃一虎,你都到了這步田地了居然還敢威脅人民警察,你是吃了豹子膽了再嘰嘰歪歪,我給你加一條恐嚇警察的罪」

黃一虎怒視著江如意,但這一次他的嘴巴沒犯賤。

江如意推了黃一虎一下,黃一虎踉蹌前行。前面,他的手下都趴在地上。四個貼身保鏢死了三個,剩下一個直到現在還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龍冰射殺三個,留下一個,目的很簡單,那就是留一個活口給江如意,讓他抖出黃一虎的更多的犯罪事實。

「你怎麼這個時候才來」夏雷抱怨地道。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你剛才也看見了,這是她的安排,她負責這邊,我負責抓黃一虎。你要抱怨找她去,找我抱怨幹什麼」

「算了,能把黃一虎借我幾分鐘嗎」夏雷說道:「我想和他單獨談談。」

江如意猶豫了一下,將夏雷拉到了旁邊,在他耳邊問道:「你想幹什麼揍他這不合規。」

夏雷說道:「我和黃一虎有一份賭約,如果我拿下這塊地,他就給馬小安下跪,磕三個響頭。馬小安是黃一虎派人殺的,我這麼做只是想告慰一下小安的在天之靈。」

江如意說道:「好吧,我給你幾分鐘,不過不要打他嗯,就算打也不要打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夏雷拍了一下江如意的肩頭,「謝謝。」

「謝什麼」江如意說道:「小安也是我的朋友,能讓他得到安慰,能讓他高興,我就算被批評又有什麼」

兩分鐘后,夏雷將黃一虎帶到了堆放建材的地方。高高堆起的建材擋住了外面的視線,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你想幹什麼」黃一虎有些緊張,但嘴上卻很強硬,「我身上要是留下傷痕的話,你和那個女警察都吃不了兜著走我會請國內最好的律師控告你們」

夏雷卻沒說話,而是繞過黃一虎,走到他的前面撿起了一塊木板,然後用記號筆在木板上寫下了「馬小安之墓」五個字。寫完,他用力一插,木板便立在了黃一虎的面前。

看見木板上的「馬小安之墓」,黃一虎頓時明白夏雷想幹什麼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怎麼你還對那個賭約念念不忘嗎想讓我下跪磕頭你做夢我黃一虎頂天立地,還從來沒給誰下跪過」

夏雷上前愛你,一拳轟在了黃一虎的小腹上。

黃一虎一聲悶哼,腰也彎了下去。他的嘴角流出了一絲血絲,但他的眼神卻彷彿是一頭受到刺激的野獸,只有兇悍的恨意,沒有畏懼。

「呸」黃一虎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水,「你知道我是誰的人,他們是不會讓我出事的,我很快就是出來,那個時候你會後悔你現在所做的事情」

夏雷又一拳轟在了黃一虎的小腹上。

黃一虎捂著肚子,神情很痛苦,嘴上卻叫囂道:「有種你就打死我來啊,打死我」

夏雷一拳抽向了黃一虎的臉頰。

黃一虎閉上了眼睛,沒有躲避。

夏雷的拳頭在距離黃一虎的腦袋僅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他忽然笑了,「你還算是一個漢子,我不打你了。不過我要跟你說,你要是不給我朋友下跪磕頭,我就找你兒子去。你不是還有一個在讀初中的兒子嗎不用我出手,我只需要將你兒子的身份告訴你的仇家,自然會有人為我的朋友出頭,你說是不是」

「你敢」黃一虎像一頭受傷的野獸。

夏雷冷笑了一聲,「你還在的時候你都斗不贏我,你覺得我會怕進監獄的你嗎你這種人還要什麼兒子你就不怕你做的孽報應到你的兒子身上嗎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給我朋友跪下,磕頭,然後懺悔,不然的話,你還有沒有兒子給你送終,我就不能向你保證了。」

「你」黃一虎的眼眸中滿是恨意。

夏雷說道:「看來你是不打算下跪了,好吧,我就從你的兒子身上找回公道。」

「等等」黃一虎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夏雷,他愣了一下,突然撲通一下跪在了寫著「馬小安之墓」的木牌前,咚咚咚就磕了三個頭,一邊磕頭,一邊說道:「馬小安,對不起,我給你跪下了,我給你磕頭了,我不求你原諒,我只求你別找我兒子。」

這話是對馬小安說的,也是對黃一虎說的。

夏雷仰頭看著天空,天空一片蔚藍,一朵白雲看上去就像是一張人臉。他覺得那是馬小安的笑臉。

警察帶走了黃一虎和李玉蘭夫婦,黃一虎的手下和那三具屍體都被帶走了。夏雷也上了江如意的車,去警局協助調查。

看著警方的車隊遠去,雷馬製造公司的員工們卻還站在路邊不願離去。

「那個穿風衣的女人是誰氨尹浩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他的腦海里還在回想著龍冰瞬間開槍殺三人的場景。一個字,酷

「誰知道啊,我勸你還是別想啦。」韓波笑著說道:「那是夏總的菜,不是你的。」

「胡說什麼呢」梁思瑤打斷了兩個男生的談話,「沒事幹了嗎圖紙搞定了嗎」

韓波和尹浩對視了一眼,跟著就去幹活去了。

梁思瑤自言自語地道:「那個女人開槍殺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這樣的女人誰敢娶誰娶誰傻瓜。」

警車上,另一個女人笑盈盈地看著夏雷,「雷子,這次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你打算怎麼謝我氨

夏雷看著江如意,「我送你這麼大一個功勞,你居然還有臉要我謝你」

「我聽說你要炒幾個菜請龍小姐吃飯,是不是真的」江如意的思維跳得很厲害,「我能不能來參加」

夏雷說道:「你要來就來吧,也就是添一副碗筷的事情。」

江如意想了一下卻又搖了搖頭,「算了,我可不想惹她不高興,改天你請我吧,今晚就算了。」

夏雷說道:「改天我請你喝西北風。」

「小氣,難怪找不到女朋友。」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

坐在後排的一個女警忽然說道:「局長,紅燈」

江如意猛踩了一腳剎車,車裡所有人都往前撲去,撞頭枕的撞頭枕,撞玻璃的撞玻璃

來到北拱區警局,江如意親自給夏雷錄了口供。

結束的時候夏雷問道:「黃一虎關在什麼地方」

江如意說道:「在審訊室,有同事在給他錄口供。抓了那麼多人,我們的人手有點緊張,不然我才不親自給你錄口供呢,我看見你就覺得討厭。」

夏雷笑著說道:「帶我去看看吧。」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跟我來吧。」

夏雷跟著江如意來到了一間審問室前,一個警員卻告訴江如意,黃一虎的律師來見他,正在審問室里與黃一虎談話。

「他們在裡面談什麼」江如意隨口問道。

那個警員說道:「那個律師很厲害,一來便說要行使什麼權利,要求我們關閉監控。沒有監控,他們在裡面說什麼我們也不知道。」

江如意皺起了眉頭,「他不讓開你們就不開嗎」

那個警員說道:「我們偷偷開了一次,可那個律師跟著就出來交涉,還說要給許廳長打電話,我們又關掉了,再也沒開過。」

就在江如意和她的下屬說話的時候,夏雷的左眼悄悄地進入了另一種模式。審訊室的牆壁在他的視線里形同虛設,審訊室里的情況也盡收眼底。

在審訊室里與黃一虎交談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西裝革履,很有氣質的樣子。夏雷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在黃一虎的身邊出現過,但看黃一虎的神情卻顯得很恭敬。他的心中一動,難道是古家派來解救黃一虎的人

夏雷的視線跟著鎖定了兩人的嘴唇,用唇語解讀兩人的對話。

「請轉告老爺子,讓他放心,我一個字都不會說。」黃一虎說道。

「你能這樣想就對了,老爺子是不會不管你的,你安心地在裡面待一段時間,不會太久,你就是從裡面出來。」中年男子說道。

「謝謝老爺子。」黃一虎很恭敬地道。

「老爺子讓我來問問你,你手裡有和古家有關的資料嗎就像被夏雷曝光的那種。」中年男子試探地道。

黃一虎的神色頓時緊張了起來,跟著說道:「沒有,真的沒有,我發誓,我的手裡絕對沒有那樣的東西。被夏雷曝光的都是我對一些官員行賄的證據,我留下那些證據也只是為了下一次能要挾那些官員而已。」

中年男子說道:「現在與你有過合作的官員們人人自危,有一些與老爺子也有交情,出了這樣的事情,老爺子也很難做啊,以後還有誰敢與我們合作」

「我我對不起老爺子。」黃一虎垂下了頭。

中年男子說道:「這一次就算了,老爺子會保你沒事,出來以後好好做事,不要再讓他失望了。」

黃一虎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我會的,請轉告老爺子,我出去之後一定做牛做馬報答他。」

中年男子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好了,就這樣吧,我得走了。」

「施先生慢走。」黃一虎起身相送。

被稱作施先生的中年男子往門口走去,他的嘴唇蹦出了一個別人無法聽見的詞傻瓜。

夏雷收回了視線。

被稱作施先生的中年男子開門走了出來,他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夏雷和江如意,他的神色微微變了一下。不過他什麼都沒說,提著公事包便走了。

看著施先生的背影,夏雷的心裡卻好生疑惑,「他罵黃一虎傻瓜,這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