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99章神秘的父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9章神秘的父親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入秋的夜晚很涼爽,夏雷卻忙出了一身大汗。他從下午五點就開始做飯炒菜,一直到臨近七點的時候才歇停下來。他累得夠嗆,卻也收穫了一大桌子美味。有義大利風格的醬汁牛排,也有川菜風格的辣子雞塊,還有澳大利亞風格的烤羊排,以及法國風穩等。這些不同風味的菜肴都是他從網上搜索出來的菜譜烹飪的。雖然是第一次做,談不上地道正宗,但憑藉左眼對食材的微觀能力,卻也做得有模有樣,色香味俱佳。

這也是夏雷第一次花這麼長的時間,這麼認真地為某一個人做這麼豐盛的一頓晚餐。這一切都只因為要來他家做客的人是龍冰,一個他真心想感謝的人。發生在工地上的事情,如果沒有龍冰的雷霆手段,事情會往什麼方向發展,那還真的是不好估計。

將一瓶張裕赤霞珠擺上餐桌,夏雷下意識地看了一下牆上的老式掛鐘,時間剛好是。

「七點了,她怎麼還不來她該不是又有什麼任務來不了了吧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做了這麼多菜給誰吃呢」夏雷的心裡有些著急,他往陽台走去。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小區里的大爺大媽在綠化帶里散布跳舞,很熱鬧的樣子。眺望了一下,夏雷沒有發現龍冰,卻看到了江如意。

江如意正坐在她家的陽台上啃著西瓜。她穿著寬鬆的居家服,柔軟的布料貼著她的皮膚,胸部冒起好高一片,臀部也豐滿挺翹,養眼得很。居高臨下,他還看到了從她的領口之中曝露出來的一片柔軟的雪白,那條溝渠白白美美,深不見底。這樣的她,總能輕易勾起人的某方面的念頭,恨不得把她那啥什麼的。

江如意的頭頂似乎長了一雙眼睛,夏雷正瞧她的時候,她頭也沒抬卻說道:「看什麼呢不要臉。」

夏雷大感奇怪,「你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江如意放下了手中的西瓜皮,抬頭看著夏雷,「你一出現,你的影子就出現在我的腳下了,你的影子和你的人一樣猥瑣,你不知道嗎」然後,她生出一個指頭指著她雙腳間的地面上。

果然,在她的雙腿間的地面上,一顆圓乎乎的腦袋正映在地面上,那位置,好像他正在偷窺她雙腿之間的什麼風景似的。

夏雷苦笑了一下,「如意,我可沒得罪你,今天你吃火藥了嗎我做什麼你都看不順眼。」

「我什麼時候看你順眼過」

夏雷,「」

「她還沒來嗎」江如意問道。

「還沒有。」夏雷說。

江如意笑道:「你炒菜的香味我在我家裡就聞到了,她要是不來,你請我去吃吧,我還沒做飯呢。」

夏雷正要同意,一個修長婀娜的身影頓時進入了他的視線。龍冰來了,一身黑色的長裙,黑色的高跟鞋,搭配黑色的手包和黑色的公主帽,一身黑色的她高貴優雅,又帶著點神秘和冰冷的氣質。她還是那麼與眾不同,輕易就能同這個小區里的所有人區分開來。

夏雷笑道:「她來了,我們要是有吃剩下的,我請你來吃。」

「你去死」江如意抓起一塊西瓜皮準備打夏雷,揚手的時候夏雷卻已經消失在了陽台上。

龍冰往樓道走去。

「龍小姐好。」江如意打了一個招呼。

龍冰淡淡地點了一下頭,然後走進了樓道。

江如意聳了一下肩,自言自語地道:「明天我也去買這樣一身裙子,姐連內褲都買黑色的,看誰更像黑寡婦」

這話龍冰沒有聽見,她上了二樓,伸手敲了一下房門。

夏雷開了門,面帶笑容,「你來了,請進。」

龍冰淡淡地道:「本來能早點過來的,但臨時有點事耽擱了一下,嗯,我都沒來得及去買禮物。」

夏雷笑著說道:「你跟我還客氣什麼呢你還沒吃飯吧,我炒了幾個菜,我們一起吃吧。」

龍冰摘下了頭上的點綴有黑紗的公主帽,將它放在了沙發上,然後跟著夏雷來到了餐桌前。看見桌上的一大桌子的風味各異的美味佳肴,她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些菜都是你做的嗎」

夏雷說道:「這屋裡就我一個人,不是我做的,難道還是別人做的嗎嘗嘗吧,我也不知道做得怎麼樣。」

龍冰說道:「看品相和氣味就知道很不錯,我對你是越來越好奇了,你不僅能加工超精密的零件,會說好幾國語言,現在還能做這麼多好吃的菜,而你,我所能查到的資料上你只是一個高中生。你的身上有什麼故事呢」

夏雷笑著說道:「這算是對我的調查嗎」

龍冰坐了下去,「我們還是邊吃邊聊吧。」

夏雷坐到了龍冰的背面,他給龍冰倒了一杯紅酒,然後又給他自己倒了一杯。

龍冰與夏雷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之後她說道:「知道我為什麼調查你嗎」

夏雷搖了搖頭,「不知道,但我想肯定不是因為好奇吧」

「談談你爸爸吧。」龍冰看著夏雷,她的眼神有點奇怪。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怎麼突然想談我爸爸了」

「突然對他很好奇,怎麼,不方便談嗎」

「這倒不是。」夏雷說道:「我對我爸爸了解其實不多,他從來不告訴我他是做什麼職業的,直到他失蹤,我也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在我的印象里,他總是很忙碌,經常出差,一年裡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走在外面吧。就這些,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龍冰吃了一口夏雷烹飪的烤鵝,然後露出了一絲笑容,「真不錯,我在法國吃的烤鵝也就這個味道,很正宗。」

夏雷苦笑了一下,然後給龍冰夾了一筷子辣子雞丁,「那你就多吃點。」

龍冰吃了一些菜,喝了兩杯酒,卻就在夏雷以為她不會再有什麼奇怪的問題的時候,她又說道:「你爸爸叫夏長河,戶籍檔案顯示他是1965年生,今年剛好五十歲。高中文化,畢業於海珠第一中學。畢業之後參軍,因為刻苦耐勞,表現優異,入伍第三年加入特種兵部隊。在特種兵部隊服役三年之後退役,這之後便沒有任何記錄了。」

「我爸我爸當過兵」夏雷驚訝地道:「這怎麼可能我和妹妹從來都不知道他當過兵。」

「你真的不知道」龍冰直直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真不知道,我沒有理由騙你。」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你今天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調查我嗎怎麼總和我談我爸的事情」

龍冰說道:「你不覺得你爸從來不告訴你他當過兵的事情很奇怪嗎還有,他從來不告訴你他是做什麼工作的,你也不覺得奇怪嗎他為什麼失蹤,這些你都不感到奇怪嗎」

夏雷頓時愣住了。以前,他從沒有覺得他的父親夏長河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是現在面對龍冰,面對她的這些質問的時候,他忽然覺得他的父親一點都不正常了,有著他和妹妹不知道的秘密。

龍冰又說道:「而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我只能查到他退伍后的檔案資料,退伍后他和你母親結婚之後的所有事情我都無法查到了。」

「你想說什麼」

龍冰沉默了一下,然後舉起了酒杯,「算了,沒什麼,或許是因為太平凡而沒有什麼記錄吧。算了,我們不談你的父親了,我們喝酒吧,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

她一定是想說什麼,可最終還是沒說出來。

夏雷苦笑了一下,與龍冰碰了一下杯,然後一口喝掉了杯子中的大半杯紅酒。

「雷,我給你一個忠告吧。」龍冰說。

夏雷看著她,「什麼」

龍冰說道:「因為神州工業集團,你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以後做事低調一點,小心一點。」

夏雷說道:「我沒做任何犯法的事情,被人注意又有什麼我不擔心這個。」

龍冰說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善人,一些人在盯著你,他們的眼神也不全是善意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夏雷點了點頭,「好吧,我聽你的。」

龍冰說道:「黃一虎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了,別去動古家,你根本就不是對手。」

夏雷說道:「古家一點都不幹凈,你們不去調查古家,卻來調查我,這是什麼道理」

「古家不幹凈,很多人都知道,上面也知道,不是不動它,只是時候未到而已。至於什麼時候動,那就不是我這樣的人說了算。至於調查你,你也別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我到你這裡來,與你吃飯,其實也是來向你道別的,我要回京都了。」

「你不調查我了」

龍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就你那經歷,我從你讀幼稚園的時候開始調查也用不了一天的時間。我已經寫好了報告了,一會去就會上交,針對你的調查也結束了。」

「你都查到了什麼」夏雷試探地道。

龍冰說道:「你很正常,我沒有什麼特殊的發現。」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鬆了一口氣。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的左眼的秘密,龍冰也不例外。

就在這時,樓下忽然傳來了江如意的聲音,「雷子,你快下來,黃一虎死了」

夏雷頓時吃了一驚,他慌忙起身跑到了陽台上。

江如意在樓下站著,她著急地道:「你快跟我去看守所看看,黃一虎自縊了」

「好,你等我,我馬上下來」夏雷說。

這時龍冰卻從他身後走來,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你這麼快就忘了嗎這事到此為止,你就別再攙和了。」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常

龍冰從欄杆上附身看著江如意,「江局長,你去辦案吧,雷要陪我吃晚飯,就不陪你去看守所了。」

然後,也不等江如意回答,拉著夏雷就離開了陽台。

江如意愣了半響,小嘴裡才冒出一句話來,「撐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