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01章你們小聲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1章你們小聲一點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剪綵第二天。

寬敞明亮的車間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從以前的雷馬工作室轉移過來的訂單發揮了一個磨合設備與工人的作用。夏雷將神州工業集團的普通訂單安排在了一個星期之後,目的就是為了讓這些從技校招過來的工人熟練廠里的設備。

投產初期,夏雷也沒想著要立馬賺多少錢,能將公司經營下去,有錢給工人發工資,有錢給工人買五險一金也就達到目的了。萬事開頭難,方方面面的事情捋順了,再來求發展。這也是夏雷的一個經商策略。他從來都不是急躁冒進之人,做什麼事情都求一個踏實穩重。

走在車間的過道上,老遠便看見周小紅拿著拖布在拖地。藍色的工裝褲包裹著她的臀部,勾勒出了一個豐滿肥美的形狀,就像是池塘里的荷葉,熟透了的桃子,很是撩人。因為躬著腰疲她的胸部也垂直垂下,將上衣的布料撐得滿滿的,好像要裂開的樣子。不少新招的青年工人時不時瞄一眼她的胸部,還有她的翹臀。

身材本來就豐滿,她就不知道換一件大號的工作服穿嗎夏雷苦笑了一下,走了過去。

「雷子哥夏總。」夏雷走近的時候周小紅髮現了夏雷,跟著就站直了身體。還真是的,她的身上還真有點工裝女郎的誘惑味道。

夏雷本想提醒一下她有人偷看她,可話到嘴邊卻變了,「那個,小紅,新環境,你還習慣吧」

周小紅莫名臉紅,「還習慣,只是讓我管三十多個人,我有點心虛,怕做不好。」

雷馬製造分三個車間,周小紅只是管了其中一個,楊本才和劉學兵分管另外兩個,崔勇是楊本才的助手,王有福是劉學兵的助手,而陳阿嬌是周小紅的助手。當初跟著夏雷在雷馬工作室乾的人都得到了提升,夏雷也算是兌現了他的承諾。

夏雷說道:「沒事,慢慢就習慣了。陳阿嬌是你的助手,你可以讓她幫你看著點。還有,這樣的活你安排給工人做就行了,當車間主任就要車間主任的架子,你太好說話,時間長了工人就不怕你了,你說什麼他們有時候不會聽你的。」

周小紅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讓雷子哥你失望的。」

夏雷笑了笑,「我再去別的地方看看。」走了一步,他忽然又停了下來,小聲地道:「小紅,你去換一套大一點的工作服吧,好幾個工人在偷看你的屁股。」

「氨周小紅的臉一下子紅透了,她慌忙伸手捂住臀部,緊張地道:「我的褲子有洞嗎」

這句話似乎是一個開關,夏雷的左眼頓時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頓時看到了一大片雪白。他尷尬地移開了視線,小聲說道:「不是,是你的褲子太小了,你的屁股把褲子撐得滿滿的,那些從技校出來的小青年能不多看兩眼嗎」

周小紅羞得要死,「它有這麼大我有什麼辦法啊這已經是最大號的褲子了。」

夏雷,「」

「我、我的屁股是不是很醜氨周小紅緊張地道。

「不醜,好看。」這句話一出口,夏雷頓時發覺有些欠妥,這不是在跟人家周小紅說他剛才也在看人家的屁股嗎

果然,周小紅更害羞了,一顆螓首低垂在胸前,不敢看夏雷的眼睛。

氣氛變得尷尬了起來,夏雷也找不到話題了,趕緊閃人。

夏雷隨後去了另外兩個車間,轉了一圈之後便回到了位於四樓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也是梁思瑤的辦公室,一個五十平米的空間僅有一道霧化玻璃牆隔著。

梁思瑤正在辦公桌前忙著,桌上的水杯已經空了都捨不得起身去倒水。

夏雷悄悄走了過去,拿走水杯準備去給她倒水。

直到夏雷將一杯水放在辦公桌上樑思瑤才發現夏雷回來了,她扶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抿嘴笑道:「車間里沒什麼事吧」

夏雷說道:「沒事,這幾天就是給工人們練練手,等他們熟練了,再讓他們做神州工業集團的普通訂單。」

「只靠神州工業集團的訂單也不是一個長遠的辦法,他們給我們下普通訂單也完全是看在你能為他們加工特殊訂單的份上,一旦出現問題,廠里可有上百張嘴巴需要養活,保險金也是一大筆開銷。」梁思瑤說道:「我們得有自己的產品,自己的品牌,這樣的話才不會受制於別人。」

夏雷說道:「管靈珊和尹浩他們有什麼好的主意沒有」

梁思瑤笑著說道:「他們都才是從學校畢業的學生,他們有知識,可缺少經驗。我看,我們生產什麼,還得由你來定奪。」

夏雷笑了笑,「好吧,我想想,但這麼大個事情一時半會肯定不行,要不你也想想,沒準你能想到比我更好的點子。」

梁思瑤伸了一個懶腰,櫻唇微翹,「我的脖子酸死了,靈感都被酸跑了,你幫我揉揉,沒準靈感就回來了。」

慵懶的神情,軟綿綿的語氣,她就像是一隻撒嬌的懶貓。黑色的制服裙下一雙雪白的大長腿豐盈玉潤,說不出的一種誘人的味道。雪白的脖頸毫無遮掩地曝露在空氣中,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盛夏里的雪糕,溫度稍微高一點就會融化。這樣的她,這樣的請求,教人怎麼拒絕

夏雷的心裡雖然覺得有些不合適,但他也確實心疼梁思瑤,生怕她累著,能讓她放鬆一下的話也是很好的。這麼一想,他便走到了梁思瑤的身後,伸手擒住了她的雪頸,輕輕為她按摩了起來。

梁思瑤的皮膚很細膩,也很光滑,夏雷的手指在她的肌膚上按揉,他有點小心翼翼的樣子,生怕使勁過大就把她的皮膚給蹭破了似的。

輕柔的按摩給梁思瑤帶來放鬆的感覺,她閉上了眼睛,脖子往後仰,靠在了夏雷的小腹上,小嘴裡也呢喃有聲,「嗯,再用點力,再下面一點,嗯,好舒服呀。」

這聲音彷彿擁有一種魔力,一下子讓夏雷的心搖晃了起來。本來是讓她放鬆的目的,很快就變成了討好她,讓她更舒服的目的。他的手指也擴大了活動的範圍,不止按摩她的脖頸,也按摩她的香肩,力道也由輕變重。

他的視線也在一個時間裡不受控制地進入了另一隻模式,在他的眼裡,梁思瑤變成了一個原始部落里的部落女孩,且剛剛從清澈的泉水之中洗浴出來

沒人知道他看見了什麼,這是他的秘密,而他也早就習慣了這些別的男人一輩子都無法欣賞到的美景。

「真舒服,嗯,再用力一點,我能受得了,嗯,好舒服,就這樣,再下面一點」梁思瑤的櫻唇間吐露著美妙的聲音,她早就將想點子的事情拋到九天雲外去了。

夏雷的臉頰紅紅的,呼吸也變得短促了起來。他在為梁思瑤提供按摩服務,梁思瑤很舒服,他卻是很難受的。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個妖異的咳嗽聲,「咳咳」

夏雷被嚇了一跳,慌忙退開。遞眼一看才發現是秦香站在門口。

梁思瑤也慌忙睜開了眼睛,玉靨上一片羞紅。夏雷為她按摩,她發出那樣的聲音,當時她覺得沒什麼,可多了一個外人就不是那種感覺了。

「嗯嗯,我什麼都沒看見。」秦香進了辦公室,他走的是貓步,說話的時候手指還翹了一個蘭花指,娘到了極致。

「我們沒做什麼。」夏雷解釋道。

「嗯,我不是說了嗎,我什麼都沒看見。你不用給我解釋什麼。」秦香說。

越描越黑了。

梁思瑤的臉更紅了。

夏雷趕緊轉移話題,「對了,你那邊有什麼進展沒有」

秦香抿嘴笑了一下,「也不看看是誰出馬,能沒進展嗎」

「快說說。」夏雷有些著急。

秦香說道:「昨晚我去借了一些超市的進貨數據,找到了很多供貨商的資料,還有他們的價格,結算方式等等,要什麼有什麼。」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秦香說借的意思肯定不是借,是偷。

秦香接著說道:「我發現別的超市進貨有的需要付全款,有的需要付一部分,每個月結賬。一些緊俏好賣的商品則需要付全款,不然拿不到貨。借到別的超市的供貨商資料之後我便試著打了十幾個電話,結果我一說我們的超市的位置,都表示願意合作,供貨和結算的方式還有價格等等都可以面談。這不,我就來問問夏總你什麼時候有空啊,我好約人家過來談談。」

夏雷笑了,「真有你的,這事我以為很難辦,卻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有眉目了。這事我已經交給你負責了,你就直接跟他們談就行了。還有,超市我是全權交給你負責打理的,招工的事情你也一起搞定算了。」

秦香的晃了一下蘭花指,「那好,我就去跟那些供貨商談合作,招人的話我就把我以前那些姐妹請過來,我們小區的大媽大嫂也請過來,人不是問題,咯咯。」

梁思瑤總算找到了插嘴的機會,她說道:「你去跟那些供貨商談的時候你一定得跟他們提提我們的地理位置,還有我們是自己的鋪面,我們能賣很多貨,但就是目前資金有點緊缺,讓他們打個讓手,等超市經營順利之後,我們不會欠他們一分錢。」

「行,思瑤妹子就是聰明,要是哪個男人娶了你,那真是有福氣埃」說話的時候,秦香看著的人卻是夏雷。

夏雷移開了視線,去看飲水機。

「我去了,你們繼續。記住,小聲點,我看見了沒什麼,要是被別的同事看見了,那影響可就大了。」秦香留下這句話,搖曳著一隻翹臀離開了。

「娘娘腔。」梁思瑤嘀咕了一句,然後她看著夏雷,很溫柔的樣子,「雷子,再給師姐按按吧,剛舒服一點秦香就來了,我都還沒過夠癮呢。」

夏雷偷偷瞄了一眼自家的褲子,然後硬著頭皮湊了上去

第一天正式上班,夏總就是干這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