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02章我們的孩子都上學前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2章我們的孩子都上學前班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家製造公司,如果沒有自己研究設計的主打產品,僅靠加工別人的零件這肯定是不行的。這是一個競爭殘酷的世界,寄生在神州工業集團的身上雖然可以暫時解決生存的問題,可做大做強的夢想就免談了。如果神州工業公司有一天不需要他的時候,那麼雷馬製造公司也就完蛋了。夏雷很清楚這一點,他也想擁有自己的產品,擁有自己的市場,可是這些談何容易他和梁思瑤想點子,絞盡了腦汁,可一直到下班都沒有半點頭緒。

「去我家吧,我爸想吃你做的菜。」收拾下班的時候,梁思瑤對夏雷說道:「還有,你最近的進步很快,我也想和你切磋一下。」

「好啊,反正我也是一個人住,不回去也沒人管。」夏雷說。

「你真該找個女人管管你了。」

「呵呵,我還沒想過。」夏雷說。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申屠天音的樣子,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走吧,我來開車。」梁思瑤伸出了手,「把車鑰匙給我吧。」

夏雷將車鑰匙給了梁思瑤,說道:「等賺錢了,我給你買一輛。」

梁思瑤微微地愣了一下,「幹嘛給我買車」

夏雷說道:「給你買車還需要理由嗎」

梁思瑤的臉頰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她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我不會客氣的,你要是給我買,我就收下。」

兩人說說笑笑下了樓,又往停車場走去。

車間里的工人們也下了班,三三兩兩去往食堂走去。他們都很年輕,男孩和女孩打打鬧鬧,老遠就能聽到他們的笑聲。

梁思瑤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們的工人都是從學校里招來的,都是小青年,我覺得我們應該給他們講一下安全問題,不然鬧出麻煩來可不好。」

夏雷說道:「不是有講過嗎我還跟周小紅、楊本才、劉學兵三個車間主任交代過,務必要做好安全工作,如果工人不按安全規則操作的話一定要處罰。」

梁思瑤打了夏雷一下,神色怪怪的,「我說的不是那個安全問題啦。」

夏雷訝然地道:「那是什麼安全問題」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你個笨蛋,我說的是,說的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安全問題埃」

夏雷的感覺一下子就亂了。

梁思瑤接著說道:「你想,我們的工人都那麼年輕,又都是從技校和理工學院招來的,他們在一起工作,在一個宿舍里居住,難道就沒有那種事情發生嗎員工戀愛和有那方面的生活其實也無所謂,可要是忽略了安全教育的話,一旦懷上了,對他們是很不好的,他們還沒有做好當人父母的準備。」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還真是複雜啊,我倒從來沒想過這一點,嗯,這件事」

還沒等夏雷說出來,梁思瑤就打斷了他的話,「別找我,這件事你去負責。」

夏雷一臉窘色,「我、我完全沒經驗埃」

「啊你」梁思瑤的神色變得好奇了起來,嘴角的笑容也多了一點耐人尋味的味道,「你該不是還是那個吧」

「嗯咳咳。」夏雷避開了梁思瑤的視線,「所以你去負責吧。」

梁思瑤的臉頰又紅了,「我、我也完全沒經驗埃」

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氣氛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尷尬了。

兩個對那種事情完全沒經驗的人,怎麼去給一群處在青春期的青工上安全課呢

「我還是讓陳阿嬌去負責吧,她臉皮厚,什麼都敢說,有是副車間主任,她沒問題的。」夏雷很快就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梁思瑤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那這事明天我跟她談一下,我們回家吧。」

我們回家吧,這句話又讓原本尷尬的氣氛添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卻不等夏雷和梁思瑤上車,一輛寶馬車就從大門口駛進來,眨眼就來到了兩人的面前。車門打開,一身ol職業裝的池靜秋從車裡走了下來。她的手裡還拿著一張燙金的請柬。

「哎喲夏總,你公司開業也不打個招呼,真不夠意思,你忘了我這個合伙人了嗎還有,不給我介紹一下你的美女秘書嗎」池靜秋的臉上帶著笑容,說話的時候卻看著夏雷杉瑤。

漂亮的女人見不得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池靜秋本來是想挪揄一下池靜秋,可她跟著就發現梁思瑤不僅面貌清純靚麗,身材也是好到爆的九頭身身材,尤其是一雙從短裙下露出來的大長腿更是佔據了整個身體的三分之二,用當今衡量美腿的標準來衡量的話,梁思瑤的腿無疑是最完美的雙腿。這樣,人家比她還性感漂亮,她有什麼資本挪揄人家呢

夏雷淡淡地道:「不好意思,這位是我的師姐,不是秘書。」

「梁思瑤。」梁思瑤向池靜秋伸出了手,禮貌性地露出了笑容,「請問你是」

「池靜秋。」池靜秋與梁思瑤握了一下手,臉上也帶著笑容,「東方重工董事長寧遠山的首席秘書,很高興認識你。」

「幸會幸會。」梁思瑤抽回了手。

夏雷說道:「池靜秋,直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事我就不能來找你嗎」池靜秋咯咯笑了起來,她湊到梁思瑤的耳邊說道:「梁小姐,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我和夏雷是高中同學,他喜歡我,還給我寫過情書呢。」

梁思瑤詫異地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無可奈何地聳了一下肩,無話可說。

「好了啦,我是專程來給夏總你送請柬的。」池靜秋將手中的燙金請柬遞向了夏雷。

夏雷結果請柬打開看了一眼。請柬上的內容是邀請他去東方重工大禮堂參加晚會,邀請人的署名是寧遠山。看過請柬,他說道:「東方重工為什麼要舉行晚宴」

池靜秋說道:「你還不知道嗎我們東方重工已經和萬象集團簽下了風力發電項目的合同,寧董事長邀請了各界名流,還有政商界的領導參加晚會。」

夏雷說道:「我可不是什麼社會名流,我去怕有些不合適吧你向寧董事長轉告一下我的謝意,我還是不去了。」

池靜秋訝然地道:「你是怎麼回事別人想要這樣的機會都得不到,你卻一點都不珍惜。在那樣的晚會中,隨隨便便認識幾個企業老總也會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更何況,寧董事長還親自派我來給你送請柬,還有誰有這樣的殊榮你不去,對得起寧總的一片好意嗎」

夏雷有些猶豫。他不想去,他有他的原因,因為他其實搶了東方重工與神州工業集團的生意。現在東方重工改與他的雷馬製造公司合作,他再去面對寧遠山能不尷尬嗎

「去吧。」梁思瑤說道:「這確實是一個機會,沒準我們的客戶就在那些賓客之中。」

夏雷說道:「好吧,那你和我一起去。」

梁思瑤卻搖了搖頭,「我就不去了,人家又沒請我,你跟池小姐去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那好吧,你跟師父說一下,改天我再做菜給他吃。」

梁思瑤湊到了夏雷的身前,「你領帶歪了,我給你整理一下。」說完,她伸手給夏雷整理領帶。

她的神態自然,動作也很溫柔,反倒是夏雷有些不自然。

梁思瑤很快就幫夏雷整理好了領帶,她說道:「你去吧,我開車回去。」

「小心一點。」夏雷叮囑道。

梁思瑤上了車,開著夏雷的長城h6往大門口駛去。

「真恩愛呀。」池靜秋用挪揄的口氣說道:「真沒想到你創業的速度夠快,就連找女人的速度也這麼快,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夏雷說道:「你可別亂說,她真是我師姐,我師父梁正春是嚴詠春的傳人。」

池靜秋笑了笑,「功夫什麼的我不懂,可一個女人幫你整理領帶,你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嗎」

夏雷說道:「你想多了。」

「咯咯,難怪你找不到女朋友,你不懂女人的心。不然,當年你就追到我了。現在,我們的孩子恐怕都上學前班了。」池靜秋說。

夏雷,「」

來到萬象集團,停車場上早就塞滿了各種高檔車輛,其中不乏上千萬的豪車,比如申屠天音的座駕勞斯萊斯幻影。

「她也來了」看到申屠天音的座駕,夏雷的心裡冒出了這樣一句話,可他跟著又自嘲地笑了笑,暗暗地道:「東方重工與萬象集團敲定風力發電項目的合作,作為萬象集團的總裁,她怎麼可能缺席這樣的晚會呢」

池靜秋鎖上了車門,「夏總,請跟我來吧。」

聽她叫夏總,夏雷卻有一種被挪揄的感覺。雷馬製造公司是一個依附在神州工業集團上的小公司,就連屬於自己的產品都沒有,更別說什麼在製造業的領土之中佔有一席之地了。而他這個老總恐怕也是來參加這個晚會之中的所有老總之中最寒酸的一個吧

「你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走吧。」夏雷收起了思緒。

池靜秋領著夏雷往大禮堂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老同學,我也不繞圈子了,你還有沒有興趣與我合作」

「你有訂單」

「當然有。」池靜秋看了一下左右,然後壓低了聲音,「而且是大訂單,就不知道你吃不吃得下。」

夏雷說道:「那得看看是什麼樣的訂單。」

「這事以後再談。」池靜秋說道:「如果這事成了,我還抽成百分之八,你看怎麼樣」

夏雷笑了一下,「連客戶要什麼我都不知道,你就跟我談提成」

「這是我的風格,你只需要給我表個態。」

「百分之五。」夏雷說道:「而且,你得保證你沒有隱瞞客戶的報價。」

「呵呵呵」池靜秋忽然挽住了夏雷的胳膊,「成交。」

夏雷感覺他的胳膊被類似果凍般的東西擠壓了一下,那種感覺讓他靜悄悄地緊張。他想掙脫他的手,可最終還是放任了池靜秋的行為。為了生意,總得有點犧牲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