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03章卑鄙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3章卑鄙小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東方重工的大禮堂之中安放了上好幾十張大圓桌,夏雷跟著池靜秋走進大禮堂的時候,裡面已經賓朋滿座了。大禮堂的正牆下搭了一個舞台,幾個樂手正演奏著節奏舒緩的風居住的街道。優美的音樂,衣著光鮮的賓客,處處都散發著高雅的味道。

夏雷快速地掃了一眼整個大禮堂,他看到了好幾張熟悉的臉龐,寧遠山、徐正義、許浪、任文強、寧靜和胡厚。看過了大廳,他卻沒有看到申屠天音,他的心裡有些奇怪地道:「她的車已經來了,人卻不在這裡,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坐這裡吧。」池靜秋挽著夏雷走到了一張餐桌前。

餐桌上已經坐了好幾個賓客,但夏雷一個都不認識。他為池靜秋拉開了一隻餐椅,池靜秋坐下之後他也坐了下去。

池靜秋小聲地道:「晚宴之後是舞會,陪我跳支舞。」

夏雷說道:「你公公和你老公也會參加這個晚宴吧你和我跳舞,就不怕他們不高興嗎」

池靜秋抿嘴笑了一下,「只是跳個舞,又不是和你上床,他們不高興又怎麼樣我不在乎。」

夏雷有些無語,「到時候再說吧。」

這時樂手停止了演奏,離開了舞台。舞台上的液晶大屏幕啟動,播放起了萬象集團的風力發電項目的宣傳短片。碧藍的大海,乾淨的海灘,無數旋轉的風力發電機,還有一個站在沙灘上的優雅的女人。那個女人背對著屏幕,海風撩起她的白色長裙,緩緩舞動。她赤著腳,仰著頭,眺望著波浪起伏的碧藍大海。這畫面,美到了極致。

夏雷的視線忽然定格在了大屏幕上,雖然沒有看見畫面中的女人的臉,但他卻知道這個女人不是演員,也不是模特,而是萬象家族的總裁申屠天音。

夏雷無法移開他的視線,他的心中泛起了漣漪,很柔軟的漣漪。

「雷子,你認識申屠天音,還幫她化解了一次危機。」池靜秋說道:「你幹嘛不找她幫忙,只要她肯拉你一把的話,你這輩子想不發財都難。就拿眼前的事情來說,萬象集團的風力發電項目還沒落成,好多人都在找關係想購買風力發電項目的股票了。這可是穩賺的投資啊,我也想買,可惜沒有渠道。」

「股市開盤你不就能買到了嗎」夏雷說。

池靜秋說道:「你說的是二級市場的股票,誰稀罕啊,散戶能買到的股票能是賺錢的股票嗎我說的是一級市場的股票。要不,你去找一下申屠天音的關係,我們都買點」

夏雷淡淡地道:「要去你去吧,我和她不熟。」

池靜秋嘆了一口氣,「哎,有錢都不想賺,我真搞不懂你。」

夏雷只是看著大屏幕,申屠天音轉過了臉來,她的臉上帶著明媚的笑容。屏幕上出現了一行旁白:珍愛自然,萬象風力,我們一起努力。

畫面定格下來,禮堂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夏雷也鼓起了手掌,他的心裡暗暗地道:「拋開商業的目的,風力發電真的是一件有利環境的好事。不過,這樣的好事也恐怕只有申屠天音這種級別的人物才能做到吧」

動輒幾十億的投資,這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大禮堂的入口突然又響起了一片掌聲,夏雷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申屠天音在一群隨從的擁簇下走進大禮堂。

寧遠山起身迎了上去。

所有的賓客都起立鼓掌,給予申屠天音至高無上的榮譽。此刻的申屠天音就像是一個駕臨王宮的女王,無比的高貴和驕傲。

夏雷也站了起來。這倒不是他有多麼敬仰申屠天音,而是所有的人都站起來了,他一個人坐著實在不合適。

「我得去做事了,待會過來陪你。」池靜秋對夏雷說,然後向申屠天音和寧遠山走了過去。她是寧遠山的秘書,招呼和伺候人這種事情當然要由她來做。

申屠天音和寧遠山上了發言台,寧遠山先致辭,然後申屠天音也走到台前說了一些感謝和改善環境之類的話。晚宴隨後開始,池靜秋卻沒有回來。

「寧遠山把我請來只是想讓我吃一頓飯嗎」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他本來是想藉此機會認識一些潛在的客戶,不過現在看來這個願望要落空了。

這時手機的簡訊鈴聲忽然響了。夏雷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卻是寧靜發來的簡訊:雷子,你怎麼在這裡我看見你了。

夏雷往之前看見寧靜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寧靜,她也正看著他這一邊。四目相對,寧靜沖他露齒一笑。

夏雷也從她微笑並點了一下頭。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與寧靜同桌的任文強也看向了這邊,然後就看到了夏雷。他跟著又看了寧靜一眼,眼神之中滿是不悅的神色。寧靜跟著就垂下了頭。

坐在任文強梢部吹攪訟睦祝他湊到了任文強的旁邊,兩人低聲交談著什麼。

那兩個傢伙會說什麼呢也許是實在太無聊,夏雷用左眼鎖定了任文強和許浪,用唇語解讀著兩人的對話。

「夏雷那傢伙怎麼會在這裡」許浪不屑地道:「一個開小作坊的也有資格參加這樣的晚宴寧叔是怎麼搞的,他難道沒有審核賓客的名單嗎」

任文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大概是求著寧董讓他來的吧,他那種從市井出來的人可不顧什麼體面,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丟臉的事情都能幹出來。」

許浪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看他就是不順眼。」

任文強小聲說道:「他就像是一隻蒼蠅,我也非常討厭他。要不,今晚我們作弄一下他,讓他當眾出醜,讓他也有個自知之明。」

「好啊,不知任兄有什麼好的點子沒有」

任志強將嘴巴湊到了許浪的耳邊,「等下我讓寧靜去把那小子請過來,然後在一瓶酒里下點葯。我會用那瓶加了葯的酒給他倒酒,到時候你搶著給我倒酒,你懂我的意思嗎」

許浪點了點頭,「我懂,可是,你要給他下什麼葯」

「印度神油。」

「你怎麼會有那種葯,而且還帶在身上」

「增加情趣嘛,這個你就別管了。」說話的時候,任文強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寧靜。

寧靜還低著頭,不敢看夏雷,也不敢看任文強。

「好吧,這是一個好主意,我迫不及待地想看見那小子露出醜態的情景了,嘿嘿。」許浪笑了。

任文強也露出了笑容,他結束了與許浪的私語,然後湊到了寧靜的耳邊,對她說道:「寧靜,我看到夏先生了,他一個人坐在那裡連一個熟人都沒有,你去把他請過來,我們都認識,大家在一起喝酒也熱鬧。」

寧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你們和好了嗎」

任文強說道:「那次不愉快早就過去了,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去吧,我也想向他陪個禮道個歉。這樣,我們以後就是朋友了。」

「好的,我馬上去請他過來。」寧靜起身向夏雷這邊走來。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寧靜實在是太單純了,也太懦弱了。他完全看得出來,她一點都不喜歡任文強,卻迫於她的父母的壓力要與任文強在一起。

「任文強的身上帶著印度神油那種葯,肯定不是預料到我要來,特意帶來整我的,而是要用在你的身上啊,這樣的人,這麼長一段時間,你怎麼就看不穿他的真面目呢」夏雷的心中為寧靜感到惋惜,感到可悲。

寧靜走了過來,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雷子,這麼巧啊,你看見我給你發的簡訊了嗎」

夏雷說道:「我看見了,你好,寧姐。」說話的時候,他的視線移到了任文強的身上,遮擋視線的餐桌頓時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桌下,任文強從褲兜里掏出了一隻小巧的玻璃瓶。許浪則把一瓶啟開的紅酒從桌下遞到了任文強的手中。任文強將小玻璃瓶中的褐色藥液倒進了紅酒瓶之中,並輕輕搖晃了幾下,讓酒液與藥液充分融合。

夏雷的左眼鎖定在了任文強手中的紅酒瓶上,瓶子上的二維碼頓時進入了他的視線。當任文強將那瓶下了葯的紅酒放在腳下的時候,他收回視線。

「和我一起過去坐吧,好久不見,我想和你聊聊。」寧靜說。

夏雷說道:「任文強和我鬧過不愉快,我去不合適吧」

寧靜跟著說道:「不會的,不會的,你不知道,是他讓我過來請你過去的,他還說要跟你賠禮道歉。」

夏雷說道:「還是算了吧,我過去不合適。要不這樣吧,你和我坐一桌,我們聊聊。」

寧靜下意識地看了任文強一眼,想說什麼又不方便說,剛才還是一副喜悅的神情,眨眼就便愁苦了。

夏雷的心中有些不忍,他說道:「寧姐,不是我說你,任文強那種人陰險狡詐,你跟著他,你是不會幸福的。」

寧靜的眼眸里泛出了淚花,「你知道的,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可他很討我爸媽的喜歡,我爸又心臟病,我、我」

夏雷起身說道:「好吧,我陪你過去。」

寧靜頓時又露出了笑容,「嗯。」

夏雷跟著她走,腳步放得很慢,「寧姐,聽我一句勸吧,是你在找你的另一半,不是你爸媽再找。你要有你自己的主見,不然你的下半輩子會在眼淚中度過,你想那樣嗎」

寧靜咬著嘴唇,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夏雷的心中又嘆息了一聲,他的心裡暗暗地道:「我也只能幫你這麼多了,剩下的還是得靠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