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05章真相大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5章真相大白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將許浪從地上扯了起來,但沒有鬆開擒拿許浪的手,他說道:「我也不知道。」

許正義、胡厚和申屠天音也走了過來。

許正義的臉色陰晴不定,他看著夏雷,聲音有點冷,「夏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許正義有著作為警察的敏銳直覺。事實上,不只是許正義懷疑有人搗鬼,在場的人都有相同的懷疑。這是高檔的宴會,來的都是社會各界的名流,任文強和許浪也都有著很高的社會地位,他們怎麼會幹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呢就算要玩女人,他們也大可以去酒店開房啊,怎麼會選擇在這眾目睽睽的大禮堂之中呢

夏雷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不知道。」

許正義看了一眼桌上的三隻還殘留著少許紅色酒液的酒杯,忽然一聲冷哼,「你們三個人喝酒,他們兩個人出了事,你好端端的,你會不知道嗎」

夏雷很淡定,「許廳長,你什麼意思你在懷疑我嗎」

這時兩個安保人員走了上來,從夏雷的手中接過了許浪。

寧遠山怒視著夏雷,「夏雷,我待你不薄,你搶走東方重工與神州工業集團的生意我也沒說你什麼,算我看錯了人,我認了。可是你怎麼敢在這裡撒野,在任先生與許先生喝的酒里動手腳」

人最難受的感覺便是被冤枉的感覺。

夏雷的心中燃起了一團怒火,他怒極反笑,「寧董,許廳長,你們一來不分青紅皂白說我在酒里動了手腳,你們了解事情的經過了嗎你們有半點證據嗎」

「你敢說你身上沒有任何可疑的的東西」寧遠山的心裡本來就對夏雷奪走東方重工的生意不滿,現在出現這種事情,他似乎找到了發泄的缺口。

夏雷冷笑了一笑,「這麼說,你認定是我在酒里動了手腳嗎」

許正義對一個安保人員說道:「你去搜一下他的身。」

那個安保人員點了一下頭,然後向夏雷走來,準備搜夏雷的身。

「等等。」申屠天音忽然出聲說道:「夏先生是你們請來的客人,在沒有半點證據的情況下搜他的身,這不妥當。」

申屠天音一發話,那個準備搜身的安保人員跟著停下了腳步,並回頭看了許正義一眼。

許正義說道:「申屠小姐,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就任先生和許浪的反應來看,他們是被人下了迷幻性質的葯,夏雷和他們喝酒,他們出事了,夏雷卻沒事,難道這葯還是許浪或者任先生自己下的不成」

申屠天音的眉頭皺了起來。也倒是的,哪有自己給自己下藥的人

寧遠山說道:「申屠小姐,夏雷要是是清白的話,讓人搜一下也沒什麼吧。他要是清白的,我當面跟他道歉。」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定是夏雷自己在酒里動了手腳,很多圍觀的人指著夏雷竊竊私語。他們的眼神之中滿是鄙夷和厭惡,眼前的情景就像是在專屬於貴族的高雅聚會之中突然闖進來一個衣著襤褸的乞丐一樣。

見申屠天音沒吭聲,許正義跟著對那個停下來的安保人員說道:「去,搜一下他的身上。」

那個安保人員走到夏雷的身前,語氣很嚴厲,「對不起,我要搜一下你的身。」說完他就向夏雷伸過了手去。

夏雷一把擒住他的手,冷聲說道:「你憑什麼搜我的身」

「你一定是做賊心虛」寧遠山指著夏雷,語氣很嚴厲。

這時寧靜終於站了出來,她顯得很緊張,「二叔,夏雷不是那樣的人,他絕對不、不會在酒里下藥。」

寧遠山瞪了寧靜一眼,「這裡沒你什麼事,你胡說些什麼」

寧靜硬著頭皮說道:「夏雷本來不在這一桌,是任文強讓我去把夏雷請過來的。我請夏雷過來坐,任文強給夏雷倒酒,許浪給任文強倒酒,然後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被許浪侵犯的女賓也站了出來,她氣憤地道:「這位夏先生沒給任何人倒酒,他喝了三杯都是任文強給他倒的酒。剛才如果不是他出手,這畜生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她嘴裡的畜生顯然指的是許浪。

許正義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他盯著那個為夏雷說話的女賓,「這位女士,你說話最好客氣一點。」

「客氣」女賓指著還被兩個安保人員制服著的許浪,哭著說道:「他都幹了什麼你們眼睛瞎了嗎對這樣的人,我還要客氣嗎這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要告他」

「你」許正義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這事一鬧大,許浪的前程可就完蛋了。

夏雷說道:「要搜我的身可以,不過只搜我一個人的身不公平,許浪和任文強的身上也要搜一下。另外,這裡有監控,你們把監控調出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申屠天音說道:「我同意。」

申屠天音表態,許正義和寧遠山也沒話說了。很快便有人去調監控視頻,幾個安保人員也把神志不清的任文強和許浪帶到了夏雷的面前,讓三個當事人接受搜身。

「麻煩你配合一下。」一個安保人員對夏雷說道。

夏雷抬起了雙臂。

安保人員很快收完了夏雷的身上,夏雷兜里的東西都被掏了出來,手機、錢包什麼的,沒有可疑的東西。

「沒有。」安保人員結束了針對夏雷的搜身。

「你確定沒有」許正義並不滿意這個結果。

安保人員搖了搖頭,「沒有,我已經搜得很仔細了。」

許正義的臉色再次陰沉了下來,夏雷的身上沒有,那麼夏雷和任文強的身上就有可能有可疑的藥物了。他猶豫了,還要不要繼續搜下去

夏雷看著搜身的安保人員說道:「你站著幹什麼說好了都要搜的,你搜了我的身卻不搜他們兩個的身,什麼意思」

「我」搜身的安保人員又看了一眼許正義,等著他的指示。

許正義沒吭聲,他處在了

被許浪侵犯的女賓嚷道:「就是,你為什麼不搜他們兩個的身一定是做賊心虛」

圍觀的賓客頓時一片起鬨的聲音,「搜身啊要搜都搜」

「許廳長」申屠天音看著許正義,她的眼神裡面帶著質疑的意味。

許正義硬著頭皮說道:「搜他們兩個的身。」

負責搜身的安保人員跟著走到許浪的身前搜身。他很快就搜出了許浪身上的物品,手機、錢包,還有兩隻安全套。

「那小子的身後怎麼還帶著那種東西」有賓客說。

「聽說那小子是一個警察,級別還有點高,警察也隨身帶著那種東西,是準備隨時辦案嗎」有人調侃道。

「這樣的人真不知道是怎麼當上警察的,丟人埃」有人說。

這些議論聲讓許正義很尷尬。

搜身的安保人員結束了對許浪的搜身,他說道:「沒有。」

許正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再搜任文強的。」

搜身的安保人員跟著又去搜任文強的身。

寧遠山說道:「搜不搜結果都是一樣的,我相信任先生絕對不是那種人。」說話的時候他看了一眼寧靜,他肯定要幫任文強說話,因為東方重工能拿下萬象集團的合同任文強出力不少,而更重要的是任文強是寧家認定了的金龜婿,他這個當二叔的當然要為未來侄女婿說話。

可是,寧遠山剛剛把話說話,搜身的安保人員便從任文強的褲兜里搜出了一隻小巧的玻璃瓶,裡面還殘存著大約三分之一的褐色液體。瓶體上有印度文字,還有男女交纏的圖案。不用經過專業的化驗,有經驗的人一眼便可以看出那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任文強藏在身上的印度神油一露面,四周賓客頓時一片嘩然。

「那不是最近流行的超級印度神油嗎網上有介紹的,我看過,它的效果比迷.幻葯還厲害,無論是男女,只要喝一點就會發情,難以控制。」圍觀里有個男人說道。等有人循聲看去的時候,他卻又閉上了嘴巴,假裝不是他說的。

這時寧遠山突然指著夏雷說道:「夏雷,一定是你下了葯,然後再把藥瓶放在任先生的身上的,是不是」

夏雷心頭火起,怒道:「寧遠山你說話給我注意一點我對你客氣那是我還敬你是個長輩,可你別給臉不要臉你剛才誣陷我也就算了,可東西從任文強的身上搜出來,你就讓還顛倒黑白,你瞎眼了嗎」

「你、你」寧遠山指著夏雷的鼻子,氣得說不出話來。還從來沒人敢這樣跟他說話,夏雷是第一個,而且還是當著這許多的名流的面

許正義插嘴說道:「東西是從任文強的身上搜出來的,可是他不會蠢得給自己下藥,你卻沒事吧」

圍觀的人群又起了一片議論聲,嚶嚶嗡嗡,說什麼的都有。

確實,沒人會對自己下這種葯,而且是在這種場合里。

夏雷說道:「你們可以查瓶子是的指紋,那上面絕對沒有我的指紋。還有,不是有人去調監控視頻了嗎監控視頻在哪」

這時申屠天音的一個保鏢帶著一台筆記本電腦走了過來。

「大學姐,我把監控視頻拷貝過來了,你看看。」保鏢將筆記本喚醒,雙手捧著筆記本等著申屠天音查看。

申屠天音湊到了屏幕前,許正義和寧遠山也湊了過去。

視頻里,任文強和許浪交首耳語,兩人的視線看著夏雷的方向。然後任文強對寧靜說了一句話,寧靜便起身往夏雷的方向走去。任文強從兜里掏出一隻小瓶子,往一瓶紅酒里下藥

事情真相大白。

「這怎麼可能」寧遠山的一張老臉發紅了。

許正義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任文強自己下了葯,卻又和許浪喝了下了葯的酒,而夏雷卻沒有事

視頻繼續播放:寧靜將夏雷帶到了這一桌,任文強邀請夏雷入座,沒聊幾句之後夏雷掏手機想打電話,手機卻掉在了地上。夏雷撿起手機之後,任文強給夏雷倒酒,夏雷喝了酒然後要去拿酒瓶給任文強倒酒,任文強卻不給酒瓶,這個時候許浪主動給任文強倒了酒,然後又在他自己的就被之中倒了酒。三人說笑兩句,又一起舉杯相飲

視頻沒有聲音,但整個過程夏雷就連酒瓶都沒有碰一下,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是無辜的,反倒是任文強和許浪一開始便陰謀算計夏雷,事先就在酒里下了葯

「你」許正義盯著夏雷,怒容滿面,「你事先就知道你假裝撿手機,趁機把酒換了是不是」

夏雷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他笑著說道:「哎喲,不好意思,我想起來了。我撿手機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一瓶酒,幸好我手快,及時抓住了它,沒讓它摔碎。然後我將那瓶酒放好,沒想到我一定是放錯了位置了吧」

「你果然事先就知道」許正義怒道:「你為什麼不事先制止他們」

夏雷向許正義伸出了雙手,「對不起,許廳長,我錯了,我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一瓶酒而已,如果這樣做是犯法的話,你抓我吧。」

「你」許正義再次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接著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酒里下了葯,如果我知道,我就把他們下了葯的酒全部喝掉,我出醜事小,你侄子的前途更重要,是吧」他又移目到寧遠山的身上,說道:「還有你寧董,任文強是你眼中的未來侄女婿子,他又是萬象集團的高管,他的前途和面子也遠比我這個小人物重要,你老要是事先招呼一聲,哪怕是給個暗示也行,只要我知道他們給我下藥,我直接喝葯就是了,哪裡會鬧得現在這麼尷尬呢」

許正義和寧遠山都說不出話來了,兩人的臉色已經陰沉得像雨雲了。

「你們好好慶祝吧,這種場合看來不適合我,我也不屑跟給人下藥的癟三在一起參加什麼晚宴」說完,夏雷轉身就走。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的背影,嘴角悄然浮出了一絲笑意,宛如冰雪初融。

ps:感謝拔劍兄的打賞,你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