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08章京都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8章京都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來接夏雷的人名叫柯傑,二十七八的年齡,濃眉大眼,身材魁偉,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個職業戰士或者特種兵什麼的,不是一般人。

柯傑開了一輛紅旗轎車,直接將夏雷送到了機場,隨後他又陪同夏雷直接登上最近一班飛往京都的航班,直飛京都。

整個過程柯傑和夏雷只說了三句話。

第一句話:我是龍冰派來的。

第二句話:我叫柯傑。

第三句話:我們走。

龍冰給人一種不近人情宛如萬年冰山一般的感覺,就連她的手下也都寡言少語,惜字如金。

飛機起飛之後,夏雷的心也漸漸安定了下來。之前他並不願意去京都,可他又覺得趁這個機會去京都大學看看妹妹夏雪也好,反正機票不給錢,就當是免費旅遊了。

「柯先生,那個」夏雷試探地道:「你會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

柯傑看了夏雷一眼,「我還沒接到指示,我想龍首長會在機場來接你。」

「龍首長」這還是夏雷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稱呼龍冰的職位,他頓時被嚇了一跳,「她是什麼首長」

柯傑閉上了嘴巴。

夏雷故意討好地道:「和我聊聊吧,你和我說人話我都不會告訴她。」

柯傑說道:「龍首長叮囑過,她說你一定會問她是幹什麼的,她說那個時候我就閉上嘴巴。我現在執行她的命令,請你不要再問了。」

夏雷討了個沒趣,也閉上了嘴巴,他的心裡卻暗暗地道:「能被稱作首長的,職位肯定不低,更何況她還讓江如意當上了局長。可是,她究竟是一個什麼性質的首長呢」

這個問題其實不難猜到答案,因為在軍隊中職務達到一定級別的時候,普通的戰士就會稱之為首長。以龍冰的年齡,她不可能在政界獲得多高的職位,那麼就只能是在軍界了。她的性格,她的作風其實也是一個例證她是一個職業軍人

「難道她是一個將軍比如少將什麼的」想到這裡,夏雷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就算猜到了她的身份也沒什麼用,我又何必浪費我的腦細胞還不如想想產品的事情。」

雷馬製造公司生產什麼產品,這個問題夏雷已經想了不止上百遍了,他也想過了很多點子。比如生產健身器材,可這些產品沒有體育局的關係很難賣出去;比如生產螺絲螺帽什麼的五金零件,可如果不使用劣質材料的話根本就沒法和別人競爭,而且這塊市場一直都處在飽和狀態;比如生產醫療器械,可這樣的產品要是不給醫院回扣的話也很難賣出去

無論是什麼點子都不成。

夏雷的視線移落到了機艙里的閉路電視上,那上面正播放著一個廣告。

青山環繞的湖泊,飛翔的水鳥,還有在湖面上腳踏衝浪板乘風破浪的人。畫面上還有一段廣告詞:可文自動衝浪板帶給你美好人生,北方集團為你奉獻。

夏雷頓時愣住了,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柳瑩的專利。古可文搶走了柳瑩的專利,而屏幕上的北方集團正是古家的集團公司,市值僅次於申屠家族的萬象集團,也是一個龐然大物。

如果沒有古可文的野蠻搶奪,柳瑩不會去澳洲,他也會擁有悅動體育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分享這個新奇產品帶來的利潤。而現在,古可文卻用強盜的方式搶走了這一切。

電視機里自動衝浪板的廣告播完又開始播放下一個廣告,夏雷的腦海里卻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當初看過的自動衝浪板的專利設計,那一張張圖紙清晰無遺地從他的左眼輸入大腦,他能回憶起任何一個細節,哪怕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例外

事實上,以雷馬製造公司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生產這種自動衝浪板,可這樣做卻違反了專利法。一旦被北方集團起訴,僅僅是罰款就能讓剛剛「發芽」的雷馬製造公司夭折。所以,即便是這種自動衝浪板能帶來豐厚的利潤,夏雷也不敢貿然去生產。

傍晚時分飛機降落在了京都國際機常夏雷跟著柯傑走出接機大廳,在路邊等了幾分鐘,一輛沒有牌照的軍用越野車便停在了面前。坐在駕駛室里的正是龍冰,即便是看見了夏雷,她的臉上也沒有任何錶情。

柯傑向龍冰立正,但沒有敬禮。

龍冰說道:「你回去海珠市吧,這裡沒你的事了。」

「是。」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字,柯傑轉身就往機場大廳走去。

夏雷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座上,他說道:「其實,你完全可以讓柯傑把資料給你帶過來,為什麼非要我跑一趟呢」

龍冰看了夏雷一眼,「兩個原因。第一個,有人想見你。第二個,我有事要你幫忙。」

夏雷愣了一下,「這麼說我的事居然不是最重要的」

龍冰淡淡地道:「還不清楚,你把資料給我,我拿去請專家分析一下才能告訴你結果。還有,我已經讓人監視池靜秋了,有任何情況我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這還差不多。」夏雷問道:「誰想見我你又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龍冰卻說道:「現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先去我家吧。」

「去你家」夏雷沒想到是這樣的安排。

龍冰打燃火開走就走,這個問題她顯然是不打算回答了。

車窗外高樓林立,馬路上的車輛也穿梭不停。京都的繁華遠在海珠市之上,第一次來的夏雷有點新奇的感覺。可城市的景色不外就是高樓大廈,沒幾分鐘他便覺得沒意思了。閑得無聊的他掏出了手機準備給夏雪打一個電話,不過轉眼想到夏雪有可能在上課,打電話給她的話有可能會打擾到她上課,於是他給她發了一條簡訊:小雪,我開京都了,我會暫住龍冰的家裡。你什麼時候方便給我回個電話,帶哥逛逛京城。

既然來京都了,肯定是要和妹妹聚一下的。

「你在給夏雪發簡訊嗎」龍冰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夏雷說道:「嗯,我想見見她。」

「你第一次來京都,有什麼感覺」

「嗯,路很堵,空氣很差。」夏雷說。

「哈哈」龍冰忽然笑了。

「你笑什麼」

「沒什麼。」龍冰又閉上了嘴巴,笑容也收起來了。

夏雷看著她,「其實你笑的樣子挺好看的,為什麼總是板著一張臉呢」

龍冰也看了夏雷一眼,「昨天有個人跟我說了同樣的話。」

「呃」夏雷笑了,「誰這樣說你」

「好像是一家外企的高管吧,很年輕,很帥氣,學歷高得嚇人。」龍冰說。

「呵呵。」夏雷笑出了聲音,「人家這樣說你肯定是跡你是什麼反應」

龍冰又看了夏雷一眼,「說這樣的話就表示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意思」

夏雷這才意識到他把他自己也算計了,他尷尬地笑了一下,「那個,我肯定是算數,我們是好朋友,我這樣說你是為了你好。」

龍冰移開了視線,淡淡地道:「你真想知道我的反應」

「當然,你是什麼反應」

龍冰說道:「我給了他一拳,然後他在地上蹲了五分鐘。」

夏雷,「」

她的性感,她的漂亮是毋庸置疑的,可這樣下去她能嫁出去嗎夏雷為此深感擔憂。

簡訊鈴聲突然響了。

夏雪回了簡訊:哥,我好想你。我知道龍姐的家在什麼地方,我去過,明天就是周末,我來找你,我帶你去逛京城。

夏雷跟著給發了新的簡訊:好的,明天見。

半個小時後龍冰駕駛著沒有拍照的越野軍車駛進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區。小區裡面沒有高聳入雲的電梯公寓,也沒有高過五層的公寓樓,全是一幢幢獨戶式別墅。這些別墅也不是現在修建的,有些老舊,看上去像是四五十年代修建的。每家每戶的門前都有一個小花園,也都栽種了很多花卉植物,看上去很雅緻。這個小區就像是一個小小的村寨,有著與城市截然不同的寧靜。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這樣的小區,這樣的房子,在京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恐怕就是有錢也買不到吧」

順著一條林蔭掩蓋的小路往前走,沿路碰到了好幾個老頭老太太,他們都跟龍冰打招呼,也都悄悄打量夏雷,那眼神很是奇怪。

來到一幢標號為17的別墅前,龍冰說道:「到了,這裡就是我的家。」

這幢樓兩層高,青瓦紅磚,門前的小花園裡栽種著很多玫瑰花,紅色的、粉色的、白色的還有紫色的,別有一番花團錦簇的味道。

「你一定很喜歡玫瑰。」夏雷笑著說道:「真看不出來你其實是一個挺浪漫的女人。」

龍冰盯了夏雷一眼,「這是我媽栽的。」

「你媽伯母也住這裡」夏雷的感覺頓時怪怪的了,如果早知道是這種情況,他說什麼都不來龍冰的家。沒有別的原因,第一次見面就借住人家的家裡,這總歸是不好的行為。

龍冰沉默了一下,神色有些黯然,「她和我爸在對越反擊戰的時候戰死了。」

「對不起。」夏雷雪局促不安,「我不知道」

「沒關係,跟我進來吧。」龍冰往門口走去。

夏雷也跟著往門口走去。

這時隔壁一個老頭提著鳥籠走了出來,看見龍冰領著夏雷,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操著京腔說道:「姑娘,這位是你男朋友吧第一次見啊,待會兒來我家吃晚飯,我給你們做好吃的。」

龍冰看了老頭一眼,「陳叔,他是我同事,不是男朋友。」

夏雷也尷尬地沖老頭點頭微笑,算是打個招呼。卻沒等他說一句什麼,龍冰便一把將他拽進了門。

姓陳的老頭摸了摸沒有頭髮的頭頂,嘿嘿一笑,「我還是第一次見她帶男人回家呢,同事鬼才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