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11章怒不可抑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1章怒不可抑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龍冰去處理資料的事情,夏雷則如願以償地跟著夏雪逛起了京都。兄妹倆先逛了長城,下午又去了故宮。

「哥,那就是皇帝的寶座,氣派吧」乾清宮裡,夏雪指著皇帝的龍椅說道。

夏雷看著龍椅,笑著說道:「不過就是一把木頭椅子,沒沙發舒服。」

「那可是象徵著帝王的權利啊,明清六百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坐上這把椅子而丟了腦袋,血流成河。」夏雪一副要給夏雷上歷史課的樣子。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夏雷忽然想起了他修復過的那隻羅盤。

那隻羅盤是永樂年間的古物,恰好與這故宮是一個時代的產物。

「這故宮是明朝皇帝朱棣修建的,那隻羅盤上也刻著永樂大帝的字樣。以當時的技術和生產力,要完成那樣一隻神奇的羅盤非得是帝王之家不可。假設那隻羅盤是朱棣本人授意製造的,他要用那隻羅盤幹什麼呢」關於羅盤的往事浮上心頭,夏雷的心裡浮想聯翩。

「哥,我去一下洗手間,你在這裡等我好嗎」夏雪說。

「嗯,去吧。」夏雷點了一下頭,目送夏雪離開。他的腦海里還在想著羅盤的事情,不過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龍冰將修復好的羅盤拿走之後,他再沒有看見過,也沒有任何人與他談與那隻羅盤有關的事情。

那隻羅盤究竟蘊藏著什麼秘密,恐怕朱棣本人最清楚吧想來想去都無解,夏雷的心裡這樣打了一個總結,嘴角也浮出了一絲挪揄的笑意。

叮鈴鈴,叮鈴鈴

手機鈴聲忽然響了,電話是池靜秋打來的。

夏雷走出乾清宮接了電話,「靜秋,什麼事」

「那件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池靜秋開門見山地道:「我的客戶已經沒耐心了,你究竟是覺得錢少還是怎麼回事」

看見來電顯示的號碼夏雷便猜到她要說什麼了,他的心中也早就給她準備好了答案,「你的客戶很著急嗎真不好意思,我這段時間有很多事情要忙,你知道的,公司剛運作,超市也才開張要不,你讓他找別人吧。」

「夏雷」池靜秋生氣了,「要是別人能加工,我還會找到你嗎」

夏雷笑了,「那他為什麼會失去耐心讓他再等等,等我忙完了手邊的事情再說。」

「你」池靜秋又軟了,聲音也變得嗲聲嗲氣的了,「雷子哥,我的親親雷子哥,你就看在我們多年老同學的面子上幫我這一回吧。」

「我當然要幫你,我有說不幫你嗎我要是不幫你的話,我早就拒絕了。」夏雷說。

「那你說吧,你要怎麼樣才能幫我做」

「其實」

沒等夏雷說出借口,池靜秋便打斷了夏雷的話,「你是想讓我陪你睡覺嗎沒問題,我今晚就來你家,我洗得乾乾淨淨的等你上,我把你伺候得像神仙一樣,你看好不好」

也只有池靜秋這樣的女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而且,她說的不是假話,只要夏雷點一下頭,她還真就會那麼做,洗得乾乾淨淨,變著花樣的把夏雷伺候得像神仙一樣。然而,夏雷卻不敢點這樣的頭。

「雷子哥,好不好嘛只要你點個頭,我什麼都依你的,你想怎麼玩都行,好不好」池靜秋的聲音是娃娃顫音,能把聽的人骨頭顫酥。

「我們還是不開這種玩笑吧,我現在在京都,等我回來再說吧。」夏雷已經有點受不了她的挑逗了。

「你在京都你在京都幹什麼」池靜秋的聲音一下子就正常了。

夏雷說道:「是這樣的,我去神州工業集團辦點事,他們也有新的訂單交給我。」

「原來是這樣好吧,等你回來我們再談。我先跟你說,我比神州工業集團先下訂單,你得先給我完成。」池靜秋說。

夏雷笑著說道:「好吧好吧,一定先給你完成。好了,就這樣,回頭聯繫,再見。」

不等池靜秋再說什麼,夏雷便掛斷了電話。

雖然掛斷了電話,但池靜秋的聲音卻在夏雷的腦海里揮之不去。他靜靜地回想了剛才通話的過程,心中也起了一絲疑惑,「池靜秋的反應很正常,難道她不怕我查出那批零件是做什麼用的抑或則,這件事本身就是正常的交易,是我疑心太重了還有,古可文又在這件事里扮演著什麼角色呢」

一連串的問題,答案卻藏在很深的地方,難以找到。

「哥。」夏雪的聲音將夏雷的思緒喚了回來。

夏雷抬頭看著夏雷,突然愣住了。

夏雪的臉頰上有一隻紅紅的巴掌印,她的眼角也又隱隱的淚痕。

「哥,我們回去吧,這地方也沒什麼好看的。」夏雪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只是催促著他離開。

夏雷低沉地道:「你臉上怎麼會有巴掌印誰打的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沒、沒沒事。」夏雪緊張地道:「哥,你別問了,我們走吧。」

夏雷強忍著心頭的火氣,「說,沒事,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剛才嗚嗚」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屈辱的時刻,夏雪的眼淚一下子就滾落了下來,要說的話也泣不成聲了。

就在這時,三個十八.九歲的女生,四個二十左右的小青年往這邊走來。其中一個女孩忽然指著夏雪說道:「她在那,那小賤人在那」

夏雷循聲看去。那三個女生衣著暴露,年紀小小便畫著濃妝,一看就是小太妹。那四個小青年也穿得花里胡哨,每個人的身上都有紋身和耳釘。這群小青年的穿著打扮,氣質形象沒有一個是正常的。看見這群小青年,他彷彿猜到了什麼,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夏雪害怕地拉著夏雷的手,著急地道:「哥,我們、我們走吧。」

夏雷沒動,「走走哪去就是他們打你的吧」

「哥,我們走吧,求求你了」夏雪又要哭了。

夏雷還是沒走,夏雪越是委屈害怕,他心頭的怒火就燒得越厲害。

七個小青年小跑過來,眨眼就把夏雷和夏雪圍住了。

一個化著煙熏妝的女生指著夏雪罵道:「媽的,小賤人,剛才你說什麼來著沒素質姐今天就是要想問個明白,什麼是素質」

夏雪躲到了夏雷的身後,害怕得發抖。

夏雷出聲說道:「怎麼回事你罵誰小賤人你嘴巴放乾淨點。」

化著煙熏妝的女生似乎沒料到夏雷還敢還嘴,她怒極反笑,「呵原來是跑來找幫手了,怎麼辦我好怕氨

「哈哈哈」四個小青年笑了。

「嘻嘻嘻」另外兩個小太妹也笑了。

這笑聲里充滿了嘲諷和輕蔑的意味,夏雷的眼神也變得陰冷了起來。

化著煙熏妝的女生忽然又指著躲在夏雷身後的夏雪,惡狠狠地道:「媽的,姐把衛生巾丟地上關你屁事你居然敢說我沒素質,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拍個視頻傳網上去我就」

她的聲音突然中止了,因為夏雷的巴掌已經抽在了她的臉上。夏雷盛怒之下一巴掌湊過去,她的腦袋頓時被抽了一個九十度變向。一顆大牙也從嘴裡飛出去,扎在了一個小青年的臉上。

這一巴掌把這群小青年抽懵了,因為他們沒人想到這個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會突然出手,而且還是如此的狠手

被抽了一巴掌的化著煙熏妝的女生愣了一下,忽然撒潑般吼道:「你們還站著幹什麼打他啊誰把他打趴下,我今晚就陪誰睡」

四個小青年互視了一眼,一涌而上。

夏雷一腳就將正面撲來的一個小青年踹倒在地,然後回手一肘撞在了從身後撲來的小青年的臉上,那傢伙抱著腦袋就倒在了地上。不等剩下兩個回過神來,夏雷一扯身,一記側身長腿又踹倒了一個。剩下一個撒腿就跑。

四個人眨眼就被撂倒了三個,一個逃走。三個女生頓時被嚇傻了。她們想跑,夏雷卻搶步過來,擋在了她們的面前。他一揮手,三個女生就嚇得一聲尖叫蹲在了地上。

這時一大群遊客也圍了上來,對著夏雷和那三個女生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夏雷卻還在氣頭上,他厲聲問道:「誰打我妹妹」

兩外兩個女生看了那個化著煙熏妝的女生一眼,她們雖然沒有說話,但她們的眼神卻已經給出了答案,就是這個化著煙熏妝的女生打了夏雪。

「是你」夏雷看著那個化著煙熏妝的女生。

化著煙熏妝的女生撒潑地道:「是我又怎麼樣你敢打我,我回頭告訴我大哥,我大哥會帶著他的兄弟來找你算賬的你等著」

夏雷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一腳就踹在了化著煙熏妝的女生的胸膛上,化著煙熏妝的女生一聲慘叫,在地上翻了好幾個滾,然後昏死了過去。

「人家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幹嘛那麼重的手」圍觀的人群里有人說道。

「是啊,就算人家有什麼不對,教訓兩句就算了嘛,這樣也太狠了一點吧」有人說。

「這一腳下去,人家恐怕得在醫院躺好久。」有人說。

「打得好,這樣的小太妹太囂張了,年紀輕輕就混社會,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麼教育的。」也有人說打得好的。

「就是,這樣的年齡該去學校讀書,跑去混社會,.,做那些壞人的情人,她們對得起她們父母的養育之恩嗎」這也是說好的。

這些議論聲落在夏雷的耳朵里,他的情緒也慢慢地冷靜了下來。其實,如果不是妹妹夏雪被打,換做是別的事情,他肯定不會下這麼重的手。要知道妹妹夏雪根本就是他的命.根子,夏雪從小就是他家的寶貝,他的父母都捨不得打罵一句,他就連重話都沒說過夏雪一句,而夏雪從小到大都很乖,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打夏雪,簡直比割他的肉還讓他難受

「警察來了。」有人忽然說道。

夏雷跟著對夏雪說道:「你快回學校。」

「可是,哥」夏雪不願意這個時候獨自離開。

夏雷瞪了她一眼,「你還是學生,安心讀你的書,哥不會有麻煩的,快走」

「哥」

夏雪還要說什麼,夏雷卻一把將她推到了圍觀的人群里。

夏雪流著眼淚離開了。

兩個警察排開人群,走到了夏雷的跟前。

兩個蹲在地上的女生突然指著夏雷說道:「就是他,他把我姐妹打傷了。」

一個警察說道:「傷者送醫院,你們都跟我去警察局。」

另一個警察掏出了手銬,看著夏雷,不客氣地道:「手伸出來。」

夏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把手伸了出去。

一幅銀亮的手銬落在了夏雷的手腕上。

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意,他看著夏雷被兩個警察帶走,待到走遠之後,他從褲兜里掏出了一隻手機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