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14章我的褲子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4章我的褲子破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木劍鋒走了,夏雪也回學校了。龍冰系著圍裙收拾餐桌上的空盤空碟,夏雷琢磨著木劍鋒臨走前說的一番話。

木劍鋒的意思是讓他去德國考察。

德國的製造業不比美國弱,有些領域甚至超越了美國。去德國考察最先進的超精密機床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比去美國幹這種事情要安全得多。德國對華國並沒有那麼強的戒備之心,兩者之間也不存在意識形態上的敵對關係。網上時不時報道美國抓了什麼竊取美國機密的華國商人什麼的,但德國卻鮮有這樣的事例發生。所以,德國是最好的選擇。

龍冰收拾好了餐具走了過來,坐在了夏雷的對面,她看著夏雷,「就要去德國了,你對德國了解多少」

夏雷想了一下,「嗯,德國的工業很發達,德國在歐盟之中有著很高的地位,還有德國的啤酒很出名哦,對了,還有拜仁慕尼黑足球俱樂部。」

「你喜歡足球」

夏雷搖了搖頭,「談不上喜歡,只是它出名了,所以知道。關於德國,我就了解這些。」

「沒關係,你會說德語,這就夠了。」龍冰說道:「這次行動我負責你的安全問題,但我不懂德語,在那邊你得照顧一下我。」

在與木劍鋒談話的時候夏雷便知道龍冰這次也要去德國,他也很喜歡這種安排,他笑著說道:「沒問題,我不會把男衛生間翻譯成女衛生間。」

他開了一個玩笑,龍冰的臉上卻沒有半點笑的意思,她說道:「那你什麼時候動身」

夏雷說道:「說是給我兩天的時間準備,不過有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我想也不急於這兩天吧我想把要處理的事情處理完,這樣去了也沒有後顧之憂。」說到這裡,他忽然想起了這次來京都的目的,跟著又說道:「對了,你查到池靜秋讓我加工的零件是什麼性質的零件嗎」

「不知道。」

「不知道」夏雷訝然地看著龍冰。

龍冰說道:「我問過好幾個不同領域的專家教授,可都說不出那些零件的用途。這樣的情況,我無法幫你做什麼。你打算怎麼做」

夏雷想了一下才說道:「這件事很蹊蹺,沒準一不小心就掉進什麼人的陷阱里去了,我不做這單生意,大不了少賺一點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這樣想是對的。那就這樣吧,早點休息。明天我陪你去海珠市,等你處理完你手邊的事情我們就動身去德國。」龍冰說道。

「嗯,我回房間了。」夏雷起身上了二樓。

龍冰的嘴角浮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

回到房間,夏雷的心裡還在想著池靜秋與她的訂單的事情。他以為龍冰能幫他弄清楚那些零件的用途,卻沒想到就連神通廣大的龍冰也查不出那些零件是什麼用途。這讓他感到很意外。

「不是軍事用途,那就不存在陷害,可池靜秋為什麼會去見古可文呢如果那批零件是古可文的,她會好心給我訂單不可能」夏雷的心裡充滿了困惑。

屋外又響起了音樂聲,與昨天的情況一樣,還是節奏感很強的運動音樂。

音樂聲換起了夏雷的一些回憶,他的腦海里也不禁浮現出了穿著運動比基尼的龍冰的樣子,那汗水打濕的肌膚,還有彈力棉所包裹的成熟誘人的形狀

這些回憶讓他無法靜心思考問題了,他下了床,開門走了出去,心裡也暗暗地道:「難道她又想像昨天那樣給我上一課我上了一次當,我還是上第二次當嗎」

走出房間,夏雷一眼便看見了在動感自行車上鍛煉的龍冰。

還真是與昨晚的情況一樣,她的身上僅有一套.緊貼肌膚的運動比基尼。劇烈的運動讓她出了比昨晚還要,她的身上濕漉漉的,雪白的脖頸上掛著汗珠,雪白的胸口上也掛著汗珠,還有小腹和大腿上也被汗水打濕了,她看上去就像是剛剛蒸完桑拿出來一樣。

她的雙手撐在車把上,上身前伏,臀部高高翹起,一雙長腿用力踩踏著腳踏。在座套之間,被彈力棉包裹出來的形狀還是那麼清晰明顯,成熟撩人。更讓夏雷想流鼻血的是,那成熟的形狀與座套時不時觸碰一下,帶來輕微的擠壓,輕微的變形,每一點變化都帶著強烈的刺激性,那種刺激的感覺對於夏雷來說就像是三天沒喝水一樣,渴得要命。

不過這一次夏雷也學乖了,他不動聲色地觀察了龍冰身邊的情況,沒有毛巾,也沒有藏在毛巾裡面的槍。

「難道不是上課」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視線也移到了龍冰的胸上,劇烈的運動下,它們晃動得很厲害。她的領口下是一片白花花的美景,他的眼睛也花花的。

就在這時,龍冰突然探手從車座下抽出了一把小巧的手槍,一抖手邊沖夏雷瞄準過來。

瞄準的動作僅僅需要三分之一秒的時間,但就是這麼一點眨眼即逝的時間裡,夏雷卻因為早有防範,猛地趴在了地上。

砰一聲槍響,一顆橡皮子彈幾乎擦著夏雷的頭皮飛了過去。

一槍落空,龍冰跟著調整槍口的方向。

夏雷一個翻滾,及時躲進了他的房間里。

砰又一顆橡皮子彈擦著他的肩頭擊中了地面,彈到別處去了。

那隻手槍很小,只裝著兩顆橡皮子彈。兩槍都落空之後,龍冰的臉蛋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她從動感車上下來,然後向那道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不錯,警惕性和反應都及格了。」

夏雷小心翼翼地從門口探出了頭來,苦笑地道:「咱們能不能不這樣」

龍冰在門口停了下來,「什麼時候我暗算不到你了,我們的訓練就結束。」

「我只是一個顧問而已,沒必要把我訓練成一個特工或者間諜吧」

「德國雖然比美國安全一些,但未知的變數也是存在的,我們要做的事情一旦被發現,我和你都會非常危險,如果你還想平安回來的話,你就最好學會這些。」

夏雷笑了笑,「好吧,你想教我什麼,我都學。」

「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可以用二樓的浴室,我用一樓的浴室。晚安。」龍冰轉身往樓下走去。

「晚安。」夏雷的視線移落到她的翹臀上,腦子裡多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想象。

半響后夏雷換了睡衣與拖鞋進了二樓的浴室準備洗個澡之後睡覺。他擰開蓮蓬頭,脫掉了睡衣。卻就在他準備脫掉身上僅有的一條三角褲的時候他忽然又停住了,因為就在那一剎那間,他的左眼捕捉到了浴室門縫下面的一點光線的變化。那個變化非常微小,但他的左眼非常敏銳,能捕捉到極其細微的光線變化。

便是這一絲細微的光線變化讓他心生警惕,他的左眼微微一跳,遮擋視線的霧化玻璃門便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門外,龍冰正躡手躡腳地靠近,她的手中拿著一支裝著消音.器的手槍。她的一隻手正慢慢地伸向門把,而她的耳朵也對著浴室的方向,仔細辯聽裡面的聲音。

還來她還真是不死心啊

夏雷心中一動,跟著將掛在衣架上的睡衣掛到了蓮蓬頭上,然後拉上了塑料布簾。蓮蓬頭的水沖刷到睡衣之上,發出異樣的聲音。塑料布料微微透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人在裡面沐浴一樣。

做好了偽裝,夏雷躡手躡腳地躲到了門后。

他剛剛躲好,龍冰便一把推開浴室的門,一抬手,手中的裝著消音.器的手槍便對準浴室的塑料布帘子一口氣開了三槍。

三顆橡膠彈頭扎穿塑料布簾擊中了掛在蓮蓬頭下的睡衣。

夏雷突然躥出來,一把抱住龍冰的腰將她撲倒在了地上。龍冰這次發現她上了當,她慌忙舉槍,但夏雷早就料到了她的這一步動作,沒等她把槍抬起來,他就抓住了她的手腕,並整個人壓在了她的身上。

倒在浴室地磚上的男人和女人,一個身上只有一條三角褲,一個身上只有一套運動比基尼,兩人的幾乎大面積地接觸在一起,就連最敏感的部位也僅有那麼一點薄薄的布料阻隔,形同虛設。

被夏雷壓在身下的龍冰突然抬腿,用膝蓋撞向了夏雷的腰肋。夏雷也抬腿,用大腿壓著她的大腿,化解了她的攻擊動作。不過化解倒是化解了,他的那什麼也抵在了她的那什麼之上,那一剎那間兩人都好像觸電了一下,莫名其妙地靜止了下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夏雷身上的那種變化,龍冰的臉頰一下子就紅了,她奮力想將那條被夏雷壓著的腿抽出來,擺脫他的摔跤手式的禁錮,可她這一動非但沒有擺脫夏雷,反而造成了不恰當的觸碰與擠壓不到十秒鐘,她就無語地發現夏雷的臉紅紅的,呼吸也咻咻的了,而他的那種反應也明顯到了極致。

掙扎與對抗帶來這樣的效果,龍冰簡直想撞牆了,她乾脆不動了,「行了,今天的課結束了,你起來吧。」

夏雷卻沒動,「你剛才也說今天的課結束了,可你卻趁著我洗澡的時候偷襲我。我不相信你。」

「一個殺手往往會挑在你不方便的時候對你下手。」

「那我就更不能放了你,除非你把槍放下,還要向我投降。」

「我的褲子破了。」

「氨夏雷慌忙起身去看那是什麼情況。

砰砰砰

子彈,慘叫

運動比基尼短褲卻是好的,只是被汗水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