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15章大師級按摩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5章大師級按摩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神州工業集團果然下了新的普通的訂單,工人們也渡過了適應期,可以正常地生產了。夏雷卻很清楚,這筆數量可觀的新訂單其實與他和木劍鋒的賭約沒什麼關係,木劍鋒之所以將能在京都本地就完成加工的訂單交給雷馬製造公司來做,其實是看在他即將動身的德國之行上。

「你要去德國」辦公室里,聽到夏雷即將動身去德國考察的時候,梁思瑤顯得很驚訝。

夏雷說道:「你知道的,當初為了拿下這塊地,我曾經答應過神州工業集團要出國去考察,然後回來升級機床。」

「這事我知道,我支持你去。畢竟現在我們公司就只有你能加工那種超精密的零件,但你只有一個人,訂單多了累死你也完成不了。如果你能將我們的機床升級到與歐美國家同等的水平,我們的普通工人也能加工出來,這樣的話我們將得到獨一無二的市場競爭力。」梁思瑤的想法與夏雷其實是一樣的。

夏雷笑了笑,「還是師姐貼心,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公司就交給你打理了。」

梁思瑤翹起了小嘴,「沒見過你這樣的老總,三天兩頭不在公司,我又不是你的管家婆,我怎麼能經常幫你打理公司呢別人會說閑話的。」

「那個」夏雷很清楚管家婆的意思,他有些尷尬地道:「你是我師姐嘛,我們是一家人,這有什麼閑話好說誰要是說你閑話,我讓他走人。」

梁思瑤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算了,算我上輩子欠你的,你安心去吧,公司這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替你打理的。」

「謝謝師姐,師姐真好。」夏雷說著好聽的話。

「我才不吃你這一套呢,今天下班之後跟我回家,我爸成天念叨你,他嘴上沒說,但我知道他想見你。你跟我回去,給他做幾個好菜,陪他喝兩杯。」梁思瑤說。

「嗯,下班我們就回去,我好好陪陪他老人家。」夏雷其實也挺想梁正春的。

「他呀,他把你當兒子看,我都有些吃醋了呢。」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那神態嬌媚得很。

夏雷的心中微微一盪,這樣的話從別的角度去理解會有不同的意思。

「那個」梁思瑤也有些尷尬了,「關於產品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夏雷的注意力被轉移開了,他說道:「還沒有具體的想法,這次去德國我會仔細想想的,或許能在那邊找到一個好點子。」

梁思瑤伸了一個懶腰,移步到了沙發上,嘟囔地道:「哎喲,你不在的這幾天什麼事情都要我處理,累死我了,這脖子酸死了」

夏雷也懂竅,跟著就走到沙發後面,「師姐,我給你按摩一下。」

「好埃」梁思瑤開心地笑了,她往後挪了挪,準備享受夏雷的按摩。這幾天她確實累壞了。

夏雷擒住她的雪頸輕輕地為她按摩起來。他的力道很輕,生怕揉壞了她的嫩膚似的。

梁思瑤微微皺起了眉頭,「使點勁,你怕把我揉壞了還是怎麼的」

夏雷的心中一動,暗暗地道:「按摩講究一個學位和經脈刺激,如果掌握了穴位和經脈的位置,輕輕的按摩大概也能讓她很舒服吧」

這個念頭一動,夏雷的左眼隨即進入了另一種模式。他盯著她的雪頸,她的皮膚和皮下脂肪一地在他的視野之中消失,很快就看到了血管和神經,還有經絡線上的特殊交叉部位,也就是穴位。

看見她的穴位,還有神經末梢,夏雷的十指便轉移了過去,輕緩有致地按摩她的穴位和神經末梢。這一改變頓時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這是怎麼回事感覺好舒服,你什麼時候學過按摩嗎」梁思瑤的感覺明顯舒服了很多,她微閉著眼睛很享受的樣子,臉頰和脖子上也悄悄浮出了那種因為舒服和興奮才會出現的紅痕。

神經末梢和穴位都是很敏感的區域,夏雷用手指去刺激它們,她當然會很舒服,而且這種舒服里還包含著讓女人羞澀的舒服,所以她的脖頸和臉頰上才會出現那種紅痕。

「原來真的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回頭我去看一下穴位經脈圖,把它記住,然後再研究一下按摩或者針灸,以後她要是再讓我給她按摩的時候,我能讓她更舒服一些,沒準還能治療需要針灸治療的病人」夏雷的心裡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能親眼看見穴位和經脈的情況,就憑這一點,他要是專研按摩術與針灸術的話,他也輕易就能成為這兩方面的專家。再假以時日,經過一段時間的浸淫專研,成為這兩方面的大師也不是不可能

也許是這個想法作祟,夏雷的視線跟著移到她的一雙晶瑩的耳朵上,那個區域的神經網路再次進入他的左眼的視線。他將兩隻大拇指移了過去,按住她的耳朵後面的神經末梢最為豐富的區域,輕輕地按摩了起來。

梁思瑤的小嘴裡頓時飄出一串奇怪的聲音,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享受,她的耳垂也一下子紅了,越發顯得嬌嫩。沒等夏雷多按摩幾下,她便忍不住睜開了眼睛,羞澀而緊張地道:「你你想幹什麼氨

「給你按摩埃」夏雷一本正經的樣子。

梁思瑤羞惱地瞪了夏雷一眼,「那個地方不能按,太、太敏感了。」

夏雷笑著說道:「舒服嗎」

梁思瑤想起剛才的感覺,還有那羞於啟齒的身體反應,她羞惱地道:「舒服你個頭,不按了,你故意使壞,晚上回去我告訴我爸,說你欺負我。」

夏雷,「」

討好變成了欺負,這道理找誰說去

就在一個保安出現在了門口,他張開雙臂想要攔著誰的樣子,一邊說道:「不行,沒有預約你不能見我們夏總。」

「讓開」池靜秋突然出現,挺著胸部就往保安的手臂上撞。

保安似乎害怕碰到池靜秋的胸部,跟著就收了手。池靜秋趁機邁過保安的攔阻,走進了辦公室。

「夏總,她」保安想解釋。

夏雷說道:「沒事,你回你的崗位去吧。」

保安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池靜秋大步向夏雷和梁思瑤走去。她看到了面色紅潤的梁思瑤,眼神有些奇怪。

夏雷出聲說道:「靜秋,你沒收到我發給你的簡訊嗎那筆訂單我不打算接。」

池靜秋冷哼了一聲,「你有時間在你的辦公室里風流快活也沒時間接我的訂單你什麼意思」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梁思瑤也不是好惹的女人,她騰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說什麼呢你也算是一個體面的人,你卻表現得像個潑婦。你說話注意一點,不然我趕你出去」

池靜秋正要反唇相譏,可被梁思瑤那兇巴巴的眼神一瞪,她的嘴唇顫了顫,沒敢把罵人的話說出來。論美貌,她比不上樑思瑤,論氣質,她更輸了梁思瑤一大截。但最最重要的是,梁思瑤是個詠春高手,惹毛了梁思瑤,梁思瑤揍她一頓,夏雷會幫她忙嗎顯然不會。

夏雷說道:「靜秋,實在不好意思,我考慮再三我還是不打算接你的訂單,你找別人吧。耽擱你這麼久,實在是抱歉。」

「你知不知道這筆訂單值多少錢」池靜秋激動地道:「它值三百萬啊你已經窮得開超市來補貼你的公司了,你開個超市一年也就三四百萬的收入吧你完成這筆訂單也要不了你一個月的時間,你是怎麼想的」

夏雷淡淡地道:「我是缺錢,不過有些錢不能掙,我也不想掙。」

池靜秋咬著銀牙,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好吧,我的客戶說了,可以給你加到四百萬,而且我的提成由他支付。」

夏雷還是搖了搖頭,「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接,你找別人吧。」

「你混蛋」池靜秋破口罵道。

夏雷無所謂地聳了一下肩,「混蛋就混蛋,你走吧。」

「你的公司遲早會倒閉你會窮一輩子的,你這種人就應該窮一輩子」池靜秋的情緒有些失控,「難怪古可文說你只是一個走了狗屎運的暴發戶,你最終還是會回到工地上去搬磚的」

「你這個潑婦」梁思瑤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箭步上去,揮手就是一巴掌抽向了池靜秋的臉頰。

夏雷慌忙出手擋開了梁思瑤的巴掌,然後拉住梁思瑤,「算了,她是這個德行,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池靜秋哪裡還敢撒潑,跟著就往後退。

梁思瑤怒視著池靜秋,不過她沒有再出手了。

夏雷看著池靜秋,試探地道:「靜秋,你這筆訂單是古可文的吧你知道我和她的關係,這也是我不接你這筆訂單的原因。」

「你」池靜秋的眼神有些閃爍,「你胡說什麼」

夏雷說道:「我說你這筆訂單是古可文的吧」

「呵呵。」池靜秋冷笑了兩聲,「自作聰明,如果是古可文的訂單,我會傻到來找你我知道她和你是什麼關係。」

「那這筆訂單是誰的」

「你不是很聰明嗎你去猜吧,我以後不會再給你哪怕一顆螺絲的完,池靜秋轉身出了門口。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不是古可文的,那是誰的」

這事情還真是蹊蹺。

想了一下,夏雷掏出了手機,撥通了秦香的號碼,「喂,秦香嗎,池靜秋剛從我辦公室出去,她有可能會去見她的神秘客戶,你幫我盯一下。」

「沒問題,我在辦公室里實在是太無聊了,出去活動活動筋骨也好。」秦香的聲音,他很樂意幹這種事情。

「小心一點。」

「知道了。」秦香那邊掛了電話。

梁思瑤還在氣頭上,「剛才為什麼不讓我給她一耳光,她那張臭嘴就是欠抽。」

夏雷笑著說道:「算了算了,何必跟池靜秋那種女人一般見識你別生氣了,我再幫你按摩按摩,你好消消氣。」

梁思瑤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一絲笑容,「好啊,不過不可以按那個地方嗯,你實在要按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但不能按太多,一下下就好了。」

她顯然是嘗到了甜頭,很是回味,還想再體驗一下。

夏雷卻為難了,她這個意思,到底是按好呢,還是不按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