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18章妻子的剪刀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8章妻子的剪刀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天後,德國西部工業重鎮埃森市,一間租住的公寓房裡。

推開窗,一眼就能將埃森市繁華的街區。林立的高樓,川流不息的車輛和行人,其實城市的風景就是這樣,沒有什麼新意。唯一不同的是這裡的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還有這裡的人大都是身材高大,作風嚴謹的日耳曼人。

「喜歡這個地方嗎」身後傳來龍冰的聲音。

夏雷回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道:「談不上有多喜歡,這裡很乾凈,很嚴謹,但少了我們那邊的人情味。我是華人,對我們華人來說只有我們自己的地方才最適合我們。」

德國再好,那是德國人的德國,不是華人的德國。世界再大,也只有自己的家裡最舒服。這樣的感覺,遠離家鄉的人都會有。

「我和你一樣。」龍冰也淺淺地笑了一下,「我們再談談正事。我給你的資料你都背熟了嗎背給我聽聽。」

夏雷連想的時間都不需要,「我的名字叫梁虎,1991年12月3日生,家庭住址是蜀都市金牛區卓越小區51棟1單元1樓1號。我的德文名字是盧卡斯,我來德國的目的是打工,我想掙更多的錢改善我的生活。我的居留許可證編號05792787,居留年限是三年。我的勞工證編號811568798,我可以在德國務工,年限也是三年。我即將加入的公司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這家公司是豹2坦克的生產商之一,我的工作崗位是普通機械師助手。」

助手,這是一個客氣的說法,不客氣的說法就是給機械師打雜的。

龍冰點了點頭,「嗯,你記得很清楚。我還要提醒你一點,你的德語很流利,這是好事,但也是一個隱患,出色的人總是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與人交流的時候你最好少說話,盡量不要引起別人的注意。」

「嗯,我可以說慢一點,好像在回憶單詞一樣。」

「這樣就好。還有,你明天一早要進入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的製造工廠,你要去找一個叫克魯的人,他會給你安排工作。我現在把他的資料和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的錄像給你看一下,看過之後全部毀掉。你看看,我去聯繫一下我們的人。」龍冰給了夏雷一隻檔案袋,還有一隻手機專用的優盤。

夏雷點了點頭,龍冰離開之後他看了檔案袋裡的資料。

檔案袋裡有克魯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身材發福,頭。

夏雷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你一直都沒說我們是什麼關係,如果有人問我,我該怎麼回答」

龍冰看著夏雷,眼神有些奇怪,她沉默了一下才說道:「經上面研究決定,我是你的妻子。」

「氨夏雷很意外的樣子,「這麼大的事情現在才告訴我上面,上面的速度也太慢了吧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這需要什麼準備又不是真的。」龍冰白了夏雷一眼,「最初是讓我假扮你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但考慮到這樣不利於我的身份掩護,所以他們又開了一個會,讓我假扮你的妻子。我們剛結婚半年,我和你一起來美國尋求發展。我不需要工作,你養我。」

夏雷,「」

「其實,這樣做也是為了防備德國的移民管理局或者勞工管理局的突然調查。這只是為了更好的掩護我們的身份,一些細節方面我們必須要注意。」龍冰說道。

夏雷說道:「好吧,勞拉。」

勞拉是龍冰的德文名字,另外她還有一個偽造的華語名字,陳莉。

龍冰伸手挽住了夏雷的手,神態親昵,「盧卡斯,我們走吧。」

她突然就進入了作為「盧卡斯」妻子的角色,夏雷卻不怎麼適應,他微微僵了一下才慢慢放鬆下來。這種差距是沒法避免的,因為龍冰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工,而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兩人離開公寓樓,在附近的街道上閑逛和購物。龍冰全程都將妻子的角色演繹得淋漓盡致,她要麼挽住夏雷的手,要麼撒嬌讓夏雷給她買她喜歡的東西。給夏雷的感覺就像是她突然變了一個人,根本就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冰山般的龍冰,而是一個溫柔可愛的小女人。

兩人空著手出門,回來的時候卻是大包小包滿載而歸。

一進門,夏雷才放鬆下來,他說道:「我們沒必要這麼演吧我覺得沒人注意我們。」

龍冰卻搖了搖頭,神色嚴肅地道:「無論我們在什麼場合出現,都有人注意我們,只是有目的與沒有目的的區別而已。你能看出一個人的心裡藏著什麼目的嗎你不能,所以你也不能確定誰是偽裝的特工或者情報人員。在這裡,因為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們必須每一分鐘都進入我們各自的角色,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在某一個時刻里因為疏忽而被識破身份。」頓了一下,她又說道:「這算是我給你上的新的一課。」

確實,夏雷雖然擁有透視的能力,他能看到一個人的心臟,但卻看不到一個人的心裡藏著什麼秘密,藏著什麼動機。大街上那麼多人,誰又知道有沒有什麼特工或者情報人員隱藏在其中呢

「好吧,我記住了。」夏雷的視線不經意地落在了房間里的唯一一張雙人床上,他忽然想起了什麼,神色也有些緊張了起來,「那個你說的每一分鐘也包括睡覺的時間嗎」

龍冰微微地點了一下頭。

夏雷抬手指著那張雙人床,試探地道:「那晚上我們」

龍冰又點了一下頭,「一起睡。」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常他的腦海里已經忍不住開始勾畫他與龍冰睡在一張床上的情景了,那張感覺讓他更緊張了。

龍冰盯著夏雷,「如果你有什麼不軌的想法,要亂來的話,我會」她抬起了一隻手,然後又比了一個剪凳疲嚓了一下。

夏雷無語地看著她。

晚餐是地道的德國風味的晚餐,火腿、熏肉和酸湯以及一盤水果沙拉。對於夏雷來說,烹飪異國風味的菜肴已經簡單到看一眼菜譜和烹飪技巧就行了。在廚房的時候,無需他表現出什麼演技,他便已經是一個暖男型的好丈夫。

晚餐之後夏雷便窩在小小的客廳里的沙發上看電視,拖延上床的時間。可無論拖延,他始終都得上床。

倒是龍冰比他自然得多,她早在夏雷一個小時之前便上床休息了。夏雷進入室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房間里沒開燈,但這並不妨礙夏雷看清楚床上的情況。

龍冰的身上穿著很薄的睡衣,身上只蓋了一點夏季專用的薄被子,一雙長腿裸露在空氣之中。側躺的姿勢將她的身體曲線完好地展露了出來,纖腰翹臀,說不出的一種撩人的味道。

夏雷輕輕嘆了一口氣,也爬到了床上。他沒有穿睡衣的習慣,但這一次是特殊情況,他也穿了一套睡衣,是短袖襯衣加短褲的類型。

床上滿是龍冰身上的淡淡的馨香,這種女人身上的香味對夏雷而言不是享受,而是難受,這讓他感到緊張。躺下之後,他一動不敢動。

「你不要被子嗎」龍冰忽然翻了一個身,看著身邊的夏雷。

夏雷被她嚇了一跳,「你不是睡著了嗎」

「你很緊張。」

「我哪有緊張」

龍冰噗嗤一聲輕笑,「好吧,是我看錯了,你一點都不緊張,要被子嗎」

夏雷點了點頭。

龍冰將被子蓋在了夏雷的身上,兩個人的身體都在一個被窩裡了。然後兩人都不說話,睜著眼睛睡覺。

床是1米5的小床,兩個大人睡在上面略顯擁擠。夏雷的大腿靠著龍冰的大腿,胳膊個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接觸。這樣有些尷尬,兩人竟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側身睡覺的姿勢。可這一動,兩人的屁股悄無聲息地撞在了一起。

龍冰的翹臀軟軟的,富有彈性,還好像蘊藏著神秘的電流,夏雷一下子就觸電了,整個身體都為之僵了一下。

屁股碰在一起的時候兩人又都放平了身體,將側躺的姿勢變成了平躺的姿勢。

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看著天花板。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雷忽然覺得挨著龍冰的那隻胳膊有點發癢,他伸手去撓,卻不小心碰到了龍冰的那處非常柔軟的地方。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夏雷趕緊解釋。

龍冰將手從被窩裡伸了出來,在夏雷的面前比了一個剪凳疲無聲地嚓了一下。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