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19章刁蠻的女機械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9章刁蠻的女機械師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早夏雷便來到了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旗下的位於埃森市郊區的製造工廠,這個時候的時間7點40。德國人通常在早晨8點上班,他提前20分鐘也是想第一天上班有個好印象。

問了一下路,夏雷找到了人事部的辦公室。辦公室里沒有人,他便站在門口等著。這時陸續有衣著整潔的人進入辦公樓,進入不同的辦公室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大約7點56分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來到了人事部的辦公室門口,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夏雷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就是克魯。

「你好,克魯先生。」夏雷操著德語打了一個招呼。

克魯打量了夏雷一眼,試探地道:「盧卡斯」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的,我是盧卡斯,請多多關照。」

克魯說道:「進來吧,我得跟你談談工作方面的事情。」

夏雷跟著他進了辦公室。辦公室里的陳設很簡單,一個公共的辦公空間,幾張辦公桌,還有一台飲水機,僅此而已。

克魯坐到了他自己的辦公椅上,旋轉了半圈,看著夏雷,「你以前有過機械加工方面的工作經驗嗎」

夏雷本來聽得很清楚,但還是裝作聽得很比較吃力的樣子,停頓了好幾秒鐘才說道:「嗯,我有這方面的、這方面的工作經驗。克魯先生,這是我的簡歷,請你看看。」說完,他將早就準備好的簡歷雙手捧著遞到了克魯的手中。

克魯卻看到沒看一眼,「不用看了,你也就乾乾給機械師打雜的工作,熟悉基本的操作就夠了。不過,我要把你安排給哪個機械師呢真是頭疼」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藍色工裝的女人走了進來。她很年輕,身高差不多一米八出頭,身材前凸后翹,惹火得很。人高,身材高,更為難得的是她的五官也很精緻,尤其是一雙湛藍的眸子看上去特別清澈,就像是大海里的藍色寶石一樣,很吸引人。還有她的唇,那是很豐腴的類型,嬌嫩且濕潤。這樣的唇會讓想象力豐富的男人忍不住去幻想親吻她的感覺,甚至更壞的幻想

她的胸口別著工作牌,那上面有她的職業描述,她是一個高級機械師。她的名字叫阿妮娜。

在德國,女性機械師並不罕見,但這麼漂亮性感且年輕的女機械師卻是很少見的,更何況她的職稱機械師要高很多。

「阿妮娜,你來幹什麼」克魯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他的笑容看上去便給人一種下流猥瑣的感覺。說話的時候,他的視線一直停留著阿妮娜的特別壯觀的胸部上,就這個舉動便不難看出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下流的東西了。

阿妮娜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她說道:「我是來要人的,我的助手辭職已經半個月了,公司還沒有給我分配助手,我現在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今天你不給我調一個助手來,我就罷工。」

克魯站了起來,指著夏雷說道:「你的事情我從來沒有忘記,這位便是我給你調來的助手。」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反應很快。

夏雷跟著伸出了手,面帶友好的笑容,「你好,我叫盧卡斯。」

阿妮娜卻沒有伸手與夏雷握手,而是用質疑的眼神看著夏雷,「你」

夏雷有些尷尬地收回了手。

阿妮娜又說道:「克魯先生,你知道我負責的是精密機械的維修工作,我以前的助手是一個有六年工作經驗的機械師,你現在給我這麼年輕的一個人,而且還是亞洲人,你開什麼玩笑」

克魯說道:「哪有那麼合適的助手就這個,你要就要,不要就算了,我給別人。」

「那我的助手什麼時候到位」

「那就不好說了,給你你不要,就算再快也要等半年吧。」克魯說道。

「你」阿妮娜很生氣的樣子,然後她又看著夏雷,「你有相關的工作經驗嗎」

夏雷說道:「有一點經驗。」

「我給你三天的試用期,不行你就離開,要做我的助手必須有能力才行,如果你沒有能力,我寧願不要助手。」阿妮娜一點都不客氣。

夏雷一點都不生氣,「你不滿意的話,我會自動離開。」

「跟我來吧。」阿妮娜很不情願地離開了人事部的辦公室。

夏雷向克魯點頭致謝,然後跟著阿妮娜離開了。

阿妮娜將夏雷帶到了一個車間之中,車間里有很多穿著工裝的工人在工作,有的在切割剛才,有的在使用車床加工零件,有的在組裝機械產品,一片忙碌的景象。

夏雷以為這個車間就是他的工作地方,但阿妮娜卻帶著他穿過了這個車間,來到了位於車間後面的單獨的工棚之中。

一進工棚夏雷頓時被嚇了一跳,因為他看見了一輛被大卸八塊的豹2坦克,一記一台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坦克發動機。

在阿妮娜的工棚里還有一台超精密的數控機床,以及切割和焊接的設備等等,非常齊備。看見這些設備,夏雷的心裡頓時一動,「這個地方只有我和她,我要竊取機密就少了很多風險。這次,真的是有點運氣。」

「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阿妮娜說道:「你也看見了,我主要負責維修方面的工作,你有這方面的經驗嗎」

夏雷本想說沒有,但想了一下卻說道:「有一點經驗,我可以減輕你的工作負擔。」

阿妮娜又打量了夏雷一眼,「你的德語不錯,但僅是口語好並不足夠,你能看懂一些專業的說明書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大致能看懂,來德國是我的夢想,為此我自學了三年的德語。」

阿妮娜隨手從她的工作台上撿起一本德文說明書扔給了夏雷,「我不太相信你,你讀給我聽。」

夏雷翻看說明書,慢吞吞地念了起來,「本產品適用與露天礦場,本產品由克虜伯馬克公司生產,本公司擁有改產品的所有專利產權注意事項」

夏雷本來可以流暢地念完這份說明書,可他故意放慢節奏,還故意念錯好幾個單詞。這是龍冰叮囑過的,他並沒有忘記。

聽夏雷念完,阿妮娜的臉色總算是緩和了一些,「不錯,你的德文能到這個程度已經很不錯了。向我展示你的能力吧,三天的時間,三天的時間如果你能得到我的認可,你就能保住你的工作崗位。」

夏雷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我今天的工作是什麼」

阿妮娜四看了一下,然後指了一下停放在工棚裡面的一輛機車說道:「你說你有維修機械的經驗,那輛摩托車是我的摩托車,它勉強還能騎行,但速度很慢,發動機里也有故障的聲音,你能修好它嗎」

夏雷看了一眼,那是一輛哈雷突破者機車,在華國這款機車的售價接近三十萬,可謂是摩托車之中的勞斯萊斯。可車子的價值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阿妮娜始終都不相信他,她讓他去修理機車,顯然有故意刁難他的嫌疑。

阿妮娜的眼眸里閃過一抹略帶輕視的神光,她說道:「怎麼,不懂怎麼修理嗎在我們德國,就算不是職業的機械師也能修理機車,你們華國的機械師卻連這點都做不到嗎」

夏雷算是看了出來了,這個阿妮娜似乎有一些種族主義的傾向,她看不起亞洲人。

夏雷從來沒有修理過機車的經驗,但阿妮娜的這句話卻激起了他的脾氣,他也直直地看著阿妮娜,嘴角也浮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不就是一輛機車嗎那有什麼難的你給我一個小時,我將它所有的毛病根除掉。」

「一個小時」阿妮娜驚訝地看著夏雷,然後她笑了,「盧卡斯是嗎你開什麼玩笑」

夏雷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

阿妮娜輕哼了一聲,「盧卡斯,你知道嗎,這輛機車是我的交通工具,我是騎著它來上班的,我現在也不清楚哪裡出毛病了。就算是我,我要修好它,我也需要先將發動機拆下來仔細檢查它的毛病,然後再想辦法解決問題。我要告訴你的是,就算是我,我也至少需要五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你說你一個小時根除它的所有的毛病,你的意思是你比我還出色嗎」

夏雷淡淡地道:「我無意冒犯你,但就這一輛機車,我真不需要五個小時。」

阿妮娜的金色眉頭微微地挑了一下,「那好,我給你計時,如果你一個小時能修好我的機車,我載你去兜風,然後請你喝正宗的德國黑疲」

「一言為定。」夏雷說。

「等等。」阿妮娜說道:「如果你做不到,超過一個小時,甚至修不好我的機車的話,你從我我眼前消失,我不喜歡一個自大無知的傢伙與我在一起工作。」

「你開始計時吧。」夏雷懶得跟她多說,提著一隻機械師專用的工具箱就走向了那輛突破者哈雷機車。

阿妮娜看了一眼手上的腕錶,心裡暗暗地道:「自大狂妄的傢伙,你以為是你們華國產的機車嗎沒有專業的檢測設備,你想用你的雙手和一雙眼睛修好我的突破者嗎一個小時之後,你就得從我眼前滾蛋」

夏雷走到那輛突破者機車前,先是靜靜地觀察了一下車身,然後將視線鎖定在了機車的引擎上。之後,他彷彿走了神,在長達兩分鐘的時間裡都沒有動彈一下。

「呵」阿妮娜輕蔑地笑道:「怎麼,沒頭緒是嗎別逞能了」

卻就在這時夏雷彷彿發現並確定了什麼,操起扳手就開始拆機車的發動機。

「喂」阿妮娜說道:「我的機車價值兩萬歐,你要是弄壞了我會找你賠償的」

夏雷回頭看了她了一眼,「你能閉上你的嘴嗎」

阿妮娜頓時愣在了當常

這是一個助手該有的態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