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0章讓她心服口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0章讓她心服口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修理機械產品,包括機車引擎,最簡單的方式是什麼呢

最簡單的方式莫過於一眼就看到出故障的零件,然後換掉就完事了。可是,這個世界上沒人能看到引擎內部什麼零件壞了。就算是經驗最豐富的機械師也只能憑經驗來判斷什麼零件壞了,然後拆開檢查。但即便是最有經驗的機械師也有很多誤判的時候,畢竟耳朵和經驗取代不了眼睛的作用。然而,夏雷卻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例外,因為他的左眼能穿透任何物體,看到別人無法看到的東西。

事實上,就在他盯著機車引擎觀察的那兩分鐘時間裡,他已經透視了整台引擎的結構,找到了出故障的地方。那是因為積碳太多,導致引擎的一隻活塞的連桿斷裂,造成活塞偏向,運動間隙過大,所以才會產生無力和發出異響聲的癥狀。要處理這個問題,他只需要更換活塞環的連桿,清理掉引擎裡面的積碳就行了。

夏雷拆引擎的速度很快,一刻鐘的時間便將拆開了突破者機車的引擎,並取下了那只有問題的活塞環。

整個過程阿妮娜都在旁邊看著,開始的幾分鐘里她的心裡充滿了擔憂,也開始懊悔用她自己的機車來考驗夏雷的能力。可是過了幾分鐘,看到夏雷的動作輕快嫻熟至極的時候,她的心中又多了一絲困惑,忍不住去想這小子難道真的能修好她的機車最後,看到夏雷連檢查都不用,直接取出那只有問題的活塞的時候,她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讓她如此吃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就是自持高級機械師的她來修理這輛機車,她也絕對沒有能力這麼快找到出問題的原因

夏雷將連接活塞的連桿拆了下來,然後起身走到了焊機前,動手矯正和焊接連桿上的裂縫。

阿妮娜又沉不住氣了,她又湊了過去,「你居然用焊接的方式來修復機車引擎的精密零件,你也太託大了吧要知道增加或者減少一點重量都會讓它無法正常工作。」

雖然仍然是質疑的態度,但她的口氣比起剛才已經客氣很多了。

夏雷卻沒有理會他,他焊好了連桿的裂縫,然後又將連桿拿到機床上做精細處理。

阿妮娜又湊了過去,「我跟你說話呢,為什麼不理我」

夏雷抬頭看了她一眼,沒好氣地道:「我如果不這樣處理,你能給我一隻新的連桿嗎」

「可是你這樣無法確保零件的精密性,你貿然將它安裝上去,機車的引擎肯定還會出問題的。」阿妮娜說得很專業的樣子。

夏雷說道:「你不相信我」

「你這人,我說的是事實,你怎麼這麼固執你從來不接受別人的意見嗎」

夏雷說道:「我看你是故意拖延時間吧」

「你」阿妮娜頓時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不再理會她,埋頭處理機床上的連桿。

他承認他的態度不好,可比起阿妮娜剛才的態度,尤其是她輕視華國的工業水平的態度,他是不會輕易原諒的。

有些時候該較真還是要較真,就算她是女人也不例外。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夏雷就完成了對連桿的處理。他將連桿取了下來,湊到眼前仔細觀察,確保它的精確性。

卻是這個簡單的再檢查的動作讓阿妮娜瞪大了一雙湛藍的美目,驚訝得無以復加,因為她看到的是一隻看不見一絲焊接痕的完好的連桿事實上,就連她自己都無法焊接到這種程度

「你」阿妮娜吸了一口氣,「盧卡斯先生,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夏雷給了她一個白眼,然後拿著連桿就向拆下的機車引擎走去,他還是一副懶得跟她說話的樣子。

「你這個人真是沒禮貌。」阿妮娜很氣惱很鬱悶,可又眼巴巴地跟著走了過去。她很好奇夏雷用手工修復的零件會有一個什麼樣的效果。

這個時候,阿妮娜的心裡其實已經承認了夏雷的專業能力,她的心裡也開始接受夏雷了。只是這一點就連她自己都不願意承認而已。

夏雷又花了二十五的時間將拆開的引擎裝上並安裝在機車上,然後他退開兩步,「我已經搞定了,你看看時間有沒有一個小時。」

阿妮娜這才回過神來,她慌忙看了一下腕錶,這一看她又吃了一驚,夏雷總共用了五十三分鐘,根本不到一個小時

「看來我沒有多用時間,你試試吧。」夏雷說道。

阿妮娜掏出鑰匙,插進鎖孔,然後打燃了火。機車的引擎發出轟鳴的聲音,很正常的聲音,沒有半點不正常的雜音

「這不可能」阿妮娜不敢相信夏雷修好的機車能達到這種程度。

夏雷冷笑了一下,「阿妮娜小姐,你是因為我是一個華人才這樣說的嗎不可否認你們德國目前比我們華國更先進,但你認為一個領先你們幾千年的民族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超越你們嗎還是你根本不願意看到這一天越來越臨近」

「盧卡斯先生,你什麼意思你認為我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嗎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我不是」阿妮娜覺得她找到了夏雷不爽她的原因,她也生氣了。

夏雷聳了一下肩,他閉上了嘴巴,他不想和她繼續吵嘴鬥氣了。這種時候作為男人其實也應該讓步,再斗下去就變成沒完沒了了。

阿妮娜也收斂了,她其實也很清楚她之前的態度很不友好,夏雷這會兒不爽她也是情有可原的。她也不想和夏雷繼續鬥氣鬥嘴了,她放下了突破者的腳架,騎著它駛出了工棚。

夏雷也走出了工棚,看著阿妮娜騎著她的機車在廠區里的道路上飛馳。修復之後,機車的性能非常出色。她的上身幾乎趴在了油箱上,一隻翹臀向後翹起,越發顯得挺翹豐腴。藍色的工裝褲被她的臀撐得滿滿的,猶如一層藍色的肌膚貼在她的臀上,那條臀凹便清晰無疑地顯露了出來。

「歐洲女人的身材真是好。」夏雷的心裡忍不住冒出了這樣的念頭,然後,他的左眼突然輕輕一跳,阿妮娜身上的那一片藍色的工裝布料就悄無聲息地消失了,她的那隻彷彿蓄滿電能的大白便自然而然地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夏雷莫名其妙一聲嘆息,伸手拍了一下額頭。然後,他鬱悶地發現剛才沒有洗手,他用滿手油污和灰塵的手去拍自己的額頭,他的額頭會變成什麼樣子便不難想象了。

阿妮娜並沒有騎遠,她很快就倒轉了回來。

一聲刺耳的橡膠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響起,阿妮娜將機車停在了夏雷的身邊,她看了夏雷一眼,忽然哈哈笑了起來,「盧卡斯先生,你的臉你像只可愛的花貓哈哈」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怎麼樣我是不是修好了你的機車它沒問題吧」

阿妮娜跳下了機車,走到夏雷的跟前,突然給了夏雷一個結實的擁抱。這還不算,她還很親切的拍了拍夏雷的後背。

這樣的態度轉變讓夏雷有些不適應了。

阿妮娜鬆開了夏雷,笑著說道:「盧卡斯先生,我為之前的不禮貌向你道歉。你說得對,或許我真的對你們華國的機械師抱有偏見,不過你已經糾正了我的觀點,你是我見過的最棒的機械師,你完全有資格成為我的助手,我肯定我們在一起工作的時間會很愉快。」

夏雷也很有風笑,「謝謝。」

「你贏了,我會兌現我的承諾。下午下班之後我帶你去兜風,然後我們去酒吧喝黑疲」阿妮娜說。

夏雷說道:「這就不必了,下午下班之後我還得回家」

阿妮娜卻打斷了夏雷的話,「你已經做到了你應該做到的,你卻不給我機會做我應該做的是事。盧卡斯先生,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好吧,我坐你的車去酒吧。」夏雷改變了主意。阿妮娜已經向他示好,他要是堅持不去的話,那可就得罪她了。

兩人返回了工棚。這一天的工作是修理豹2坦克的發動機。

一天的工作下來,夏雷發現阿妮娜是一個工作狂,一工作起來便停不下來。她的工作作風也是一絲不苟,會嚴格按照既定的標準來執行,比如規定一顆螺絲要擰十二轉,她就絕對不會擰一十轉。從她的身上夏雷能感受到德國人的嚴謹作風,這也讓他感嘆德國的製造業之所以這麼發達是有其必然的原因的。

下了班之後兩人在廠區浴室洗了澡,然後共乘一輛突破者機車離開了工廠。

突破者機車需要騎手趴在郵箱上駕駛,乘坐的人自然也要前傾。這麼一來夏雷這個乘客只能摟著阿妮娜的腰才能坐穩,再加上阿妮娜騎車是速度很快,所以他不僅是需要摟著阿妮娜的腰,而且還要摟得很緊才行。

突破者轟鳴著在馬路上賓士,風在耳邊呼呼作響,夏雷僅僅地摟著阿妮娜的腰肢,而阿妮娜的一隻翹臀便在他的雙腿之間,與他的那什麼地方有一個非常隱秘的接觸。這種接觸讓他莫名緊張,他想往後挪一些,可看到了機車的路碼錶是的159這樣的數字之後,他又忍不住往前貼了一些

她不怕摔死嗎

這是一直到酒吧之前夏雷都在琢磨的問題,而每次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都會忍不住往前貼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