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2章活學活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2章活學活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推開門,夏雷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的龍冰。

「怎麼這麼晚」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同事請我喝酒,然後出了點情況。」他將阿妮娜惹到黑幫成員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到夏雷說到出手幫助那個阿妮娜的時候,龍冰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責備地道:「你怎麼能這麼冒失」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我知道這樣做有可能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如果不幫助她的話,她會被那群黑人侮辱,甚至賣到黑市妓院里去,她這一輩子也就毀了。這樣的事情,我實在沒法袖手旁觀。」

「我就知道是這個原因,你還是太善良了。比起我們要做的事情,一個德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下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了。」

「是她送你回來的嗎」

「不是,她本來是想送我回來的,但我說太遠了,我讓她把我送到地鐵站,我自己坐地鐵回來的。」

「做得正確。」停頓了一下,龍冰又問道:「你確定你沒有被那些黑人看見你的臉嗎」

夏雷說道:「我確定沒有,我出手很快,從我出手到結束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然後我就跑了,繞道回了酒吧。我去了衛生間,阿妮娜返回酒吧的時候也沒有看出是我幫助了她。」

「這點做得不錯。對了,今天有什麼收穫嗎」

夏雷笑了笑,「哪有這麼快克魯將我安排給阿妮娜做助手,為了取得她的信任我還修好了她的機車。她的工棚里有一台很先進的精密機床,我使用了幾次,了解了一些東西,但還遠遠不夠。」

龍冰想了一下,「找機會拆開它。」

「拆開它」夏雷有些意外的樣子。

龍冰說道:「不拆開你怎麼研究它的結構」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其實,憑藉他的左眼的透視能力,他根本就不需要將機床拆開便能看到裡面的結構。

「好了,我們去睡覺吧。」龍冰關了電視。

她的聲音柔柔的,人也有些慵懶和睏倦的樣子,這模樣很像一個看泡菜劇看累的新婚妻子纏著丈夫上床睡覺。

夏雷下意識地點了一下頭,「嗯。」

龍冰走到了夏雷的身邊,她的鼻子微微地嗅了嗅,然後皺起了眉頭,「你身上什麼味」

「呃垃圾的味道,我當時藏在垃圾桶後面。」夏雷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去洗洗吧,我可不想一整晚聞到你身上的這種味道。」龍冰說。

這句話讓人充滿想象,但夏雷想到的卻是她的剪刀手勢。雖然是在同一張床上,可是他卻連碰都不敢碰一下她。同床共枕看似美如畫,可他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每天晚上和一個年輕性感的女人睡卻又什麼都不能做,這能是一件快樂且享受的事情嗎

「快去快去。」龍冰輕輕推了夏雷一下。

夏雷順從地往浴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想道:「照這樣下去,我的身體肯定會出毛病的」

洗了澡,夏雷卻沒有回室睡覺。他用龍冰給他提供的筆記本電腦查閱德國網站上的數控機床的知識,更進一步了解這方面的知識。他以為他能找到相關的軟體程序,但最終卻是毫無收穫。隨後,他硬著頭皮開始學習集成電路方面的知識。

集成電路之後還有編程方面的知識,即便是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要想掌握這兩方面的知識卻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一學習便是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里就連夏雷自己都記不清楚他記下了多少有關集成電路方面的知識,總之他一閉上眼便滿眼都是晶體管、電阻、電容什麼的。

「明天再消化這些知識吧。」夏雷伸了一個懶腰,合上筆記本電腦,然後回到了室之中。

龍冰似乎已經睡著了,閉著眼,呼吸很均勻綿長。也許是天氣太熱的原因,她沒有蓋被子。睡裙下的曲線凹凸有致,朦朦朧朧,別有一番撩人的味道。

夏雷悄悄地上了床,一動不動地躺著。

就在這時,龍冰忽然翻了一個身,一條長腿也抬起來,壓在了他的大腿上。她身上的睡裙有一個上撩的動作,將一段雪白嬌嫩的大腿曝露了出來,還有一片紫色的蕾絲花邊。腿美,蕾絲也美,再加上她身上的特有的淡淡馨香,她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撩人

夏雷本想將她的大腿抬起來,放下去。可他剛剛伸手的時候突然看見了在那條蕾絲花邊的下面,在半遮半掩的睡裙下有著一隻槍套,槍套里還插著一支黑色的手槍。他的手又放了下去。

也倒是的,他去抬她的腿,他的手就肯定要抱她的大腿,萬一她突然以為他想那個她,萬一那支手槍走火

壓著就壓著吧,夏雷努力去適應被一個女人壓著腿睡覺的感覺。他的適應性很強,幾分鐘之後便適應了那種奇怪的感覺。可就在他剛剛適應的時候,龍冰的大腿又往上抬了一點,她的膝蓋一下子就觸碰到了他的敏感的地方。

夏雷的身體頓時僵硬了,神經也繃緊了。

龍冰卻還沒心沒肺地睡著覺,很香甜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將腿挪開的意思。

夏雷的眉頭無聲地擰成了一個「川」字,心裡也一聲哀嘆,「我的命真是苦啊,這是要把我往病里折磨氨

這一夜夏雷不知道是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龍冰是什麼時候起床的,他唯一清楚的是起床之後他感覺他身體的某一部分很不舒服。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拳擊手在場邊熱了半天的身,等到要上台肉搏的時候,卻被告知對手棄賽,比賽取消了。

第二天一早夏雷便來到了工廠里,比起昨天的上班時間,這一次他提前了三十分鐘。他穿過車間的時候就連車間里都沒有工人,整個車間都靜悄悄的。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一台大型數控機床上,那是一台綜合性的數控高精密機床,能幹好幾種機床的活。他頓時被吸引住了,腳步也往那台機床走去。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了安裝在車間牆壁上的一隻監控攝像頭,他跟著又放棄了這個念頭。

他之所以提前半個小時進入廠區,為的便是在沒人的時候研究車間里的先進機床。可是,車間里沒有別的工人固然是一個便利的竊取機密的好機會,可要是被監控拍到,再被人盯上,那就是好事變壞事了。

夏雷的腳步不停,但步調放慢了許多。他的視線也一直盯著那台機床,同時動用遠視和透視兩種能力,從遠距離觀察那台機床的內部結構。這樣做肯定很不方便,也很耗費身體的能量,不過這樣卻是最安全的。

走過與那台機床的平行線的時候,夏雷便移開了視線。已經走過平行線了還要回頭去看,那就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了。在龍冰這段時間的耳渲目染之下,夏雷對這些小細節也很注意。

穿過這間來到後面的維修工棚里,阿妮娜還沒有來。這個工棚里倒沒有安裝監控攝像頭,夏雷直接走到那台車床前透視它的集成電路板,並用左眼記住他所透視到的一切的內容。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五分鐘的時候阿妮娜來到了工棚之中。黑色的緊身t恤,牛仔短褲,身高腿長再加上有料的胸部,她的性感一眼可見。

「盧卡斯,早。」阿妮娜很親熱地和夏雷打了一個招呼。

夏雷也笑著跟她打了一個招呼,「阿妮娜小姐,早上好。」

「不用那麼客氣,叫我阿妮娜就行了。」阿妮娜說道:「你看,我都沒叫你先生了。我想和你做朋友,朋友之間是不需要這麼客氣的。」

她是一個性格活潑的女人,心裡有什麼想法直接就說出來了,不會隱藏。

夏雷面帶笑容,「好啊,能交到你這樣的朋友是我的榮幸。」

「我換了衣服就開始工作吧。」阿妮娜打開了她的衣櫥,也不避嫌,當著夏雷的面便脫掉了上身的緊身t恤和牛仔短褲,她的身上就只有一套黑色的比基尼。

雖然她的身上有穿著衣物,但夏雷還是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阿妮娜全程都很自然,換好工裝之後她便帶著夏雷繼續維修那台出故障的坦克引擎。夏雷給她打下手,幹活的時候腦子裡卻在想昨晚上記下的關於集成電路的知識,想到一些知識,他又回想剛才透視到的機床集成電路板,一一對比,利用實際參照物來幫助他理解和吸收所記下的內容。

這種學習方式無疑是一種走捷徑的方式,也只有他這樣的人物才能做到。

「盧卡斯,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出手幫助我的人嗎」一個時間裡,阿妮娜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夏雷的心思這才從學習之中回來,他隨口說道:「記得,你說過的,他很厲害。」

阿妮娜直直地盯著夏雷,那眼神很是奇怪,「他是一個會功夫的人,我覺得他多半是一個華人,你覺得呢」

夏雷說道:「功夫也不只是華國有吧日本的柔道、劍道,韓國的跆拳道都算是功夫,而且有時候是很難區分的,出手幫助你的那個人沒準是日本人,也有可能是韓國人,不一定是華人。」

「那個」阿妮娜試探地道:「盧卡斯,會不會是你呢」

夏雷心裡暗暗地叫了聲糟糕,面上也裝出一副很驚訝的樣子,「我哈哈,如果我有那個人那麼厲害,我一定會出手救你的,可當時我在洗手間里,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事實上我現在還很內疚,你出了事,我卻沒能幫助到你。」

阿妮娜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她似乎並不滿意夏雷給出的回答。

夏雷避開了她的眼神,心裡暗暗知道:「她這是在試探我,難道我什麼地方露出破綻了,被她發現了」

這時一個青年男子走進了工棚,「阿妮娜,今天是我生日,晚上七點我家會舉辦一個燒烤晚會,你來參加吧。」

阿妮娜抬頭看了那個青年男子一眼,「約瑟夫,生日快樂,我會準時到的。」

被稱作約瑟夫的青年男子打量了夏雷一眼,卻沒有發出邀請,轉身離開了工棚。

約瑟夫離開之後阿妮娜才出聲說道:「他是我們這個廠區的電氣工程師,很厲害的,不過他不太懂禮貌,剛才他應該邀請你。」

「沒關係,我們又不認識,他不邀請我很正常。」夏雷這麼說道,他的心裡卻暗暗地道:「他是電氣工程師,那麼他的手裡就一定保留著很多電氣工程的圖紙,我要是能看到那些圖紙就好了。」

約瑟夫,夏雷記住了這個名字。

ps:感謝拔劍兄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