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4章一物剋一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4章一物剋一物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約瑟夫的房子要更大一些,房前是一片蔥綠的草地,房后卻是一座加蓋的鐵皮倉庫。看見那座鐵皮倉庫的時候,夏雷的心中便為之一動,心裡暗暗地道:「約瑟夫自己研究智能機床,而且是大型的,他肯定沒法在居住的房子里做,多半是在那個倉庫之中吧」

卻就在夏雷準備透視一下那座倉庫的時候,約瑟夫走了過來,「阿妮娜,你能幫我一下忙嗎客人太多,我有點忙不過來了。」

阿妮娜說道:「好的,你要我做什麼」

約瑟夫說道:「你幫我去拿一些酒來,你知道我的酒窖在什麼地方。」

阿妮娜點了一下頭,「好的。」然後她又對夏雷說道:「你等我一下。」

阿妮娜離開之後,約瑟夫的視線落在了夏雷的身上,「你叫盧卡斯對吧」

這樣的口氣毫無尊重可言,夏雷也看得出來,這個約瑟夫並不想邀請他來參加他的生日聚會,他能來到這裡也是因為阿妮娜的原因。其實,如果不是考慮到約瑟夫的身份還有約瑟夫正在研究的東西,夏雷也沒有興趣來這裡。

這些,都是檯面下的原因。

雖然不被尊重,但夏雷還是露出了笑容,客氣地道:「是的,你好,約瑟夫先生。」說著,他向約瑟夫伸出了一隻手,想與約瑟夫握手。

「我的手上有油,還是不握手了吧。」約瑟夫說道:「那麼盧卡斯,你能到雜物間去幫我取一些木炭來嗎燒烤需要木炭。」

「沒問題,雜物間在什麼地方」夏雷問。

約瑟夫抬手給夏雷指了一下雜物間的方向。

夏雷向雜物間走去。約瑟夫根本沒將他當客人,而是將他當成了不受歡迎的來湊熱鬧的傢伙。約瑟夫給他冷眼,讓他干不體面的活,這些都沒什麼,比起他想竊取的機密就連一根雞毛的份量都比不了。

一些站在前院聊天的客人看著夏雷的背影,嘀嘀咕咕地聊著。

「那個華國青年就是阿妮娜的新助手,聽說阿妮娜與這個助手很合得來,相處得還不錯。」有客人說道。

「我聽說那個華國小子只用一個小時就修好了阿妮娜的機車,而且處理的是引擎的毛病,真厲害。」有個客人說道。

「你們知道阿妮娜為什麼願意接受這個新助手嗎」一個年輕的金髮碧眼的女人笑著說道:「阿妮娜跟我聊過,她說這個華國助手會功夫,很厲害的,昨晚她惹上了一個黑幫的人,她說是這個華國助手出手幫她解決了問題。」

「這麼說這個華國小子其實是一個很能幹的人了,可看上去那是並不喜歡他,居然讓他去拿木炭。」

一個中年男子笑道:「約瑟夫喜歡阿妮娜,這是公開的秘密,這個華國小子看上去還不錯,又跟阿妮娜在一起工作,約瑟夫當然不會喜歡了。那小子也真笨,居然會來這裡,這不是自討沒趣嗎」

約瑟夫走過去的時候,聊天的客人們悄悄地換了話題。

這些談論夏雷也沒有聽見,他來到了雜物間。

雜物間就在房子的側面,是一座單獨的簡易木板屋。

雜物間里堆放著一些雜物,有農具,有機械零件,還有夏雷要取走的木炭,很大一口袋,大約五十斤重的樣子。進入雜物間里,夏雷卻沒有急著取走裝著木炭的大袋子,而是站在窗戶前看著修建在房子後面的鐵皮屋倉庫。

約瑟夫家的房子是純木結構,但這座倉庫的牆壁卻是磚混結構,很結實。不過這也擋不住夏雷的左眼的視線,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相距十多米遠的牆壁便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他看到了一台噴塗了熒光材料的篷布蓋著的機器,塊頭很大,差不多有十來米長,寬度也有三到四米的樣子。他運足目力,想要穿透熒光篷布的時候卻發現熒光篷布吸收了他的能量,他費勁力氣勉強穿透熒光篷布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很模糊的東西。

夏雷心裡暗暗驚訝,「熒光篷布居然能吸收我的能量,讓我的透視能力變弱,看不清楚東西,怎麼會這樣」

自從得到透視能力的時候,夏雷使用透視能力百試百靈,從來沒有失敗過,可是這一次卻失敗了。

天生一物必有一物相剋,這是大自然的規律。華國的五行相生相剋之說講的也正是這個道理。換句話說便是沒有天敵的東西是不存在的,夏雷的透視能力也是如此。

夏雷沒有繼續嘗試,他收回視線,提著那一大袋子木炭走出了雜物間。雖然沒有看清楚熒光篷布裡面的東西,但他肯定那就是約瑟夫研究的智能機床。知道了這個地方,他有的是機會,並不急於這一時。

夏雷將木炭放在了燒烤架旁邊,這個時候阿妮娜也抱著一箱紅酒走了出來。還有約瑟夫,他更誇張地抱著一隻橡木桶,那也是裝酒的容器。

看見夏雷往燒烤架里放木炭,阿妮娜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她放下紅酒箱便走到了夏雷的身邊,她低聲說道:「盧卡斯,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離開這裡,我可以為你做晚餐。」

夏雷笑了一下,「沒什麼,我挺開心的。」

「那好吧,你開心就好。」說話的時候阿妮娜移目看了約瑟夫一眼,她的眉頭還是皺著的。

約瑟夫開了紅酒和橡木桶的塞子。橡木桶里裝的是黑啤,老遠就能聞到德國黑啤獨有的焦麥芽的香味。客人們開始喝酒烤燒烤,生日聚會便算開始了。

在場的人夏雷就只熟悉阿妮娜,別的人包括約瑟夫在內他都不熟悉,於是在熱鬧的場合里他成了一個最孤單的人。不過他也沒有閑著,沒人與他聊天他便看別人聊天,熟悉德語的唇形與發音,完善他的唇語解讀術。

沒過多久幾個騎著機車的年輕人到來,他們與約瑟夫的年齡差不多,穿的都是很酷的機車裝。約瑟夫與他們親熱地擁抱寒暄,看上去他與他們的關係很不錯。

這時阿妮娜終於擺脫了一個女友的糾纏,她走到了夏雷的身邊,「盧卡斯,我們喝一杯吧,為我們的友誼。」

夏雷與她碰了一下杯,「為了我們的友誼。」然後他喝掉了杯里的啤酒。

「剛來的那幾個是約瑟夫的死黨,他們在大學的時候是同學。一個是警察,一個是職業拳擊手,還有兩個在寶馬公司上班。」阿妮娜喝了很多酒,話有點多,「我認識他們,他們都不是什麼好脾氣的傢伙。」

夏雷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沒有興趣去了解約瑟夫的朋友。一旦東西到手,他會立刻離開德國。這裡的人和事對他來說並沒有多大的意義。

卻就在這個時候約瑟夫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他走到了燒烤場地中間,大聲說道:「今天是我的二十七歲生日,在這裡我感謝大家的到來。你們是我的同事、同學還有鄰居,同時你們又都是我的朋友。你們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人。」

客人們都鼓掌致意,夏雷也禮貌性地鼓了幾下掌。

開場白之後約瑟夫將視線移到了夏雷和阿妮娜所在的角落裡,他笑著說道:「現在我想邀請一個新朋友上來說兩句,這位新朋友就是來自華國的盧卡斯。」他向夏雷招了招手,「盧卡斯,請過來。」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他不知道約瑟夫想幹什麼,但他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看來我們的新朋友是個靦腆的人,他害羞了,我們給他一點掌聲歡迎一下好不好」約瑟夫跟著就帶頭鼓掌。

客人們也都鼓掌致意,就連阿妮娜也跟著起鬨鼓起了手掌。

夏雷硬著頭皮走到了約瑟夫的身邊,有些尷尬地道:「約瑟夫先生,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約瑟夫面帶笑容,「盧卡斯,我聽人說你會功夫,華國的功夫舉世聞名,很厲害,是嗎」

夏雷下意識地看了阿妮娜一下,他會功夫,如果有人知道的話,那一定是阿妮娜。這麼看來,阿妮娜其實已經猜到昨晚是他出手幫助了她。然後,她多半將這件事告訴了她的某個閨蜜,然後那個閨蜜恰好又是一個大嘴巴,於是更多的人就知道了。

阿妮娜雖然沒有惡意,但卻給他帶來了麻煩。

「其實」夏雷說道:「我不會什麼功夫,但華國的功夫確實很厲害。」

「你是吹牛的吧」一個穿著機車裝的青年也走到了場地中間,用不屑的口氣說道:「我所知道的華國只會生產一些低劣品質的廉價商品,比如襪子和襯衣什麼的。至於功夫什麼的,那不過是虛吹的故事,大概只能在電影裡面看到吧」

幾個穿著機車裝的青年哈哈地笑了起來。

夏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剛才他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果然,這個約瑟夫是故意讓他難堪的。

「漢斯,你不能這樣說,盧卡斯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約瑟夫假惺惺地道。

被稱作漢斯的青年輕蔑地笑了一下,「我最看不慣那些說假話的人,華國沒有功夫,只有低劣的產品,不服的話,讓他和我打一場,我會讓他見識一下我們德國的拳擊。」

約瑟夫看著夏雷,「盧卡斯,你敢不敢和漢斯打一潮

夏雷說道:「沒有這個必要。」

「哼」漢斯冷笑道:「華國除了生產劣質的產品,還出產孬種。」

夏雷頓時怒了,「你真的很想打一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