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5章羽量級冠軍算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5章羽量級冠軍算個屁!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漢斯譏諷地道:「怎麼你想讓我見識見識你們華國的功夫嗎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是一個職業拳擊手,一旦你做出決定與我打,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夏雷說道:「我不需要你留情,我要是在一分鐘里沒打倒你,我算輸。一分鐘內我要是贏了,你為你剛才的言論道歉。」

」哈哈哈」漢斯笑得很誇張,」你還真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這樣的話嗎你是在跟一個羽量級的全國冠軍說話。一分鐘打倒我我倒你怎麼在一分鐘的時間裡打倒我」

約瑟夫趁機說道:」我想這一定是一場精彩的比賽。你們需要拳套和裁判嗎我可以去給你們拿拳頭並給你們充當裁判。」

夏雷淡淡地道:」不用,不過一分鐘的事情,要什麼拳套和裁判」

」那好,你們準備一下就可以開始了。」約瑟夫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

」盧卡斯加油」阿妮娜很興奮的樣子。

她其實是最想看到夏雷展露功夫的人,因為只要夏雷展露功夫的話,那他就鐵定是那個蒙著臉幫助她的人了,她的英雄。

圍觀的客人退後了一些,都很期待的樣子。

漢斯脫掉了身上的機車服和裡面的背心。他身上的肌肉非常發達,就像一塊塊鐵餅似的。他的胸膛和胳膊上有很多紋身,持鐮刀的死神,骷髏頭等等,看上去很兇惡。

幾個年輕的金髮女郎沖著漢斯吹響了口哨,強壯的漢斯顯然讓她們的荷爾蒙過剩了。

女人的口哨讓漢斯很得意,他晃了晃脖子,脖子里頓時發出啪啪的脆響聲。他又握緊了拳頭,拳頭裡也發出了骨骼活動的脆響聲。然後他揮舞拳頭,拳速風快。

這似乎不是決鬥前的熱身,而是一場個人的秀。

夏雷卻沒有漢斯那麼認真,他沒有脫掉身上的襯衣,反而是整理了一下領帶。

漢斯像一頭兇惡的野獸,渾身都充滿了侵略性,夏雷卻像是一個職場白領,斯文秀氣,沒有半點威脅性。

就雙方的架勢,圍觀的客人里除了阿妮娜外幾乎沒人認為夏雷能在漢斯的手下堅持一分鐘。

」我敢打賭,那個華國小子最多堅持三十秒,三十秒里他就會被漢斯撂倒。」一個客人說道。

」這個華國小子似乎不願意聽到有人說華國不好的話,可是為了一點自尊心就要被痛揍一頓,值得嗎」有人說道。

」一個機械師助手居然敢挑戰德國羽量級冠軍,真不知道該說他不自量力呢,還是說他勇氣可嘉」一個客人調侃地道。

阿妮娜不樂意了,她說道:」盧卡斯沒你們說的那麼弱,他不會輸。還有,漢斯說的那些話很沒禮貌。如果我是盧卡斯,我也會很生氣。」

其實,這確實是夏雷願意跟漢斯打一場的原因。侮辱他,他還可以忍受,避開不必要的麻煩。可是侮辱所有的華人,他就沒法忍下去了。橫豎就連約瑟夫都知道他會功夫了,那麼打一架,給漢斯這樣目中無人的傢伙一個教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阿妮娜,你說盧卡斯能贏,我覺得漢斯會贏,敢和我賭一千歐嗎」一個客人說道。

阿妮娜有些猶豫了,一千歐不是一筆小錢。

」她肯定不敢,答應了豈不是白送你一千歐嗎」有人說。

阿妮娜看了夏雷一眼,忽然說道:」我和你賭」

」阿妮娜,這可是你自願的,我給你一千歐,要是盧卡斯輸了的話你就得給我兩千歐。」與阿妮娜打賭的人跟著摸出錢包給了阿妮娜一千歐,生怕阿妮娜反悔似的。

阿妮娜拿著那一千歐的時候,漢斯突然發力,一記刺拳擊向了夏雷的鼻子。

說打就打,漢斯可不會跟夏雷客氣。

夏雷腳尖一墊,身體嗖一下退後一步,輕描淡寫地就避開了漢斯的攻擊。

」還真有點實力。」說著這樣的話,漢斯的嘴角卻浮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

夏雷沒等他再說什麼,退後的腳步突然前躥,一拳轟向了漢斯的心口。漢斯出拳就想讓他的鼻子開花,他也沒必要跟他客氣什麼了。

漢斯雙臂內收,用手肘外側護住心口。這是一個拳擊運動中最常見的防守動作。

夏雷的右拳狠狠地擊在了漢斯的手肘上。沉悶的響聲里,漢斯頓時被打得退了兩步,原本豎立的手肘也垂落了下去。不為別的,只因為疼夏雷的拳頭就像是一塊鐵石,疼得他差點叫出來

夏雷的拳頭是攜帶著修練詠春拳的內勁,豈是漢斯這種拳擊手豎起手肘就能防禦得了的

就在漢斯驚恐交加的時候,夏雷再次逼近,雙拳快若疾風,長橋拳,短橋肘,攻擊的動作就像是群飛的鳥雀,打得漢斯接連後退,狼狽至極

砰砰砰漢斯勉強格擋了幾下,但很快就被夏雷攻破他的防禦,被夏雷一拳擊中胸口。那一剎那間就像是一隻鐵鎚敲在了他的心口上,他一聲痛呼,倒在了地上

羽量級的冠軍直接被kao

從漢斯出拳開始算起,再倒漢斯倒在地上爬不起來止,時間不過四十多秒。

夏雷說不用一分鐘搞定漢斯,他說到做到了。

全場一片訝然,一片吸涼氣的聲音。最驚訝的人卻是約瑟夫,他目瞪口呆地看著站在場中的夏雷,心裡又驚又怒。是他讓漢斯挑釁夏雷,他的目的是想讓夏雷當眾出醜,卻沒想到出醜的是漢斯德國羽量級冠軍

「哈哈我贏啦」阿妮娜無疑是最開心的人,她不僅贏得了一千歐,還找到了她的英雄。其實漢斯沒有被打倒的時候她就確定昨晚救她的人是夏雷了,因為夏雷和那個蒙面人的動作是一樣的。

那個輸了錢的人一臉晦氣,嘟囔地道:「你一定是早知道,不然你不會接受我的賭注。」

阿妮娜笑道:「隨便你怎麼說,你的一千歐是我的了,我是不會退給你的。」

場地里,夏雷走到了漢斯的身邊,他向漢斯伸出了一隻手。

漢斯直到這時才緩過氣來,看著夏雷伸過來的手掌,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抓著夏雷的手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給夏雷好臉色看,更沒有履行他的承諾給夏雷道歉。他陰沉著臉,準備去拿他脫下的機車外套和背心。

想起剛才那幾個金髮女郎因為他露出肌肉而對他吹的口哨,漢斯的臉就忍不住一陣臊熱。

「喂。」夏雷說道:「你還欠我一個道歉。」

漢斯頓時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著夏雷,眼神之中滿是怨恨。

約瑟夫站了出來,「盧卡斯,你已經贏了比賽,何必呢」

夏雷淡淡地道:「好吧,如果一個人連道歉的風度都沒有,我也無所謂了。」

圍觀的客人頓時一片議論。

漢斯冷笑了一聲,「對不起」

這樣的道歉沒有半點誠意,反而有著很強的怨氣和恨意。不過夏雷並不在乎他的誠意,他要的只是結果,他說道:「我接受你的道歉,沒事了。」

周圍響起了一片掌聲。

「我們喝酒吧,今天可是我的生日。」約瑟夫想轉移客人的注意力。

阿妮娜端了兩杯紅酒走到了夏雷的身邊,滿臉都是興奮的笑容,「盧卡斯,為了你的勝利我們喝一杯吧。」

夏雷接過了她遞來的酒杯,笑著說道:「你已經喝了很多酒了,這一杯喝了酒不要再喝了吧。」

「那不行,我今天特別高興,我知道了一個讓我高興的秘密,咯咯」阿妮娜一串嬌笑,臉頰和耳根都有紅暈,她確實喝到位了。

就在眾人飲酒,興緻勃勃地談論剛才的比賽的時候,漢斯走到一個角落裡,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喂,納瓦斯,我知道是誰打傷你了,他和那個女人都在我身邊嗯,我在沃登小鎮」

結束通話,漢斯看著與阿妮娜熱聊的夏雷,嘴角浮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你死定了,華國小子」

約瑟夫走到了阿妮娜的身邊,「阿妮娜,今天是我生日,我們喝一杯吧。」

「好埃」阿妮娜很乾脆地與約瑟夫碰杯,然後喝掉了大半杯紅酒。然後,她有些搖晃的樣子了。

約瑟夫跟著說道:「你喝多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沒事」阿妮娜笑著說道:「我還想跟盧卡斯喝酒呢。」

約瑟夫挽著阿妮娜的胳膊往房裡走去,也不管阿妮娜答應不答應,更不在乎夏雷的眼神。

夏雷算是看出來了,他的心裡暗暗地道:「約瑟夫這傢伙明顯是想趁阿妮娜喝醉佔便宜,這傢伙絕頂聰明,但為人卻不怎麼樣。」

就在他琢磨約瑟夫的動機的時候約瑟夫已經扶著阿妮娜走進了房裡,阿妮娜嘟嘟囔囔滴說著什麼,但恐怕連她自己都不清楚她說了什麼。

夏雷猶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嘿。」一個穿著機車裝的青年擋住了夏雷的路,「來自華國的朋友,我們喝一杯吧。」

另外兩個穿著機車裝的青年也湊了過來,每人的手中都提著一瓶酒。

「想灌醉我看來他們和約瑟夫早就商量好了,今天要給約瑟夫製造與阿妮娜上床的機會,我和漢斯的比賽只是一個插曲。」夏雷的心裡明白得很。

穿著機車裝的青年給夏雷遞了一杯酒。

夏雷接過了酒杯卻沒喝,他說道:「對不起,我想上一下洗手間,等一下我們再喝吧。」說完,他繞開那個機車裝青年便走進了房裡。

三個機車裝青年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他們的目的是給夏雷灌酒,可總不能追到廁所里去敬酒吧動粗的話,誰能比漢斯更厲害呢

ps:今日三章,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