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7章黑暗中的獵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7章黑暗中的獵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剛將阿妮娜撲倒在地的時候便傳來一聲槍聲。

子彈擦著夏雷的肩頭擊中了草地,草葉和泥土飛濺了起來。

開槍的是昨晚被夏雷一腳踹臉上昏死過去的黑幫頭目,另外四個也是昨晚被夏雷撂倒的人。他們中的兩個的頭上還纏著紗布,那是被夏雷用板磚敲的。

約瑟夫驚恐交加,轉身往他的房子里跑去。

砰砰砰一個機車騎手舉槍便對著約瑟夫的後背開了三槍。

約瑟夫倒在了地上,身上的白色襯衣眨眼就被鮮血染紅了。

夏雷不敢有半點拖延,就在約瑟夫被子彈擊中的時候他抱著阿妮娜滾進了樹林。阿妮娜直到這時才回過神來,她的臉上就連半點血色都沒有了。

「追」為首的黑幫頭目吼道:「殺了他們」

夏雷一把拉過嚇傻了的阿妮娜往樹林深處跑去。

五個黑幫成員跳下車往夏雷和阿妮娜逃走的方向追去,一邊追一邊開槍。

「他們會殺了我們的」阿妮娜一邊跑一邊哭,「這次我們死定了」

夏雷握緊了她的手,「不要說話,他們會發現我們的。」

阿妮娜跟著就閉緊了嘴巴,她的大腦已經不能正常思考了,她任由夏雷拉著她往樹林深處跑去。

樹林里一片漆黑,月光無法穿透茂密的樹冠照亮人的視線。但這恰恰給了夏雷逃脫的機會,他的左眼能在黑暗的環境里看清楚一切他想看清楚的東西。

夏雷一邊跑,不時回頭看一眼,途中變換了好幾個方向。最後,他拉著阿妮娜往她的家的方向跑去。這片樹林不大,那五個黑幫成員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完成對整個樹林的搜索,所以一直躲在樹林里絕對是一個愚蠢的主意。

「你家裡的獵槍還能用嗎」阿妮娜的房子進入視線的時候夏雷出聲問道。

阿妮娜緊張地道:「能用,我去拿槍」

夏雷鬆開了她的手,回頭看了一眼。在他的視線里,五個黑幫成員正從樹林里追過來。幾個傢伙配合很默契,每隔十米一個人,搜索樹林的同時又彼此照應。

從約瑟夫被擊倒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七八分鐘了,沃頓小鎮的居民聽到槍聲肯定會報警,但這個小鎮沒有警察局,市區的警車開車趕到這裡的話需要起碼三十分鐘。所以,這幾個黑幫成員才能如此囂張地持槍追殺他和阿妮娜。

阿妮娜很快就帶著獵槍跑了出來,她將獵槍和幾發彈藥交到了夏雷的手上。

夏雷拿著獵槍看了看,又端槍瞄了瞄樹林的方向。

阿妮娜擔憂地道:「你開過槍嗎」

夏雷搖了搖頭,「從來沒開過。」

「氨阿妮娜驚訝地道:「那你要搶幹什麼我們騎車逃走吧」

夏雷說道:「那幾個傢伙也有機車,我們騎車逃走他們很容易追上我們,他們手裡都有槍,一旦被他們追上我們就死定了。」

「可是你不會開槍,我雖然開過槍,但我連一隻兔子都沒射殺過,更別說是對人開槍了,怎麼辦氨阿妮娜焦急得很。

夏雷又將獵槍遞到了阿妮娜的手裡,「所以,你來開槍。」

「我」阿妮娜張大了嘴巴,她不敢相信這就是夏雷的主意。

夏雷說道:「我的視覺和聽覺都很好,待會兒我讓你往哪個方向開槍,你就往哪個方向開槍,好嗎」

阿妮娜搖頭,哭喪著一張臉,「不好,你的主意糟糕透了。」

夏雷將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昨晚的事你已經猜到是我了吧」

阿妮娜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夏雷又說道:「當時他們的手上也都有槍,可我還是搞定了他們。這一次也不例外,相信我,我們都不會有事的。」

阿妮娜說道:「我相信你,可是樹林里那麼黑,我根本就看不見目標啊,我的槍法很差,就算看見目標也不一定能打准,更別說是看不見目標了。」

夏雷說道:「我來當你的眼睛,走吧,他們快過來了。」

阿妮娜總算是點了點頭,跟著夏雷返回樹林。

其實,開槍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瞄準,扣動扳機,剩下的事子彈會完成。夏雷要是開槍的話完全沒有問題,可他並不想這麼做。原因很簡單,他一個華國來的勞工,如果開槍殺了德國人,就算是自衛警方也會仔細調查他,這樣的事情可不是他想發生的。而如果讓阿妮娜來開槍,在自衛的情況下她就算是殺了那五個黑幫成員也沒有任何問題。

樹林里一片漆黑,能見度不過幾米遠。但在夏雷的左眼裡,這座樹林白天是什麼樣子,晚上還是什麼樣子,他能清晰地看見地上的螞蟻。重返樹林,他很快就發現了那五個往這邊搜索而來的黑幫成員。

五個黑幫成員一字排開,相隔十多米遠的距離,距離阿妮娜的房子這邊已經很近了。

夏雷拉著阿妮娜的手,悄悄地繞到了側翼。他躲在一棵大樹的樹榦後面,靜靜地等著最近處的黑幫成員走過他的藏身地。阿妮娜就在他的身邊,她緊張得直發抖。

最近處的黑幫成員很快就走過了平行線。

「就是現在,往你家的方向。」夏雷湊到阿妮娜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阿妮娜下意識地舉起了槍,瞄準了她的房子的方向。可是,她的視野里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見什麼目標。

這時夏雷貼在了她的背後上,一雙手從她的腰下伸了過去,左手托著她的左手,右手托著她的右手。這樣的姿勢猶如他自己在端槍瞄準,他的雙手就像是一隻夾子一樣夾著她的腋下的位置,那一雙豐碩之物便也自然在他的「夾子」的夾擊範圍之中。她的胸被他這麼一夾,更為向前凸出,那情況就像是兩發已經上膛的炮彈,隨時都會飛射出去。

阿妮娜驟然緊張,但這份緊張卻不完全是她即將開槍射殺一個人,而是夏雷緊緊貼在她的後面,她能感覺到翹臀上有一團異樣的物體,它就在她的臀上,滿滿增加體積和密度,一種讓她臉紅的感覺也越來越明顯。

「他想打上面的槍,還是下面的槍」莫名其妙,阿妮娜的腦袋瓜子裡面閃過了這樣一個念頭,在這最不相宜的時刻里。

夏雷的感覺其實也非常尷尬和緊張,這樣的貼緊的姿勢讓他變得非常敏感,尤其是那裡,他感覺他的那一部分似乎想造反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壓制住身體裡面的那股燥熱,然後慢慢地調整了一下阿妮娜的槍口的方向,隨後在她的耳邊輕輕地道:「開槍。」

阿妮娜條件反射地扣動了扳機,槍口頓時噴出一團火焰,剛剛走過兩人不到十米遠的黑幫成員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

獵槍的彈藥是散彈,幾米的距離足以讓他的身體承受百分之八十的彈藥他已經被打成了篩子

中槍的黑幫成員倒地之後便沒有半點動彈了。

一槍得手,夏雷拉著阿妮娜就往約瑟夫的房子的方向跑去。

「他們在那個方向」黑幫頭目吼道:「追」

四個黑幫成員往中槍的黑幫成員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開槍盲射。而這個時候,夏雷和阿妮娜早就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我打中他了嗎」停下來的時候,阿妮娜緊張地道。

夏雷小聲地道:「打中了,你打中了他。」

「氨叫出一聲之後阿妮娜捂住了嘴巴,很興奮,很緊張,也很害怕。

夏雷安慰地道:「別怕,我們不會有事的,只要再堅持一會兒警察就會趕來。」

阿妮娜忽然抱住了夏雷,她的身體直發抖。

夏雷拍著她的後背,用這種方式安撫她,幫助她鎮定下來。沒人能在第一次開槍殺人之後保持淡定,他此刻其實也有殺人的感覺。開槍的人雖然是阿妮娜,但他等於是阿妮娜的槍架和瞄準鏡,那個黑幫成員的死與他有起碼百分之五十的關係。可是,他如果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那麼接下來就很危險了。

夏雷往樹林里看了一眼,忽然對阿妮娜說道:「十點鐘方向,瞄準。」

阿妮娜離開了夏雷的懷抱,她端起獵槍,瞄準了十點鐘的方向。她看不見那個方向有任何目標,但這個時候她已經非常相信夏雷的判斷了。她端著槍一動不動,靜靜地等待著什麼。果然,她剛做好準備,夏雷便從後面貼了上來,與剛才一下,他的雙手從她的腋下伸過來,夾住她的胸部的同時也拖住了她的雙手。而更讓她緊張的卻是來自臀部的接觸,她再次感受到了夏雷作為男人的特徵,而且這一次比剛才還要堅硬明顯。那裡傳來異樣的感覺,她靜悄悄地興奮了起來。

「開槍。」夏雷的聲音在阿妮娜的耳畔響起。

阿妮娜果斷地扣動了扳機。

砰一聲槍響,一個黑幫成員胸口被打出了一個大坑。這一次,他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一梭子子彈從黑暗中飛了過來,擊打在了夏雷和阿妮娜藏身的樹榦上。

夏雷拉著阿妮娜就往側面逃跑。他和阿妮娜已經跑開,但剩下的三個黑幫成員卻還在往直線方向射擊。

黑暗的環境里,夏雷其實就是一個天生的可怕的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