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29章第一次當醫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9章第一次當醫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充滿激情的熱吻結束了,但最重要的地方卻落入了別人的掌控之中。突然間,夏雷好想什麼都不管了,將她推到在林間的草地上,嘗嘗女人的味道,把戴在頭上的處男的帽子摘到。人阿妮娜似乎也正是要引誘他那麼做,她咬著夏雷的耳朵說道:「要我。」

她的聲音充滿了誘惑,但卻讓夏雷清醒了過來,他抓住了她的正試圖解開他的腰帶的手,「阿妮娜,我們應該去看看約瑟夫。」

阿妮娜頓時愣了一下,然後鬆開了夏雷。連續的親密接觸,再加上開槍殺人的詭異興奮感,她的情緒始終都處在亢奮的狀態下。她想要夏雷,非常迫切。可夏雷的話卻像是一瓢冷水澆在了她的頭上,是啊,約瑟夫是與她一起長大的朋友,他被歹徒槍擊生死未卜,她怎麼能在這個時候與夏雷風流快活呢

「對不起」阿妮娜有些尷尬地道:「我有些失控了,我們走吧,去看看約瑟夫。」她撿起被她扔在地上的獵槍,然後往約瑟夫的家的方向走去。

兩人路過納瓦斯的屍體,納瓦斯就像是一隻死狗一樣躺在地上。阿妮娜恨恨地在納瓦斯的大腿上踢了一腳,然後說道:「這一腳是約瑟夫給你的」然後她又踢了一腳,「這一腳是我的」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肩頭,「走吧,他已經死了。」

阿妮娜點了一下頭,跟著夏雷走出了樹林。

約瑟夫的房子里亮著燈,在燈光的照射下老遠就能看見一群人站在約瑟夫的房子前,好幾個男人的手裡都提著獵槍。這些人都是小鎮的居民,他們聽到槍聲趕來支援,但他們並不敢貿然進入漆黑的樹林里與歹徒戰鬥。

「舉起手來不要動」一個老頭看見阿妮娜和夏雷,跟著就舉槍瞄準。

幾個小鎮居民也端起了獵槍,場面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阿妮娜高聲說道:「是我,阿妮娜歹徒已經死了」

「是阿妮娜的聲音」有人說。

「她說歹徒已經死了這是怎麼回事」有人不相信。

小鎮的居民一片議論。

夏雷和阿妮娜走了過去,然後便看到了約瑟夫。他趴在地上,背上有兩個彈孔,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肺部,一顆子彈擊中他的腰。傷口還在流血,打濕了他身下的地面。不過他還有點呼吸,沒有死。

約瑟夫身邊的草地上有一些棉布,上面滿是鮮血。看樣子剛才有人幫他處理過傷口,不過處理的手法很業餘。

」約瑟夫,你沒事吧」阿妮娜關切地道。

約瑟夫卻沒有任何回應,他閉著眼睛,呼吸困難。

這時一個女人從屋裡走了出來,她的手裡提著一隻急救藥箱。

」你們誰會急救」女人問。

眾人紛紛搖頭。

女人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她說道:「我已經打了報警電話說明了情況,警察和急救車怎麼還不來」

一個拿著獵槍的老頭說道:「不會那麼快,上次我妻子在浴室里摔斷了腿,我打了急救車的電話,他們半個多小時以後才趕來。還好我妻子只是骨折,如果是約瑟夫這個的傷口,恐怕早就死了。」

「這可怎麼辦氨女人焦急地道:「約瑟夫的傷口還在流血,他根本就撐不到急救車趕來。」

眾人都很焦急,可是這種事情需要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急也沒有用。

這時夏雷出聲說道:「我來試試吧。」

女人詫異地看著夏雷,「你你是誰你是醫生嗎」

阿妮娜說道:「羅娜阿姨,他叫夏雷,是我朋友,他很能幹的,讓他試試吧。」

「他是醫生嗎」被稱作羅娜的女人問。

「他是」阿妮娜被問住了,她其實也不知道夏雷有沒有急救的能力。

夏雷說道:「我不是醫生,我是一個機械師。」

「啊機械師」羅娜的表情很誇張,「約瑟夫可不是機器,他需要的是一個醫生而不是機械師。」

有人說道:「是啊,一個機械師怎麼能幹醫生的活更何況還是一個黃皮膚的小子。」

「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一個醫生啊,萬一他把約瑟夫治死了,應該由誰來承擔這個責任他嗎」有人質疑地道。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出了阿妮娜幾乎沒人願意相信夏雷。

夏雷說道:「約瑟夫的傷口還在流血,你們需要多久的時間來討論恐怕沒等你們討論出一個結果約瑟夫便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了。我試試,他或許還有機會。我不試試,他連一點機會都沒有。怎麼決定,你們自己想吧。」

其實,不僅是小鎮的居民覺得這件事的風險太大,就連夏雷自己也知道有很大的風險。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從來沒有治療過誰,也沒有認真學過什麼醫術。他之所以決定要這麼做,不是他想在這個時候逞英雄,而是約瑟夫非常重要。

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而言,約瑟夫還沒有完成那台高級智能機床的研究和製作,只是接近尾聲。如果約瑟夫在這個時候死了,那誰還來完成那台高級智能機床呢

羅娜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約瑟夫,她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她將急救箱交給了夏雷,「你試試吧,但請千萬小心,如果你沒有能力處理問題,那就等急救車吧。我們會為約瑟夫祈禱的。」

夏雷點了一下頭,然後來到了約瑟夫的身邊。他打開急救箱,拿出剪刀,小心翼翼地剪開約瑟夫身上的被血染紅的襯衣。約瑟夫背上的兩個傷口曝露了出來,兩個傷口都在往外冒血,根本就看不見傷口裡面的情況。

約瑟夫的傷勢很嚴重,夏雷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

這樣嚴重的傷情,就算是急救車趕來也只能給約瑟夫掛上氧氣,然後轉送醫院檢查治療。要等到治療,約瑟夫還要挺過急救車把他送往醫院的那段時間。就時間而傷情而言,夏雷幾乎可以斷定約瑟夫會死在去醫院的途中,或者在那之前。

「他果然是沒有這方面的能力。」一個老頭說道:「我猜,他都不知道他該做什麼。」

「約瑟夫會死在他的手上,讓他住手吧,我不相信他。」有人說道。

阿妮娜不樂意了,「你們能保持安靜嗎就算約瑟夫在醫院,醫生允許你們這樣吵鬧嗎」

幾個交頭接耳議論的人有些尷尬地閉上了嘴巴。其實,如果夏雷是一個德國人,他們或許不會這樣懷疑,就算是懷疑語氣也會客氣得多。這雖然不是種族歧視,但地域歧視卻是有那麼一點的。

羅娜說道:「我們一起來為約瑟夫祈禱吧,主會賜福於他。」

一群人開始祈禱,夏雷也得到了安靜。就在眾人為約瑟夫祈禱的時候,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猶如一把手術刀一樣切入擊中約瑟夫肺部的一個傷口之中。他看到了血,然後讓血消失。隨後他看到了被撕裂的肌肉,斷裂的血管和被打出一個坑的肺部,那顆彈頭就嵌在他的肺部。

夏雷隨後又透視了約瑟夫的腰部的傷口,約瑟夫的運氣很好,那顆子彈停留在了他的腎臟邊沿,再往前一厘米就是集中他的腎臟。如果是腎被子彈擊中,他早就死了。

「約瑟夫的致命傷在肺部,如果我能想辦法取出他的彈頭,然後將斷裂的血管結紮上,他大概能好受一些,能捱到去醫院接受治療吧」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他的視線移落到了急救箱之中。

急救箱之中有紗布、消毒藥水和止血米分,還有鑷子和阿莫西林之類的常用藥物。沒有手術刀,更沒有麻醉劑,動手術的條件可謂完全沒有。

正常的情況下,醫生需要先給約瑟夫照片,確認彈頭在什麼位置然後才敢動手術。可夏雷用他的眼睛就能看到約瑟夫身體裡面的情況,而且比儀器還要清楚準確。那麼,他缺的只是動手術的工具和藥物了。

想了一下,一個大膽的計劃便在夏雷的大腦裡面成型了。他拿起了那把醫用鑷子,小心翼翼地伸進了約瑟夫的傷口之中。

鑷子一點點地進入約瑟夫的傷口之中,夏雷的左眼也死死地鎖定傷口,一點也不敢放鬆。這看似一個魯莽的舉動,但其實是最安全且微創的做法,因為他能看到鑷子在傷口裡面的情況。憑藉左眼的透視能力,他也可以避免給約瑟夫造成第二次傷害。

「他居然用鑷子」一個老頭看見了夏雷的動作,驚得合不攏嘴巴了。

「快讓他住手他開什麼玩笑,居然將鑷子插進約瑟夫的身體」一個人憤怒地道。

阿妮娜也被嚇傻了。

卻就在這時夏雷將握著鑷子的手往上一提,一顆微微變形的彈頭便從約瑟夫的傷口之中被提了出來。

夏雷扔掉了彈頭,隨後又將鑷子伸進了約瑟夫的傷口之中。這一次他沒有將鑷子插下太多,他用鑷子夾住了那根被彈頭擊短的血管便完事了。鑷子夾住那根斷裂的血管之後,傷口之中頓時停止了流血。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盯著夏雷,安靜得沒有半點聲音。

夏雷說道:「他的傷口止血了,應該可以撐到急救車來。另一個傷口不是致命傷,還是等醫生給他處理吧。」

阿妮娜獃獃地看著夏雷,但她的腦子裡什麼都沒有。

再沒有人對夏雷說三道四了,他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敬意。

遠處傳來了急救車的聲音,越來越近。

夏雷悄悄地鬆了一口氣,他的心裡暗暗地道:「回國之後我一定要學醫術,我為101局做事,以後肯定還會遇到類似的情況,多一門手藝傍身也好。」

ps:這兩天只有兩更,實在不好意思,因為俗事纏身。明日三更,一定補上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