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34章你以為我只是你的妻子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4章你以為我只是你的妻子嗎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思ˊ路ˋ客,的

來到約瑟夫的家裡,約瑟夫準備了很多食材,他本人也打扮得很體面,西裝革履,還有擦得很亮堂的皮鞋。 他顯然是想讓阿妮娜看到他的帥氣的一面,如果只是夏雷來,他大概會穿著居家服和拖鞋出來應付一下就了事了。

「盧卡斯,你能幫我做一些菜嗎你知道的,我的身體還沒有恢復,不方bian。」幾句寒暄之後,盧卡斯便迫不及待地想將夏雷支開了。

阿妮娜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她顯然不喜歡約瑟夫把夏雷當做下屬或者傭人來使喚。約瑟夫說把夏雷當做朋友,可現在看來那不過是表面上的功夫,他的骨子裡還是看不起夏雷這樣一個從華國到德國來打工的青年。

夏雷卻一點都不介yi的樣子,他笑著說道:「好的,我去廚房。你們想吃什麼我給你們做。」

約瑟夫正要說話,阿妮娜便說道:「你隨便做點就行了,不用那麼麻煩。」她不想夏雷太勞累。

「嗯,好吧,那我就隨便做幾樣菜。」夏雷向廚房走去。

約瑟夫與阿妮娜在客廳里聊天,夏雷在廚房忙活。一個菜還做出來的時候,廚房的窗戶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龍冰。

龍冰的出現頓時把夏雷嚇了一跳,他緊張地回頭看了一眼客廳的方向,可在廚房裡根本就看不見在客廳里聊天的阿妮娜和約瑟夫,他這才鬆了一口氣。他不動用透視能力就看不見約瑟夫和阿妮娜,那麼約瑟夫和阿妮娜也看不見這邊的情況。

「你怎麼來這裡了」夏雷壓低了聲音,「不能著急,我說晚上行動,是指約瑟夫和阿妮娜都睡著的了時候。」

龍冰淡淡地道:「一個女機械師,一個病人,你沒必要這麼小心,事情很簡答,我已經向上an彙報了,上an同意我們今晚行動。我們撤退的計劃也準備好了,只等你得手了。」

「這麼快」夏雷感到有些意外。

龍冰的嘴角微微地翹了一下,「怎麼捨不得你的德國小情人嗎」

夏雷有些無語地攤開了雙手,表示沒有那樣的事情。

「把這個放進菜里,你就能讓他們昏迷一段時間。」龍冰將一隻紙包從窗戶外面遞了進來。

夏雷接過了那隻紙包,「什麼東西」

「類似安眠藥的東西,你把它們放在你做的菜里,這種葯沒有味道,不必擔心被他們發現。」龍冰說道:「不過,你最好讓他們喝點酒,這樣的話他們會懷疑是喝多了酒才睡著的。另外,紙包里有一顆膠囊,那是解藥,你下藥之前把它吃下去,你就不會和他們一樣昏迷了。」

夏雷點了點頭,「好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龍冰說道:「搞定之後我和你一起行動。」

夏雷又點了一下頭。任務終於到了收官的時刻,他也很快就能回華國了,可那種失落的感覺卻越來越濃。可以肯定的是,這段在德國從事間諜活動的日子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半個小時候夏雷搞定了五個菜,三份德國牛排,香腸、炸豬排和蔬菜沙拉,還有一份豌豆濃湯。每一份菜里都放了龍冰給他的特殊「調味品」。他將菜一一端上餐桌,然hou說道:「可以開飯了。」

約瑟夫與阿妮娜結束交談走了過來。約瑟夫用鼻孔嗅了嗅,然hou豎起了大拇指,誇讚道:「盧卡斯,真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麼好的廚藝。在你家,你的妻子一定不願yi進廚房吧」

夏雷笑了笑,「她呀,卻是不怎麼進廚房做飯,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我在做,不然我也練不出這樣的廚藝。」

阿妮娜有些不高興地道:「約瑟夫,這個時候你盧卡斯的妻子幹什麼」

約瑟夫故作無辜的樣子,「我說錯什麼了嗎」

他是故意提到夏雷的妻子的,他從看望他的同事那裡了解到夏雷是接了婚的人的。

「沒有。我去拿酒,反正你也不方bian。」阿妮娜起身去酒櫃拿酒。

夏雷正要提議喝點酒,阿妮娜卻主dong去拿酒了,這倒省去了麻煩。

「約瑟夫,你剛出院,你能喝酒嗎」夏雷試探地道。

約瑟夫說道:「紅酒沒事,我問過醫生了,他說適量喝一點紅酒有助於心血管健康。」約瑟夫說道。

夏雷笑著說道:「能喝還少喝一點,多吃點菜,菜里有營養。」

「謝謝,盧卡斯。」約瑟夫很客氣地道。

阿妮娜拿了兩瓶紅酒過來,啟開一瓶,倒了三杯酒。

夏雷端過一隻酒杯,舉杯說道:「約瑟夫,祝你恢復健康,乾杯。」

「盧卡斯,我也祝你家庭幸福美滿。」約瑟夫與夏雷碰杯,然hou喝掉了被子里的紅酒。他不敢看阿妮娜的眼神,埋頭吃牛排。

阿妮娜確實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她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夏雷家庭不和睦,然hou他和他的妻子離婚。可今天約瑟夫已經不知道多少次提到夏雷的妻子了,還祝夏雷家庭幸福美滿,這不是故意跟她唱反調嗎

阿妮娜也喝了一杯酒,然hou在桌下輕輕踢了夏雷的小腿一下。

夏雷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似乎是在問阿妮娜為什麼踢他。

阿妮娜輕輕地動著嘴唇,沒有聲音,但夏雷卻用唇語解讀術解讀了她說的話,她說的是:趕緊吃,吃了我們回家

阿妮娜已經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

夏雷忽然想起了她在河邊說過的一句話:讓我給你老婆戴一頂綠帽子吧。這句話讓他的心忍不住一片蕩漾。

阿妮娜俏皮地向夏雷眨了一下眼睛,坐下的腳也輕輕地摩挲著夏雷的小腿。

夏雷被她撩撥得緊張兮兮的,他不敢多看阿妮娜的誘人的眼神,他埋頭吃著牛排。

三人邊吃邊喝,兩瓶紅酒很快就被幹掉了。桌上的食物也被掃蕩得差不多了。夏雷的心中卻一片好奇,暗暗地道:「我把龍冰給我的葯全部放進食物里了,可約瑟夫和阿妮娜怎麼還沒昏迷呢難道龍冰給我的葯是過期貨」

就在這時,約瑟夫放下了刀叉,用餐巾擦了一下嘴,然hou說道:「盧卡斯,你做的菜真好吃」

一句話還沒說完,他的腦袋突然就砸在了餐桌上。

坐在約瑟夫旁邊的阿妮娜也脖子一歪,失去了意識。

「約瑟夫,你沒事吧」夏雷伸手搖了搖約瑟夫的腦袋,約瑟夫沒有半點回應。他接著又拍了拍阿妮娜的臉頰,「阿妮娜,你醒醒。」

阿妮娜也沒有任何反應。

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廚房的方向傳來,「別費勁了,他們需要經過兩小時才能醒過來。」

夏雷回頭就看見了龍冰,「兩個小時這麼快」

「幹活吧,從現在起每一分鐘都很寶貴。」龍冰提醒到。

夏雷說道:「他的電腦就放在書房,我帶你去。」

夏雷帶著龍冰上了樓,然hou來到了約瑟夫的書房之中。約瑟夫的電腦就放在書桌上,夏雷打開了電腦,屏幕上現出了密碼輸入框。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我不知道密碼。」

「讓開吧,我來。」龍冰湊了過去。

夏雷站到了旁邊,他很懷疑龍冰能解開一個電氣工程師所設定的密碼,可沒想到龍冰啪啪就輸入了一長串密碼,一下子就打開了約瑟夫的電腦。

「你你怎麼知道約瑟夫的密碼」夏雷驚ya地道。

龍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以為我在德國只是一個等你回家吃飯的妻子嗎約瑟夫住院期間,我每天都會爬上那家醫院住院部對面的大樓上用望遠鏡監視約瑟夫。他一天要輸入好幾次密碼,我早就記住了。」

「原來是這樣。」夏雷的心中有些感嘆,不愧是職業特工。

「臟活累活我都幹了,你倒好,天天跟阿妮娜風流快活。」將優盤插入usb介面的時候,龍冰又補了一句。

夏雷很尷尬,沒搭腔。筆記本的操作界面打開之後,他接管了電腦,很快就找到了需要拷貝的程序軟體。他打開確認了一下,然hou直接複製到了優盤之中。不僅是完成的程序軟體,他將一些資料和草稿文檔都一股腦地拷貝到了優盤之中。

搞定之後夏雷取出了優盤,合上了筆記本電腦,「我們再去倉庫看看,這半天的時間裡他肯定植入了控制程序。在離開這裡之前,我想再看看他的機器。」

龍冰點了點頭,「時間還很充足,我們走吧。」

兩人離開了約瑟夫的書房,來到了房子後面的倉庫之中。

智能機床的熒光篷布已經揭開了,矗立在倉庫之中的是一台完整的大型智能機床。在操作台上夏雷發現了一塊被加工出來的零件,他的心中一動,快步走了過去。他拿起那塊零件檢查了一下,激動地道:「這是高精密的零件,目前我們國內沒有機床能加工出來,沒錯,他植入了數控程序,而且成功了」

「你需要拆開他的機器看看嗎要不要帶走電路板或者主控電腦什麼的」龍冰本來不懂這些,但在德國的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為了完成任務,她也沒少看這方面的專業書籍,惡補了一些知識。

夏雷想了一下,「不需要。你去外面給我把風,我要仔細檢查一下他的機器,然hou我們就可以離開了。」

龍冰說道:「好的,不過你要記住,你只有一個小時零四十分鐘。那之後,你需要坐回到餐桌上,然hou我們的人會把你幹掉。」

「氨夏雷頓時被嚇了一跳,目瞪口呆地看著龍冰過河拆橋也不用這麼直白吧

龍冰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個樣子真有趣,你放心吧,這只是任務的一部分。不會真的幹掉你,只是在阿妮娜和約瑟夫醒來之後,當著他們的面假裝幹掉你而已。你不能在約瑟夫剛剛完成智能機床的時候就離奇消失吧你需要一個永yuan消失在他們生活中的假象,你想,如果你死了,約瑟夫還會懷疑你盜走了他的機密嗎」

原來是這樣,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就在龍冰轉身走出倉庫的時候,他的左眼微微地跳了一下,然hou智能機床的內部結構便一一呈現在了他的眼前,猶如一個沒穿衣服的女人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