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35章盧卡斯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5章盧卡斯之死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半小時之後,夏雷走出了倉庫。在過去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他已經了解了約瑟夫的智能機床的所有的機械結構、集成電路,還有數控程序等等。有些虛擬的東西他雖然看不見,但他知道原理。憑藉他現在所掌握的東西,回國之後他完全能製造出這樣一台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智能機床

回到客廳里,夏雷看到了兩個陌生人。他們都戴著黑色的硅膠.面具,看上去就像是黑人,但從他們的眼睛的顏色夏雷卻知道他們和他是一個種族。

「搞定了嗎」龍冰出聲問道。

夏雷說道:「搞定了。」

龍冰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然後說道:「時間不多了,你坐到你原來的位置上吧。」

夏雷走到了飯廳,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上。他看著趴在餐桌上的阿妮娜,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絲愧疚的感覺。

他完全感覺得到阿妮娜對他的心,她喜歡他,那是真心的喜歡,沒有半點物慾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在裡面。即便是知道他有妻子,可她還是沒有放棄。她對他的情感如此真切,可他卻欺騙了她,甚至連一個道歉的機會都沒有。她一醒來,他就會在她的面前死掉,等待她的永遠無法解開的疑團,還有傷心的感覺,這對她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夏雷靜靜地看著阿妮娜的臉龐,他的心裡悄悄地說道:「對不起,我騙了你,可我不是故意的,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不知道以後我們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如果有的話,我會好好回報你的。保重,阿妮娜。」

這時趴在餐桌上的約瑟夫和阿妮娜都動彈了一下。

龍冰給兩個戴著黑色面具的同事遞了一個眼色,她自己離開了房間。

兩個戴著黑色面具的同事隨即掏出手槍,埋伏在了飯廳兩側,等待著阿妮娜和約瑟夫完全清醒過來。

夏雷也趴在了桌上,製造一個與約瑟夫還有阿妮娜一起蘇醒過來的假象。

「怎麼回事」最先醒過來的居然是約瑟夫,他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然後他看到了趴在桌上的夏雷和阿妮娜。

這時阿妮娜也睜開了眼睛,她搖晃了一下腦袋,似乎是想將昏沉的意識喚醒。

「阿妮娜,我們喝醉了嗎」約瑟夫心中一片疑惑。

「我們喝醉了嗎真差勁」阿妮娜嘟囔地道。

夏雷也睜開了眼睛,他揉了揉眼睛,然後說道:「約瑟夫,你家的酒沒問題吧就兩瓶而已,我們都喝醉了。」

約瑟夫忽然想起了什麼,他的神色頓時緊張了起來,他說道:「你們留在這裡,我去倉庫看看。」

「我們要回去了。」阿妮娜站了起來,「盧卡斯,我們走吧。」

夏雷沖阿妮娜笑了笑。他是想給阿妮娜留下最後一個微笑的樣子,可這個時候他的笑容裡面卻充滿了傷感的味道。

也許是夏雷的笑容觸動了阿妮娜心中的柔軟的部分,她忽然當著約瑟夫的面,親昵地拉住了夏雷的手。

約瑟夫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顆震爆彈突然飛進了飯廳,掉在地上轟然炸開。左眼的強光,震耳的爆炸聲頓時將三個人掀翻在地。在倒地的那一剎那,夏雷下意識地抱緊了阿妮娜,護住她的身體。

兩個戴著黑色硅膠.面具的槍手突然衝進了飯廳,一把將趴在阿妮娜身上的夏雷扯了起來。其中一個用槍指著夏雷吼道:「就是他,是他害死了我們老大納瓦斯,幹掉他」

「媽的幹掉他」兩個戴著黑色硅膠的面具一唱一和,然後一起對著夏雷開槍。

砰砰砰砰

槍管里火花噴射,彈殼叮叮噹噹地掉在地上。

夏雷一身慘叫倒在了地上,兩個戴著黑色硅膠.面具的人卻還對著他的身體瘋狂地扣動扳機。

可是,只有彈殼,沒有子彈。夏雷的身上連一塊皮都沒有破。

阿妮娜使勁地晃動腦袋,可她仍然沒法看清楚夏雷的情況,她的耳朵也嗡嗡地響個不停,震耳的槍聲也無法刺激到她的已經被震爆彈震麻木的耳膜。可她非常清楚,那兩個黑人正對著夏雷開槍

「盧卡斯」她張大著嘴巴想要喚醒盧卡斯,她期望一個奇出現,那就是盧卡斯突然從地上爬起來,打倒那兩個黑人槍手。可是,這樣的奇只存在與她的幻想之中,在現實之中根本就沒有出現。

約瑟夫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可沒等他站穩,一支槍柄就砸在了他的腦袋上,他悶哼了一聲,又昏倒在了地上。

阿妮娜聽到了兩個黑人對話的聲音,也看到兩個模糊到了極點的身影向她走來,她的心裡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他們會殺了我嗎盧卡斯,快醒醒,快救救我」

在危難的關頭,她誰也沒想起,只想起了夏雷。

一支槍柄突然砸在了阿妮娜的腦袋上,她也徹底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妮娜慢慢地蘇醒了過來。她下意識地揉了揉辣作疼的眼睛,她看到了趴在地上的約瑟夫,看到了滿地的彈殼,可唯獨沒有看見夏雷。

想到夏雷,阿妮娜的身體之中忽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她跟著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跌跌撞撞,東張西望地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呼喊,」盧卡斯盧卡斯盧卡斯你在哪氨

沒人回應她,那個來自華國的陽光帥氣的青年好像永遠地離開了,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面前了。

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了那恐怖的一幕,兩個黑人槍手向飯廳扔了震爆彈,然後又向夏雷開槍

」不,你不會死的,你不會死的嗚嗚」理智最終戰勝了幻想,阿妮娜的眼淚也奪眶而出,熱淚打濕了她的臉頰。

」阿妮娜,盧卡斯呢約瑟夫也從地上爬起了起來,他四看了一下,卻沒有看見盧卡斯。

阿妮娜回頭看著約瑟夫,熱淚盈眶,」盧卡斯被黑幫的人殺了嗚哇」說到這裡她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了起來。

約瑟夫走了過去,擁著阿妮娜的肩頭,安慰地道:「不要害怕,還有我呢,我陪著你,沒人能傷害你。」

阿妮娜靠在他的肩頭上一個勁地哭。

卻就在她哭得傷傷心心的時候約瑟夫忽然鬆開了她,大步往樓梯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糟糕,那些傢伙一定是沖著我的智能機床來的」

阿妮娜頓時僵在了當場,「盧卡斯被殺了,你卻只記得你的智能機床他救過你的命,你難道忘了嗎」

約瑟夫沒有答話,他快步上了二樓。這個時候的他哪有半點病人的虛弱的樣子,腳步生風。

阿妮娜追上了二樓,進了約瑟夫的書房。

約瑟夫看到了他的電腦,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還好,我的電腦還在,這裡的東西也不像被人動過。」說話的時候他喚醒了電腦,顯示器上彈出了密碼框。他輸入密碼,然後檢查了一下硬碟之中的東西。檢查的結果讓他又放鬆了一些,電腦裡面的東西也沒人動過。他對他的複雜的密碼有著相當的信心。

「我說過,盧卡斯是被黑幫的人殺了的,那些傢伙對你的智能機床根本就不感興趣」阿妮娜為夏雷感到不值,因為他救了一個沒心沒肺的傢伙。

「不行,我還得去倉庫確認一下」約瑟夫跟著又去倉庫。

這一次阿妮娜沒有再跟去,她回到飯廳,看著地上的彈殼發獃。她確定她看見夏雷中槍倒地,然後兩個黑人槍手對著夏雷的身體瘋狂地開槍,那種情況下沒人能活下來,這也是她確定夏雷已經被殺害的原因。可是,為什麼沒有血跡,也沒有屍體呢

「那兩個黑人槍手殺了盧卡斯,為什麼要帶走屍體呢」阿妮娜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獃獃地想了半響,阿妮娜掏出手機報了警。

沒過多久約瑟夫也從倉庫返回,他的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那些傢伙真的不是沖著我的智能機床來的,倉庫裡面的東西也沒人動過,我仔細檢查過,沒問題。」

對於約瑟夫來說,眼前的事情確實值得他開心,他最重要的東西沒丟,情敵卻死了。沒了夏雷,他還愁阿妮娜不回心轉意

「夠了」阿妮娜沖約瑟夫吼道:「我不想再聽你提什麼智能機床了。」

約瑟夫跟著收起了那一絲笑容,他裝出難過的樣子,「對不起,阿妮娜,盧卡斯遇害我也很傷心。可你知道,倉庫里的智能機床是我數年的心血,它就像我的孩子將來,我們會因為它而大賺一筆的,相信我,我們一定行的。」

「那是你與我沒關係」阿妮娜的情緒有些失控,她捂著耳朵往外走,「我不想聽你說話,我出去等警察」

「你報警了」約瑟夫很驚訝的樣子,「你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阿妮娜卻不在跟約瑟夫說話,氣沖沖地走出了他的家門。

約瑟夫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恨意,但他沒有再厚著臉皮追上去。

夜色蒼茫,天空上有一輪皎潔的圓月,還有數不清的星辰。良辰美景,阿妮娜本來應該在家裡跟夏雷纏綿的,可轉眼間就天人永隔,再也見不到。

「盧卡斯,你在天上嗎告訴我,哪一顆星星是你」阿妮娜仰望著滿天的星辰,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ps:感謝拔劍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