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36章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6章回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思ˊ路ˋ客,的

三天後,華國京都。

建國路,101號,一幢連名zi都沒有的大樓里。

這幢看上去像高檔寫字樓的大樓就是101局的總部,夏雷是第一次來。

「哈哈」一間辦公室里,釋伯仁大笑了兩聲,一巴掌拍在了夏雷的肩膀上。

這是一個讚許的動作,但夏雷的眉頭卻皺了起來,「釋老總,你想拍死我氨

「哦,不好意思。」釋伯仁笑了笑,「你們帶回來的圖紙和程序已經由相關的專家組鑒定過了,非常有價值。你們這次算是立了大功,說吧,你想讓我怎麼獎勵你」

夏雷說道:「把圖紙和軟體程序給木老一份就行了,這也算是我兌現了我的承諾。除此之外,我不要什麼。」

釋伯仁看著夏雷,意味深長地道:「據我所知,你的公司是靠接神州工業集團的訂單生存的,你就不怕他們得到這種機床就不再給你訂單了嗎沒有神州工業集團的訂單,你的公司還能生存下去嗎」

夏雷笑著說道:「我的公司生存事小,我們的製造業發展事大,如果能讓我們的製造業快速追上歐美髮達國家的水平,我的公司倒閉了也沒什麼好遺憾的。」

釋伯仁這樣的老領導最喜歡有愛國情操的人,夏雷是故意把話說得這麼溜光漂亮的。他其實一點都不擔心神州工業集團複製出約瑟夫的智能機床之後就不給雷馬製造公司訂單了,就拿複製的第一台智能機床而言,神州工業集團也得找他出手

至於更遙遠的將來,如果那個時候雷馬製造公司還是一個依靠給大型國企加工零件生存的狀態,倒閉了又有什麼好可惜的呢

果然,釋伯仁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這一次他輕輕拍了拍夏雷的肩頭,滿眼期望地道:「你能有這樣的思想覺悟我很高興,我們國家現在就缺少你這樣的年輕人。你為國家做出了貢獻,國家肯定是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以後要是木老頭不給你訂單,我上他家掀他桌子去。」

「呵呵呵」這話把站在夏雷身邊的龍冰也逗笑了。

釋伯仁瞪了龍冰一眼,龍冰跟著又閉上了嘴巴,不敢笑了。

夏雷說道:「釋老總,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我也得回家了。一個多月了,我也得趕回公司看看。」

釋伯仁打開他的辦公桌的抽屜,將一本紅色的證件拋給了夏雷。

夏雷接住了那本證件,好奇地道:「釋老總,這是101局給我發的證件嗎」

釋伯仁說道:「你什麼時候願yi正式加入101局的編製,我就給你發正式的證件。這是我給你的福利,這是一本全國通行通用的乘坐證件,你用這本證件可以隨時隨地乘坐國內的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和高鐵。」

龍冰插嘴說道:「這證件上有你的身份識別號,你打電hua訂機票的時候只需要說出你的身份識別號就行了。另外,這本證件可以讓你攜帶兩名乘客。」

夏雷打開證件看了一眼,證件上an果然貼有他的照片,還有他的名zi和身份識別碼,他笑著說道:「以後我就能免費旅遊全國了,真不錯。」

釋伯仁說道:「你小子,給你這本證件是為了方bian你執行任務的,別忘了,你是我們101局的顧問。」

夏雷說道:「我不會忘記。再見釋老總,再見龍姐。」

「我和你一樣大,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還比你小一個月,叫什麼姐呢」龍冰不滿的樣子,「叫我名zi就行了。」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大你一二十歲你應該叫阿姨的你管她叫姐她一準很高興,大你兩三歲的你管她叫妹子,她也會更高興,但你叫她姐的話,她肯定不樂yi。龍冰是非一般的女人,但始zhong也是一個女人,有些地方她也不會免俗。

夏雷只是笑了笑。一個稱呼而已,他覺得一點都不重要。

釋伯仁突然冒出了一句話,「嗯,我得提醒你們一下,局裡是禁止戀愛的。」

夏雷,「」

卻沒等夏雷開口解釋一下,龍冰便推了他一把,「走吧,我送你去機常」

幾分鐘后,一輛沒有牌照的軍用越野車離開了101局的大院,往著機場的方向駛去。在車上,夏雷喚醒了他的手機。手機里一大堆未接來電,還有一大堆簡訊。他大致看了一下,梁思瑤給他打了七十多個電hua,平均一天兩次。江如意給他打了一百零幾個電hua,平均一天三次。梁思瑤打那麼多電hua還可以理解是與公司有關,可江如意打了那麼多電hua她有什麼事呢

「要去看看你妹妹嗎」龍冰打破了車裡的沉默。

夏雷說道:「不去了,她早晚得**,讓她多鍛煉鍛煉也是好的。」

「嗯,那我就直接去機常」龍冰說。

夏雷想了一下又說道:「我拜託你一件事。」

「說。」龍冰的話很少。

夏雷說道:「你知道的,我的對頭很多,我不在我妹妹身邊,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她,不要讓人傷害她。」

龍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你放心吧,你現在是101局的顧問,你的家人會受到專業人員的保護。你的那些對頭,最好不要動你妹妹的念頭,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有人在暗中保護我妹妹嗎」夏雷感到很意外。

「從我們去德國的那一天你的妹妹就納入了被保護的目標之中,有專門的部門負責保護,你大可以放心。」龍冰說道:如果你這樣的人的家人都可以被隨意傷害,或者用來要挾你,那你還能安心為國效力嗎」

確實,如果一個對國家非常重要的人物,他的家人可以隨意被欺負,可以被拿來要挾那個人物,那他還怎麼安心為國家效力呢一個國家其實就是一個龐大的機器,它有許許多多的零件,這些零件其實就是現實之中的部門。101局只是這個龐大機器的一個零件,負責保護重要目標的部門也是其中一個零件,只是各自的功能不一樣而已。

夏雷心中有些好奇居然還有的部門,但他沒有開口問,因為他估計問了龍冰也不會告訴他。

果然,龍冰跟著就轉移了話題,「回去以後低調一點,不要對任何人提起我們在德國的行動。一旦泄露,這會引起國際糾紛的。」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我知道這件事的性質,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還有」頓了一下,龍冰才說道:「不要再聯繫那個阿妮娜,在她的世界里,你已經是一個死了的人。」

「不會。」夏雷回答得很乾cui。可他的腦海里卻浮現出了阿妮娜的身影,她的性感,她的美麗,還有她的挑逗和誘惑對阿妮娜,他的心中始zhong有一種愧疚的感覺。

臨近機場的時候,夏雷忽然想起了什麼,他說道:「我想買點禮物,你知道有什麼地方能買到貨真價實的文玩禮物嗎」

龍冰猛打了一把方向盤,一腳油門就偏離了機場的方向。這就是她的回答。

傍晚時分,夏雷提著好幾大包禮物來到了一個小區之中。他來到梁家的門口,按響了門鈴。從德國回來,他最想也最應該來看望的人便是他的師父梁正春,還有她的師姐梁思瑤。在他的心裡,他已經把梁正春和梁思瑤當成是他的家人了,他來梁家也算是回家。

開門的人是梁思瑤,門開的一剎那她頓時呆住了。

夏雷笑著說道:「怎麼,不認識我了嗎」

梁思瑤忽然打了夏雷一拳,心中歡喜得很,但面上卻裝出一副生qi的樣子,「你這傢伙怎麼不接我的電hua我每天給你打,早shang打,晚上打,你從來不接,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還有我爸,他每天都會問我你有沒有回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

夏雷說道:「在德國我換了手機,他們也不讓我打電hua回來我以後再跟你解釋吧,師父呢,他老人家再嗎我想見見他。」

他的話音剛落,梁正春就從他的書房裡走了出來,「回來啦吃飯沒有思瑤正要做飯,一起吃吧。」

簡簡單單一句話,就像是父親對旅行回來的兒子說的話,平平淡淡卻包含著很深的情感。

「師父,我回來了,給你帶了一些禮物。」夏雷迎了上去。

「回來就回來,買什麼禮物。」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梁正春的臉上卻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夏雷將禮物一件件地拿出來,如數家珍,「師父,我知道你喜歡喝茶,我給你帶來了台灣的凍頂烏龍茶,還有武夷山的金駿眉茶和安溪的鐵觀音,嗯,我還特意給你買了一把宜興的紫砂壺,好茶就得配好壺。」

「哎喲,你還沒了紫砂壺,我看看。」愛茶的人最希望擁有的便是一把好紫砂壺,梁正春平日里喝茶用的都是陶瓷茶杯,與紫砂壺差了好幾個檔次,一聽夏雷給他買了一把紫砂壺,心裡自然一片歡喜激動。

夏雷將紫砂壺遞給了梁正春,梁正春拿著紫砂壺仔細端詳,用手指去觸摸壺面的細膩的顆粒,嘴裡嘖嘖有聲,「好壺,這是一把真正的宜興紫砂壺,我以前買了幾把,都是假的,後來就不敢買了,這玩意又貴又假,你這把壺品相這麼好,質地溫潤這把壺多少錢很貴吧」

夏雷笑著說道:「師父,你就別問價錢了。不貴,是我託人買的,要不是她,我也不敢買。」

這把壺是龍冰幫他從一個收藏紫砂壺的人的手裡買的,那人沒要錢,他當然不知道價錢。雖然沒要錢,但估計也得上萬元,而且市面上根本就不見賣。

「不問就不問。」梁正春呵呵笑了笑,然hou提著壺就走,「我去開壺去了。」

梁思瑤翹著嘴,一臉的不高興,「你給我爸買了一大堆禮物,我呢」

夏雷笑著將一隻購物袋遞給了梁思瑤,「我在優衣庫給你買了一條裙子,你試試吧,我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身。」

「不合身我揍你。」梁思瑤露出了笑容,提著印有優衣庫徽記的購物袋就往她的房間走,一邊走一邊說道:「我去試衣服,你去做飯。」

夏雷,「」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