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39章我其實是在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9章我其實是在飛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思ˊ路ˋ客,的

劉學兵帶人製造的十輛購物車上午就賣完了,隨後他們又趕製了二十輛,也被一搶而光。{,。網好銷的原因很簡單,雷馬製造製作的購物車設計精巧,用料紮實,價錢也公道,最最關jian的是好用。打開之後不僅可以用來購物,把蓋子一蓋還可以當板凳使用。這麼一來,那些老頭老太既可以拖著購物車來超市購物,還可以當一隻移dong的板凳,走累了就坐上去歇歇,很是方面。

夏雷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很高興,下午他便讓管靈珊去工商局註冊商標,準備量產。一旦有一定的庫存,銷售科的人就會走出去,拓展銷售渠道。

一個購物車的小商品不會帶來多大的利潤,但這是一個很好的開頭,也給雷馬製造公司指明了一個發展的方向,那就是以人為本,設計和生產普通老百姓最需要的商品。而不是一步登天,去生產汽車,去生產大型機械什麼的。

小公司就要有小公司的姿態,就要有小公司的策略先積累,再發展

下午秦香來到了夏雷的工作室。

秦香穿得很妖艷,白色的深v圓領t恤,七分緊身短褲,腰上還扎了一根黑色的裝飾腰帶。這一身裝扮,再加上他那張比女人還漂亮的臉蛋,真真是妖氣深重。

雷馬製造和美之美超市的員工背後都稱秦香為「女王秦」,他知道后非但沒有生qi,反而樂呵了好幾天。

「在忙什麼呢」秦香的聲音細細的。

夏雷停下了手中的活,說道:「準備造一台機床。」

「機床不感興趣。」秦香笑著說道:「我就來看看你,與你聊聊。」

夏雷笑了一下,「你想與我聊什麼」

「池靜秋,還有那個很像你爸爸的人。」秦香說。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這一段時間,他都沒有去想那筆不明訂單的事了,現在秦香突然提起,他的腦海之中頓時又浮現出了那個男人的樣子。那筆訂單,那個長得很像父親的男人對他來說是一個沒有解開的謎。

「你去德國之後,我沒有忘記這件事,我又跟蹤了池靜秋幾次。那個男人沒有再出現,但我意外地發現,她見了那些給我們公司下訂單的小客戶,然hou那些客戶都成了東方重工的客戶。」秦香說道。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我聽思瑤說她問過你,你說你不知道,可現在又怎麼」

秦香說道:「思瑤脾氣火爆,她可是一個習武的女人,這樣的事情我告訴她,她一定會去找池靜秋的麻煩。不要忘了,你還有一個許浪這樣的對shou,要是她打了池靜秋的話,許浪肯定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報復你的機hui。如果思瑤被抓了,你又在德國,我又管理不了你的公司,這裡豈不是亂套了」

秦香不止是長得像女人,心思更像女人,很細密。他雖然瞞了梁思瑤,但不得不承認他這麼做考lu得很周全,也是對的。

夏雷點了點頭,「嗯,你這麼做是對的。可是,以池靜秋的身份,她不大可能說服我們以前所有的小客戶吧再說了,那些小訂單她也看不上啊,她為什麼會這麼做」

秦香淡淡地道:「你忘了她是誰的人了嗎」

夏雷心中一動,「你是說寧遠山」

「嗯,就是寧遠山。我發現池靜秋接觸了我們的客戶之後,而我們的小訂單突然間就消失了之後我便有所懷疑了。有一天晚上我潛入寧遠山的辦公室,在他的辦公室里裝了一隻竊聽器。這是我錄下的寧遠山和池靜秋的對話,你聽聽吧。」秦香將他的手機拿了出來,輕輕一點邊打開了一個音頻文件。

寧遠山的聲音跟著從手機里傳了出來,「靜秋,我讓你辦的事你做得怎麼樣了」

池靜秋的聲音也從手機里傳了出來,「寧董,你讓我把夏雷的客戶都挖過來,讓他們不要去雷馬製造公司下訂單,我照你的吩咐做了,很順利。不過,寧董,這是小事不勞你老操心。那些小客戶一聽說是我們公司,巴不得找我們來做呢。雷馬製造,一家作坊式的小加工廠,他也想做大我看啊,如果沒有神州工業集團的那點訂單,夏雷的公司早就倒閉了。」

寧遠山說道:「你做得不錯,雷馬製造公司的客戶你給我有多少挖多少,就算那些有潛在合作意向的也要提前給他們打一個招呼。他們的訂單,我們東方重工來做。我們不做,外包出去。總之,我要讓那小子沒生意可做」

「寧董,那個我能問一下這是為什麼嗎」池靜秋的聲音,帶著試探的意味。

寧遠山說道:「這還用問嗎神州工業集團本來是我們的大客戶,木劍鋒與我的關xi也不錯,可這一切都因為那小子橫插一腳攪黃了。我待他不薄,他卻背後捅我一刀,這口氣我要是不出,我還有什麼臉面在海珠這塊地上立足」

「那小子不識抬舉,就應該讓他吃點苦頭。」池靜秋的聲音。

「從長遠來看,這麼做也是很有必要的。」寧遠山的聲音,「那小子技術很強,能加工超精密的零件。他現在又靠上了神州工業集團這座大靠山,要是讓他站穩了腳跟,以後海珠地區製造業的第一把交椅卻不是要拱手讓給他你要記住,他現在是我們的對shou,不是朋友。商場如戰場,他就是我們的敵人。,當然是要越早滅掉越好。」

「我懂了,寧董。」

「去吧。」寧遠山的聲音。

音頻文件到此結束。

秦香將他的手機收了起來,然hou說道:「寧遠山想利用他的影響力唯獨我們,你有什麼打算」

寧遠山做這樣的事情就像是古代戰場上的圍城戰,不交刀兵,卻切斷了雷馬製造公司的糧草和水源。如果他的計劃成功的話,那麼等到神州工業集團複製出約瑟夫的大型智能機床,雷馬製造公司就沒訂單可做了,不等誰戳一指頭,自己就會倒在戰場上。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在海珠這塊地上寧遠山確實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作為最da的國企老總,他的影響力甚至比胡厚市長還要大。那些平日里仰仗他鼻息的人當然不敢拂逆他的意願,我們沒訂單可做也是正常的。現在我們去找那些客戶的話也沒用,我們根本就沒有讓他們改bian主意的資本。說難聽點,混商場的大都是勢利之徒,就算我們給他們跪下求他們,他們也不會憐惜我們而得罪寧遠山。」

秦香的眉頭皺成了一團,「你的意思是我們沒解決的辦法了嗎」

夏雷說道:「怎麼沒解決的辦法我們不正在走自己的發展道路嗎你也看見了,我們設計和製作的購物車市場反應很好。」

「哈哈」秦香怪笑了一聲,「一台購物車,售價一百八十塊,人工和材料的成本加起來就一百二,賺六十塊。今天超市總共賣了三十二輛,利潤不到兩千塊。如果你說的解決之道就是這個的話,你是逗我嗎」

就算賣得很好,但秦香也不看好。這是正常的,沒人會指望這樣一種小商品能讓一家公司發展起來。

夏雷卻笑了笑,「這才只是一個開頭,你就看著吧。」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對付寧遠山嗎」秦香試探地道:「我是說,用我們自己的方式。」

夏雷說道:「你是指像我們對付黃一虎那樣的方式嗎」

「對啊,找出他的把柄,我們聯手就沒有偷不到的東西。」秦香說道:「一旦我們找到寧遠山的把柄,我們就能要挾他,讓他把我們的客戶還給我們。我們甚至可以讓他分給我們更大的訂單。」

夏雷搖了搖頭,「你錯了。」

「我錯了」

「是的,你錯了。」夏雷說道:「首先你沒有弄清楚寧遠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不貪,也不好色,為人清廉,幾乎沒把柄可尋。要是他有什麼違法的勾當的話,現在反貪風颳得這麼厲害,這麼沒有關於查他的半點流言蜚語出現」

「這個」秦香還真是沒想到這種情況。

夏雷又說道:「還有,你記住了,不要所有的事情都想著用違法的方式去解決。就算暫shi解決了問題,那也會留下隱患。這樣的隱患多了,總有一天會被清算的。」

「那怎麼辦」秦香苦笑道:「你不會真的指望購物車吧」

夏雷指了一下地上的一大堆材料,還有他完成的一部分底座,說道:「看見了嗎它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機床,在華國,只有我能製造。寧遠山想堵死我的路他也搞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其實是在飛。」

秦香愣了一下,忽然哈哈笑了起來,「他堵路,你卻飛,哈哈哈雖然我不知道你造的這機床是個什麼鬼,但是我相信你。」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還有很多活要干。」夏雷說道。

秦香張開了雙臂,「擁抱一下吧,你從德國回來,我都沒有抱一下你。」

夏雷,「」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