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0章自拍與男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0章自拍與男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一整天的忙碌,夏雷加班加到了晚上十點,離開公司的時候天早就黑了。下午下班的時候梁思瑤本來讓他去她家,他便以加班的理由婉拒了。也倒是的,自己有家不回卻老往師父家跑也不是一回事。

一個人開著車行駛在街道上,高樓和霓虹燈在眼前閃爍,夏雷的心思也一片閃爍,無法安定下來。

「累了一天,整個工程完成的進度不過百分之三。要想全部完成,估計要用一個月以上的時間。一個月後,我就能將約瑟夫的智能機床複製出來……」

一個人,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一台智能機床,這事要換成別的機械師是沒有可能完成的人物。但他不同,在左眼的超凡的能力的支撐下,他可以用普通機床加工超精密的零件,他可以稍一動念頭就能想起所有的圖紙,所有的電路。所以,他看似一個人在操作,但生產力絕對不低於一個專家組的生產力!

神州工業集團已經拿到了所需要的圖紙和軟體程序,肯定也在動手複製約瑟夫所設計的智能機床,也必定有一個精英團隊在運作,可神州工業集團的進度不一定比夏雷快。

「我以為神州工業集團會在我回德國之後找我談談,不說木劍鋒親自出面,至少也會派周偉或者姜鑫這樣的部門主管吧?可是連個人影都沒有,甚至連個電hu都沒有,這是什麼意思?」

「上次木劍鋒給了一筆普通訂單,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那筆訂單也早在五天前交付完成了,可神州工業集團沒有再給新的普通訂單,這是要過河拆橋了嗎?或者,他們根本就看不起我的小公司,與雷馬製造公司合作是他們的恥辱?現在他們自認為不需要我了,所以就不聞不問了?」

這些念頭在他的腦子裡盤旋,那種被過河拆橋的感覺也讓他有些不舒服。

不知不覺就回到了小區,夏雷將車停在停車位上,下了車。

「哎喲,那不是雷子嗎?」一個軟綿綿的女人的聲音忽然傳來。

夏雷一眼便看見了站在陽台上的江如意,他走了過去,笑著說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在幹什麼?」

「我買了一根自拍桿,拍照呢。」江如意晃了晃手中的自拍桿,很得yi的樣子。

「這麼晚了還玩自拍?你不怕派出來的照片嚇著人啊?」

「去你的,姐美著呢,怎麼拍都是大美女。」江如意甩了夏雷一個白眼,「倒是你,你不是去梁家上門去了嗎?這麼晚了回娘家,跟你媳婦吵架被攆出來了?」

夏雷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他與江如意鬥嘴二十餘年,贏的次數十根指頭就能數清楚。這妖孽,是他命里的剋星。

江如意的視線忽然移落到了夏雷手裡提著的一隻購物袋上,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頓時一亮,「雷子,袋子里裝著什麼?」

夏雷將購物袋提了起來,在江如意的面前晃了一下,然hou慢吞吞地道:「這是我在京都優衣庫買的一條裙子,本來是想送給你的,可我又不想送了。」

「為什麼啊?」江如意著急了。

「剛才你還罵我,我幹嘛要送你啊?我留著,等將來小雪長胖了穿。」

「你是在說我胖嗎?」江如意瞪著夏雷,似乎要發飆,可轉眼又露出了笑容,「雷子哥,我跟你開玩笑的。把衣服拿來我試試,我拍張照片發朋友圈裡,眼饞死那幫老娘們1

夏雷這才將購物袋遞給江如意。

江如意拿著購物袋又說道:「你進來,我給你開門。」

「這麼晚了……」夏雷有些尷尬的樣子。

「你不來我家,我就去你家。你選哪一個?」

「開門。」

進了門,江如意將手機和自拍桿一股腦地塞到了夏雷的手中,然hou拿著購物袋就跑進她的寢室之中換衣服去了。

夏雷拿著自拍桿晃了晃,拉長縮短,一個念頭忽然從心裡冒了出來,「這種自拍桿只能伸長和縮短,所拍的照片很多都能看到自拍桿的影子,影響照片的美感。如果能彎曲,會不會更好呢?」

這個念頭產生之後他跟著將江如意的手機卡在自拍桿上,換了好幾個角度拍了幾張照片,結果每張照片都有自拍桿的影子,看上去很不協調。

隨後,他掏出手機,打開了手機上的京東客戶端,在搜索欄里輸入了「自拍桿」。一大堆自拍桿頓時出現在了手機屏幕上,一般的售價都在八十元到九十元之間,個別的達到了一百以上。而就材料而言,一根自拍桿的成本不會超過十元錢!

這是一個暴利的商品!

更重要的是,市場上還沒有出現可以完全的自拍桿!

一個靈感,一個好的方案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誕生了。夏雷高興得很,他的心裡暗暗地道:「回去以後我就設計出來,然hou拿去申請專利,這種小商品一定會很好銷1

這時江如意從她的寢室之中走了出來。

夏雷給她買的是一條紅色的長裙,領口低開,將她的豐滿曝露了四分之一出來,中間的深溝尤為顯眼。小腰束得恰到好處,與胸部和臀部的曲線形成了一個撩人的「s」形。裙擺開了口,一雙美腿若隱若現。她的臉蛋和身材都很好,這一條紅裙子簡直就像是為她私人訂製的,貼身的程度堪稱完美。而她穿上之後也平添了幾分優雅的韻味,很是養眼。

江如意看著夏雷,咯咯笑道:「雷子,你是不是偷看過我洗澡什麼的?」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你別亂說,我什麼時候偷看過你洗澡了?」

「你沒偷看我洗澡,你怎麼把我身體的尺寸了解得這麼清楚?你給我買的裙子,添一分嫌大,減一分嫌瘦,哪有這麼巧合的?」

夏雷乾咳了一聲,「我讓導購幫忙挑的,我一描述你的身材,人家就推薦了這一條,人家很專業的。」

真實的情況是沒有導購的,江如意的身體他透視了好幾回了,什麼尺寸他比江如意自己還清楚。他給她買裙子,還能買大買小不成?梁思瑤也是這種情況,可是梁思瑤卻沒有這樣問過他。

江如意轉過了身,將一片雪白的香背露在了夏雷的面前,「幫我把拉鏈拉上。」

夏雷看了一眼,忽然發現江如意的背上沒有文胸的帶子,腋下清晰可見一部分球體,他尷尬地道:「你……怎麼不戴文胸?」

「你笨啊,這樣的裙子是不需要文胸的。」江如意沒有半點尷尬的感覺,催促道:「快點給我拉上啊,你不會又趁機偷看吧?」

夏雷嘟囔地道:「我還用偷看嗎?早就看過了……」

「你說什麼?」

「哦,我說你的身材真好。」

「咯咯,快點快點。」

有了上次的經驗,夏雷這一次很小心,確定拉鏈沒有咬住江如意的內內的時候才往上拉,很順利地就幫江如意拉上了拉鏈。

江如意拿起自拍桿自拍,然hou傳照片上微信朋友圈。

夏雷說道:「你的自拍桿買成多少錢?」

「八十八塊,你要的話我一百塊退給你,然hou我去買新的。」江如意說。

夏雷無語地道:「我送你的裙子也是兩千塊好不好?你好意思問我要一百塊?」

江如意笑盈盈地道:「更你開玩笑的,你喜歡拿去就好了,反正我已經拍夠了,那幾個老娘們……喲,她們發信息問我身邊的是誰了,怎麼回答?」

夏雷遞眼看了一下手機屏幕,他才發現江如意自拍的每一張照片里都有他的存在。而幾個與江如意一樣年輕的女人正追著問他是誰,看她們的頭像,有一個還是女警。

這時江如意飛快地在屏幕上敲出了兩個字:「男票。」

幾個女人跟著又有信息發來。

「我靠,你什麼時候找這麼帥一個男票?」

「歹毒!居然不帶出來見見1

「我要挖你的牆角1

「你要不要?我用代金卷跟你換。」

這些言辭看得夏雷苦笑不得,他跟著就移開了視線,假裝沒看見這些女人發來的信息,他說道:「如意,自拍桿借我用一下,明天還你。」

「你上哪去?」江如意的手指忙個不停。

「當然是回家啊,難道我還能在你家過夜不成?」夏雷說。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你給我買裙子,果然是有目的的!你真壞。」

夏雷,「……」

回到家裡,一股冷清的感覺撲面而來。一個多月沒人打掃,傢具上都灑了一層薄薄的灰。夏雷走到電視櫃前,用抹布將裝著全家福的相框擦了擦。

全家福相框後面的玻璃瓶還在,那顆藥丸也靜靜地躺在玻璃瓶底,給人一種很有故事的感覺。

這時,夏雷的視線忽然落在了玻璃瓶底的下面,一個俄語單詞進入了他的視線——octopoжho。

這是小心的意思。

一個多月前,他在咖啡館里追蹤那個神秘男子的時候,那個男子在咖啡桌上留下了這個俄語單詞。現在,他居然在他的家裡看到了一樣的俄語單詞,這便意味著那個男人來過他的家裡!

夏雷的腦海里一片翻騰,「難道……他真的是我的父親?可是,他為什麼不與我見面呢?他究精是什麼身份?」

那個神秘男子的面容再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他的視線也移到了全家福上的父親夏長河的身上,兩張面孔在他的左眼裡無聲重疊,相似度竟是百分之百!

這一夜,夏雷註定要失眠了。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