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2章生意與骨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2章生意與骨氣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專利當天就審批下來了,這大概也是夏雷給101局當顧問的一種隱性福利。自拍桿的商標也完成了註冊,名zi叫:愛美。

這些事情完成之後雷馬製造公司的銷售們也都忙碌了起來,為雷馬製造公司的兩種產品尋扎銷售渠道。

美之美超市自然又成了雷馬製造公司新產品的試金石,秦香給愛美自拍桿開了專櫃,還安排了人推銷,結果當天上櫃銷售的幾百根自拍桿被賣得一乾二淨。購買這種自拍桿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也有中年消費者,不過數量不大。這也印證了梁思瑤最初的判斷,這是一種很時尚很年輕化的產品。

轉眼,三天過去了。

「雷子,下班之後跟我走。」辦公室里梁思瑤說道:「我已經跟魯勝約好了,他的老闆同意跟我們見個面。地點是他家裡。」

「他家裡?」夏雷說道:「我以為是在酒店,這樣的話我們也好請人家吃一頓。」

梁思瑤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這是人家的決定,我也沒辦法。魯勝不過是人家的保鏢,更說不上話。他家就他家吧,我覺得沒什麼。」

「魯勝的老闆叫什麼名zi?」

「叫張森,很年輕,很能幹,三十多歲,資產就已經過億了。」

夏雷笑了笑,「確實很厲害,三十多歲就這麼成功了。」

梁思瑤卻盯著夏雷,「我覺得你比他更厲害。」

「我?」夏雷說道:「別開玩笑了,我哪比得上人家。我要是比他厲害,我就不會去求他了,該由他來求我了。」

「成功不成功可不是用求人不求人來衡量的。」梁思瑤笑盈盈地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去那些大公司大集團工作,卻要跟著你嗎?」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我是你師弟啊,你不幫我誰幫我?」

「我們是一家人,這是一個原因。」說這話的時候梁思瑤莫名臉紅,跟著又說道:「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你有很強的創造力,從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些傳奇創業者的影子,比如比爾蓋茨,比如喬布斯,他們當初的處境和你現在差不多,也是白手起家,一點點地建立起屬於他們自己的帝國的。」

「你把我拿去跟比爾蓋茨還有喬布斯比?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夏雷笑了,「不過,我要是達到他們那樣的層次,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真的?」

「當然是真的。」

「我要星星1

「那……我們包一艘飛船上太空看星星去。」

「我要城堡1

「那我給你買塊地,給你蓋城堡1

「我要王子1

「那我……」夏雷接不上口了,王子這種東西就算是比爾蓋茨也是買不到的。

梁思瑤眨巴了一下明媚的大眼睛,撇嘴說道:「有城堡沒王子,沒意思,那我兒孫滿堂。」

夏雷,「……」

這個願望,怎麼去滿足?

梁思瑤咯咯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去車間拿樣品,你去洗個澡換身衣服我們就動身吧。」

梁思瑤走後夏雷也離開了工作室去澡堂洗澡。要去見張森這樣的人物,一身油污肯定不行。

一個小時之後,夏雷和梁思瑤驅車來到了一幢海邊別墅。有錢人都喜歡住山清水秀的郊區,喜歡住在海邊,這個張森似乎也不例外。

老遠便看見魯勝站在門口,一身黑色的西裝,還戴著一隻黑色的墨鏡,耳朵里還塞著一條通訊器的彈簧狀的耳麥線,那樣子酷似好萊塢電影之中的中情局的特工。

開車的夏雷透過擋風玻璃看見了這一身裝扮的魯勝,忍不住道:「魯師兄很酷,他天生就是一個職業保鏢的材料。」

「你也想請一個嗎?」梁思瑤笑著說道:「不過我估計你要請也會請一個美女當保鏢吧?」

夏雷笑著說道:「我可是你爸的關門弟子,我的拳腳就是我的保鏢,我還要什麼保鏢?」

車子駛近大門,魯勝為夏雷開了門,然hou給夏雷指示把車停在什麼地方。

夏雷停好車與梁思瑤下了車,他親切地與魯勝打了一個招呼,「魯師兄,這次給你添麻煩了。」

魯勝笑了笑,「不客氣,都是同門師兄弟,不客氣。」

「和尚,你這身打扮很帥埃」梁思瑤笑著說道。

魯勝有些尷尬地道:「思瑤,你就別取笑我了,我老闆讓我穿的,我喜歡寬鬆的衣服,這西服穿在身上緊繃得很,不舒服。」他又說道:「不說了,我們回頭聊,我現在帶你們去見我老闆。」

魯勝帶著夏雷和梁思瑤進了別墅,然hou上了三樓天台。三樓樓頂居然還有一個游泳池,還有一個面朝大海,懸空的玻璃觀景陽台。夏雷和梁思瑤跟著魯勝走上三樓天台的時候,幾個穿著比基尼的年輕女子正陪著一個年輕的男子在泳池邊上玩牌。在年輕男子和幾個年輕女子的後面還站著一個西裝革履一臉嚴肅的保鏢。

魯勝小聲地說道:「玩玩牌的人就是我老闆,你們過去吧,我還得下去。」說完他又下了樓。

這時張森忽然大笑了一聲,「你輸了,過來1

一個賭輸的女人一臉的不樂yi,可還是乖乖地走到了張森的面前,面對泳池躬了下去,雙腿直,翹臀高高地翹起。這是一個跳水的運動員的預備的姿勢。

張森忽然一巴掌抽在了女人的屁股上,然hou一腳踹了上去。女人啊一聲尖叫,撲通一下扎進了泳池裡。

這一幕看得夏雷目瞪口呆,這張森也太會玩了吧?

梁思瑤的眼眸中卻閃過了一抹厭惡的神色。

夏雷似乎是感覺到了梁思瑤身上的情緒變化,他輕聲說道:「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你下去等我吧,我來和他談。」

梁思瑤點了一下頭,「好吧,我下去和和尚聊聊。」

梁思瑤離開之後夏雷向泳池邊走了過去,他的心裡也在琢磨著如何跟張森這樣的人交流。

張森其實早就看到夏雷和梁思瑤上來了,但他沒有起身招呼。夏雷向泳池邊走來的時候他才將面前的好幾千塊錢推給了與他一起玩牌的女人,「不玩了,這些錢你們拿去分了吧。」

「謝謝森哥。」幾個女人嗲聲嗲氣地道了謝,捧著錢下去了。

剛從水裡爬起來的女人從夏雷的身邊經過,還悄悄地向夏雷眨了一下眼睛。濕漉漉的比基尼,胸上的激凸之處,腿間的凹痕清晰可見,撩人得很,可夏雷卻連半點感覺都沒有,更別說是受到誘引,左眼透視了。

夏雷走到了張森的身前,面帶笑容,客氣地道:「張先生,我叫夏雷,我是來……」

張森打斷了夏雷的話,「我知道你是來幹什麼的,跟你一起來的是梁小姐吧?」

「你知道她?」

「我聽魯勝談起過,知道一些。魯勝說她是詠春高手,是嗎?」

夏雷說道:「她是我師姐,確實很厲害。」

「這麼說你也很厲害了?」張森的眼裡閃過一抹異樣的神光。

「好過得去吧。」夏雷說道:「張先生,你這裡很漂亮,讓人羨慕。」

對方不急於談生意,他也不著急,在社會最低層打拚的那五年時間裡,他什麼冷眼白眼沒受過,這點冷遇不算什麼。

張森也不請夏雷入座,他招了一下手,站在他身後的保鏢跟著就走到了他的跟前來。

「夏先生,我這個保鏢是從泰國過來的,泰拳很厲害。不如這樣吧,你和我的保鏢較量一下,你打贏了,我就把你的什麼自拍桿放網上賣,給你開專櫃,你看怎麼樣?」張森說道。

夏雷的眉頭頓時輕輕一挑,他強忍著心頭的火氣,「張先生,我是來找你談生意的,不是來比武的。如果你看不起我和我的小公司,你可以明白告訴我,我現在就走,不會打擾你。」

張森卻對他的保鏢歪了一下嘴角。

這是一個暗示,張森的泰國保鏢突然抬腿,一隻長腿就像是一張突然拉滿的弓一樣向夏雷的脖子抽了過去。

夏雷心中火氣,不退反進,左手擋下泰國保鏢的腿擊,右拳攻向了泰國保鏢的雙腿之間。那個部位距離他最近,也最奏效!

泰國保鏢完全沒料到夏雷的反應會如此迅速,慌忙伸手去擋夏雷的右拳。可夏雷的右拳實在太快,他勉強擋下了夏雷的拳頭,但夏雷的拳頭卻將他的手掌衝擊到了他的大腿之間的部位。那一瞬間,巨大的衝擊力讓他的嘴巴頓時張成了一個「o」字形。

夏雷一個箭步,雙掌同時推出,「去1

泰國保鏢的身體頓時失去平衡,嘩啦一聲掉進了泳池之中。

泰拳比之詠春,差了不止一個層次。更何況,這個泰國保鏢的偷襲速度雖然夠快,可也無法快過夏雷的左眼!

「好!果然厲害1張森拍掌叫好,很興奮的樣子,「如果你和梁小姐打一架,誰會贏?我想和梁小姐交個朋友,不知道你可不可以介sho我們認識呢?我很喜歡……」

他話還沒說完,夏雷忽然一探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順勢一扔,他也扔進了游泳池裡。

「咕嚕……」猝不及防之下,張森被嗆了一口水,他從水裡冒出了頭來,指著夏雷,「你竟然敢——」

夏雷伸手抓住了張森的指頭,「你可以對我不敬,但對我師姐不行。你要是對她說一句髒話,我擰斷你的手指頭。」

張森的泰國保鏢緊張地遊了過來,準備救駕。

夏雷瞪了他一眼,「你給老實待著,你如果想你老闆斷根手指頭的話,你就儘管來。」

泰國保鏢待在水裡不敢動了。

張森愣了一下,苦笑道:「我真的只是想跟她交給朋友,你打我幹什麼?我從小就喜歡功夫,可學不會。」

夏雷這才鬆開了張森的手指。如果這個張森只是給他一點臉色看,輕視他,調侃他,為了生意他都可以忍受。現在很多小公司為了打開銷路,拿到訂單,甚至會讓女職員去陪客戶上床,他為了公司的發展受點屈辱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可是,梁思瑤不同,他將梁正春視為父親,梁思瑤也是他的姐姐,是他的親人,任何人侮辱她都是不行的,哪怕談不成生意!

這樣做看似很魯莽,甚至很愚蠢,可一個男人要是連骨氣都沒有了,那還算是男人嗎?所以,這件事他一點都不後悔!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