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3章新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3章新朋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岸上和水裡的兩個男人對視著,眼神無聲地交鋒。

張森的心理活動不難猜到。年少多金,遊戲花叢的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待遇,在他的家裡居然被人抓住衣領直接扔游泳池裡。他氣憤,可他不傻。人家敢這麼做,那就有這麼做的底氣,而且也確實他失禮在先。他忍不住去猜測夏雷的背.景,還有夏雷這個人,這一猜,他越猜越覺得有意思。

夏雷的心理活動倒很簡單,他只是在考lu要不要離開。把人扔游泳池裡,他已經不指望人家給他開方bin之門,直接讓京東的採購部採買雷馬製造公司的自拍桿了。

兩個男人,各有各的心思。

就在這時張森忽然向夏雷伸出了手,「拉我一把。」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眼角的餘光卻落在了距離張森僅有兩米遠的扶梯上。看見扶梯,他跟著就反應了過來,這是張森在給彼此一個台階下。

夏雷伸出了手,抓住張森的手,將張森從泳池裡拽了上來,然hou試探地道:「張先生,剛才不好意思,我有點過頭了。」

人家給他一個台階下,他也得人家一個台階下。

張森哂笑了一下,「你們這些武林中人做生意都這麼來的嗎?真讓人受不了埃」

夏雷只是笑了一下,不過沒說什麼。

這時梁思瑤和魯勝從樓梯間跑了上來,兩人看著濕漉漉的張森,還有剛剛從泳池裡爬上來的泰國保鏢,一時間。

張森一看梁思瑤,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也不管身上狼狽不狼狽,很有風度地道:「梁小姐好,對你我可是久聞大名,可惜一直沒機hui認識你,不知道能不能賞臉認識一下呢?」

「張先生你好,我只是我們夏總的助理。」梁思瑤說。

「我知道你們是同門師兄妹,你們都是練詠春的。」張森笑著說道:「嗯,我們去客廳談吧,剛才不小心掉水裡了,我得去換身衣服。」

張森這樣說夏雷也不好當面點穿,等到張森帶著那個同樣掉泳池裡的泰國保鏢離開天台的時候他才對梁思瑤耳語了幾句。

「啊?」梁思瑤一臉驚y的表情,「你……」

夏雷苦笑著聳了一下肩,這事他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他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梁思瑤卻又噗嗤一聲輕笑,然hou伸手在夏雷的腰上掐了一把,嬌嘖地道:「人家只是說我一句壞話而已,你就把人家扔泳池裡?你那麼緊張我?」

夏雷正要說什麼,魯勝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我們下去吧。」

「嗯,好。」梁思瑤莫名其妙變得很開心,臉上的笑容滿滿的,走路也一蹦一蹦的,就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情竇初開的少女。

看見她這麼開心,夏雷忽然覺得就算這樁生意就算是泡湯了,也是值得的。

這世上,有很多東西是用錢都買不到的。

別墅一個房間里,張森赤條條地戰在房間之中,一個短髮女郎抱著一套衣服走了進來。她身材高挑,五官精緻,短髮讓她多了幾分颯爽英姿的味道。

張森說道:勝男,你剛才其實看見他把我扔泳池裡了,是吧?

這個女人姓關,勝男是她的名zi。

十多年前她還是一個流浪在街上的孩子的時候,張森的父親將她領回了張家,給她吃,給她穿,供她讀書,出國留學,請最好的格鬥專家訓lin她。她對張家的忠誠沒有半點問題。所以,她不僅是張森的貼身保鏢,更是張森身邊的不可或缺的助手。張森的每一個重要的決定,她都有意見參與其中。

我在監控里看見了。關勝男淡淡地道:不過我就算上來也沒有用,我不是他的對shou。

張森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你就看著他把我扔進游泳池裡?我的面子都丟盡了。

他對你其實已經很客氣了。關勝男說。

張森似乎是從關勝男的話里聽出了什麼,關於這個人,你都知道什麼?

黃一虎就是栽在他手裡的。

什麼?張森很驚y的樣子。

這就驚y了嗎?我想告訴你的是,他連古可文的面子都不會給,當初為了一個叫柳瑩的寡婦直接與古可文翻臉搶奪自動衝浪板的專利。

啊?張森有些合不攏嘴了。

雖然最後還是失敗了,可古可文到現在都沒有去找他的麻煩。

這不可能,古可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她是那種別人戳她一指頭,她就會把那人整條手臂卸下來的女人,這麼大的梁子,她會不動他?他的武功雖然很厲害,可在古可文那種級別的人物眼裡不算什麼。

關勝男說道:古可文不敢動他,肯定有她的顧忌。我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我只聽說他在京都有貴人罩著他,而且他的公司接的幾乎都是神州工業集團的訂單。

張森沉思了一下,你說,這個人我是結交還是不結交?

結交有結交的好,不結交有不結交的好。關勝男說。

張森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嗎?

關勝男說道:結交,你等於是做了一筆潛力巨大的投資,將來有可能獲得你想xing不到的收益。

能力超強,在京都還有貴人,就連神州工業集團那樣的國防工業集團都在他的公司里下訂單,他確實是一匹黑馬,投資在這樣的人身上,將來的收益讓人難以估計。我張森向li不會拒絕這樣的投資。你再說說結交的壞處吧,我想聽聽你有什麼看法。張森直直地看著關勝男,他的身上沒有半點衣物,可他非常坦然。

面對張森的.的身體,關勝男的神色卻比張森還要坦然,你也看見了,他就像是一匹沒經過馴服的野馬,他上門來求你也能把你扔進游泳池裡,他的性格還有他做事的風格讓人難以掌控。更何況他還有古可文這種級別的對頭,你與他結交,幫他的忙,如果被古可文知道了,這等於是站在古可文的對立面了。

張森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意,「古可文么?嗯……她確實是一個很難纏的對shou,古家也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我張家也絕對不是古家的對shou,不過真要鬥起來,我張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她也會掂量掂量的。」

「這麼說你已經決定了?」關勝男問。

張森笑著說道:「我們張家是玩資本運作的,風險投資也是我們張家的強項。我爸對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風險越大,收益越大。夏雷這個人,我結交定了,我就當是一筆風險投資。」

「如果古可文不高興呢?」

「我就當不知道她和夏雷之間的那點破事,再說了,我現在只是幫他找一個銷售平台而已,如果她這也管,未免也管得太寬了吧?」

「那好,穿衣服吧,然hou我陪你去見他。」關勝男湊了上來,她最先伺候張森穿的是內褲……

客廳里,夏雷與梁思瑤說著悄悄話。

「他不會是耍我們吧?」夏雷在梁思瑤的耳邊說道:「我剛才那樣對他,他大概是不會跟我們合作了。」

「再等等吧,萬一他改bin心意了呢?我們現在就走的話,沒準會錯過一次很好的機hui。」梁思瑤在夏雷的耳邊這樣說道,聲音小小的。

夏雷輕輕嘆了一口氣,「那就再等等吧。」

梁思瑤抿嘴笑了一下,「你後悔嗎?」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然hou說道:「我不後悔。」

「在你心中,我就這麼重要嗎?」梁思瑤的聲音更小了。

旁邊,松樹一般站立著的魯勝看不下去了,干cui把頭扭到了一邊。他喜歡梁思瑤,梁思瑤更夏雷這麼親昵,他備受刺激。不過,他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他並不嫉恨夏雷,因為他知道這與夏雷沒有半點關xi。感情的事是強求不來的。

夏雷正要說話,張森和關勝男便從樓梯口走了出來。張森一臉和氣的笑容,「不好意思,讓兩位久等了。」

夏雷和梁思瑤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算是對主人家的尊重。

「坐坐坐,不用客氣。這是我的助手,關勝男小姐。」張森介sho關勝男給兩人認識。

「關小姐你好。」夏雷客氣地道。

「關小姐你好。」梁思瑤也打了一個招呼。

「夏先生好,梁小姐好,你們坐吧,我給你們泡茶。」關勝男說,然hou給魯勝和那個泰國保鏢遞了一個眼色,魯勝和泰國保鏢跟著就離開了客廳。

夏雷心中一動,僅僅是這樣一個眼色,他便瞧了出來,這個關勝男絕對不止是張森的一個助手那麼簡單。

關勝男很快就泡了四杯茶,她自己也有一杯。然hou,她坐在了張森的旁邊,不動聲色地盯著夏雷。梁思瑤也是一個很惹眼的存在,但她並不多看一眼。

之前的不愉快的事情好像揭過去了,客廳里的氣氛很是融洽。四人喝著茶,閑聊,誰都沒有提剛才的不愉快。

半盞茶之後夏雷直奔主題,「張先生,我這次來其實是……」

「夏先生。」張森打斷了夏雷的話,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來幹什麼的,沒問題,待會兒我就給京東採購部打電hu,讓他們派人來你們公司看貨,然hou給你們開專櫃,推銷一下。只要你們的東西好,熱.賣不是問題。」

他這麼干cui,夏雷和梁思瑤反而有些不適應了,兩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心裡也都很奇怪張森的肚子里究精賣的什麼葯。

「怎麼?你們不相信我說的話嗎?」

「不不不,我當然相信張先生,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夏雷有些尷尬地道:「只是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我沒想到張先生還這麼願yi幫忙,有點不適應了。」

張森呵呵笑了一聲,「就那件小事我還不至於記在心裡,男人嘛,不打不相識。以後,不要再提了。」

夏雷也露出了笑容,「不提。」

梁思瑤試探地道:「張先生,我們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說吧,你要多少提成?我們會按網站上銷售的數量給你提成。」

張森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我是為了錢才幫你們的嗎?」

「這……」他不要錢,梁思瑤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張森忽然笑道:「我是把你們當成朋友才幫你們的,我實話實話,我喜歡二位,我想跟你們交個朋友,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成為兩位的朋友呢?」

夏雷與梁思瑤對視了一眼。

夏雷隨即向張森伸出了手,「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哈哈哈……」張森握住了夏雷的手,笑得很誇張。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