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5章全世界都知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5章全世界都知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京東採購部果然是派人來了,他們看了雷馬製造公司的兩種產品,很爽快地就定了價,自拍桿八十元一根,購物車九十一輛。另外有一個附加條件,那就這種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自拍桿他們要求獨家的網上銷售權,也就是說這種商品在網路上只能由京東銷售。同時京東會負責消化雷馬製造公司百分之三十的產能,為期六個月。如果在這六個月的時間裡,雷馬製造公司生產二十萬根這種自拍桿,京東就算一根賣不不出去也要採購六萬根,支付給雷馬製造公司四百八十萬元的貨款。

京東等於是用四百八十萬買斷了這種商品在網上的獨家經營權,而且不用擔心這種商品賣不出去,這其實是很聰明的一筆交易。而對於雷馬製造公司來說,這樣的交易也是很划算的。所以,京東方面的代表提出方案之後,夏雷只是跟梁思瑤簡單地商量了一下便敲定了這筆買賣。

百分之三十的產能,期限六個月,這對於雷馬製造公司目前的困境來說無yi是雪中送炭,解決了大問題了。不過,剩下的百分之七十的產能卻仍然要想辦法找到銷售渠道。這已經是雷馬製造銷售科的任務了。這個任務看似很重,但雷馬製造銷售科的姑娘小子們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一旦這種商品在京東熱.賣,他們就算不走出廠門,全國各地也會有客戶打電hu來訂購。

這一次,不得不說張森幫了大忙。

與京東的代表簽訂了合同之後,夏雷又一頭扎進了他的專屬工作室里造他的智能機床,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加班,下班時間一到他便從工作室里出來了。

「今天怎麼這麼早?」正在辦公室里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的梁思瑤看見夏雷走進辦公室,有些奇怪的樣子。這一段時間都是她去工作室叫夏雷下班,他有時候還捨不得走,要留下來加班,這一次卻是主dong離開他的工作室了。

夏雷說道:「我其實很想再干一會兒,但是我覺得張森幫了我們這麼大一個忙,我們應該表示表示。」

「你想怎麼表示?」

「你說請他吃飯好不好?」

梁思瑤搖了搖頭,「人家身家上億,哪一頓飯不是山珍海味,我們能請人家吃什麼?」

「要不花幾萬塊給他買一件禮物送給他,你看怎麼樣?」

「什麼禮物?」

夏雷想了一下,「服裝手錶什麼的他肯定不缺,金子飾品又太俗氣,不如送一串黃花梨手串吧,那東西好一點的也要幾萬塊。」

「這主意不錯,可是上哪去買?」

「我讓龍冰給我買,她有一個朋友專做文玩生意,找她幫忙也不會買到假貨。要是我們花幾萬塊卻買一串假的送給人家,那就丟人了。」夏雷說。

梁思瑤卻蹩了一下嘴角,「又是龍冰,她是你媽嗎?什麼事情都去找她。」

夏雷,「……」

他找龍冰辦這點事真心不算什麼,比起他為101局辦的那些事,別說是買一串黃花梨手串,就算是買一棵黃花梨樹也是小事一樁。可是,有些事情他是沒法解釋的。一解釋,他就泄密了。可是,他唯獨漏掉了一點,那就是找誰買黃花梨手串對梁思瑤來說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吃醋,可是他卻沒有感覺到。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忽然響了。

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一接聽夏雷便聽到了張森那識辨度很高的聲音,「夏老弟,你在哪裡?」

昨天還是夏先生,今天就是夏老弟了。兩人的關xi似乎有了一個百米衝刺似的發展。

「還在公司。」夏雷說道:「張兄,謝謝了。京東採購部的人已經來簽訂了合同,事情都搞定了。我正想約你吃頓飯,感謝感謝你,沒想到張兄你就打電hu來了。」

人家管他叫「夏老弟」,他自然不能生分,稱呼里也就帶了一個「兄」字,也算承認了兩人之間的「兄弟」關xi。

「我說你跟我客氣什麼?我們兩人,我請你你請我有什麼區別?」

「也對,呵呵。」夏雷笑了兩聲。他看了梁思瑤一眼,梁思瑤卻白了他一眼。

「是這樣的。」張森說道:「我約了幾個朋友唱歌,你也過來玩玩吧。」

「這個……」夏雷有些猶豫,他從來沒去過ktv,流行歌也不會一首,他覺得讓他去唱歌那會是一件非常尷尬的事情。

「嗯,有一個朋友是做零售業的,我跟他聊了聊你的自拍桿,他很興趣,你來吧,沒準這又是一筆不錯的交易。」張森說道。

「好吧,我來,什麼地方?」夏雷心動了。

「夜來香ktv,我會讓魯勝在門口等你。」

「好的,再見。」夏雷掛了電hu。

「張森找你做什麼?」梁思瑤問。

夏雷說道:「他說請我去唱歌,我本來不想去,可他說他有一個朋友是做零售業的,對我們公司的自拍桿很感興趣,他暗示我沒準會談成一筆不錯的交易,我們去吧。」

「我……」梁思瑤本來想答應,可跟著又改了主意,她說道:「我不去了,你去就是了。既然是張森在撮合,這事不會很麻煩,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

「去吧,師姐,就算陪我好了,我從來沒去過ktv,也不會唱什麼歌,我一個人會很尷尬的。」夏雷說。

梁思瑤說道:「我去才尷尬呢。」

「為什麼?」夏雷不解地道。

梁思瑤的玉靨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你笨啊,張森那種花花公子,他去ktv唱歌會不請陪酒陪歌的女人嗎?你們一大幫男人在來花天酒地,我一個女人在那裡還不尷尬死啊?」

「不會吧?」

「怎麼不會?張森知道我跟你的關xi,他都沒有邀請我,他必然是想到了這一點。我去反而會壞事,你去就行了。」梁思瑤是一個爽直的女人,但有時候心思也是挺細密的。

夏雷有些尷尬地摸了一下鼻頭,「這個,我還真沒想到,好吧,我一個人去就是了。」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你們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夏雷苦笑道:「師姐,我是去談生意啊,你知道我不是那種人。」

「你也會學壞啊,昨天晚上你就對我做了那麼壞的事情,你敢不承認嗎?」

夏雷覺得他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談了生意就走,不要老待在那種地方。如果有女人粘著你,你就說你……有病就行了。」

夏雷,「……」

梁思瑤的臉又紅了,可嘴上卻還不忘叮囑道:「那些女人髒得很,不要碰,你碰了我就不理你了。」

「讓你跟著我去你又不去,那些女人我當然不會碰,我保證,你就放心好了。」夏雷說。

梁思瑤的臉更紅了,「我是你什麼人啊,你跟我保證什麼啊?」

夏雷也尷尬得很。

梁思瑤卻伸手過來,幫夏雷整理了一下領帶,「你快去吧,不要讓人家久等。我自己叫車回去。」

「路上小心點。」夏雷叮囑了一句,往辦公室門口走去。

梁思瑤忽然叫住道:「有時間的話幫我買一雙絲襪。」

「啊?」夏雷回頭看著梁思瑤,他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靈異之物一樣,有點驚悚的意味。

梁思瑤紅著臉說道:「你把我絲襪尿濕了,不陪我啊?非要我說出來!想想我都替你臉紅。」

夏雷愣了好幾秒鐘才點了點頭。他想解釋,他尤其想說其實是你把我的褲子尿濕了,可想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其實也明白她的心思,她讓他給她買絲襪,其實是想讓他早點離開ktv。至少,有個借口不是?

目送夏雷離開辦公室,梁思瑤呆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笨蛋,你那麼聰明,什麼東西一學就會,可你怎麼就不學泡妞呢?」

還真是的,夏雷學什麼就會什麼,但泡妞這方面卻是他的弱項,也從來沒有認真研究過。

離開公司,夏雷一個人驅車來到了夜來香ktv。他還沒將車子停好魯勝便看見了他,然hou向他走來。

夏雷下了車,笑著打了一個招呼,「魯師兄好。」

魯勝咧嘴笑了一下,「自家師兄弟客氣什麼,我老闆在裡面等你,我帶你去吧。」

夏雷跟著魯勝往夜來香ktv裡面走,隨口說道:「師父要參加舞林大會,你知道這事嗎?」

魯勝訝然地道:「不知道,這是大事啊,回頭我找師父聊聊,我也想參加。」

「我沒時間,不然我就陪著他老人家去了,魯師兄你陪師父去追合適,不過,張森會給你假嗎?」夏雷說。

魯勝說道:「不給假?我大不了不幹就是了。一份保鏢的工作而已,沒什麼還珍惜的。」他拍了夏雷的肩頭一下,又笑著說道:「要是我沒工作了,我就來你公司,你怎麼著也會給我一個部門主管當吧?」

夏雷笑著說道:「只要你來,你想要什麼職位都可以。」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騙我1魯勝卻是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不騙你,真的。」

「哈哈哈,果然是同門師兄弟,夠意思!難怪思瑤那麼喜歡你。」

「我們沒什麼的。」

「全世界都看得出來,就你個笨蛋看不出來。算了,我們還是說點別的吧。」魯勝暗戀梁思瑤在詠春拳館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他與夏雷談梁思瑤喜歡誰,他的心裡其實一點都不舒服。他之所以想去夏雷的公司,最根本的原因其實也是因為梁思瑤在那裡。

喜歡一個人,就算得不到她,只要每天能看見她,那也是一種幸福。

夏雷的腦海卻不斷地回想著魯勝剛才說的一句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這句話就像是一塊石頭砸進了他的心湖,一片波瀾泛起,再也平靜不下來了。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