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6章新仇舊恨之後是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6章新仇舊恨之後是立威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 燃^文^書庫774buy 在魯勝的帶領下,夏雷進了一個豪華包廂。這個包廂足有五十平方大,裝潢華麗至極,走進去夏雷感覺像是進了一個充滿夢幻色彩的宮殿里。偏偏,牆壁上還掛了好大一幅藝術氣息濃厚的《最後的晚餐》放入書架。

包廂里有四個男人,一群女人。

四個男人兩個是第一次見,不認識。另外兩個一個是張森,一個是許浪。看見許浪,夏雷的心頭便隱隱冒火。上次京都被抓的事情雖然已經得到了最好的解決,但一想起許浪居然讓人打夏雪,從而陷害他,他就無法原諒這種卑劣的事情。

「不要做對不起思瑤的事情,不然我告訴師父去。」魯勝在夏雷的耳邊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退了出去。

夏雷回頭去看魯勝的時候,魯勝卻已經關上包廂的門。夏雷無語地笑了笑,然後向張森等人走了過去。

張森站了起來,親熱地跟夏雷打招呼,「夏老弟,過來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百貨山公司老總林文德林總。」頓了一下,他又說道:「百貨山公司是一個從事零售業的大公司,全國各地都有加盟商。夏老弟,你可要好好和林總聊聊。」

這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暗示了。

夏雷跟著伸出了雙手,面帶笑容,很客氣地道:「林總你好。」

被稱作林文德的中年男子站了起來,與夏雷握手,也說道:「你好你好。」

說著客氣的話,但林文德的眼裡卻沒有半點客氣的意味。夏雷其實也看得出來,這個林文德如果不是因為張森的關係,人家大概不屑認識他。

張森又指著另一位稍微年輕一些,大約三十五六年歲的中年男子說道:「這位是遠東礦業公司的丁雲丁總。」說到這裡,他笑了一下,「老弟,我得告訴你,丁總手裡的礦山,你就算是爬一個月都爬不完。」

夏雷再次伸出雙手,笑著說道:「丁總你好。」

丁雲也站了起來與夏雷握了手,然後也客氣了一句,「你好。」

很勉強的一句問候,這個丁雲的態度和剛才的林文德是一樣的,他們這種級別的大老總根本就沒將夏雷這樣的小作坊式的所謂老總放在眼裡。他們能坐在這裡,還能與夏雷握手認識,說白了其實都是看在張森的面子上。

這樣的態度,夏雷看見了也當沒看見。他並不在乎。

這時張森又指著許浪說道:「這位是……」

許浪打斷了張森的話,「森哥,我們就不用你介紹了,我們認識。」

張森驚訝地道:「你們認識?」

張森的表情不像是裝的,他好像真不知道許浪和夏雷認識。

「森哥你還說什麼神秘朋友嘛,老熟人了呵呵。」許浪說著話,然後向夏雷伸出手來,「美之美超市的夏老闆,你好。」

當著張森、丁雲和林文德的面,許浪這樣稱呼夏雷,沒有別的用意,就一個諷刺挖苦!

張森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就許浪開口說的這句話,他便看了出來,許浪不僅認識夏雷,而且與夏雷矛盾頗深!如果沒有很深的矛盾,以許浪的身份,以許浪的聰明,許浪怎麼敢在這個時候當著他的面諷刺挖苦夏雷!

張森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身上,他想知道夏雷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的心裡也有一個疑問:夏雷和許浪究竟有什麼矛盾呢?

丁雲和林文德的視線也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兩個人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笑意——夏雷,被人這麼諷刺挖苦,你會怎麼做呢?你一個民營小企業的小老闆,面對一個督察,你又能做什麼呢?

夏雷卻是反應淡淡,他也伸出了手然後握住了許浪的手,一邊笑著說道:」公務員禁止進入ktv這種娛樂場所,你這是明知故犯啊,你就不怕我舉報你嗎?」

」哼1許浪冷哼了一聲,他剛才挖苦夏雷只是一個超市老闆,現在夏雷也諷刺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公務員,他沒有夏雷那樣的隱忍能力,他的臉色一下子就有些掛不住了。

夏雷卻仍舊面帶微笑地握著許浪的手。

許浪愣了一下,他似乎從夏雷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什麼,他跟著想將手抽回來,可是他突然發現夏雷的手就像是鐵鉗一樣夾著他的手掌,無論他怎麼使勁都抽不出他的手!

夏雷猛地使了內勁,許浪的手頓時在他的掌心裡變形。他修鍊詠春拳的時間不長,遠遠比不上樑正春那樣的大師,可是即便是一丁點內勁那也不是許浪這種普通人所承受的。更何況,他的內勁雖小,可他對身體的結構了如指掌,他完全掌握著詠春拳內勁的發力訣竅,這種訣竅能將他的那點少得可憐的內勁發揮出僅次於梁正春那種大師級別的內勁的威力!

夏雷一用內勁,許浪的臉色頓時一片蒼白。他的指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發出清脆的響聲,給人一種隨時都會斷裂的感覺。他之所以還能站著,那全是男人的尊嚴在支撐著!

丁雲似乎有些看不過意了,他正要勸夏雷鬆手,張森卻給他遞了一個眼色。他跟著就閉緊了嘴巴。

夏雷還是沒有鬆手,他似乎想捏碎許浪的手掌!

許浪以為夏雷很快就會鬆開他的手,因為他料定夏雷不敢把他怎麼樣,可是手掌越來越疼,疼得他無法忍受的時候夏雷卻仍然沒有鬆開他的手掌的跡象,他一下子就慌了,害怕了,」夏雷,你……要幹什麼?」

夏雷微笑地道:」好久沒見,我想與你多握一下手。」

「鬆開我的手1許浪怒了。

夏雷卻拉著許浪的手往豪華包廂內設的洗手間走去。

「你要幹什麼」許浪想掙開夏雷的拖拽,可徒勞無功。

夏雷一邊將許浪往洗手間里拖,一邊說道:「許督察,有件私事想與你聊聊,別人聽見了不好。」

「你這混蛋!我是督察1許浪想拿身份壓夏雷。

夏雷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你是督察,督察很大嗎?」說完,他推開洗手間的門,一把將許浪拖了進去。

洗手間的門砰一聲關上了。

豪華包廂里,張森、丁雲和林文德面面相覷,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驚訝,寫著不相信。

「這是什麼情況啊?張老弟。」林文德的神情很奇怪,腔調也很奇怪,「那個許浪好歹是一個督察啊,我們都不敢輕易招惹,你的那個朋友……吃了豹子膽了?」

張森想起了夏雷將他一把扔游泳池的情景,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他吃了豹子膽么?不,我倒覺得他本身就是一隻豹子,哈哈。」

丁雲愣了一下,苦笑道:「張老弟,依我看還是勸勸吧,我能看出來兩人不對眼,有矛盾,可是你那個朋友要是真把那個督察打傷了,這事就鬧大了,不好收拾埃」

張森卻冷笑了一聲,「打人的都不怕,我們看熱鬧的還怕?夏雷要是真把許浪暴揍一頓,我還真是佩服他。」

丁雲和林文德對視了一眼,心裡有話,可不說了。

是啊,打人的都不怕,他們看熱鬧的還怕什麼?

洗手間里,夏雷堵在門口,許浪退無可退。小小的洗手間里就像是充滿了油氣,一點火星都會爆炸。

「姓夏的,我勸你識趣一點,立刻給我道歉!不,當著外面的人給我道歉,不然這事我跟你沒完1許浪.叫囂地道。

夏雷冷冷地道:「許浪,我把你拉進來是找你算賬的,你搞清了,你跟我沒完?別人怕你的督察身份,我卻當你是個人渣1

「你給我滾開1許浪伸手去推夏雷。

夏雷突然一腳踹在了許浪的小腹上,一聲悶響,許浪狠狠地撞在了牆壁上,然後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你敢襲警1許浪咬著牙,那眼神恨不得殺了夏雷。

夏雷又一腳踢在了許浪的小腹上,「這一腳是上次你和任文強在東方重工給我下藥的帳,我收了1

「藹—」許浪一聲慘叫。

「這一腳是你讓人打我妹的帳,我收了1夏雷的腳第三次踹在了許浪的身上。

許浪的臉上疼得沒有半點血色了,額頭上也滿是冷汗。他驚怒地看著夏雷,直到此刻他仍然不敢相信夏雷居然把他拉進洗手間暴揍了一頓——他可是一個督察啊!

夏雷一把將許浪從地上拽了起來,面對著面,眼神猶如野獸一般兇悍,「許浪,我警告你,你要動我可以,但你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你要是再敢她動一根頭髮,老子滅了你1

這是夏雷第一次對人說狠話,為了妹妹夏雪。

「噗1許浪張嘴一口血水吐向了夏雷。

夏雷頭一偏躲了過去。

許浪一膝蓋撞在了夏雷的小腹上。

這一次夏雷沒躲,只是冷冷地看著許浪。

許浪神色猙獰地道:「姓夏的,今晚的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我告訴你,你死定了!走出這個洗手間,我立刻叫人來抓你,襲警,你好大的膽子1

「嘿嘿……」夏雷忽然笑了,很詭異的感覺。

許浪心裡頓時有些發毛了,「你笑什麼?你給老子跪下,也許我還可以放你一馬1

許浪的話音剛落,夏雷突然抓住他的脖子,猛地將他摁進了馬桶之中。

「咕嚕……夏……咕嚕……咕嚕……」一口接一口的髒水嗆進許浪的嘴裡,無法呼吸的他只得拚命地往肚子里喝。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人剛才小便沒沖,馬桶之中蓄著的黃色液體幾乎被他喝了一個乾淨!

夏雷鬆開了許浪。

許浪趴在馬桶上就開吐,「哇……哇……」

夏雷面無表情地看著嘔吐的許浪,淡淡地道:「許浪,你要抓我儘管來,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一旦進去,我就不出來了。到時候,你得跪在我面前求我我才出去,你自己想清楚吧。還有,今天我揍了你,我們之間的帳算是兩清了,你要是再招惹我,我們之間的賬本就會添一筆新賬,我會再來找你算賬的,就像今天這樣。」

說完,夏雷轉身出了洗手間。

許浪繼續捧著馬桶,「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