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49章愉快的早晨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9章愉快的早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長這麼大,夏雷是第一次喝醉。他的腦袋裡面就像是裝著兩升漿糊,想什麼什麼糊塗。不過很詭異的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右眼一片模糊,他的右眼卻非常清楚,一點也不受酒精的影響。不過,左眼看見了什麼,他的一片混沌的大腦是沒有知覺的,就算有點印象,反應也會延遲五六秒鐘的時間。

「不能喝還喝那麼多,真是的。」一個女人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夾帶著責備的意思,「那種場合,你就不知道找個借口溜走啊,我不是教過你嗎?讓你給我買絲襪,你給我買的絲襪呢?」

「我……不能再喝了……」夏雷嘟囔地道。

啪!一隻巴掌落在了夏雷的屁股上,女人的聲音又傳進了他的耳朵里,「喝成這樣了還惦記著酒,老實交代,你有沒有碰那些女人?」

夏雷的聲音含混不清,「你們不要……纏著我……思瑤會、會不高興的……咕嚕咕嚕……」

女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來你是沒碰那些女人了,這還差不多,不過你個笨蛋,你怎麼能對那些女人提到我呢,人家還以為、以為我是你的黃臉婆呢。」

「別碰我1夏雷揮動了一下手臂,卻抓著了什麼軟軟的東西。

「啊!你1女人驚呼了一聲,慌忙打掉夏雷的手,然hou又狠狠地在夏雷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夏雷卻沒有因此而變得老實,他動來動去,抓來抓起,但抓過一些什麼地方,他自己卻沒有半點印象。

「你這傢伙喝醉了也不老實,你……呀,那個地方你也敢抓!你還要不要臉啊?」女人手忙腳亂地阻止夏雷。

夏雷的雙手都被捉住,這才變得老實了起來。迷迷糊糊里,他感覺他是被一個女人扛在肩膀上的,因為她的身上香香的。然hou感覺她扛著他上了樓,開了房門,隨後他被扔在了床墊上。

女人拿來了熱毛巾給夏雷擦臉,又給他脫鞋和褲子。他有感覺,但沒有什麼反應。再後來,他實在太睏倦了,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人親了他的嘴,還對他說了好多好多話,可他看不清楚那個人的臉龐,也聽不清楚那個人說了什麼。

黎明的曙光碟機走了籠罩世界的黑暗,天地亮堂了起來。已經是秋天,從窗戶外面吹進來的風帶著很明顯的涼意。也許是這涼風的作用,夏雷突然就醒轉了過來。

他的右眼還處在一片朦朧的時候,他的左眼卻已經看清楚了一切。

這是他的房間,他的床。但是,當他看到身邊躺著的女人的時候,他頓時驚得合不攏嘴了。

躺在他身邊的女人是梁思瑤,他甚至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家的,而梁思瑤又是怎麼出現在他床上的!

梁思瑤就在他的旁邊,與他面對著面,她的一隻手還摟著他的腰。不過她並沒有醒來,睡得很香甜。她似乎還在一個甜美且浪漫的夢境里,她的嘴角還浮著甜美的笑意。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我昨晚喝醉了,把思瑤給……那個了?可我怎麼沒有半點感覺?如果這就是我的第一次的話,那未免也太可惜了吧?一點感覺都沒有……不對,她的身上還穿著衣服,我們應該沒有那個。」夏雷的腦海里一片混戰,有做與沒有做的猜想在搏鬥。

「不要臉。」梁思瑤忽然嘟囔出了一句夢話,然hou長腿一抬,壓在了夏雷的腿上。

她近在咫尺,長長的睫毛都清晰可見。她的身上又香香的,時刻都能聞到她身上的迷人芬芳。在加上她與他此刻的曖昧到了極致的睡姿,這些就像是一盆火炭在夏雷的小腹之中靜靜地燃燒著。然hou,他就敏感地發現,梁思瑤穿著短裙和襯衣,但他的身上卻只有一條三角褲衩,而且已經舉行升旗儀式了。

有做與沒有做的猜想繼續搏鬥,但有做的猜想已經佔了上風。

夏雷緊張兮兮的,心裡暗暗地道:「如果我們沒做,那她的裙子裡面就應該有褲子,如果我們做了,那就沒有。」

這個猜想像一個魔鬼,它誘引著夏雷伸手抓住了梁思瑤的裙角,然hou慢慢地往上抬。

其實,他只消一個動用能力的念頭,他的左眼就會完成任務,可身體思考戰勝大腦思考的時候,他的手已經在啟動左眼能力的念頭誕生之前揭開了梁思瑤的裙子。

裙子下面是一條紅色的蕾絲花邊,很完整,很乾凈,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情況。

夏雷的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卻也有些失落。

卻就在這時,梁思瑤忽然睜開了眼睛。然hou,她就看見了夏雷一手提著她的裙角,一雙眼睛正直盯盯地盯著她的裙底看。

床上的空氣一秒鐘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一秒鐘之後,夏雷將提著裙角的手指鬆開了。裙角悄無聲息地落了下去,但卻沒有蓋住應該蓋住的地方。夏雷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他尷尬地道:「師姐,那個,其實,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梁思瑤似乎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她看到了她與夏雷的姿勢,看到了她摟著夏雷的腰的那隻手,還看到了她壓在夏雷身上的那條大長腿。她愣了一秒鐘,然hou尖叫了一聲,條件反射地一拳轟在了夏雷的眼眶上。

砰!夏雷只覺得被擊中的右眼裡冒出了好多星星。

梁思瑤一個翻身便從床上跳了下來,卻又緊張地道:「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怎麼會打你呢?」

夏雷捂著右眼,無語地看著梁思瑤。

「疼不疼?」梁思瑤關切地道。

「當然疼。」夏雷鬱悶地道。

梁思瑤跟著又說道:「誰讓你揭我裙子偷看的?你、你不要臉,我當然要打你。」

她絕口不提她抱著他睡覺的事情。女人的霸道只有女人能懂。

「我……也不是故意的。」夏雷的解釋也只有夏雷能懂。

然hou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足足一分鐘都沒有說話。表面上都很鎮定,但其實兩人的腦子都在回憶昨晚的事情。

「那個,師姐,我昨晚喝醉了,是你送我回來的吧?」最終還是夏雷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梁思瑤說道:「不是我還能是誰?你去ktv之後我不放心你,我給和尚打了電hu,他說張森和他的兩個狐朋狗友在灌你酒,還安排了小姐,我擔心你,就來了。」說到這裡她白了夏雷一眼,「還好我來得及時,不然你都被那兩個女人拐到床上去了。」

夏雷尷尬地摸了一下鼻頭,「我都不記得了。」

「本來我想帶你去我家的,可我又擔心我爸看見你喝醉會罵你,所以就把你送這裡了。」

「可是……」夏雷小心翼翼地道:「我們怎麼會?」

梁思瑤的玉靨泛起了紅暈,「我給擦臉,給你喝水,被你折騰得夠嗆,後來困了,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睡著了。不然,你以為是什麼情況啊?你想得美1

「我沒想……我去做早飯。」夏雷起身去拿褲子。

梁思瑤瞥見那非常明顯的特徵,她的臉更紅了,她很小聲地啐了一口,「還說沒想,騙誰呢,下流。」然hou,她似乎又想到了她沒有說出來而夏雷又不知道的事情,她的臉頰就像是抹了一層胭脂。

夏雷穿好衣服進了廚房,梁思瑤也離開了夏雷的寢室,來到了陽台上。早晨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那是一臉的明媚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她好開心。

夏雷一邊在廚房裡忙活,一邊說道:「師姐,昨晚其實收穫很大,認識了兩個老闆,都是神通廣大的人,不出意外的話今天他們就會派人過來洽談,幫助我們銷售我們的產品。」

「我知道你其實也挺難的,不過以後還是少去那種地方。還有,有些人不會成為你的真正的朋友,你要認清楚。」梁思瑤說道。

「我知道,我會留個心眼的。」夏雷說。

陽台上,一陣晨風吹來,掛在晾衣架上的一條夏雷的三角褲突然掉在了地上。梁思瑤笑了笑,彎腰撿了起來。她站起來,準備將夏雷的三角褲掛在晾衣架上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了樓下一個女人正直盯盯地看著她。

這個女人她認識,夏雷的發小加鄰居加同學江如意。

江如意的小嘴張得圓圓的,愣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嗯,我在這裡有什麼奇怪的?」梁思瑤抖了抖夏雷的三角褲,當著江如意的面捋平又捋平,然hou才慢吞吞地將夏雷的三角褲掛在晾衣架上。

「你居然給雷子洗內褲?」江如意身上的酸味十米開外都能聞到。

「我給雷子洗內褲關你什麼事?」梁思瑤回頭說道:「雷子,內褲我給你洗了,你給我煮一碗糖蛋,昨晚累壞了,你得給我補補。」

「不要臉1江如意咬了咬嘴唇,忽然扭頭就走。

梁思瑤笑了,「真是愉快的早晨啊,呵呵。」

廚房裡,夏雷卻自個兒迷糊,「我的內褲不是穿在身上的嗎?她洗的是哪一條?還有,她說昨晚累壞了,這又是什麼情況?我去,以後絕對不喝醉了。」

ps:感謝拔劍兄的打賞,七夕快樂!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