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50章給我買包衛生巾
小說:| 作者:| 類別:

0150章給我買包衛生巾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林文德和丁雲還真兌現了他們的承諾,第二天便派了人來簽供銷合同。在簽合同之前,兩人也分別給夏雷打了電hu,寒暄差不多半個小時。

林文德和丁雲兩人加起來消化了雷馬製造告訴百分之三十的產能,這是一份了不起的收穫。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的產能已經不需要夏雷再去做什麼了,雷馬製造公司的銷售科的姑娘小子們就會搞定。至此,雷馬製造公司的銷售渠道算是打開了,雷馬製造公司在發展的道路上也邁出了堅定的一步。而夏雷也可以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製造智能機床的事情上了。

送走林文德和丁雲派來的人,夏雷獨自往他的專屬工作室走去。進入工作室,他收到了江如意發來的一條簡訊。

簡訊的內容是這樣的: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

滿屏幕的不要臉,好幾百字,夏雷看到忍俊不已,他回了一條簡訊:你姨媽來了啊?無緣無故罵我不要臉,我怎麼不要臉了?

江如意很快又發來了新的簡訊:你和梁思瑤上床,這就是不要臉!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她怎麼知道呢?

江如意又發來第三條簡訊:她是你師姐,你們上床就是亂來,我噁心你們!

夏雷回了一個省略號:……

江如意發來第四條簡訊:你承認了?

夏雷回道:承認你個頭,不是你想的那樣,昨晚我和客戶談生意,喝醉了,是她送我回來的。

江如意發來第五條簡訊: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是那個狐狸精騙我!

夏雷回道:神經病,我工作了,回頭聊。

江如意發來第六條簡訊:下午下班給我買點菜回來,我冰箱沒菜了。哦對了,還要一瓶沐浴露和一包衛生巾。

夏雷:……

她的大姨媽真的是來了。

可問題是,她也太那個了吧?居然讓一個大男人給她買衛生巾!

夏雷的臉上滿是苦笑,對江如意他是無解的。

收拾好心情,夏雷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整個人都投入到了製造智能機床的工作之中……

同一時間,東方重工董事長辦公室。

「寧董。」池靜秋將一份報告書放到了寧遠山面前的辦公桌上,一臉的謹慎,「事情……與我們設想的不一樣。」

寧遠山翻了一下面前的報告書,眉頭也皺了起來,「這小子,他怎麼就這麼大的能耐?我讓你去挖走他的客戶,他就找了更大更好的,還擁有了一個屬於他自己的專利產品。這樣下去,早晚一天搶走我們的大客戶。」

池靜秋說道:「幫他的人是張森,海珠地面上出了門的花花公子。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資本運作,也最喜歡風險投資。」

「我知道他,我和他父親張世榮很熟,算是朋友。不過張森不熟,畢竟不是一代人。我真是搞不懂張森是怎麼想的,他應該知道我不想讓雷馬製造公司做大做強吧,可為什麼還要幫夏雷?一點面子都不給。」寧遠山的心裡不舒服,他在海珠地面上是一個差不多與胡厚市長平起平坐的人物,誰不給他幾分面子?可是這個張森似乎就沒將他當回事!

池靜秋說道:「寧董,要不你給張森的父親打一個電hu,讓他勸勸張森?」

寧遠山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會聽老子的話的,再說了,人家是父子,我和張世榮就算有點交情,可也比不過人家的父子關xi吧?我給張世榮打電hu,被人家拒絕,我的臉面何在?」

「寧董說得對,那麼這件事還要不要做下去?」

「怎麼做下去?」寧遠山看著池靜秋,「雷馬製造公司的產品在京東網上賣得那麼好,你還能讓京東把它下架不成?」

池靜秋笑了笑,「不能。」

「不能還說什麼?去做事吧,這事暫shi別管了。」寧遠山嘆了一口氣,他這樣的人物圍堵一個小小的民營企業都失敗了,這讓他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池靜秋走了兩步又倒轉了回來,神色有些猶豫。

寧遠山看著她,「你還有什麼事?」

池靜秋墨跡了一下才說道:「寧董,我公公有一個很好的創意,想要兩個高級機械師,以及01車間的日本數控機床,不知道可不可以?」

寧遠山不悅地道:「現在我們公司正在加班加點完成萬象集團的訂單,這個節骨眼上你公公搞什麼研究?以後有的時間搞研究,現在不行。」

池靜秋的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寧董,你知道我公公的脾氣,我要是不幫他說一說,他一準給我臉色看。」

「那也不行。」寧遠山說道:「01車間里的那幾台日本數控機床是我們公司用來加工軍用零件的,雖然精度有所欠缺,但一般的精密零件加工卻是能勝任的。沒有軍用零件的加工需要,01車間的那幾台機床就得歇著。」

「不用幾台,一台就行了。寧董,你就批一下嘛。」

「不行就是不行。」寧遠山的態度很強硬。

池靜秋小聲地道:「寧董,還要什麼日本數控機床?人家很快就有媲美歐美最先進水平的智能機床了。」

「媲美歐美先進碎片的智能機床?」寧遠山愣了一下,忽然笑了,「你胡說些什麼?現在歐美那邊就連精加工的零件都不賣給我們,還能賣我們最先進的智能機床嗎?你開什麼玩笑?」

「不是賣,是製造。」池靜秋說。

「你把話說清楚,賣什麼關子?」寧遠山有些心急的樣子。

「這是我得到的商業情報,花了很大代價……嗯嗯。」池靜秋要說又不說。

寧遠山瞪了池靜秋一眼,「你倒是說呀。」

「那台智能機床很快就會誕生了,你想不到是誰在製造它。」池靜秋繼續打擦邊球。

「你要急死我是不是?」寧遠山不悅了。

「嗯嗯……」池靜秋的喉嚨里好像堵著什麼東西,說不出話來。

寧遠山似乎明白她想要什麼了,他拿過一本有東方重工抬頭的便簽本,提筆便寫了一個批示,然hou簽上了字。

「謝謝寧董。」池靜秋歡喜地揭下了那張批條。

「現在總可以說你的商業情報了吧?」寧遠山沒好氣地道。

池靜秋看了一下辦公室門口,故作神秘的樣子,「夏雷正在製造一台智能機床。」

寧遠山頓時吃了一驚,脫口道:「這不可能1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那小子能用原始的手動機床加工出我們用日本數控機床都加工不出來的超精密軍用零件,他還有什麼不能造出來的?」池靜秋說。

「智能機床可不是能加工精密零件就能製造出來,這涉及很多方面的專業知識,尤其是電氣工程,他一個高中生造智能機床,打死我都不相信1

「具體情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在造智能機床,就在他的專屬的工作室里。」池靜秋說。

寧遠山看著池靜秋,「你是怎麼知道的?」

池靜秋笑了一下,「他的公司里都是青工,我收買了一個,他每天都盯著夏雷,夏雷做什麼,我都知道。不然,這份報告書就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了。」

「你還真有兩下子。」寧遠山說道:「你收買的那個人有拍照片嗎?我想看看那是一台什麼樣的機床。」

池靜秋搖了搖頭,「沒有照片,夏雷一進工作室就會關上門。我的人也在他開門進qu和開門出來的時候看過兩次。還有,一次他路過夏雷的工作室的門口的時候,他聽到夏雷和梁思瑤在裡面談話,所以才知道這個秘密。」

寧遠山眉頭緊鎖,心事重重的樣子。

池靜秋又說道:「夏雷消失了一段時間,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但我估計和這台智能機床有關。」

寧遠山出聲說道:「這事你暫shi不要對任何人說,另外讓你收買的那個人拍下照片,我要確認一下。如果他能搞到圖紙和數控程序,我給他一百萬獎金。」

「我呢?」池靜秋的臉上露出了喜不自禁的笑容。

寧遠山說道:「如果搞到圖紙和數控程序,我給你一個經理當,獎金五百萬1

「寧董,我一定會搞到手的1池靜秋信心十足的樣子。

「去吧,去吧,把這件事辦好。」寧遠山說。

「好的,寧董,我這就去。」池靜秋離開了寧遠山的辦公室。

離開辦公樓,池靜秋徑直往01車間走去。

路上,一個帶著安全帽的中年男子跟了上來。

這個中年男子正是夏雷跟蹤丟了的神秘中年男子。

「搞定了嗎?」中年男子問道。

池靜秋抿嘴笑了一下,「我出馬,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我已經拿到了啟用01車間的許可,另外還有兩個高級機械師的調用許可。他們會為你加工出你需要的零件,我會給他們一點好處讓他們加班,你要的零件,我估計明天早晨就搞定了。」

「嗯。」中年男子的聲音很低沉,「他們加工出我需要的零件之後,我會將剩下的尾款付給你。」

「沒問題。」池靜秋試探地道:「不過,我能問一下嗎,這些零件是做什麼用的?你花這麼大的代價想得到它們。」

中年男子說道:「不能知道的你最好別打聽,你幫我做事,我給你錢,難道這還不夠嗎?」

「呵呵,當我什麼都沒說。」池靜秋閉上了嘴巴。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