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54章靜電反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0154章靜電反應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兩輛寶馬m6停在小區樓下,左鄰右舍都投來異樣的眼神。

「你不是梁師傅家的丫頭嗎?開這麼好的車,一定是發財了。」

「發什麼財啊,一定是被包養了。」

「胡說,梁師傅的家教很嚴的,一定是她的男朋友給她買的,她男朋友是開公司的,那不,就那個,高高帥帥的小夥子。」

「真是般配的一對啊,讓人羨慕,我家那丫頭就找了一個打工的,現在還在外面租房住,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埃」

說什麼的都有,但無論同在一個小區里的鄰居用什麼眼神看她,怎麼議論她,梁思瑤都不在乎。她此刻的心情好到了極致,看誰都順眼,看誰都友善。新娘發喜糖的時候也大概就是她這種心情了。

五樓陽台上,梁正春一手握著他的紫砂壺,看著梁思瑤和夏雷停在樓下的兩輛豪車,臉上卻是一片疑惑,「怎麼換車呢?而且還是一樣的車,這什麼意思?」然hou,他忽然咧嘴笑了一下,「難道是情侶裝?」

梁思瑤開了門,提著一大包禮物的夏雷跟著進了門。

「師父,我給你買了一些茶葉。」夏雷笑著說。

梁正春皺了一下眉頭,「買什麼茶葉,上次你買了那麼多我都還沒喝完,怎麼又買來了?浪fi,你要多存點,以後結婚要用,帶孩子也要用。」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以前他還愁結婚養孩子的事情,但現在他一點都不愁了。可師父這樣訓戒他,他又不能頂嘴,聽著就是了。

梁思瑤說道:「爸,雷子這是孝順你呢,你就別說他了。」

「好好,不說。」梁正春忽然又想起了樓下的車,跟著又說道:「你們買車啦?」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買車了。工作需要,不買不行。」這話是梁思瑤教他說的。

「那車很漂亮,多少錢一輛?」梁正春又問。

夏雷正要開口,梁思瑤就搶著說道:「十五萬一輛。」

「那麼貴?」梁正春很驚y的樣子。

夏雷無語地看了梁思瑤一眼,有她這麼騙自家老爹的嗎?

梁思瑤笑著說道:「夏雷現在是公司老闆,出去談生意要場面,別人家的老闆都開上百萬的車,他開十多萬的車不算貴,已經很節儉了。」

「節儉好,節儉好。」梁正春一臉的讚許。

梁思瑤說道:「我去廚房做飯,你們聊吧。」

梁正春詫異地看了自己的閨女一眼,以往只要夏雷在家,梁思瑤從來都是吃現成的,今天怎麼主dong去做飯去了?

「師父,武林大會的事情怎麼樣了?」夏雷想起了這事。

梁正春說道:「報名了,不過要在兩個月後召開。這段時間也好準備一下材料,到時候便可以宣傳一下我們詠春拳的歷史與文化。」

「魯勝師兄說想參加,他有沒有跟你提過?」

「提過,他想去我就帶他去,我其實想帶你去,可你這麼忙,想想也就算了。」梁正春說。

夏雷說道:「要是到時候沒什麼事的話,我就陪師父去看看。」

梁正春露出了笑容,「嗯,去看看也好。」頓了一下,他忽然又想到了什麼,說道:「我一個朋友告訴我,說是美國有一個電影明星,是個華裔美國人。他自稱是李小龍的第三代傳人,聲稱他才是詠春的正宗。我那個朋友說,他準備參加這次武林大會,還揚言要和大陸的武林人士切磋,尤其是我們詠春的傳人。」

「李小龍不是70年就死了嗎?哪裡還有什麼傳人?我看過他的電影,但那只是電影。」夏雷說。

「我也不清楚,我的那個朋友說得並不詳細。」

夏雷笑道:「或許只是一個炒作罷了,現在的電影明星為了出名什麼招都想得出來。師父,我覺得沒什麼,一個電影明星而已,就算他找你打,也不是你的對shou。」

梁正春喝了一口茶,「我一點也不擔心,還有,別動不動就打呀打的,學武的目的不是這個,是養生,是修行。」

夏雷點頭,一副受教的樣子,「嗯,師父說得對。」

這時廚房裡傳來了梁思瑤的聲音,「雷子,過來幫幫忙。」

「師父,我去幫忙。」夏雷起身往廚房走去。

梁正春一臉的喜氣,自言自語地道:「家裡熱鬧就是好啊,要是再有一個小孩那就更好了……」

廚房裡,梁思瑤系著圍裙,忙得滿頭是汗,她指了一下洗碗池,「幫我把辣椒洗一下,再炒個青椒肉絲就可以開飯了。」

「嗯。」夏雷應了一聲,從梁思瑤的身後往裡面的洗碗池走去。

廚房很小,梁思瑤站在天然氣灶台前炒菜,她身後就僅剩下了一點空隙。夏雷側著身子小心翼翼地從縫隙裡面穿行,卻就在他的身體剛剛對齊梁思瑤的時候,一點油星濺到了梁思瑤的手背上,梁思瑤跟著往後退,頓時將他擠在了牆壁上。

後面是牆,前面是梁思瑤的翹臀,夏雷頓時被夾在中間動憚不得了。那柔軟而豐腴的鎖在有著讓人緊張的熱量,那種感覺就像是觸電一樣。他慌忙往裡擠,但梁思瑤為了讓他也往同一個方向擠。同樣的方向造成的結果就是接觸感更強烈,兩人的臉也都同時紅了。

夏雷跟著又往門口的方向擠,但梁思瑤幾乎在同一時間做了同樣的選z。又是同樣的方向,誰都沒擠出去,反倒是以為那種敏感的感覺喚醒了什麼東西,它讓梁思瑤驟然緊張。夏雷也好生尷尬,那麼明顯地抵觸著她的柔軟的地方,人家怎麼怎麼看他呢?

兩人愣了一下,夏雷再次往裡面擠,梁思瑤也往裡面擠……

來回幾下,夏雷咬著牙齒,難受地道:「你別動。」

梁思瑤的臉上已經找不到一塊不紅的皮膚了,她顫聲說道:「我不動,你、你快走開。」

夏雷往裡面擠去,這一次終於擠過去了。他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要是再擠幾下,那什麼就擠出來了。要是真發生那種事情的話,他懷疑梁思瑤會笑話他一輩子。

梁思瑤也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心裡羞得不行,但她卻用眼角的餘光偷偷地瞄了一眼夏雷的腿間。然hou,她微微張大了嘴巴。

突然,鍋里冒起了一團火,焦臭的味道也瀰漫出了廚房。

正在客廳里喝茶的梁正春趕了過來,看著煙霧繚繞的廚房,看著忙著撲火的女兒和徒弟,愣了半響才狐疑地道:「你們在搞什麼?兩個人都在廚房也會把菜炒糊?」

梁思瑤和夏雷對視了一眼,都避開了梁正春的眼神。

梁正春離開之後梁思瑤才噗嗤一聲笑出來,「差點就被我爸看見了,他要是看見我們剛才那個樣子,你說他會不會打我們啊?」

夏雷想xing了一下那種畫面,然hou吐了一下舌頭,「不知道埃」

兩人忽然又都不說話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廚房裡的空氣好像都靜止了下來。無形之中彷彿有什麼力量在推著兩人的頭,慢慢地向一塊兒靠攏。

梁思瑤閉上了眼睛,心裡激動地道:「他就要親我,他就要親我了……」

卻就在這時,夏雷伸手從梁思瑤的嘴角揭下了一小片芹菜葉,然hou笑著說道:「你像一隻花貓,哈哈1

梁思瑤愣了一下,忽然操起炒菜的鏟子照著夏雷屁股就抽了過去……

吃了晚飯,夏雷忽然接到了秦香的電hu。

「雷,那傢伙已經偷了你留在工作室里的東西,我正跟著他滿街轉悠,估計正在等指使他的人與他聯繫,你快過來看看吧,我們一起逮大魚。」秦香的聲音。

夏雷說道:「好的,我馬上來,你要是有了地址,簡訊給我。」掛了電hu,他對梁思瑤和梁正春說道:「師父,師姐,我有事出去一下,不用等我回來了。」

「什麼事?」梁思瑤的眼眸中滿是失望和失落的意味,她期待今晚會有浪漫而幸福的事情發生,可秦香偏偏在這個時候打電hu來。

夏雷將公司出現商業間諜的事情說了出來,然hou又說道:「我去看看誰是幕後主使。」

「要我陪你一起去嗎?」梁思瑤說。

夏雷說道:「不用,有秦香幫忙,他很擅長這方面。」

梁思瑤叮囑道:「那你小心點。」

夏雷點了點頭,又說道:「師父,我走了。」

梁正春說道:「別衝動,就算找到那個人,也不要做違法的事情。」

「嗯,我記住了。」夏雷離開了梁家。

夏雷走後,梁正春看著發獃的梁思瑤,笑著說道:「你這丫頭,人都走了,還在想什麼呢?」

「我想……公司的事。」梁思瑤的臉莫名地紅了一下。

「撒謊。」梁正春呵呵笑道:「你和你母親一樣,一說謊就臉紅。你喜歡他,我看得出來。」

「爸1梁思瑤的臉更紅了。

梁正春說道:「喜歡人家就說出來啊,你平時挺豪爽的,怎麼輪到你自己的事情了就膽怯了?」

梁思瑤說道:「爸,我是女生啊,這樣的事情哪有女生開口說出來的,應該是他說出來埃」

「夏雷是一個靦腆的男人,他要是不說,你們就這樣耗下去啊?」

「爸,這事你別管了,真是的,你是怕我嫁不出去嗎?」

梁正春擺了擺手,「好了好了,我不說了。夏雷這孩子帥氣,有能力,心地還善良,喜歡他的女人一定不少吧?要是被誰捷足先得搶先走,哎喲,有個人就要後悔了。」

「我不理你了1梁思瑤氣呼呼地跑進了她的寢室。她趴在床上,回味著廚房裡發生的那一幕,越想越臉紅……

夜色籠罩的街道上,一輛沒有牌照的黑色寶馬m6在馬路上賓士著。夏雷的腦海里也在回味著在梁家廚房裡發生的那一幕,那應該是他長這麼大與女人最d尺度的接觸。梁思瑤的美腿,梁思瑤的翹臀,那樣的姿勢,如果沒有衣服隔著,不就是那種姿勢嗎?他差點就……

手機的簡訊鈴聲忽然響了。

秦香發來了簡訊:我在夜巴黎咖啡廳門外,那小子一個人進qu了,還沒見到與他接頭的人。

夏雷轟了一腳油門,寶馬m6就像是一匹野馬在衝刺。

夜巴黎咖啡廳,他知道那個地方,無法忘記,因為在那家咖啡廳里他看到了與他父親夏長河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又是夜巴黎咖啡廳,難道是她?」夏雷的心裡忽然想到了一個人,池靜秋。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