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55章夜幕下的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0155章夜幕下的交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將車停在了稍遠的地方,然後向夜來香咖啡廳步行過去。一輛價值兩百萬的寶馬車雖然算不上吧。」夏雷說。

幾分鐘后,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駛來,停在了夜來香咖啡廳的門前的停車位上。車是新車,從車上下來的女人卻是熟人,果然是池靜秋。

池靜秋一身紅色的裙裝,布料緊緊地纏裹著她的身體,該大的地方大,該翹的地方翹,看上去便有一種有人的味道。

「是她」秦香恨恨地道:「這個賤人她怎麼老是和你作對」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女人的心思誰又能猜到」

其實,如果當初池靜秋脫光了勾引他的時候,他上了她,成就了好事的話,那麼池靜秋肯定會與她現在的老公離婚與他在一起,那麼她就永遠不可能是他的敵人了。可是池靜秋脫光了他也無動於衷,這對於池靜秋那樣的女人來說無疑是最大的侮辱。如果再加上利益的驅使,那麼池靜秋與他敵對的動力就越加澎湃了。

池靜秋進入了夜來香咖啡廳,坐在了向宏斌的對面。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左眼的視線鎖定在了池靜秋和向宏斌的身上。唇語解讀術已經準備好了,只等兩人對話了。

一個服務生走到了池靜秋的身邊,很客氣地詢問池靜秋需要些什麼東西。

池靜秋淡淡地道:「一杯拿鐵就好。」

服務生轉身下去準備咖啡去了。

池靜秋看著向宏斌,臉上帶著笑容,「東西到手了嗎」

向宏斌點了一下頭,他掏出了一張手機內存卡,他說道:「他的工作室裡面有圖紙,不過我沒有偷,那樣做我會被發現的,所以我只拍了照。我的手機像素很高,拍得很清楚。」

池靜秋伸手去拿手機內存卡。

向宏斌卻把手縮了回去,「我的錢呢」

「你還怕我賴賬嗎真是的。」池靜秋白了向宏斌一眼,然後從她的愛馬仕女包里掏出了一隻鼓鼓的信封遞給了向宏斌。

向宏斌打開信封看了一眼,跟著又將信封揣了起來。

雖然沒數信封裡面的錢,但夏雷卻看見了銀行專用的扎帶,那是一萬塊。他的心裡也莫名起火,暗暗地道:「媽的,為了一萬塊就把我賣了」

咖啡廳里,池靜秋將那隻手機內存卡上在了她的手機上,她用手指滑動著屏幕,她似乎確認了內存卡上的東西的價值,她的眉宇間露出了喜不自禁的神色,「幹得不錯,我們的合作很愉快。只要你好好乾,我不會虧待你的。」

「要是我被發現了怎麼辦」向宏斌說。

池靜秋咯咯笑道:「你放心吧,如果你被發現了,夏雷最多也就開除你,那個時候我把你安排進神州工業集團集團上班,那可是國有企業,待遇比雷馬製造公司好得多。」

向宏斌露出了笑容,「那我就放心了,雷馬製造一旦有什麼動靜,我都向你報告。」

「重點是他製造的機床,你得盯緊他,一旦有價值的情報立刻向我彙報。不過要小心點,夏雷狡猾得很,不要被他發現了。」

「嗯,我會的。」

「回去吧。」池靜秋說。

向宏斌起身離開。

這個時候那個服務生才將池靜秋點的拿鐵送上來,池靜秋用湯勺攪著咖啡,一邊看著放在桌上的手機屏幕。她還在看向宏斌給她的內存卡上的東西,但她根本就看不懂。

「我以為你會衝進去抓住池靜秋和那個吃裡扒外的小子。」秦香看著向宏斌離開,他有些不甘心地道。

夏雷卻笑了一下,「抓住那小子和池靜秋有什麼用你有沒有想過,池靜秋那樣的女人她要那些圖紙有什麼用」

秦香微微地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她還不是幕後主使」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這件事一定會有一個買家,要麼是木家,要麼是寧遠山。我覺得,這件事是寧遠山的指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你這個時候不出手,難道是想大魚」

夏雷點了一下頭。

「好吧,你要怎麼做」

夏雷說道:「你想辦法搞到咖啡廳里的監控錄像,只要拷貝下池靜秋與那小子交易的錄像就可以了。」

秦香皺了一下眉頭,「看來今晚又得加班了,會長皺紋的。」

咖啡廳里,池靜秋拿起了手機,她撥了一個號碼,電話接通之後她說道:「寧董,夏雷的圖紙我已經到手了什麼給你送過來這麼晚了好吧,我現在給你送過來,嗯,你家好的。」

結束通話,池靜秋起身往收銀台走去。

夏雷也結束了對池靜秋的遠視,他說道:「我跟著她,你幫我搞定監控視頻的事。」

秦香笑了一下,「你放心吧,小事一件。」

池靜秋走出了咖啡廳,上了她的法拉利跑車,然後向一個方向駛去。

一輛黑色的寶馬6跟了上去,與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保持著大約五十米的距離。

車上,夏雷撥了一個號碼,電話接通之後他說道:「周大哥嗎抱歉這個時候打攪你。」

周偉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夏總你還跟我客氣什麼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夏雷說道:「我這邊出了一點問題。」

「什麼問題」周偉的聲音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夏雷說道:「東方重工的董事長寧遠山和他的秘書收買了我的一個工人,那個工人盜走了我的圖紙,還偷拍了我造的機床。」

「啊他竟然敢做這種事情」周偉的語氣里充滿了怒氣,「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夏雷說道:「我現在正跟著池靜秋去寧遠山的家裡,池靜秋準備把圖紙和照片交給寧遠山。周大哥,真是抱歉,我沒做好保密工作。這事要是被寧遠山攙和進來,我怕他會破壞我們的交易。」

「他敢」周偉憤怒地道:「你先別行動,等我過來再說」

夏雷說道:「好吧,我等你。」

結束通話,夏雷忍不住笑了。東方重工雖然也是國有企業,但比起神州工業集團卻是一隻狗與猛虎的比較。寧遠山在海珠地面上還算一個人物,可在木劍鋒的眼裡,寧遠山卻比不上神州工業集團的一個科長或者像周偉這樣的部門主管

神州工業集團將約瑟夫的智能機床看做是一次製造業的工業革命,更關係到許多人的仕途,也就是說寧遠山不是在與一個人作對,而是在與一個虎群作對以木劍鋒為首的神州工業集團的人會放過他

事情雖然還沒有發展到那一步,但夏雷卻彷彿看到了寧遠山的下常

一條狗與一群老虎搶食,那不會是一個好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