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62章古家兄妹與申屠女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0162章古家兄妹與申屠女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燃^文^書庫 晚會在金凱迪大酒店舉行,分為晚餐和晚會兩部分。胡厚本來是決定要在政府大禮堂里舉行的,不想給市民一個鋪張浪費的印象,但申屠天音卻提出由萬象集團來支付所有的費用。申屠天音的面子不能不給,於是,晚會的地點就定在了金凱迪大酒店。而這家酒店恰恰是萬象集團旗下的一個產業,也就等於是申屠天音請海珠地面上的重要人物免費聚一聚了。

晚會的預算是一百萬。夏雷發個獎金都思前想後,還被「管家婆」梁思瑤說教了一頓,但人家卻是花一百萬請人吃頓飯,然後聊聊。這層次差了可不是一點半點。

這些,都是胡厚在來的路上告訴夏雷的。

進了餐廳,夏雷說道:」胡市長,你親自來接我我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今天這個晚會你肯定很忙,你就不用招呼我了,你去忙你的吧。」

胡厚謙然地道:」我確實有很多事情要做,那我就不陪你了,待會兒忙過了我來找你。」

胡厚離開之後夏雷找了一個角落裡的位置坐下,靜靜地觀察著餐廳里的情況。餐廳里已經有很多賓客了,一個個衣著光鮮,氣質不俗。有的靜坐不語,有的低聲交談,偌大一個餐廳,上百個賓客,但整體卻顯得很安靜。

大致看了一下,夏雷的視線停在了臨時發言台的方向,他看到了申屠天音,還有坐在申屠天音旁邊的古可文。申屠天音穿著一襲黑色的露肩長裙,一頭黑色的青絲挽了一個花苞頭型,發圈上插了一朵紫色的絲花,簡約大氣,冷艷高貴。她身邊的古可文穿了一套紅色的低胸晚禮服,脖子上戴著一條鑲嵌了十幾顆鑽石的名貴項鏈。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的鑽石,還有鑽石項鏈下面的一大片雪白嫩膚和那條深深的v字深溝,她的性感與申屠天音的性感截然不同。古可文就像是開在皇家花園裡的一朵玫瑰花,而申屠天音卻像是開在冰山腳下,潺潺溪流旁邊的一朵鬱金香。

申屠天音與古可文是同一個層次的女人,但卻又是完全不同的女人。論長相氣質,申屠天音勝古可文三分,但論女人的味道,嫵媚性感,申屠天音卻又弱了古可文兩分。

再次見到申屠天音,讓夏雷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以前見到申屠天音的時候他忍不住會產生一點想要追求她,與她在一起的感覺,可是這一次他居然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他感嘆她的絕世的美貌,可又同時感到她的冰冷,不可親近。

這時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的青年走到了申屠天音和古可文的身邊,然後坐在了申屠天音的另一側。申屠天音並沒有反感他的舉動,還與青年打了一個招呼。

這青年身材頎長,丰神俊朗,有著不輸韓國一線男星的美貌與氣質。這樣的男人,別說是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里,就算是在菜市場擺個攤賣豬肉,那也會擁有大量的粉絲。

他是誰呢?夏雷的心中一動,左眼微微一跳,鎖定了坐在同一個方向的三人。恰在這時古可文跟青年打了一個招呼。

」哥,你怎麼這個時候才來?」古可文的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

這句話被夏雷用唇語解讀術完整地解讀了出來,他突然知道了這個青年的身份,古可武。

古可武淡淡地笑了一下,」你以為我有你那麼清閑嗎?公司有點事要處理,所以來遲了。我要是知道天音也在這裡,我就把事情留明天處理了。」

這一句很好聽,但申屠天音只是聽著,連一個禮貌性的微笑都沒有。

」對了天音,我最近正在籌建一個關愛留守兒童的慈善基金,你有沒有興趣參加呢?」古可武並不介意申屠天音的冷漠,他似乎也有很多吸引申屠天音的話題。

似乎是礙於古可武的臉面,申屠天音這才出聲說道:」謝謝,不過我們萬象集團有我們自己的慈善基金,我們也會關心留守兒童的問題。」

古可武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申屠天音如此冷淡對他,但他卻沒有半點不悅的樣子。

「哥,你怎麼又談起公事了?天音姐忙了一天了,這會兒肯定想好好放鬆一下,你這不是故意惹她不高興嗎?」古可文向古可武眨了一下眼睛,她好像在在教她的哥哥怎麼討好申屠天音這個冰山美人。

古可武心領神會,他呵呵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吧,確實不懂你們古人的心思。不過,我會學的。」

夏雷的背皮微微一麻,覺得有些噁心。就古可武這貨的身家地位和長相,他身邊會少了女人,而他還不怎麼懂女人的心思?這樣的話,騙騙十多歲的小女生還行,騙申屠天音卻顯得有些幼稚了。

古家是黑道出身,黑道發家,古家的人的身上又怎麼會不沾血腥?一個古可文已經是非常狡猾惡毒,更何況是未來的古家掌門人古可武了。他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夏雷的心裡充滿了猜測。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可文,你哥這樣的人物,想親近他的女人恐怕能排幾公里的長隊吧?你可得給他好好把關,不然會找一個納印!

古可文笑盈盈地道:「天音姐,我早就有人選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申屠天音似乎知道她說的是誰,她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

這時一個老頭從工作區的通道走進了餐廳,看了一眼,然後向申屠天音走了過去。

夏雷一眼便認了出來,那是申屠家的老管家傅傳福。恰在這時,申屠天音的視線不經意地移了過來,正好與夏雷的視線碰在了一起。申屠天音微微愣了一下,並沒有移開她的目光。

夏雷禮貌性地笑了笑,隔得太遠,他也就免了招呼。

申屠天音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盯著夏雷。

傅傳福走到了申屠天音的旁邊,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他是捂著嘴說的,夏雷無法看見他的嘴唇,也就無法解讀他的話。

申屠天音點了點頭,然後抬手指了一下夏雷。

傅傳福看了一眼,跟著便向夏雷走了過來。

夏雷的心裡暗叫了一聲麻煩,但面上卻帶著笑容,等到傅傳福走近的時候很客氣地打了一個招呼,「傅老,好久不見,你還這麼精神。」

「謝謝。」傅傳福也很客氣,「我家小姐請你過去坐。」

夏雷猶豫了一下,婉拒道:「謝謝申屠小姐的好意,不過我還是不去了,我在這裡挺好的。」

傅傳福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夏先生,你是我家小姐今年開口邀請過的第五個人,你難道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嗎?」

夏雷,「……」

「請。」傅傳福又做了一個更恭敬的彎腰相請的姿勢。

夏雷苦笑了一下,起身往申屠天音走去。他不是擺譜,只是不想與古可文和古可文同桌。不過這樣的原因,他也懶得跟申屠家的管家解釋。

古可文也看到了夏雷,她的臉上本來帶著笑容,但看見夏雷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一雙明媚的大眼睛里也悄然閃過一抹陰毒的神光。

古可武的視線也落到了夏雷的身上,他與古可文的反應完全不一樣,他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友善的微笑。夏雷還沒跟他打招呼,他就先對著夏雷點了一下頭,打了一個點頭招呼。

就憑悅動體育的專利事件,古可武沒有可能不知道夏雷的身份,不過他並沒有參與到那次事件之中。於是,給人的一種感覺就是他並不知道夏雷這個人,而且對夏雷似乎還很有好感,且沒有半點惡意。

不過,古可武越是這樣,夏雷卻越覺得他深藏不露,是一個笑裡藏刀的人物,非常危險。

申屠天音出聲說道:「夏先生,請坐。」

「謝謝,你們好。」夏雷禮貌性地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坐到了三人的對面,隔得遠遠的。

「夏先生?哦1古可武笑道:「我想起來了,最近我們海珠市出了一個了不起的青年企業家,叫夏雷,我猜就是你吧?」

明明認識,甚至知根知底,卻要如此作態,這個古可武真的讓人捉摸不透。

夏雷點了一下頭,「做點小生意而已,見笑了。」

「認識一下,交個朋友。」古可武站了起來,伸出了手。

夏雷也站了起來,與古可武握手,「你好你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請問貴姓?」

夏雷也要裝一下。

「免貴,姓古,古可武。」古可武笑著說。

兩個男人握了一下手,各自坐了下去。然後再沒有一句多餘的話。

古可文這時才出聲說話,「哥,你可不要小瞧這位夏先生,他可是一個厲害的人物。半年前,他還只是一個在工地上打工的打工仔,但短短小半年的時間,他已經擁有他自己的公司了。上一次,我還差點輸給他呢。」

夏雷的發跡可以用奇來形容,他也確實非常厲害,值得任何人誇張,但古可文的話表面上是在誇夏雷厲害,但卻夾帶著一絲輕蔑和嘲諷的意味——一個打工仔出身的小小民營企業的傢伙,也配與萬象集團的董事長,還有北方集團的兩個少主人同桌吃飯?

這樣的暗諷沒讓夏雷有所反應,申屠天音的眉頭卻微微地皺了起來,「可文,你說這話我不贊成。漢朝皇帝劉邦當年也不過是一個遊手好閒的農民,後來做了皇帝。我們申屠家和你們古家最初也只是一般的家庭,我們能有今天的光景也算是沾了改革開放的光,不是嗎?那個時候,我們的父輩只要稍微有點經商的頭腦就能做大做強,可是現在時代不同了,夏先生能在短短的半年時間裡白手起家達到現在這種程度,我敢說,放眼全國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的。」

這樣的話聽得夏雷很舒服,他笑了笑,「過獎了,謝謝。」

古可文咯咯笑道:「天音姐,我開個玩笑而已,不必當真。」

ps:拔劍兄與霜花兄厚愛了,唯有努力碼字回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