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64章女王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0164章女王的故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晚宴之後是座談會,整個過程枯燥無味,先是政商兩界領導依次發言,然後又是幾個企業代表發言。燃^文^書庫夏雷在會上玩手機,用pdf軟體看明朝楊繼淵所著的《針灸大成》。

智能機床的事情已經搞定,夏雷的精力也轉移到了醫術之上。他最初學醫的動力之上來自101局的顧問身份。身為101局的顧問,以後肯定免不了要經歷槍林彈雨的時候,有醫術傍身,也多一份安全的保障。不過,隨著他學醫的時間增多,再加上修鍊詠春秘訣有了一點內勁之後,他對這門國粹便越發著迷了,學習的動力也與日俱增。

沒人能體會到他的感受,不為別的,只因為他能親眼看見人體的內部構造,五臟六腑,甚至血管神經。他比這個世界上最最先進的醫療儀器更了解人的身體,他能輕易找到一個病人的病灶。這種情況下,只要他掌握相關的醫術,他就能成為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神醫!

學習中醫,他主攻的是針灸治療的領域。中醫的藥方他並沒有深入研究,只是看了《神農本草經》,認識一些藥材和了解它們的作用而已。他的計劃是掌握了針灸這門醫術之後就學西醫方面的知識,畢竟西醫差不多已經取代了中醫,它更適合現代人。

他的計劃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中西醫結合,取兩家之長融於一身。

看著書,時間也混得快。直到別人都起身離開會議室的時候他才知道散會了,但這個會他卻是開得雲里霧裡,連別人說了什麼他都不知道。

夏雷跟著參加會議的賓客離開了金凱迪大酒店,站在路邊等車。來的時候他是坐胡厚的車來的,這會兒只有打車了。

站了一會兒,計程車沒等到,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卻停在了夏雷的身邊。

勞斯萊斯幻影的後座車窗放下,申屠天音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夏先生,請上車吧,我送你一程。」

「謝謝。」夏雷也沒客氣,拉開車門上了車。

坐在駕駛室里開車的是傅傳福,夏雷上車之後他便看著車子駛入了車道,以五十碼的緩慢速度往前開。這顯然是在給坐在後座的申屠天音和夏雷創造談話的條件。

「之前……」申屠天音打破了沉默,「我二叔很沒禮貌,我替他向你道歉。」

夏雷笑了一下,「沒什麼,幾句話而已,我還受得了,你不必為他向我道歉。」

申屠天音說道:「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東方重工,我聽東方重工的工程師說你的德文很厲害,能看懂非常專業的德國設備的說明書,可之前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那個德國人究竟說了什麼呢?」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我確實懂德文,可是……當時那個德國人說了一句無關緊要的話,我要是當面揭穿人家,不好吧?」

「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他的原話是:你的侄女好像不高興。」夏雷翻譯了康拉德的原話。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這確實是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但他後來卻用一句謊話來掩飾,真有意思。」

「申屠小姐,我能冒昧地問一句,你和你二叔的關係好嗎?」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她的眼神顯得有些好奇,「你問這個幹什麼?」

夏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把心中感到困擾的事情說了出來,「我看見你二叔耳朵里戴著微型接收器,有人在為他翻譯康拉德的話,他明明知道康拉德說了什麼,可他卻說他不懂德文,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你確定?」

「我確定。」

「他這麼做我一點都不感到奇怪。」申屠天音說道:「你知道我今天為什麼對他發火嗎?

夏雷搖了搖頭。他其實當時就感到很奇怪,以為他對於申屠天音來說始終是一個外人,而申屠義卻是她的二叔,那種情況下,她怎麼會讓他留下來,反而讓申屠義走呢?不過這種問題,他根本不好開口問。

申屠天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在我們申屠家族裡,他是最想取我代之的人。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不是發現了一個女殺手嗎?我懷疑她多半與我二叔有關。可惜,我一直沒有查到證據。

夏雷說道:你明知道他想殺你,可你為什麼還留他在身邊?你們申屠家那麼多人,難道都容忍他胡來?」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我們的情況很複雜,我爺爺一脈下來只有我爸跟我二叔。我父親三年前中風,一直處在植物人的狀態,我爺爺奶奶更加偏向我二叔。我二叔的兒子申屠天風是我爺爺這一脈的獨子,被視為傳宗接代的人,我爺爺奶奶更是疼愛有加。這麼一種情況,我能拿他怎麼辦?每次我準備動他,我爺爺奶奶就又哭又鬧,甚至以死相逼,我能怎麼辦?」

「你的叔伯兄弟呢?他們都不管嗎?」

「他們?他們的眼裡只有錢。說來很可笑,我們申屠家族幾十號人,但我能相信的只有一個,福伯。」申屠天音的嘴角含著一絲苦澀的意味。

「你母親呢?」

我的情況其實和你一樣,我母親在我還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我父親一直沒有再娶。父親將我送到英國讀書,直到三年前因為父親中風,我才回來接管萬象集團。從那個時候起,我二叔一家就對我陰奉陽違,恨不得我死。

夏雷說道:你父親中風,你家也就等於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死了,所有的產業都歸你二叔一家人所有,他當然不希望你活著。不過,你二叔就算做夢都想你死,可他也不會蠢到去東方重工去放炸彈暗殺你吧?如果那個女殺手得逞的話,警方很容易就會懷疑到他的頭上的。

申屠天音說道: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直到今天我都想不明白。

申屠天音都想不明白,夏雷就更加想不明白了。這是他第一次與申屠天音談心,可談的內容全是負面的,處處都散發著陰謀的氣息。他也能感受到申屠天音心中的苦澀與寂寞。

兩人陷入了沉默之中,車裡的氣氛有點壓抑。傅傳福繼續開著車子往前開。幾分鐘后,夏雷忽然發現傅傳福並不是要將他送回家,而是往著海邊的方向駛去。

申屠小姐,這是做什麼?夏雷出聲問道:你們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怎麼?申屠天音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你難道還怕我害你不成?

這一絲笑容倒也嫵媚,她的身上也多了一絲尋常的女人味。夏雷從沒見她開過玩笑,一時間倒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話了。

我們去將軍島。申屠天音說道:我們萬象集團的風力發電項目就在那座島上,我也懶得明天約你了,今晚你和我就在島上住一晚吧。你沒什麼事吧?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都安排好了,我還能有什麼事?

福伯,開快點吧,明美在碼頭上等我們,她脾氣急躁,不要讓她等太久。申屠天音對傅傳福說道。

傅傳福應了一聲,轟了一腳油門,勞斯萊斯幻影往前飛奔而去。

夏雷掏出了手機,想要給梁思瑤發一條簡訊。申屠天音卻說道:不要。

夏雷有些訝然地道:為什麼?

我不想讓人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也不想讓人知道我在什麼地方。

夏雷將手機收了起來,你是擔心暴露行蹤,被人所乘嗎?

申屠天音沒說話,卻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夏雷嘆了一口氣,你還活得真累。

坐擁幾百億的身家,鼎鼎有名的萬象集團的女總裁,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她,可誰又看得見這無限風光背後的辛酸?自己的親二叔無時無刻不在算計她的資產,古可武也在打她的主意,她一個女人,不僅要與這些如狼似虎的人物糾纏,還要面對癱瘓在床的父親。她其實一點都不快樂!

十多分鐘后,傅傳福將車子開到了一個臨海的漁村裡。隨後三人下了車,一個早就在漁村接應的保鏢將申屠天音的座駕開走。三人步行來到了海邊。還隔著起碼五十米的距離,夏雷便看見了一艘小型遊艇,還有站在遊艇甲板上的女人。那個女人與申屠天音差不多年齡,穿著一套女式西服,短髮,身材勁爆,整個人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味道。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她大概就是申屠天音口中的明美了吧?」

三人往遊艇走去。申屠天音說道:「明美是福伯的女兒,今年剛從特種部隊退伍,我讓她跟著我。」

沒想到還是一個退伍的特種兵,難怪身上會有那麼強的英氣。

傅傳福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夏先生,我女兒脾氣不好,你們相處的時候多擔待一點。她要是做錯了什麼,你告訴我,我揍她。」

夏雷笑道:「傅伯,你就別開玩笑了,我還不至於那麼小氣。」

三人還沒走到遊艇邊傅明美從遊艇上跳了下來,一上來便問道:「天音姐,他是誰?」

「夏雷,我朋友。」申屠天音說道:「叫夏先生。」

傅明美的嘴角微微翹了一下,不過還是用敬語跟夏雷打了一個招呼,「夏先生好。」

夏雷笑著說道:「明美小姐不用客氣。」

傅明美仔細打量了夏雷一眼,眼神裡面充滿了戒備的意味。

申屠天音說道:「上船吧,我們走。」

幾分鐘后,傅明美駕駛著遊艇往一座與海岸線相隔不院駛去。

ps:今天只有兩更,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