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68章戲里戲外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168章戲里戲外的女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接下來的時間是屬於申屠天音和夏雷的「秀」的時間。申屠天音挽著夏雷的胳膊,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停過。她帶著夏雷專門挑人多的地方走,故意秀恩愛給那些人看。夏雷也很配合,路過花壇的時候,他停下來,采一朵金燦燦的菊花插在申屠天音的發梢上。

「你真漂亮。」夏雷由衷地讚歎道。

申屠天音的美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他對她的稱讚也是發自內心的,沒有半點刻意討好的意味。

「真的嗎?」申屠天音的臉上又浮出了一絲笑容,兩隻酒窩裡彷彿盛著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美酒,不給人喝也能讓人醉。

夏雷笑了笑,他覺得讚美的話就不需去說了,因為那是多餘的。

申屠天音跟著掏出手機,遞給了一個發電廠的中層幹部,對他說道:「你給我們拍一張照吧。」

「好的,董事長。」那個中層幹部巴不得有討好申屠天音的機hui,拿著手機就給申屠天音和夏雷拍照。

申屠天音依偎在夏雷的懷裡,凌霄輕輕地摟著她的腰,這是一個標準的情侶自拍的姿勢,恩愛指數滿格。

另一邊,申屠天風兩眼冒火地道:「那個賤人,申屠家的臉都被她丟光了!她怎麼不顧及她的形象?她代表的可是我們申屠家族的臉面,當眾和那個小子摟摟抱抱,恨不得立刻要上床的樣子,真他媽賤1

「看樣子,她和那小子真的是快要結婚了。」申屠義的臉上滿是麻煩和擔憂的神色。

申屠天風說道:「這事該怎麼辦?那小子半路殺出來,他會壞我們的事。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一旦他和那賤人結婚,生了孩子,申屠天音將繼承人定成她的孩子,那她就算是死了,我們也什麼都得不到,倒是便宜了那個小子1

「你小聲點。「申屠義有些緊張地道:「有些事只能在家裡談,外面不能談。」

申屠義冷哼了一聲,「爸,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你就是太謹慎了,太保守了,有些時候該放手一搏,就必須放手一搏。」

「你想做什麼?」

「我去請那小子去我們家作客吧,既然都是申屠家的未來女婿了,總該見見爺爺奶奶還有同宗長輩兄弟吧?不用我們出手,那些人也會想法趕走這小子的。」申屠天風冷笑道:「到時候,僅僅是那些人的口水也能淹死他。」

申屠義想了一下,「這個辦法好,你去吧,回頭我讓你媽準備一下。」

申屠天風向正在秀恩愛的申屠天音和夏雷走了過去。

這邊,申屠天音和夏雷拍了十幾張照片,所有恩愛的姿勢都秀完了。

「董事長,你的手機,請收好。」發電廠的中層幹部雙手捧著手機送到了申屠天音的面前,很是恭敬的樣子。

「嗯,你下去做事吧。」申屠天音淡淡地道。她的視線移到了正往這邊走來的申屠天風身上,然hou用舌頭抿了一下嘴唇。

這是一個需要親吻她的暗號。

夏雷知道這個暗號,申屠天音發出這個暗號的時候他其實也看到了正往這邊走來的申屠天風,他很清楚申屠天音的動機,可是,他卻猶豫了。拉拉手,摟摟腰這些都沒什麼,可親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真的要親嘴嗎?

申屠天音又用舌頭抿了一下嘴。

「豁出去了,親就親了1夏雷伸手摟住了申屠天音的小蠻腰,將她拉入他的懷中,然hou低頭吻了下去。

兩人的嘴唇瞬間粘合在了一起,就像是的磁鐵的南北兩極,一下嘴就吸引住了對方,沒有留下半點縫隙。

雖然是演戲,但申屠天音的小嘴裡卻發出了一個嚶嚀的聲音,那一瞬間有很強烈的反應。

這是她的初吻,也是夏雷的初吻。

申屠天音以為這會是很簡單的事情,可當夏雷真的吻住她的嘴唇的時候,那種奇妙的化學反應卻撼動了她全身的神經,也讓她的心泛起了一片漣漪。

夏雷的感覺也非常強烈,他在夢裡吻過申屠天音,可那畢竟是夢,不是真實的。現在,申屠天音的香唇就在他的唇間,那份柔軟,那份濕潤,那份嬌艷欲滴,還有從唇齒間散發出來的迷人芬芳,這些因素都讓他沉醉。他還能感到她的在他懷裡輕顫的嬌軀,她的胸部擠壓著他的胸膛,柔軟而富有彈性,還有她的小蠻腰,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也能感受到她的肌膚的滑膩,這些因素又刺激著他的原始的.,他感到他有些把持不住了。那潛伏在暗處的傢伙正快速蘇醒,似乎要掙脫束縛,咬她一口。

申屠天音很快就感受到了夏雷身上的變化,她的粉雕玉琢的玉靨上浮出了一抹紅暈。

申屠天風走到了申屠天音和夏雷的身邊,但兩人卻還沉浸在甜蜜的吻中,整個世界彷彿只有他們兩人,哪裡還在乎他的存在。申屠天風的眼裡閃過了一抹恨意,但面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他咳嗽了一聲,「嗯咳。」

申屠天音和夏雷這才分開。

申屠天音臉紅紅的,稍顯尷尬地道:「天風哥,有事嗎?」

「你們還真是恩愛埃」申屠天風試探地道:「不過,以前怎麼沒聽你說起過呢?這麼大的事情,你應該跟我們說一下的,這太突然了。」

申屠天音說道:「我當然有我的考lu,我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我要帶回家的男人,那一定會是我要嫁的男人。如果我們不合適,我是不會帶回家的。我和雷相處了半年,我愛他,他也愛我,我們的脾氣性格又很合,我決定要嫁給他,所以才向外公開我們的戀情。所以之前沒有告訴你們,我正想找一個合適的時間帶雷回家,正式宣bu我們的戀情,還有我們結婚的日子。」

申屠天風皮笑肉不笑地道:「原來是這樣,你還是老樣子,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有你自己的考lu。我正想邀請夏雷去我們家作客,看來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那就定在明天吧,明天你把夏雷帶回家吧,我想我們一大家子人都會喜歡夏雷的。」

「是嗎?那就明天吧。」申屠天音淡淡地道。

申屠天風笑著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他看著夏雷,很親切的樣子,「夏雷,明天你可要好好表現,家裡的老人是很挑剔的,天音可是他們的心肝寶貝,一般的男人是搶不走她的。」

夏雷笑了笑,「天風哥,你放心吧,我會好好表現的。」

這時稍遠處的申屠義忽然大聲叫道:「天音,請你過來一下,康拉德先生想和你談談海底電纜的事情。」

申屠天音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樣的小事也要我親自過問嗎?」

申屠天風說道:「天音,不是當哥的說你,愛情重要,工作也不要忘嘛。那個康拉德其實是我從德國專程請回來的,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風力發電專家,就算給我兩分薄面去與康拉德先生談談吧。」

「好吧,我去看看。」申屠天音忽然湊唇吻了一下夏雷的臉頰,然hou才向申屠義和康拉德走去。

這恩愛秀得,夏雷都感覺是真的了。

申屠天風盯著夏雷,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夏雷,聽說你開了一家公司,叫什麼雷馬製造公司,是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是叫雷馬製造公司。」

「你覺得和我們申屠家族的萬象集團是一個量級的嗎?」申屠天風的語氣里也帶著輕蔑的意味。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你也配娶申屠天音!

夏雷假裝聽不出他的話中話,笑著說道:「當然不是一個量級,但它好歹是我自己一手創建的公司。我很滿足了,畢竟很多人都沒有自己的公司。」

他的話里也有一個隱藏的意思,我白手起家,公司雖然小,但卻是我自己的。萬象集團大,但那是你的嗎?

兩個男人針尖對麥芒,對自己的立場也是心照不宣。

「呵呵,說得好,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走吧,我們去看看。」申屠天風笑得很坦然的樣子。

「好啊,天風哥。」夏雷也叫得親熱。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鈴聲響了。

電hu是梁思瑤打來的。

「天風哥,不好意思,我接個電hu。」夏雷拿著手機走到了旁邊。

申屠天風卻連話都不想再跟夏雷,一個人就走了。

夏雷滑開了接聽鍵,「師姐。」

「上班時間都過了,你怎麼還不來上班啊?」梁思瑤的聲音里充滿了試探的意味,「昨晚和誰在一起呢?還在被窩裡嗎?」

夏雷苦笑了一下,「師姐,你別開我玩笑了好不好,我遇到點事,今天沒法回公司來了。反正也沒什麼事,你幫我頂一下吧。」

「你遇到什麼事了?」梁思瑤關切地道。

「電hu里說不方bin,我回來再告訴你。」夏雷說。

「那我在家等你,早點回來,嗯,記得買點菜,冰箱空了。」

「嗯,晚上我給你和師父做好吃的。」夏雷笑著說。

「還有……」

「還有什麼?」

「算了,沒什麼,等你,早點回來。」梁思瑤掛斷了電hu。

夏雷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與申屠天音在一起,他是一種神秘且興奮的感覺,而與梁思瑤在一起的時候他卻是一種輕鬆愉快的感覺。就現在,梁思瑤一個充滿關切的電hu讓他整個人都愉快了起來。

「她好像想對我說什麼,可為什麼又不說了呢?大概是想讓我幫她買什麼女人的東西吧,然hou又覺得不好意思,就沒說了,真是的,我可以幫她買的,哪怕是……衛生巾。」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他幫江如意買過那種東西,所以稱得上是有經驗的男人,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難為情的事情。

然hou他就想到了江如意,那活潑的女人現在正在某個操場上踢正步嗎?

夏雷向申屠天音走了過去,這些念頭也被他拋在了腦後。他現在的感覺很好,他甚至覺得他可以和梁朝偉、陳道明這樣的老戲骨飆一下戲。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