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71章梁思瑤與申屠天音
小說:| 作者:| 類別:

0171章梁思瑤與申屠天音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爸,我們走了。」梁思瑤對在拳館門前下車的梁正春說,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路上開車小心點。」梁正春叮囑道。

「知道了爸。」梁思瑤向梁正春揮手。

梁正春走進拳館的門,梁思瑤忽然打了夏雷一下,嬌嘖地道:「都怪你,我昨晚一晚上都沒睡著。」

「我也沒睡著埃」夏雷說。

「你想壞事了吧?」梁思瑤促狹地道。

夏雷的臉紅了一下,昨晚書房裡所發生的那件事兒,雖然沒有百分之百,但也有百分之三十。天可憐見,他一個從來沒有碰過女人的處男,第一次做那種事情,居然還只做三分之一,那種感覺能好受嗎?

「你果然是想壞事了,你真壞1梁思瑤又打了夏雷一下。

她打得並不疼,夏雷卻佯作很疼地叫了一聲。

「打疼了嗎?」梁思瑤跟著又緊張了起來。

夏雷笑了,「你都捨不得打我,我怎麼會疼?」

「叫你騙我,叫你騙我,你昨晚欺負我還不夠,今天又欺負我。」梁思瑤兩隻粉拳出動,雨點一般打在夏雷的身上。可這樣的拳頭,就算是捶打一千拳也不會傷到夏雷一根汗毛。

夏雷捉住了梁思瑤的手,靜靜地看著她,他忽然發覺她好美。她的臉,她的眼,她的小巧的嘴巴,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看的。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話用來形容他此刻的感受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梁思瑤也莫名其妙地安靜了下來,她也靜靜地看著夏雷,兩隻烏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她也覺得他好俊,他的臉,他的眼,還有他的嘴唇都是性感的。昨天之前,她和他還是師姐師弟的關xi,可就在書房裡失去控制,兩人坦誠相見,差點成就好事之後,兩人之間的那一層窗戶紙就被捅破了。兩人再也回不到從前那種單純的師姐師弟的關xi之中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新的關xi,戀人。是的,戀人,在她的心裡眼裡,夏雷便是她的戀人,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好男人。

就這樣靜靜地對視著,就在一個不經意的時間裡,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兩人同時往對方湊過去,吻住了對方的嘴唇。然hou,兩人又陷落了進qu,都用上了舌頭。彷彿對方的舌頭便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糕點,要用舌頭舔著吃才最舒服,最過癮。

嘀嘀——嘀!

後面的車忽然按響了喇叭。

兩人慌忙分開,梁思瑤慌慌張張地啟動車子往前開。

後面的司機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罵道:「媽的,大清早的就準備玩車震嗎?去酒店開房啊,在大路上搞,有沒有搞錯啊?」

紅色的寶馬m6里,梁思瑤臉紅紅地吐了一下舌頭,「後面那傢伙一定有車怒症。」

「對對,他有車怒症,我們不跟他計較。」夏雷的臉也紅紅的,褲襠也高高的。

梁思瑤瞄了一下,咯咯笑道:「你知道嗎,昨晚我……」

夏雷有些緊張地道:「對不起,昨晚是我太衝動了,我不應該那樣的。」

「現在知道錯了?」梁思瑤笑得很開心,「好吧,看你這麼可憐,我原諒你了。」

夏雷又忍不住看了他的褲子一眼,他忽然覺得確實挺可憐的。

梁思瑤又瞄了夏雷的那個地方一眼,臉頰生暈,聲音也小小的,「我們都是二十幾的人了,衝動也是很正常的。那個,我昨晚其實是給你留著門的,你難受的話,你怎麼不過來呢?」

夏雷,「……」

她是多麼溫柔體貼的好女人啊,連這點都想到了,可他卻傻傻地用手解決問題。這個時候聽她說這樣體貼的話,他懊悔得想一頭撞擋風玻璃上了。

梁思瑤伸過柔荑,握住了夏雷的手,溫柔地道:「雷子,我們的事什麼時候告訴我爸呢?我要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我才不要偷偷摸摸地與你在一起。」

夏雷的心中一片柔軟,「等我幫申屠天音解決了她的麻煩,我們就告訴師父,好不好?」

「你還要去給申屠天音當男朋友嗎?」梁思瑤的櫻唇一下子就翹了起來,老大不高興的樣子。

沒有女人喜歡自己的男朋友與別的女人交往,哪怕是假的也不行。戀愛中的女人嫉妒心是最強的,梁思瑤也不例外。她的心裡裝滿了夏雷,再也容不下別的男人,她當然也不想夏雷的心裡有別的女人。

「思瑤,我和她……是假的,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幫她的忙。」夏雷感到了她身上的醋意,也知道這種事情對她來說不公平,但他還是要去,因為申屠天音需要他的幫助,而他也答應了她。

梁思瑤沉默了好半響才說道:「好吧,不過,你們不許拉手,不許接吻,更不許上床。」

夏雷,「……」

「你們要假裝多久啊?」梁思瑤又問。

夏雷說道:「不知道,大概要到申屠義和申屠天風忍不住出手吧,我估計她是想抓到證據,一舉清除與她對抗的家族勢力。」

「聽你說的那些,我覺得她其實也挺可憐的,爺爺奶奶,還有同宗同族的親戚都在算計她,她一個人挺孤單的。」梁思瑤動了惻隱之心。

夏雷將她的手捧了起來,很溫柔地親了一口,笑著說道:「我們家思瑤就是深明大義,你一定是上天賜給我的最好的禮物,有你我就足夠了。」

「甜言蜜語,我才不要聽呢。」梁思瑤嘴上這樣說著,但臉上卻笑開了花。算來這才是她第一天與夏雷正式談戀愛,她的感覺就如此之好,心裡就像喝了蜜一樣甜。

夏雷又正色說道:「我答應幫申屠天音的忙,其實也有我自己的考lu,做生意人脈很重要,如果我們能萬象集團打好關xi,我們的公司無論如何也會受益的。」

「嗯,我支持你,去吧。」

「呵呵。」夏雷笑了,「還是我們家思瑤好。」

梁思瑤忽又瞪著夏雷,「不許拉手,不許接吻,更不許上床,你每天回來我都會檢查你的身體,要是我嗅到你的身上有她的味道,哼,我讓跪搓衣板1

夏雷的腦門上已經多了好幾條黑線了。

她家有搓衣板嗎?

說說笑笑,紅色的寶馬m6來到了雷馬製造公司。廠門前的路邊上停著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申屠天音已經在等夏雷了。

梁思瑤直接將她的寶馬m6駛到了勞斯萊斯幻影的前面,然hou開門下車。這時傅明美從駕駛室里走了下來,笑著與夏雷打招呼,「姐夫,早埃」

夏雷卻下意識地看了梁思瑤一眼,沒敢答應。

梁思瑤忽然挽著夏雷的手,與他一起來到了勞斯萊斯幻影的旁邊。

傅明美詫異地看著挽著夏雷的胳膊的梁思瑤,她顯然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這時勞斯萊斯幻影後排的車窗放下,臉蛋漂亮得不食人間煙火的申屠天音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她看著挽著夏雷的梁思瑤,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但面上卻不動聲色,只是淡淡地打了一個招呼,「梁小姐好。」

「申屠小姐好。」梁思瑤也打了一個招呼。

兩個女人就這麼多話,再也沒話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很詭異,空氣中彷彿有一點硝煙的味道。

夏雷夾在中間,頭疼得很,他想結束這次in蔚吶雒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