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73章一個大膽的想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0173章一個大膽的想法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當然,也有一些人聰明地保持著中立,只看,不說。無論是申屠天音繼續執掌萬象集團也好,抑或則是申屠天風取申屠天音而代之也好,他們想等到事情有了明朗的局勢,然hou再倒向哪一邊。現在,就讓申屠偉業和申屠義一家人與申屠天音斗著吧!

別人在議論,在旁觀,夏雷也一直在觀察,他觀察這些申屠家的人的臉色,看他們的唇形,對他們的想法是了如指掌。

申屠偉業正愁找不到題材向夏雷發火,汪芳就送來了,汪芳這邊一告完狀他便瞪著夏雷,不悅地道:「你是這樣說的嗎?」

「是埃」夏雷一口承認,一點也不介yi的樣子,「我是這樣說的,我是高中生怎麼了?國家有法律規定高中生不能談戀愛,不能結婚嗎?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別人來橫加干涉,是什麼動機?」

他把動機兩個字說得特別重。

在場的申屠家的人,別人還只是湊湊熱鬧,瞧瞧形式,然hou做根牆頭草,但申屠偉業、申屠義一家人的動機卻是最重的。

申屠偉業怒道:「你這個人是怎麼回事?你和天音在一起,汪芳就算是你長輩,你怎麼能這樣跟你長輩說話?」

夏雷笑了一下,「她確實算是我的長輩,不過我也沒說什麼啊,就說又不是她找女婿,她確實沒找女婿,對不對?」

「你……」申屠偉業氣得鬍子都抖了一下。

申屠天風趕緊上前拍申屠偉業的後背,「爺爺,你別生qi,為這種事情生qi不值得,你老要保重身體。」

申屠天風的女人譚晶晶在旁邊添油加醋,「就是,爺爺,現在有些人巴不得你老有個三長兩短呢,你可要保重好身體,你還要看你的曾孫子出世呢。」

「你說誰呢?」申屠天音盯著譚晶晶,眼神裡帶著怒意。

「我沒、沒說誰。」譚晶晶有些膽怯,不敢看申屠天音的眼神。

夏雷說道:「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如果我說錯了什麼,請你們見諒。」然hou他又對申屠天音說道:「親愛的,帶我去看看伯父吧。」

「嗯,我帶你去。」申屠天音又對申屠偉業說道:「爺爺,我帶夏雷去看看我爸,我待會兒再過來陪你。」

申屠偉業說道:「你帶他過去然hou就過來,我有事要和你談談。」

「嗯,好。」申屠天音應了一聲,然hou帶著夏雷離開了後院的壩子往一片房屋走去。

路上,夏雷歉然地道:「對不起,剛才我惹你爺爺生qi了。我只是有些看不慣他們這樣逼你,心裡一生qi,我就忍不住想發火。」

申屠天音卻抿嘴笑了一下,「你跟我道什麼歉?我爺爺見我就從來沒高興過,你討好他也沒用。」

夏雷說道:「是啊,我就算裝得很乖,給他磕頭,他也不會高興的。但如果你是一個男孩,我是一個女孩,你帶我回家,你說我是你的女朋友,他肯定會很高興的。」

申屠天音似乎在幻想那種情景,然hou她又笑了,「如果你是一個女孩,那你一定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啊?我怎麼會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申屠天音說道:「我是男孩的話,那麼梁思瑤也是男孩,就昨天一個晚上,你就和梁思瑤發生關xi了,這不是水性楊花是什麼?」

她為什麼老是記著這件事?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們在一起其實快半年的時間了,當初我去她父親的拳館學詠春拳,然hou我們就認識了。後來,她幫我打理公司。她父親也收了我做正式的弟子,教我她家祖傳的真正的詠春拳。我們在一起上班,在一起吃飯,在一起練拳,那個,是屬於日久生情吧,怎麼能說是一個晚上呢?」

他和梁思瑤的感情確實是一點點發展起來的。工作中,生活中,還有練功的時候,他有很多時間都和梁思瑤在一起,與她開玩笑,與她嬉鬧,幫她按摩什麼的,這些都是容易產生感情的因素。而且,就梁思瑤而言,臉蛋漂亮,身材也火辣,尤其是一雙美腿比林志玲的腿還漂亮,再加上脾氣性格也好,也合,他還有什麼好挑剔的呢?

別人找女朋友,還考lu工作家庭什麼的,但他不在乎這些,他就找漂亮的,他喜歡的。漂亮和喜歡,是他唯一的標準。

申屠天音的嘴角微微地翹了一下,「她……她的功夫很厲害嗎?」

夏雷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了梁思瑤與他對打時的兇巴巴的樣子,那充滿力量的美腿,那白嫩的粉拳,還有那震顫不休的一對大波,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嗯嗯,她畢竟是得到我師父的真傳,很厲害的,我現在能和她打個平手吧,她畢竟從小就在練。」

「你昨天回去告訴她,她不生qi嗎?」

「她開始有點生qi,不過我說服了她,她是一個通情達理的女人。」

申屠天音說道:「我猜,大概是你跟她一說我們倆的事情,然hou她生qi,你去哄她,然hou你們就情不自禁地在一起吧?」

夏雷忍不住看了申屠天音一眼,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卻是驚y得很,這樣的事情她居然也能猜到!

「然hou,你們就……嗯,發生了關xi是嗎?」

夏雷的頭有些大了,尷尬地道:「你在說什麼啊?」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申屠天音說。

「我們還沒到一步,只是……」夏雷忽然反應了過來,「你問這些幹什麼?」

申屠天音似乎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她笑著說道:「沒什麼,只是隨便聊聊。」然hou,她用連她自己都聽不見的聲音嘟囔了一句,「恐怕是怕被我搶走了吧,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狡猾。」

「你說什麼?」

「沒什麼,哦,到了,跟我來吧。」申屠天音說。

夏雷這才發現,說著聊著,不知不覺就邁過了後院,來到了後面的花園裡。花園裡有一個小小的別苑,一溜仿古的圍牆,一道月亮形的拱門,後面又是一溜別緻的瓦房。瓦房是木結構,牆壁柱頭用的都是上好的紅木,古香古色,雅緻大氣。

傅傳福已經在一道房門前等著了,他背著手,臉上沒有半點表情。申屠天音領著夏雷走過去的時候,他轉身打開了身後的房門。

進了屋,夏雷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申屠天音的父親,申屠仁。

申屠仁不過五十多歲,但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面色蒼白,身體也非常瘦弱。他躺在床上,沒有半點動精,呼吸也很微弱,幾乎看不見他的胸膛有起伏的動作。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狀態,沒準什麼時候他就不呼吸了。

「爸,我來看你了。」觸景生情,申屠天音的聲音里充滿了悲傷的意味,眼眸里也泛起了淚花。

夏雷也受到了感染,有些傷感地道:「伯父,我是……天音的男朋友,我來看你了。」

申屠仁沒有半點反應。

申屠天音低落地道:「我爸現在只靠營養液維持生命,但他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我真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久。」

夏雷說道:「為什麼不繼續治療?」

申屠天音說道:「我找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醫生,我爸也去過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醫院,可是他們給出的結論都是一樣的,沒法治療。我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我現在只期望有一個奇發生。」

夏雷安慰道:「你別難過,你爸會好起來的。」

「嗯,你陪我爸說說話吧,我去和我爺爺談談,我倒想看看,我帶你回家,他想跟談什麼。」申屠天音離開了申屠仁的房間。

傅傳福說道:「夏先生,我就在外面剪花,有什麼去要叫我一聲就行了。」

「好的,福伯你忙你的吧,我陪伯父說說話。」夏雷說。

傅傳福走後房間里就只剩下了夏雷和申屠仁兩人,一個躺著不能動,一個閑著無聊。

「中風是腦血管阻塞或者破裂影響大腦血液循環的病,這樣的病嚴重的很快就會死去,不嚴重的倒是能活下來,可會落下癱瘓等後遺症。這麼說來,沒死,申屠仁的中風之症其實也不嚴重,不知道他的腦袋裡現在是一個什麼情況呢?」夏雷的心裡忽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就這這個念頭產生之後,他的左眼微微一跳,鎖定了申屠仁的頭部。

他沒有興趣與一個癱瘓在床三年的人聊天,那是浪fi時間,與其說一些無聊的話,還不如干點實在的事情。他學醫也有一段時間了,對針灸的研究更是笑又火候,遇到這種情況,他肯定想試一試身手。

申屠仁的大腦內部情況一覽無遺地呈現在了夏雷的左眼視線之中,他的左眼的視線就像是一把手術刀,切掉一層又一層,逐步檢查申屠仁的大腦內部。這樣的能力,就算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核磁共振檢測儀都無法媲美。

幾分鐘后,夏雷結束了對申屠仁的透視。他對申屠仁的大腦內部的情況也了如指掌。申屠仁的大腦有兩處積血,無法手術清除,但積血量不是很多,不影響他的生命,不然他早就死了。另外他發現,申屠仁的頭部有一部分血管是堵塞的,而這些血管的堵塞減少了大腦的供血量,而大腦又是生命的中樞,沒有足夠的血提供營養,它根本就沒辦法正常工作。大腦都處在「休眠」的狀態下了,那麼他的身體器官還能正常運轉嗎?顯然不能。

「如果我能用銀針疏通他的那些堵塞的血管,他會不會蘇醒過來?」夏雷的心裡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