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74章親人的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0174章親人的算計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ˊ路ˋ客,的!

申屠家族祠堂里,申屠天音面對著申屠偉業還有一大堆申屠家族的血脈親人。這些人的面孔她從小看到大,非常熟悉,但這一刻她卻感到很陌生。

「爺爺,你想跟我談什麼?」申屠天音不想在這裡待哪怕多一分鐘的時間。

申屠偉業面色不悅,「你真的打算和那小子結婚?」

申屠天音說道:「我們彼此都愛著對方,他也非常優秀,我為什麼不嫁給他?」

「優秀?」汪芳插嘴說道:「那個小子不過就是一個高中生,有什麼優秀的?」

申屠天音說道:「他白手起家,現在已經是雷馬製造公司的老總,就連神州工業集團都要跟他合作,請他解決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這不是優秀是什麼?另外,他確實是一個高中生,但懂好幾國外語。二嬸,我記得你也是個大學生,你懂幾國外語?」

「我……」汪芳一臉羞愧,說不出話來了。她這個大學生,學過英語,但卻連跟英國人美國人打個招呼的勇氣都沒有。

申屠天音接著說道:「夏雷還是正統的詠春傳人,會真正的功夫,我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這麼優秀的人,你們不滿意,那麼你們給我找一個比他更優秀的出來。」

一屋子的人啞口無言。

申屠天音又說道:「夏雷是國內最優秀的機械師,不僅如此,他還是一個很出色的電氣工程師,昨天,他看了我們的圖紙,揭穿了一個德國工程師的騙局,為我們萬象集團節省了兩個億。這樣的人,你們難道還能說他不優秀嗎?」

一屋子的人還是無言以對。

「其實,我和夏雷在一起,我除了暫shi比他有錢,我還有什麼呢?我都自問不如他,更別說是有些人了。」申屠天音看了汪芳一眼。她雖然沒有說出汪芳的名zi,但她說的就是汪芳。

汪芳的臉上一片臊紅,「好吧,就、就算他很優秀,配得上你,可脾氣性格這一關不及格,他脾氣那麼暴躁,你嫁給他,你會吃虧的。還有,他性格那麼強勢,以後你會聽他的,我們申屠家的臉往哪裡放啊?」

申屠義幫腔道:「是啊,你是我們申屠家的女人,更是我們萬象集團的董事長,你要是被一個男人騎在頭上,老爺子和我們的臉往哪裡放啊?」

申屠偉業盯著申屠天音,這似乎也是他想說的話,而他正等著申屠天音的回答。

申屠天音沉默了一下,然hou掃了一眼眾人,「我想不是面子往哪裡放,是錢往哪裡放吧?」

「你……」申屠偉業氣得渾身哆嗦,他舉起了手中的拐杖,似乎想打申屠天音一下,可申屠天音卻連眼睛都沒眨一下。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硬是沒敢打下去。

倚老賣老,賣的是一張臉,一個身份,倘若自己把臉撕破了,那還怎麼賣?

申屠天風跟著又去拍申屠偉業的後背,一邊假惺惺地勸解,「爺爺,天音也有她的打算,你別生qi了。天音,快給爺爺道個歉。他這麼大年紀了,生qi傷身。」

「對不起,爺爺。」申屠天音道了個歉。

申屠天風又對申屠偉業說道:「爺爺,天音已經給你道歉了,你就別生qi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鬧得那麼僵?」

申屠偉業這才收起拐杖。

申屠天音說道:「爺爺,我和夏雷春節就要結婚。我的愛情我做主,我喜歡什麼人,我要與什麼人過一輩子,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們就不要管了。」

「好!好……」申屠偉業怒道:「你眼裡已經沒有我這個爺爺了是吧?」

申屠天音平靜地道:「我結婚,與你是我爺爺,這是兩件事,這樣的兩件事能湊一塊成為我不結婚的理由嗎?」

「你——」申屠偉業氣結當常

這樣直言不諱,申屠天音顯然已經擺下了戰常以前在申屠偉業的面前,她不是這種態度,通常都是順著申屠偉業的意思,申屠偉業說她,甚至是罵她,她也都忍著,默不吭聲。可是今天將夏雷帶回家之後,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旁邊,申屠義用手背碰了一下汪芳。

汪芳心領神會,跟著說道:「喲,你們看見了嗎?以前我們家天音是很乖的,在老爺子面前從來不頂嘴,可今天將那小子帶回來之後就不一樣了,連老爺子都敢頂撞了。天音,我這可不是在說你的不是,我的意思是,一定是那小子教你的。你們還沒結婚就這樣,要是你們結婚了,你生了他的孩子,他還能容得下我們這些申屠家的人?那個時候,萬象集團恐怕就得改姓夏了吧?哪裡還有我們這些人的事?那時候,我們恐怕都得從萬象集團捲鋪蓋滾蛋了吧。」

祠堂里,申屠家的人議論紛紛。夏雷的出現就像是一頭惡狼,闖進了他們的羊圈裡,已經威脅到他們的切身利益了。

申屠偉業咳嗽了一聲,申屠家的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申屠偉業說道:「天音,你不能跟那小子結婚。」

申屠天音說道:「爺爺,我們已經同居了,我已經是他的人了,除了他,我誰也不嫁。爺爺,別的事情我可以順著你的意思,可這事不行,這是我一輩子的事,我要自己做主。」

「那好,你把萬象集團的交給天風來管理。」申屠偉業說道:「你把萬象集團交給天風管理,你想嫁給誰我都不攔你。」

申屠偉業果然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以前他還只是暗示,旁敲側擊,可夏雷一來他也沉不住氣了。愛情和事業,這是他拋給申屠天音的選z題。

祠堂里鴉雀無聲,這是一個非常關jin的時刻,申屠家的人都很緊張。尤其是申屠義一家人,他們的心中比誰都激動。

申屠天音正要說話,門口卻探進一顆腦袋來,夏雷的腦袋。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申屠義一家人恨不得衝上去將他踩扁,這麼關jin的時刻,他怎麼總是陰魂不散!

夏雷笑了笑,「開會啊?不好意思,我想跟天音說句話,只耽擱你們一分鐘時間。」

申屠偉業忽然怒吼道:「都是因為你,你給我滾,這裡不歡迎你1

夏雷卻一點都不生qi,他的臉上依舊帶著痞子般的笑容,「老爺子,你消消火,你這麼大年紀了生qi對身體不好。我實話實話吧,我和天音已經同居了,而且……她肚子里已經懷上了我的孩子,你怎麼能忍心拆散我們一家人呢?」

一屋子的人都石化了,包括申屠天音在內。她才只是說與夏雷同居,可夏雷更誇張,居然說她懷了他的孩子!

有些莫名其妙,雖然不存在懷孕的事實,但申屠天音的臉頰卻是紅了一下。

安靜了一下之後又是一片交頭接耳的議論。

「怎麼會這樣啊?天音可是我們申屠家的女人啊,更是萬象集團的董事長,她怎麼會懷上那小子的孩子呢?」

「真是看不出來啊,天音會是這樣的女人。」

「現在還不明白嗎?這小子是擺明車馬來算計萬象集團的,他有天音肚子里的孩子做王牌,連老爺子都不放在眼裡了1

「是啊,這小子真厲害,現在還沒結婚就這麼囂張了,天音也管不了他,真要結了婚,兩人生了孩子,我們還不被他從萬象集團趕出來啊?」

申屠偉業將手中的拐杖舉了起來,祠堂里又安靜了下來。

申屠偉業又說道:「那好,你也進來。」

夏雷走了進qu,他來其實是想告訴申屠天音他想試試給申屠仁用針劑治療的,但他當然不會當著這些人的面說這樣的事情。

夏雷走到了申屠天音的身邊,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道:「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等一下我們出去說。」

「嗯。」申屠天音輕輕地應了一聲,臉頰的紅暈更加明顯了。

兩人當眾秀恩愛,申屠家一群人的心裡更不舒服了。

申屠偉業咳嗽了一聲,慢吞吞地道:「天音,既然你已經有了夏雷的孩子,我也不反對你們結婚了。這樣吧,你讓天風來接管萬象集團,你也好在家相夫教子,做一個好妻子,好母親,你覺得怎麼樣?」

申屠天音正要說話,夏雷卻拉住了她的手,又湊到她的耳朵邊上,小聲地說道:「惡人還是由我來當吧,他們畢竟是你的血脈親人,以後你們還要相處。我無所謂,反正我又跟他們不熟。」

申屠天音微微地愣了一下,但她卻是明白夏雷的心思和好意,她猶豫了一下,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夏雷,有什麼話當面說出來,不要嘀嘀咕咕。」申屠天風早就忍不下去了,他毫不客氣地道:「讓你進來不是讓你發言的,你只聽著就行了。」

夏雷笑了一下,「我又不是啞巴,我有話當然要說。而且,你們讓天音做這樣的決定,我就更有話要說了。畢竟,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們的孩子明年也會出生。她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為什麼不能說?」

「你這小子1申屠天風恨不得一腳將夏雷踹出去。

「讓他說1申屠偉業冷笑道:「我倒想聽聽他想說什麼。」

夏雷清了一下嗓子,這才說道:「既然老爺子已經把話挑明了,那我也說說我的看法。我覺得你們這樣做很過分。」

「你胡說八道什麼1申屠義也怒了,他指著夏雷的鼻子,「這你是申屠家,你別給臉不要臉1

汪芳也說道:「天音,你聽聽他是怎麼說的?你要嫁這種人嗎?」

申屠天音卻一聲不吭,假裝沒聽見似的。她很清楚夏雷要做什麼,她的心裡也一片感激。

申屠偉業用拐杖敲了一下地磚,怒道:「讓他說1

思˙路˙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