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79章女王怕疼
小說:| 作者:| 類別:

0179章女王怕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10路10客.siluke..fo●的!

身後的窸窸窣窣的聲音讓夏雷莫名緊張,申屠天音畢竟是他最初幻想過的女神,說是沒有半點感覺那肯定是假的。他將視線移到了落地窗外,看著窗外的一座座高樓大廈,還有晴朗的天空,這才將注yi力轉移到別的方向去。

可是這種轉移無yi是掩耳盜鈴的舉動,身後很快就傳來了申屠天音的聲音,「我好了,你可以轉過身來了。」

就這一句話,夏雷又緊張了起來。他轉過了身去,視線里的美景一下子讓他呆住了。

申屠天音的一雙玉足晶瑩剔透,大小適中,每一根指頭都秀氣可愛,更贊的是她的腳底沒有半點繭皮,這讓她的一雙玉足更顯白皙鮮嫩。她的雙腿圓潤修長,皮膚好到了極致,沒有半點瑕疵。她的一雙美腿雖然不及梁思瑤的美腿那麼長,有力,但卻別有一番嬰兒肥般的柔然美。腿根處是一條黑色的蕾絲花邊,緊緊地束縛著她的臀和重要的地方,微隆,凹痕明顯,成熟誘人。

看見那條蕾絲花邊的時候,夏雷將手中的銀針狠狠地扎進了他的大腿之中。刺痛的感覺傳來,這才制止了左眼的犯罪。

他想看她最神秘的地方其實非常容易,而且她也不會知道,可並不想這樣做。她是他心中的曾經的女神,雖然沒有在一起的緣分,但還是讓她保持最後的神秘感吧。

「嗯,你可以開始了。」申屠天音的臉頰還是那麼紅,她其實比夏雷還緊張。

夏雷嗯地應了一聲,然hou坐到了床邊,「我要打你幾下,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啊?」申屠天音訝然地道:「你還要打我啊?」

夏雷解釋道:「是這樣的,你爸的情況是血管堵塞,只要我能疏通他的血管,他的癥狀就會減輕,就會蘇醒過來。所以我需要製造相同的情況,然hou嘗試疏通你的堵塞的血管。我沒在人的身上試過,我需要了解在人體上這麼做的一切信息。」

「可是你怎麼得到我的身體給你反饋的信息呢?你只有銀針,什麼儀器都沒有。」

夏雷笑了一下,「這你就別管了,我要打你了,好不好?」

「你……輕點,我怕疼。」申屠天音輕咬著櫻唇,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聲音,這表情,給人的感覺哪裡是什麼扎銀針的事情,簡直就是男人和女人偷吃蘋果的事情。夏雷二話沒說,又在自家的大腿上扎了一針。

「我來了,忍著點。」

「你來吧,我……忍著。」

夏雷抬手,啪一下在申屠天音的小腿外側拍打了一下。

「哎喲,疼。」申屠天音忍不住叫出了聲來,秀眉緊蹙,銀牙輕咬,臉上卻是一片羞澀的紅暈,這表情,能讓高僧也動凡心。

夏雷硬著心腸,啪啪幾巴掌抽在了同一個位置上。那處嬌嫩的肌膚頓時紅了,也有了淤青的癥狀。

「我還要打你的大腿。」夏雷現在不忍,但還是提了出來。

「還要打大腿啊?」申屠天音很緊張的樣子。

夏雷說道:「血管是通的,我需要擊打相同的血管,製造二次堵塞。你爸的血管堵塞的情況很嚴重,你想xing一下一條水管堵塞了好幾個地方,裡面的血液能流通嗎?我得想辦法全部疏通才行。」

「你打吧。」申屠天音說道:「為了我父親,我願yi。」

夏雷手起巴掌落,啪一聲抽在了申屠天音的右腿的大腿外側。有點嬰兒肥的大腿頓時一片蕩漾,連帶她的翹臀也晃顫了起來,宛如漣漪。

「疼。」申屠天音似乎真的很怕疼,浩眸中居然泛起了一點水花。

夏雷也不管了,硬著頭皮和心腸又重重地抽了幾下。她的大腿也出現了紅腫和淤青的癥狀,與小腿外側的情況是一樣的。

「你真狠心。」申屠天音咬著嘴唇說道:「我爸以前都被這樣打過我。」

夏雷苦笑道:「我這也不是為了你爸嗎?好了,我已經打完了,不會再打你了。」說話的時候,他的左眼鎖定小腿上的紅腫的地方,微微一跳,皮膚下面的情況便進入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隨後,他嫻熟地捻起一根銀針,扎進了她的皮膚之中。

施針的夏雷全神貫注,現在沒有半點雜念。

扎銀針並不是很疼,更多的是一種酸脹的感覺,申屠天音也不叫疼了。她靜靜地看著夏雷,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那兩隻酒窩就像是裝著香醇的美酒,看一眼就能讓人沉醉。

有了在兔子身上所得到的內勁加針灸的經驗,夏雷進行得很順利。他發現人體的血管遠比兔子身上的血管強韌得多,能承shou更多的內勁,疏通堵塞的血管遠沒有在兔子身上困難。前後也就一個小時的時間,他便疏通申屠天音腿上的所有堵塞的血管。在他施針之前,申屠天音的腿上的兩處傷處紅腫淤青,經他施針疏通之後,紅腫消失了,淤青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是淡淡的一點紅痕。那是皮下毛細血管破裂所造成的,而破裂的毛細血管是沒法用他的針灸術來修復的。

夏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他收了銀針,高興地道:「好了,你看看效果,不錯吧?」

申屠天音爬了起來,看了一眼她的腿,然hou驚y地道:「還真是的,沒吃藥,你用銀針就讓我消腫了,真神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夏雷笑了笑,「用銀針啊,你看見的。」

申屠天音白了夏雷一眼,她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可事實又確實是夏雷說的那樣,他只是用銀針疏通了她的堵塞的血管,這又讓她不好再繼續追問了,她說道:「雷,這樣的話,你是不是可以提前給我父親治療了?」

夏雷卻搖了搖頭,「還不行,必須要等到一個星期。」

「為什麼不行?我覺得你已經可以了。」

夏雷說道:「你是正常人,健康的人,而你爸是病人,他癱瘓了三年,身體虛弱得很,讓他多養兩天,我治療的時候也放心一些。還有,我也只是在你身上實yn了一下,經驗還不夠。我需要更多的經驗,這也需要時間。」

「那你再來吧,我讓你打,讓你扎。」申屠天音比夏雷還心急。

夏雷苦笑道:「實話告訴你吧,給你扎針的時候我用上了一點內勁,那玩意可不是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就能補回來的,今天我是不行了,我已經累壞了,改天吧。」

「好吧,依你的意思。」申屠天音說,然hou她抓住了她放在床邊的褲子,正準備穿上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麼,跟著又說道:「你轉過身去,不許看。」

夏雷,「……」

沒穿褲子的時候他不僅是看了,還打了,摸了扎了,可穿褲子的時候卻讓他避開,這是什麼意思呢?

女人的心思真難猜。

兩人從休息室出來沒幾分鐘,傅傳福也帶著金大虎四人返回了申屠天音的辦公室。之前金大虎四人土裡土氣,一看就像是在工地搬磚的,但這會兒卻是西裝革履,戴著墨鏡,渾身煞氣,一看便是職業保鏢的范兒。

傅傳福說道:「大小姐,以後他們四個就跟著你,他們會貼身保護你。」

申屠天音卻說道:「不要貼身保護,是暗中保護。如果對方太難下手,會引起他們的懷疑的。」

「可是……」傅傳福欲言又止。

申屠天音說道:「沒事,有夏雷保護我,他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在我身邊的時候,再考lu加強安保級別吧。」

傅傳福看了夏雷一眼,隨即點了一下頭,表示同意。他顯然相信夏雷的實力。

就在這時傅明美走進了辦公室,她的手裡拿著一張紅色的請柬。她走到了申屠天音的身邊,將請柬遞向了申屠天音,「天音姐,古可武派了一個人來送請柬,說是邀請你去群英會所吃晚餐。」

申屠天音打開請柬看了一眼,眉頭也皺了起來,「他邀請我去群英會所吃晚餐?哼,他邀請我,我就要去嗎?你去告訴那個送請柬的人,你讓轉告古可武,就說我沒空。」

傅明美笑著說道:「我想你也會這樣決定,我也懶得去親自跟他說,我打個電hu讓門衛打發他走就是了。」說著她就走到辦公桌前,準備使用內線電hu。

不過就在傅明美準備撥號的時候申屠天音卻又叫住了她,「等等,我去。你去告訴那個送請柬的人,就說我會赴宴,我帶著我的未婚夫赴宴。」

傅明美忍不住看了一眼夏雷,嘴角帶著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

之前還是男朋友,現在已經升級成未婚夫了。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雷,你陪我去吧。古可武那傢伙總是糾纏我,這一次正好讓他徹底死心。」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吧,我陪你去。」

申屠天音又說道:「明美,你去首飾店挑兩枚戒指,今晚我和雷要戴。」

還要戴戒指?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常

「好,我這就去挑戒指,挑最好的鑽戒。」傅明美唯恐天xi不亂的樣子。

夏雷的心裡卻暗暗地道:「演戲而已,怎麼連戒指都用上了?千萬不能讓思瑤知道,知道了我可就完蛋了……」

思x路x客.siluke..fo●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