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81章瘋子與刀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0181章瘋子與刀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10路10客.siluke..fo●的!

夏雷這一腳,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所組成的巨大花束驟然爆開,嬌嫩而鮮艷的花瓣漫天鳳舞,而夏雷的那隻穿著四十一碼皮鞋的大腳也穿過一朵朵玫瑰,狠狠地踢在了古可武的肩頭上。

古可武一聲悶哼,單膝跪地手捧花束的他被一腳踹倒在了地上。

整個天音閣里一地下巴,鴉雀無聲。

沒人相信有人敢起大腳踹古可武,而且是在群英會所!

可是夏雷卻這麼幹了,而且毫不猶豫,毫不顧忌。

夏雷其實沒有想過要在這裡跟古可武動手,但古可武實在是欺人太甚了。申屠天音已經一再告訴古可武,他是她的未婚夫,可古可武卻還要當眾示愛,這等於是當面給他戴綠帽子!他雖然與申屠天音是假的,但古可武的侮辱卻是真的!如果他連這樣的侮辱都無動於衷,那還算是男人嗎?

還要一個原因便是,這一屋子的人裡面肯定有申屠天風的眼線,倘若古可武這樣侮辱他,他也無動於衷,那他和申屠天音所演的戲也就露出破綻了。

有著兩個原因,夏雷明知道這一腳踹出去會引來很糟糕的後果,但他也踹得乾淨利落,無所畏懼!

申屠天音也驚y地看著夏雷,她也完全沒想到夏雷會這麼衝動,居然在群英會所就把古可武一腳踹地上!

「混蛋1古可文最先回過神來,她怒罵了一聲,一巴掌就向夏雷抽了過來。

夏雷一把抓住她的手,順手一甩,古可文也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

古可武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塵,怒極反笑,「夏雷,我長這麼大,你是第一個打我的人,而且是在我的地方。你今晚要是能從這裡全身而退,我給你跪下磕頭。」說完,他吹了一聲口哨。

密集的腳步聲突然從四周傳來,眨眼間便跑來好幾十個人。這些都是古可武的手下,包括之前在大廳裡面那十幾個兇悍的保鏢。

古可武伸手將古可文拉了起來。

古可文指著夏雷,兇惡地道:「給我打斷他的雙腿1

幾十個保鏢一涌而上,每個人的手裡都有傢伙,鋼管或者棒球棒,有的甚至還拿著砍刀和摺疊刀之類的管制刀具。

「你們敢1申屠天音慌了,但她的氣勢卻還在,「古可武,你要是敢動他,我會動用我所有能動用的資源向你復仇1

古可武舉起了一隻手,正準備動手的幾十個手下齊刷刷地停了下來,但已經將夏雷和申屠天音圍住了。

古可文怒道:「申屠天音,我哥這樣對你,你居然這樣對他1

申屠天音也不示弱,「那是他一廂情願,與我有什麼關xi?別以為我是那些十七八歲沒見過世面的女孩子,一哄就上當,你和你哥打的是什麼算盤,我們彼此心裡都很清楚1

「你……」古可文氣結當常

「可文,少說兩句。」古可武倒很坦然的樣子,他看著申屠天音,「天音,你的話嚇唬不了我。你現在也有麻煩,你敢說不是嗎?我知道你為什麼看上這小子,因為他夠強勢,能幫助你對付你家的那些人。可你為什麼不選我呢?我難道還比不上這個從工地上走出來的小子嗎?別跟他玩了,他配不上你,我才是你這輩子註定要嫁的男人。你跟我在一起,我敢保證,那些想你打主意的人,一個都沒有好果子吃1

「我們永yun沒有在一起的可能,我和我未婚夫來赴宴,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無禮,算了,我們以後也別聯繫了。」申屠天音拉住了夏雷的手,「雷,我們走。」

「想走?哈哈哈……」古可武笑得很大聲。

幾十個保鏢根本就沒有讓路的可能,一個個都凶神惡煞地盯著夏雷和申屠天音。

申屠天音怒道:「你們想幹什麼?」

「幹什麼?」古可武冷笑道:「沒人敢打我,而且是當著我這麼朋友的面,我要是就這麼放你們走了,我以後還有什麼面子在圈子裡混?你剛才也聽見了,我妹妹要他一雙腿。這樣吧,夏雷,你自己打斷你一雙腿,我就讓你爬著離開這裡,我說話算話,看在天音的份上,我饒你一條小命。」

「我報警1申屠天音從手包里掏出手機,可準備撥號的時候她才發現,沒信號。

古可文冷嘲熱諷地道:「天音姐,沒信號嗎?要我讓人把信號塔開啟嗎?」

「你們一開始就在算計我1申屠天音徹底明白了過來,她好後悔讓夏雷陪著她來這裡。可是後悔已經遲了,無法聯繫外面,傅傳福和他的人也沒法過來幫忙,警察也不會來這裡。

這是一個鴻門宴。

古可武給一個手下遞了一個眼色。

那手下將手中的砍刀扔到了夏雷的腳下,當一聲,濺起了好些火星。

古可文盯著夏雷,冷冷地道:「左腳和右腳,腳筋,你自己砍斷,然hou爬出去。」

夏雷彎腰去撿刀,申屠天音死死拖著他的手,「不要1

夏雷笑了笑,「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說過,只要我在你身邊,沒人能傷害你。」

申屠天音愣了一下,浩眸中一下子就浮現出了水花。她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女人,從來不會把內心的情感表露出來,可在夏雷這裡,她好像變了一個人。

夏雷將砍刀撿了起來,拿在手裡晃了晃,然hou看著古可武,淡淡地道:「古可武,我敢踹你,我就不怕你把我怎麼樣。你讓我自己砍斷我的腳筋,然hou爬出去,我做不到,麻煩你自己來動手怎麼樣?」

古可武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兇悍的神光,他揮了一下手。

幾個站在夏雷最近處的手下忽然沖了上來,手中的棒球棍、砍刀還有鋼管一起往夏雷的身上招呼過去。

夏雷一把將申屠天音推進了天音閣裡面,然hou手起刀落,狠狠一刀砍在了一個準備用棒球棒砸他腦袋的大漢的手臂上。

血水噴濺!

「藹—」那大漢一聲慘叫,手中的棒球棒也掉在了地上。

夏雷側身一晃,靈巧地躲過了另外兩個人的攻擊,反手又是一刀劈在了一個同樣用砍刀砍他背部的手下的肩膀上。

嚓一聲,刀鋒嵌入了肩胛骨之中,那傢伙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便昏死了過去。

就在他倒地的瞬間,夏雷的刀又迅猛出擊,一刀又砍在了第三個手下的大腿上,出手之狠,之快,簡直就像是電影裡面的職業殺手或者特工!

所有人都驚呆了,嚇傻了!

最吃驚的卻莫過於古可武,他做夢都沒想到夏雷不僅敢在這裡踹他,還敢在這裡砍人!此刻的夏雷就像是一個野蠻人,什麼法律,什麼大家族的權勢等等一概不放在眼裡,誰惹他,他就砍誰!

瞬間放倒三人,夏雷突然躥到了古可武的身前,一抬手,手中染血的砍刀就落在了古可武的脖子上。

「不要——」那一剎那間,古可文的心臟都快從嗓子裡面跳出來了。

古可武也嚇得雙腿發軟,頭冒冷汗。那一瞬間,他都以為他的頭會從他的脖子上飛出去!

不過夏雷的刀只是貼著古可武的脖子,沒有砍下去。他出手砍人,他的目的並不是將人砍死,所以他下刀的地方都不是致命的地方,看上去很兇狠,其實他在下刀之前早就用左眼鎖定目標的非致命部分,砍得雖然狠,但不會砍死人。

可即便是這樣,在別人的眼裡,他簡直就是一個嗜血的瘋子!

沒人知道一個發了瘋的人會幹出什麼事情來,所以也沒人確定夏雷敢不敢真的在古可武的脖子砍一刀。

「你、你……你別亂來1古可武不僅雙腳發軟,就連聲音都在哆嗦。

夏雷繞到了古可武的身後,冷冷地道:「你不是要我的腳筋嗎?拿把刀,我們兩個來對砍。」

「你、你瘋了1古可武繼續哆嗦。

夏雷冷笑道:「你不敢?不敢那就別說大話。古可武,別人怕你,那是別人。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少惹我。讓你的人滾開1

古可武沒吭聲,他在猶豫。

「你敢!放開我哥1古可文不知死活地沖夏雷吼叫。

夏雷側身一腿,砰一聲踢在了古可文的臉蛋上。

古可文頓時閉上了嘴巴,她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夏雷從不打女人,但古可文這種女人是個例外。

眼睜睜地看著妹妹被人踢得昏死過去,古可武的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來了,「夏雷!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死定了1

夏雷一巴掌抽在了古可武的後腦上,「媽的,你以為你是王子啊?想弄死我就弄死我?」

這一巴掌抽得很重,古可武的腦袋裡嗡嗡之響,眼睛里也塞滿了星星。

夏雷抬手指著古可武的一大群手下,冷聲說道:「我馬上要離開這裡,你們可以來砍我,但我保證我等下出手不會留後手,我真的會把你們往死里砍。你們砍死我,是犯法。我砍死你們,是自衛。」

一大群手下一動不敢動。

古可武在夏雷的手上,投鼠忌器是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卻是夏雷夠狠,還那麼厲害,誰敢冒著砍死的危險去出風頭?

「天音,我們走。」夏雷向申屠天音招了一下手。

申屠天音的大腦已經無法正常工作了,她下意識地點了一下頭,順從地站到了夏雷的身後。

夏雷挾持著古可武往那群擋路的手下走去。

沒有古可武的命令,那一群手下不敢讓路,但也不敢向夏雷發動進攻。

夏雷猛一巴掌又抽在了古可武的後腦勺上,厲聲說道:「讓你的狗讓路!媽的,聽見沒有?你是豬,聽不懂人話嗎?」說完,第二巴掌又抽了下去。

古可武的腦袋好像要炸開了,疼痛和震蕩讓他難以忍受,他終於還是服軟了,吼道:「你們讓開1

再挨幾巴掌,沒準就被打成腦震蕩甚至是白痴了。

一群手下這才讓開路。

夏雷挾持著古可武,帶著申屠天音穿過大廳,然hou來到了停車常

申屠天音這才清醒過來,不等夏雷吩咐,她便從夏雷的腰帶上取下車鑰匙,開了車門,然hou坐進了駕駛室,慌張地道:「上車,快上車。」

思x路x客.siluke..fo●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