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82章一老一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0182章一老一少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10路10客.siluke..fo●的!

古可武的手下也跟了上來,但沒敢靠得太近。

夏雷挾持著古可武往副駕駛座走去,這時申屠天音已經提前打燃了火。

古可武這時反而冷靜了下來,他冷冷地道:「夏雷,這事不會完,我會跟你算清楚這筆賬的。」

夏雷說道:「我不怕你報復,你有什麼手段盡可以使出來。我也給你留句話,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怕你,你不要太高估你自己了。」

「哼!我們走著瞧吧1古可武冷笑。

夏雷拉開了車門,一把推開了古可武。

就在這時,夏雷的左眼突然捕捉到了一線閃爍的光芒。他心中一驚,本能地往旁邊躲閃。不過他的速度遠不及那飛行的物體,他剛閃開一點是時候,那一線光芒便劃過了他的胳膊。刺痛的感覺傳來,車門也震動了一下,發出沉悶的響聲。

那是一把銀色的飛刀,兩邊都有刃口,路燈下閃爍著寒芒,非常鋒利的樣子。

鮮血從夏雷的左臂上流了出來,打濕了他的衣服。

夏雷顧不得看他的傷口,他的視線鎖定了飛刀飛來的方向,一個老頭,一個青年便在他的視線里不慌不忙地走來。

老頭身材高瘦,眼神銳利。他一身唐裝,套剪刀口布鞋。他提著一把劍,搭配他的裝束,就像是從古代穿越而來的俠客。

青年二十幾歲,身材健壯勻稱,陽光帥氣。他穿了一套阿迪達斯的運動裝,手上正把玩著一把銀色的飛刀。如果沒有那把飛刀,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職業運動員,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物。

剛才,顯然便是這個青年出手,差點重傷了夏雷。事實上,如果夏雷的反應再慢零點幾秒的話,那把飛刀便不只是擦傷他的胳膊了,那把飛刀原本就是奔著他的胸膛去的!

一出手便如此狠辣,這個青年看似陽光,但卻實質是一隻惡狼!

「上車1申屠天音焦急地道。

夏雷再次伸手去拉車門。

青年突然一揮手,他手中的飛刀嗖一聲化作一道快速飛行的流光,狠狠地扎在了寶馬m6的前輪胎上。

輪胎有彈性,就算用刀砍也會彈開,可側面是軟肋,只要速度夠快,力量夠大,也能一下子將之扎穿!

嗤嗤……

寶馬m6的前輪癟了。

夏雷當機立斷,一把關上了車門,對著申屠天音吼道:「你快走1

「你不走我就不走1申屠天音也對夏雷吼道。

這時古可武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誰也走不了。天音,你是我的,除了我,這個世界上沒有別的男人能得到你。」

提劍的老人和青年走到了古可武的身邊。

夏雷很後悔提前將古可武放走,不然的話他現在就不會這麼被dong了。可是,他完全沒想到這裡會有這麼厲害的兩個人物。他也奇怪為什麼剛才他和古可武的手下打得那麼厲害,這一老一少都沒有現身。一句話,他還是欠缺經驗,換作是龍冰來處理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會將古可武帶上車,直到安全地方才會放走古可武。

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葯賣,所以後悔也沒有用。

夏雷顯然申屠天音一個人離開,然hou他自己再想辦法脫身,可申屠天音卻如此固執,執意要跟他在一起,他的心也亂透了。車胎癟了,就算勉強能開,不出五分鐘就會被人追上。饒他聰明絕頂,可也想不到可以脫身的辦法了。

「這小子很厲害,他是我的。」青年說。

「他很厲害,學的是詠春,我最喜歡打學詠春的人,論年齡我能當你爺爺,這樣的事情還是讓我來吧。」老人說。

一老一少旁若無人地對話,一點也沒將夏雷放在眼裡。他們甚至也沒有跟古可武打一個招呼,可古可武對二人卻是很恭敬,一直到兩人說完了話,他才出聲說道:「董叔,秦七,謝謝。」

被稱作秦七的青年笑著說道:「別介,是你爸讓我們來幫忙的。」

董姓老人說道:「你也是的,讓你學功夫你不學,就知道做生意泡妞,現在吃苦頭了吧?你爸是故意讓你吃點苦頭才讓我們出手的,他說只要磨點你身上的銳氣,你才能真正學聰明。」

夏雷明白了過來,這兩個人原來是古可武和古可文的父親,古定山的人。他也意識到他今晚所犯的第二個錯誤,古家能與申屠家族齊名,而且是黑道出身,不可能就之前那點實力。他也想起了龍冰當初說過的一句話,不要去招惹古家。

這是龍冰給夏雷的一個警告,因為古家是一個龐然大物,有很多人物與古家有往來,不僅是生意上的,還有別的方面,所以它是一個龐大的利益團體。這樣的龐然大物,就連她都無能為力,就更別說是他了。可是,如果時光倒流,再回到之前的天音閣,夏雷卻還是會做同樣的選z——一腳踹過去!

這是為了申屠天音,也是為了他自己,一個男人必須捍衛的尊嚴!

眼見無法逃走,申屠天音也從車裡走了下來,站到夏雷的身邊。她看見夏雷手臂上的傷口,二話沒說,從身上的裙子上嘩啦一下撕下一塊布,然hou為夏雷包紮。

秦七笑道:「武少爺,你確定你能將申屠家的女人追到手?」

古可武看著為夏雷包紮的申屠天音,眼裡帶著一絲恨意,但面上卻故作深情的樣子,「天音會明白我的真心的,她這輩子只能成為我的女人,別的男人別想染指。」

秦七沖嘿嘿笑道:「待會兒我抓住她,你們今晚就洞房,我最喜歡成人之美了。」

董姓老人說道:「磨蹭夠沒有?可武,讓你的人把無關人員都請走吧,我要辦事了。」

無關人員顯然是指那些從天音閣追過來看熱鬧的明星,還有古家兄妹的幾個要好的朋友。

古可武跟著就楊聲說道:「你們去天音閣等我,等一下我過來一起喝酒。」

這是一句客套話,他說話的時候他的手下已經圍了上去,不管那些人願yi還是不願yi,都要離開。

很快,停車場里就只剩下了董姓老人,秦七和古可武,再加上夏雷和申屠天音,總共也就五個人。

董姓老人拔出了寶劍,那是一把古香古色的寶劍,寒氣逼人。

古可武冷笑道:「董叔,砍斷那小子的兩條腳筋。」

董姓老人點了一下頭,提著劍,大步向夏雷走來。

董姓老人還沒靠近,夏雷便已經感受到了從他身上散發的強大氣勢。

夏雷沉聲說道:「你為什麼不走?」

「是我帶你來的,我就必須帶你離開,你不走,我也不走。」申屠天音的眼神很堅決。

夏雷嘆了一口氣,「那你讓開吧,動手的時候我沒法照顧你。」

申屠天音這次順了夏雷的意思,她退了幾步,卻又想起了什麼,大聲說道:「古可武,你開個價吧,我們用錢來解決這個問題。」

古可武笑了,「我不要錢,我只要你,只要你答應嫁給我,我現在就放這小子走。」

董姓老人刻意放慢了腳步。他似乎知道古可武的心思和目的,他在給申屠天音一點考lu的時間。

「你去死吧1這就是申屠天音的回答。

古可武的神色一下子變得猙獰了起來,「董叔,砍斷那小子的一雙腳筋1

「小意思。」董姓老人突然加快了速度,眨眼就衝到了夏雷的近前,人到劍到,一劍就削向了夏雷的腳踝。

夏雷側身從寶馬m6的引擎蓋上翻了過去。

董姓老人的古劍削在了寶馬m6的車門上,金屬車門上頓時被撕開了一條口子!

古劍的鋒利程度,再加上董姓老人的力氣,這哪裡是要削斷夏雷的腳筋,簡直是要砍掉他的腳!

董姓老人追了上去,手中的劍刷刷刺向夏雷。他的速度極快,攻擊的角度也很刁鑽。夏雷苦於沒有bingqi,根本就不敢硬碰,只能躲。可是就算他的左眼能捕捉到快速運行的古劍,可他的身體反應的速度始zhong無法與左眼同步,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他的身上又添了兩條傷口。

「小子,你的詠春拳是跟誰學的?」董姓老人也很吃驚。

「有種你把劍放下,空手跟我打。」夏雷一便說,一便退。

董姓老人冷笑了一聲,「激將法?沒有用。」說話的時候,他一抖手,又是一劍削向了夏雷的大腿。

嗖!一把飛刀突然飛來。

夏雷被嚇了一跳,也顧不得體面了,一個側撲從地面上翻滾了一圈,這才避過秦七和董姓老人的合擊。

「夏雷,接著1申屠天音的聲音。

當!一支千斤頂專用的撬棍飛出申屠天音的手,掉在了夏雷的身邊。

就在董姓老人和夏雷惡鬥,秦七尋機偷襲,古可武看熱鬧的時候,申屠天音卻悄悄地打開寶馬m6的後備箱,將千斤頂的撬棍抽了下來扔給了夏雷。夏雷的情況很兇險,她無時無刻不在著急,不在為夏雷想辦法。

夏雷抓起千斤頂的撬棍,正好迎上董姓老人劈向他肩頭的一劍。這一次他沒有再閃躲,一棍就對敲了上去。

叮!火花四濺!古劍和千斤頂撬棍都被撞開了。

千斤頂的撬棍多了一條豁口,古劍的鋒刃卻也多了一個缺口。

董姓老人愣了一下,再也保持不住剛才的儒雅淡定,他一聲怒吼,對夏雷展開了瘋狂的攻擊。

夏雷見招拆招,有鐵棍在手,他並不是很顧忌對方的鋒利的古劍。而且,他的左眼能捕捉到古劍的運行軌跡,不用躲閃,只需要用鐵棍去格擋的話,他的反應和速度已經是遊刃有餘!

叮叮噹噹……

鐵棍上的豁口越來越多,古劍上的缺口也越來越多。鐵棍爛了,扔了就是,可董姓老人的古劍卻是寶貝,一番打鬥下來竟變成了爛鐵!

「你這樣可不好。」秦七不再等待偷襲夏雷的機hui了,他向申屠天音走了過去。

抓住申屠天音,夏雷的手中就算拿著孫悟空的金箍棒,他也得投鼠忌器!

申屠天音轉身開跑。

嗖!一把飛刀擦著她的大腿飛刀了她的身前,扎進了兩塊水泥磚的縫隙之中。

申屠天音面色蒼白地停下了腳步。

秦七冷笑道:「我說你這女人,嫁給我們武少爺有什麼不好?依我看,今晚你們就結婚吧,哈哈1

申屠天音咬緊了嘴唇,她現在才明白夏雷為什麼要她一個人逃離這裡了。可是,已經遲了。

秦七向申屠天音走去,對他而言,抓住申屠天音就好像是伸手進鳥籠里抓一隻金絲雀一樣簡單。

卻就在這時,群英會所的大門突然爆出了轟一聲巨響,一輛越野車撞開大門,野獸一般沖了進來。

思x路x客.siluke..fo●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