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87章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0187章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思10路10客.siluke..fo●的!

針灸術加內勁,再加上左眼的能力,夏雷完成了一個醫學上的奇。一個癱瘓三年的就連歐美最先進的醫院都無法治癒的病人,他治癒了。

不過申屠仁的情況還是很麻煩,他癱瘓了三年,肢體的能力已經弱化到了很嚴重的程度,這需要將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自理的能力。他三年沒說話,語言的能力也退化了,這也需要一點點地練習才能恢復。所以,就算夏雷用銀針喚醒了他,可他每個一兩年的時間是恢復不過來的。

但即便是這樣,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奇。

這一覺夏雷睡得很沉,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個小時之後了。他睜開眼睛,一下子便看見了申屠天音的美艷絕倫的面孔,近在咫尺。她的呼吸撲到他的臉頰上,熱熱的,香香的。他跟著又發現,他的頭就枕在她的手臂上,而他的半邊臉頰就靠在她的一隻柔軟上,那裡也是溫溫的,香香的,軟軟的,感覺舒服到了極致。

「你醒了?」申屠天音的聲音很溫柔,她的眼神也很溫柔。她的神色也很自然,一片寧靜,就像是摟著她的丈夫在睡覺一樣。

她的懷裡很舒服,可夏雷也不好厚著臉皮賴在人家的懷裡,他慌忙爬了起來,有些尷尬地道:「不好意思,我大概是累壞了,一下子就睡著了。」

申屠天音卻說道:「你可以再睡一會兒,不用這麼早起來。」

她還願yi給他當枕頭?

這是一個讓人嚮往的誘惑,可夏雷卻不能這麼干。剛才他是累壞了,不知道,所以在她的懷裡睡一覺也就沒什麼,可要是在清醒的狀態下再回到人家的懷裡睡一覺,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那個,我感覺好多了,我們看看你爸的情況吧。」夏雷哪敢再去她的懷裡躺著睡覺,他走到了床邊,伸手給申屠仁把脈。

他一個半路出家的醫生,把脈什麼的本事其實很菜,但他有他的手段,他給申屠仁把脈的時候動用了一下透視的能力。申屠仁的心跳、血液流動的情況便一覽無餘地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這可比神醫把脈還要准qu,還要厲害。

申屠仁的情況已經比幾個小時前更穩定了,幾個小時前申屠仁的胸膛上沒有明顯的起伏動作,可現在他的呼吸已經比以前有力得多了,胸膛起伏的動作也比以前明顯了。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跡象,血管疏通之後,申屠仁的大腦恢復了正常的機能,他的身體也會因為大腦的復甦而越來越好。

看見申屠仁,申屠天音的心思一下子就轉移到了申屠仁的身上,她緊張地道:「我爸怎麼樣了?」

「情況還不錯。」夏雷笑著說道:「這幾天他的飲食還是以輸營養液為主,但可以給他熬一點稀粥什麼的給他喝。」

「嗯,我親自給他熬粥。」申屠天音很歡喜地道。

這時申屠仁的眼睛又睜開了,他看了夏雷一眼,然hou又看著站在夏雷身邊的申屠天音,他的嘴唇微微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話。

「爸,你想說什麼?」申屠天音伏下身去,將耳朵湊到了申屠仁的嘴唇邊上。

申屠仁什麼都沒說出來,但他的嘴角卻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的笑容很細微,但還是能看出來。

「我爸笑了,哈哈,我爸笑了。」申屠天音高興得像個孩子。

「讓他休息吧,我們出去說話。」夏雷說。

申屠天音點了一下頭,又對申屠仁說道:「爸,你好好休息,你很快就會好的。」

走出房間,夏雷才說道:「伯父雖然蘇醒了,但什麼都做不了,你最好不要告訴別人。你二叔一家處心積慮地想謀奪你的家產,如果被他們知道伯父蘇醒了,難保他們不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嗯,我聽你的。我們去吃飯吧,我想和你好好喝一杯,慶祝慶祝。」申屠天音現在並不想考lu太多別的事情。

「我想去,要不改天吧。」夏雷說。他已經做了兩雙機械拳套,一雙留給了他自己,一雙給了梁正春,就還差梁思瑤那一雙了,他想去公司加班做出來。

申屠天音皺起了眉頭,「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請你吃頓飯都不行嗎?梁小姐又不會飛走,少陪她一晚上又有什麼關xi?你這麼怕她,將來就不怕得妻管嚴嗎?」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那我把她也叫來,可以嗎?」

「不可以,我只請你。」

夏雷,「……」

「就這麼說定了,我讓明美去頂餐。」

夏雷苦笑了一下,「好吧,我聽你的安排。」

離開申屠仁的房間,申屠天音一掃平日的寡言少語,她說了很多話。兩人來到客廳的時候,傅明美正從門外往裡走,神色很緊張的樣子。

「天音姐,你二叔和申屠天風來了。」傅明美說。

申屠天音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不悅地道:「他們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他們來幹什麼?」

傅明美說道:「我不知道,是門衛告訴我的,那父子倆已經進了大門了。」

整個樓盤都是萬象集團的,門衛也是拿申屠天音的工資吃飯的。傅明美早就交代過了,申屠家的人過來,無論是誰都要給她通報。所以她才能及時得到這樣的信息。

夏雷說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估計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前來試探我們這邊的情況了。」

申屠天音跟著說道:「明美,你去讓金大虎他們撤走,我和雷應付他們。」

「嗯,我這就去。」傅明美跟著又出去了。

申屠天音對夏雷說道:「我估計他們不僅要試探我們的情況,還有我爸的情況,你也叮囑過我,我爸已經蘇醒的事情不能讓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要看望我爸,我該怎麼辦?」

夏雷想了一下,「交給我吧,我用銀針扎一下你爸的百會穴就能讓你爸好好睡一覺。」

「我和你一起去,我們得快一點。」申屠天音很著急的樣子。

準備了那麼久,做了那麼多事,為的就是將獵物誘引進陷阱里。現在獵物已經靠近了她所挖好的陷阱,她怎能不緊張。

小區的路上,申屠義和申屠天風正往這邊走來,父子倆低聲交談著。

「查了好幾天才查到這裡,那賤人還真是狡猾,她以為帶著她的父親躲起來就沒事了嗎?」申屠天風的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申屠義說道:「你的借刀殺人的計劃不錯,我們的人已經聽到了消息,古可武已經準備對夏雷下手了。古可武除掉了夏雷,對我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古可武幹掉了夏雷,申屠天音也不會原諒古可武,兩人永yun沒有機hui在一起了。」

申屠天風笑著說道:「爸,你還關心那賤人和古可武在一起幹什麼?兩人不會有一天的,只有她死了,我們的計劃才算成功。」

「入土為安,哈哈,入土為安。」申屠義也笑了。

父子倆走到了別墅門前,傅明美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

「傅明美,天音呢?」申屠天風說道。

「你找天音姐幹什麼?」傅明美不冷不熱地道:「她沒空。」

申屠義冷冷地道:「放肆!你怎麼說話的?你以為天音寵著你,你就可以目中無人了嗎?給我讓開1

傅明美老大不高興的樣子,但還是讓開了門。

申屠義也不敲門,推開門便往裡走。申屠天風也跟著走了進qu。可是一進客廳,父子倆頓時愣在了當常

客廳的沙發上,夏雷半躺在沙發上,申屠天音則坐在夏雷的大腿上,一手端著一盤葡萄,一手給夏雷喂葡萄。兩人對面的超大的電機機里正放著綜藝節目《快樂大本營》,黃渤那貨正在搞笑。

申屠天音和夏雷似乎並沒有發現申屠天風和申屠義進來,兩人的眼裡只有對方。申屠天音甚至連手都不用了,用嘴咬著一顆葡萄,然hou向夏雷的嘴唇吻下去。

這一剎那間,夏雷的頭頓時大了,心裡暗暗地道:「怎麼還用嘴喂葡萄啊?事先也不說一下……」

申屠天音卻不管夏雷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她的櫻唇堵在了夏雷的嘴唇上,丁香小舌往前一頂,那顆帶著她的唾液的葡萄就撬開夏雷的牙關,滑進了夏雷的嘴裡。她的舌頭也和夏雷的舌頭觸碰了一下,感覺就像是觸了電。

「好吃嗎?」申屠天音笑得很甜美,「我也要你這樣喂我一顆。」

夏雷的頭再次增大,體積一乘以二。他硬著頭皮咬住一顆葡萄,然hou向申屠天音的嘴唇湊了過去。

也奇怪,申屠義和申屠天風就那麼看著,也不吭聲。

夏雷的嘴唇貼在了申屠天音的櫻唇上,然hou用舌頭將那顆葡萄頂.進了申屠天音的嘴裡。他的舌頭也無可避免地碰到了她的舌頭,甜甜的味道。

「我還要吃。」申屠天音一口就吞了葡萄。

夏雷,「……」

「嗯哼1申屠義終於還是沉不住氣了。

申屠天音和夏雷這才假裝移過視線來,一看,兩人慌忙分開。

申屠天音有些慌亂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皺巴巴的衣服,很尷尬的樣子,「二叔,天風哥,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敲門啊?」

申屠義板著一張臉,「我們哪裡知道你們在裡面幹什麼?」

申屠天風說道:「你把大伯接到這裡來,我們心裡挺擔心的,以前都是我媽她們在照顧大伯,你又這麼忙,我們擔心你照顧不了,所以來看看大伯。你也真是的,都是一家人,你把大伯接到這裡來,怎麼也不告訴我們地址啊?我託人問了好大一圈才找到這裡來。一來,卻看見你們……哎,不說了,大伯呢,我和爸想看看他。」

思x路x客.siluke..fo●閱!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