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90章狠心的爺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0190章狠心的爺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小島不大,幾平方公里而已。天賜醫院位於小島中心,處在群山環繞的山谷之中,四周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這裡風景如畫,四季怡人,確實是一個養生治病的好地方。不過,一般的老百姓是沒法來這裡治病或者療養的,在這裡住幾天院,隨隨便便便是幾十上百萬的花銷,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起。

天賜醫院,申屠天音和夏雷在一個護士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病房前。

「你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夏雷說道:「他不想看見我,我進去他肯定會生氣的。」

其實,他已經用左眼觀察了這間病房裡的情況,確定沒有危險的時候才這麼說的。

「嗯,那你在外面等我。」申屠天音跟著護士進了病房。

夏雷雖然沒有進去,但他卻也沒閑著,他繼續用左眼觀察病房裡的情況。這個病房的配置的豪華程度不亞於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極盡奢華。

病房裡,申屠偉業躺在病床上。申屠天音的二嬸汪芳坐在病床邊的一隻椅子上,申屠天音走進去的時候,她正拿著一把水果刀在給申屠偉業削蘋果。她只是看了申屠天音一眼,然後又埋頭削蘋果,兩個招呼都沒有。

「你來幹什麼?」申屠偉業一見申屠天音便沒好氣地道。

「爺爺,你生病了,我當然要來看你。」申屠天音不卑不亢地道,然後她又主動跟汪芳打了一個招呼,「二嬸,辛苦你了,這麼晚了還照顧爺爺。」

汪芳不冷不熱地道:「辛苦什麼?都是一家人,尊敬老人照顧老人是應該的。」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對了,你的那個什麼未婚夫怎麼沒來?這樣的事情,他怎麼也不來看看老爺子?」

申屠天音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

申屠偉業也看了一眼房門,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怎麼?他還真是有臉來?就在門外?」

也不知知道為什麼,申屠天音點了一下頭。

汪芳啪一下將手裡沒削完的蘋果砸果盤裡了,人也騰一下站了起來,瞪著門口的方向,「人來了,卻不進來,什麼意思?老爺子生病就是被他氣病的,他居然不進來道歉?天音,不是我說你,這樣的男人靠不住,你怎麼就非要跟他在一起呢?」

她並不知道她看著門板的時候,夏雷其實也正看著她。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汪芳也在這裡,她顯然是知道她的丈夫和兒子想幹什麼事情,所以她也參與了。那麼,申屠偉業也參與了嗎?」

想到這裡,夏雷的視線忽然移到了申屠天音的臉上,雖然只是一個側面,但他卻也看到了申屠天音的浩眸里的泛起的水花。這一剎那間,他的心也微微痛了一下。

就申屠偉業的氣色而言,還有說話時的洪亮聲音,他就算是有病也不會很嚴重。如果是一般的小毛病或者老毛病,市區里的醫院就可以解決了,根本就沒有必要跑這麼遠到這座奢華的私人醫院裡來。所以,種種跡象都表面申屠偉業也有可能知道申屠義和申屠天風要幹什麼。

這就是讓申屠天音感到悲傷的原因,她的親爺爺也希望她死。

病房裡,申屠天音用袖口擦拭了一下眼角。

「哭什麼哭?我還沒死呢1申屠偉業並不領情,語言很粗暴。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爺爺,你說什麼話呢?你不會死的,你會長命百歲。你喜歡男孩,天風哥和嫂子一定會生下一個男孩的,也就是你的曾孫子。你還要看著曾孫長大,讀大學,娶妻生子,五世同堂呢。」

聽到「五世同堂」,申屠偉業的臉色總算是和軟了一些,他說道:「你讓那小子進來,既然來了,躲在外面不進來,算什麼?」

申屠天音轉身來開了房門,她對夏雷說道:「我爺爺讓你進去。」

夏雷點了一下頭,走進了病房裡,他面帶笑容,「老爺子,感覺好點了嗎?」

「哼1申屠偉業就只是冷哼了一聲,看夏雷的眼神也充滿了厭惡與憎恨。

「阿姨好。」夏雷又笑著跟汪芳打了一個招呼。

「別假惺惺了,有話快說,說完了出去。」汪芳更不客氣。

「二嬸。」申屠天音不高興了。

汪芳跟著擺了擺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又要護著這小子,我不說話了行了吧?在你眼裡,我這個二嬸還不如一個外人。」

夏雷並沒有將申屠偉業和汪芳的冷嘲熱諷放在心上,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申屠偉業的身體情況便一覽無餘地進入到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申屠偉業的身上沒有半點傷痕,不存在外傷。他的血液流速正常,心肺的能力也不存在問題。他的其它器官也沒有明顯的發炎或者別的病理性特徵,所以也很正常。一眼透視,他也得到了一個結論——申屠偉業果然是裝玻

「夏雷,你就一句話,就沒有話要跟我說了嗎?」申屠偉業這才出聲說話,很是不滿的樣子。

夏雷的從申屠偉業的身上移開了,漫不經心地掃過正常視野里的所有東西,他並沒有結束左眼的透視狀態。

「說話1申屠偉業怒了。

夏雷的視線停頓在了擺放在床頭柜上的一隻花籃上,他看到了一隻隱藏在花籃里的微型攝像頭。那是一隻非常先進的攝像頭,上面還有捕捉聲音的信號孔。顯而易見,這間病房裡的一切都在這隻微型攝像頭的監視之下,包括所有人說話的聲音也會被捕捉,傳送到終端。

「嗯嗯……」夏雷清理了一下嗓子,臉上還是帶著笑容,「老爺子,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我不是壞人,我會好好待天音的。我把你氣生病了,這事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好不好?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原諒我吧。」

申屠天音也幫腔道:「爺爺,你就原諒他吧。」

「好了,看在天音的份上這次我就原諒你了。」申屠偉業很不情願的樣子。

夏雷跟著說道:「謝謝老爺子,我一定會改掉我身上的毛病的。」

「哼1申屠偉業冷哼了一聲,不想跟夏雷說話了。

汪芳說道:「就這樣吧,時候也不早了,醫院有酒店,你們暫時住下,明天再來看老爺子吧,他是病人,要早休息。」

「好吧,雷,我們走吧,明天再來看望爺爺。」申屠天音說。

夏雷卻說道:「等我一下,我上一下洗手間。」

汪芳露出了厭惡的神情,「就你事多。」

夏雷也不鬥嘴,捂著小腹快步走進了洗手間。進了洗手間,他反手關上了門,然後擰開了洗手池裡的水龍頭。他把水量調得很小,造成一種他在噓噓的假象。做好了這一切,他才從西服的內兜里掏出了一隻小盒子。

盒子裡面裝兩隻微型竊聽器。

夏雷將一隻微型竊聽器放在了洗手間的霧化玻璃門的門楣上,這個位置,除非爬上去,人站在下面根本就看不見它。

放好了竊聽器,夏雷關掉了水龍頭,然後沖了一下馬桶。走出洗手間的時候,夏雷徑直走到病床邊,湊頭到申屠偉業的耳邊,小聲地道:「老爺子,晚安,好好保重身體。」

說話的時候,他將另一隻竊聽器黏貼在了床下。

申屠偉業瞪了夏雷一眼,「要走就走,假惺惺幹什麼?你巴不得我死吧?」

夏雷笑了笑,退開了。

這兩隻竊聽器是金大虎準備的,非常先進,它們能捕捉到十米範圍內的環境音,這個範圍內只要有人說話,接收器都能接收到。兩隻竊聽器,竊聽的範圍完全覆蓋了整個豪華病房。

「我們走吧,別惹爺爺生氣了。」申屠天音挽著夏雷的手臂,離開了病房。

走廊里靜悄悄的,夏雷一句話都沒說,直到走出住院部,他才小聲地道:「那隻花籃里有監控攝像頭,而且……」

申屠天音打斷了他的話,神色凄然地道:「我知道,我爺爺沒病,我了解他。」

夏雷嘆了一口氣,「這人啊,怎麼說呢,你爺爺是鬼迷心竅了。你別太傷心了,一切都會過去的。」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我不傷心,我算是沒了爺爺,但我爸卻回來了。」

說是不傷心,可夏雷卻看見了她眼裡的淡淡的水霧。她的親爺爺想她死,這樣的事情,她怎麼能不傷心呢?

兩人往小島上的酒店走去。那是一片修建在山腰上的別墅群,一幢幢歐式風格的別墅坐落在森林之間,宛如童話之中的歐洲古鎮,寧靜美麗,就像是一副天然的油畫。

可在夏雷和申屠天音的眼裡,它卻是一個充滿殺機的地方,稍一不慎便萬劫不復。

申屠天音握緊了夏雷的手,夏雷也能感受到她的緊張。

夏雷安慰道:「別害怕,有我,只要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更何況,還有金大虎和金振煥在,他們也會保護還你的。」

「我不害怕,只是有點緊張。」申屠天音說道:「雷,這件事結束之後,我們……」

「我們……」夏雷本想說「我們當然還是好朋友」,可話到嘴邊,他才覺得這樣說是多餘的,經歷了這一連串的事件,申屠天音和他又豈止是「好朋友」那麼簡單。可是,不只是「好朋友」的話,那他和她的關係又是什麼呢?

然後,兩人都莫名其妙地沉默了。

!!